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三十六节 重赏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赵公子的动作看起来蠢笨滑稽,在场的人却没有任何人发笑,所有的人都在惊凛的望着发怒的裴茗翠,敬畏的望着喝酒的萧布衣。

    他们一致认为,这个裴茗翠已经看上了萧布衣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难怪,萧布衣虽然是个布衣,可是小伙长的一点不差,裴茗翠虽然是大小姐,可是毕竟男人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这下碰到个悍然不怕死的男人,当然会芳心大动,而萧布衣攀上了裴阀,就算是布衣也能一步登天,做点牺牲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赵公子虽然算是本地的大家,可他很倒霉,惹了萧布衣,裴茗翠为心上人出头有情可原。

    可是这里有个最重要的阻碍,士族门阀向来不和布衣联姻,裴茗翠就算爱煞萧布衣,恐怕也不能打破这个规矩,看起来剩下的任务就是为萧布衣捐个官当当。

    当众人都在胡思乱想的时候,裴茗翠却坐了下来,拍了下巴掌,淡淡道:“别让一条狗扫了大家的兴趣,喝酒。”

    她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,众人只能纷纷举起酒杯,喝个杯底朝天,生怕落后了一步。

    萧布衣看到裴茗翠的喜怒无常,忽而风平浪静,转瞬惊涛骇浪,不认为可怕,只觉得好笑,看到她望着自己,端起酒杯,陪着她干了一杯。

    他突然发现,自己对酒已经没有了感觉,这让他多少不太习惯。其实这个问题他发现了很久,几个月来,他越喝越觉得酒精对自己没有任何触动,他在山寨的时候,甚至偷偷灌了两坛子酒,灌的肚子快要炸掉,可偏偏头脑清醒无比。

    这难道是穿越的后遗症?萧布衣唯有苦笑。

    “萧兄,你可知道今日来的都是什么人?”裴茗翠一杯酒下去,脸色不变,眼眸却是黑漆发亮。

    萧布衣再次发现,裴茗翠虽然豪放,但是细看,她是个长的很有特点的女人,甚至可以说是长的很不错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男人的打扮,让人看不出妩媚,但是若穿上女装,说不定还算不错?萧布衣禁止自己再想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。”萧布衣微笑道:“这些想必都是裴小姐的朋友?”

    裴茗翠一挥手,“我在这里只有萧兄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众人喝酒,萧布衣愕然,也搞不懂裴茗翠为什么对自己格外的高看,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帮她赛了一场马,赢回了面子?

    “这些本来都是天茂商队的商人。”裴茗翠突然大笑起来,“天茂商队突然宣布今年不出塞,让他们不知所措,所以都找上了裴阀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恍然,看到在座的都是满脸的尴尬,不由好笑。

    他才记起来,这次并非赛马那么简单,赛马的赌注已经涉及两大势力的争斗,天茂不出塞,这帮商人唯利是图,总不能让货物烂在手上,所以只能来找裴家商队。

    “本来天茂的商人,裴家商队向来不会接受,”裴茗翠大声道:“可这次萧兄为你们求情,说你们殊为不易,不妨放你们一马,我这才给你们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下面商人都是连连点头,感激都写在脸上,“多谢裴小姐,多谢萧公子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只能喝酒,忍住笑,接受这凭空飞来的感谢。

    “萧兄才到了裴家商队,就为裴家商队做成了大事,这样的人你们说是否应该奖赏?”裴茗翠又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,当然。”下面的商人都是连连点头,脸上的表情却是多少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不错,兄弟是兄弟,可是这奖赏还是要给。”裴茗翠大笑道: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一个下人飞快的上前,捧上两锭金子,光芒四射。

    “这四十两金子就是裴家对萧兄的奖赏。”裴茗翠笑意盈盈的望着萧布衣,一脸的诚恳,“萧兄万勿推脱,不然就是看不起我裴茗翠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阵骚动,惊愕不已。

    当时金银并非流通货币,但是向来贵重,一千两金足可养数百人的军队两三年,太守王仁恭为军将的时候,辽东一役,诸军溃败,唯独王仁恭一队殿后破敌,圣上龙颜大悦,这也不过赏赐良马十匹,黄金百两而已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圣上的大方,由此可见黄金的贵重。

    而今日的裴茗翠,一出手就是四十两金子,那已经不能用重赏来形容。

    众人有些喏喏,萧布衣只是随手接过,放到案上,说了一句,“那萧某就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    他神色不动,仿佛拿到手的不是四十两金子,而是两文钱而已。

    众人本来对他都有些不解和轻视,搞不懂为什么一个布衣竟然能得到裴阀如此厚爱,可是看到他举止从容,钱财不动,这才觉得这小子有点门道。

    裴茗翠大笑起来,看起来说不出的舒畅,“我就喜欢萧兄的爽快,来,我给你介绍几人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拉住萧布衣的手,走到上手几个案几的前面,那些人都是起身,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“这是江南王家布庄的王财神,这位是豫章林家米店的林掌柜,这一位却是家在兖州,生意遍布大江南北,无所不做的徐先生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逐一看了眼,发现王财神果然和年画的财神差不多,天命之年。林掌柜却是年逾不惑,人长的很胖,一双眼和米粒差不了多少,估计生意做的太多,看多了米粒的缘故,他搓着双手,竟然十分紧张。徐先生却是而立之年,神色和蔼,举止从容,见到萧布衣望过来,微笑拱手,“得见萧公子,荣幸至极。”

    这个徐先生举止最为从容冷静,萧布衣也是抱拳施礼,“公子之称愧不敢当,在下萧布衣。”

    他是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徐先生说的客气,他也是之乎者也的对称,好在这也不算困难。

    徐先生听到萧布衣谦恭,多少有些诧异,又打量了萧布衣一眼,微笑道:“萧公子相貌不俗,又有贵人相助,前途想必不可限量。”

    他处事圆滑,无形中捧了萧布衣,又拍了裴茗翠的马屁。萧布衣心中暗道,人与人不同,能够让裴茗翠介绍的人绝非等闲,徐先生言语周到,想必也是个厉害角色。

    裴茗翠却皱了下眉头,“萧兄自有风骨,何须别人相助。再说一直都是他在帮我,徐先生此言差矣。”

    徐先生听到裴茗翠的话语,也不多话,话题一转,“裴小姐,听说梦蝶姑娘也到了这里?”

    裴茗翠也不深究,又大笑了起来,“怪不得,我想王财神和林掌柜到这里,还是因为出塞的原因,徐先生中原大可行得,不必求助裴阀,今日来到这里,却原来是想见梦蝶一面。”

    徐先生并不尴尬,微微笑道,“裴小姐说的一半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裴茗翠一挑眉毛,斜睨道:“徐先生来马邑见梦蝶是一半理由,不知裴茗翠可否问问另外一半的缘由?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