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三十七节 梦蝶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裴茗翠和徐先生的谈话,心中突然涌起一种很古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说不清,道不明,却是来自裴茗翠。

    裴茗翠粗犷豪放,一个女人如此姿态,在男人眼中就是个男人婆。可是萧布衣这种感觉越来越淡,几次谈话中,裴茗翠粗中有细,恩威并施,倚仗的绝非仅仅是财势,她其实很有手段!

    只是从她和徐先生谈话可知,她虽有狂态,问话却是有条不紊,清晰异常。

    “另一半却是久闻裴小姐乃天下奇女子,”徐先生听到裴茗翠问话,微笑道:“其实我倒是更想见你一面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多少有些暗示,众人都是脸色微变,以为裴茗翠这种性格,必定勃然大怒,没有想到裴茗翠只是淡淡道:“我算什么奇女子,徐先生过誉了。”

    果如萧布衣猜测的一样,座下虽然十数人之多,但是值得裴茗翠介绍的只有三人。

    众人再次落座,裴茗翠望了萧布衣一眼,“萧兄可曾见过梦蝶姑娘?”

    她看起来倨傲无常,很少将别人放在眼中,偏偏对萧布衣大有好感的样子。

    萧布衣摇头,“只听你和徐先生说过,素未谋面,不过徐先生千里迢迢的赶到这里,想必梦蝶姑娘应该不差。”

    “萧兄果然聪明。”裴茗翠拍案大笑,“能把别人从千里之外吸引来的绝非我这样的女人,像我这样的女人,只会把别人吓到千里之外。梦蝶,梦蝶,庄周梦蝶,非梦非蝶。人生似幻,光箭若飞,何必如此执着,及时行乐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说到这里,轻轻拍了两下巴掌,已经抬头向楼上望去。

    众人听她说了这么久,觉得最后几句最实在,随着她的目光望上去,只看到一女子早就站在楼梯口,衣白如雪,似梦如幻。

    女人身披雪白罗裳,一尘不染。耳垂坠着一片玄黄的美玉,发髻云松,一枚玉钗斜插在上,更增高贵。

    她的眉目如画也就罢了,这样的一个名妓长的若不美貌,那也不会让徐先生从兖州来这里。

    可她最让人迷醉的却是步伐的轻盈,动人的体态,烟视媚行。

    梦蝶的一举一动看起来都是娇慵懒散,却又妩媚迷人。

    她肩头披帛,沙罗制成,隐约露出圆润的双肩,肌肤白里透红,美的简直惊心动魄。她碎步走来,披帛盘绕双臂之中,飘舞逸动,美不可言。

    她轻步下移,一举一动真的如梦如幻,众人见了不由心中都是大跳,那时心中只有着一个念头,梦蝶身为江南名妓,果然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就算是沉稳干练的徐先生看到梦蝶走下来,也是忍不住口唇发干,举止失措。见到梦蝶再走几步,有如仙女下凡般,神色却有些冷漠,这才回过神来,偷眼向裴茗翠望去,见到她移开了目光,知道她在观察自己,不由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徐先生再向萧布衣望去,看到萧布衣竟然在喝酒,不由愕然,暗道这小子不为女色所动,是个厉害角色。

    萧布衣不是柳下惠,也不是没有看出梦蝶的好,可毕竟不如那些人痴迷。

    他们的痴迷是因为把梦蝶当作货物,知道她的名气,萧布衣不痴迷是因为把她当个正常的女人,并不知道她的名气而已。

    所有关于梦蝶的事情,他不过是从徐先生和裴茗翠口中听到罢了。

    这和一个名女人仿佛,当你不知道她的名气,寻常交往,觉得她可能也是不过如此,但是你要知道她名动天下,看着的时候自然带了敬慕来看,那就大有不同。

    再加上萧布衣还在想着些心事,日子过的很快,不知道什么时候裴家会派商队出塞,牧场的事情不知如何,自己是一介布衣,在场这些大户都是有钱的主,戏子无情,婊子无义,认钱不认人,自己犯不着去出丑。

    裴茗翠看到萧布衣不在乎的神态,目光有些诧异,探过头来,低声道:“萧兄,你觉得梦蝶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萧布衣点点头,更觉得裴茗翠浑身没有一个地方不透着的古怪,她想要询问什么?

    “裴小姐。”梦蝶款款行礼,声若黄莺。

    众人听到耳中,有若天音从耳朵钻到心中,都是一番陶醉,可知道她说的对象不是自己,不由爽然若失。

    “裴小姐,久闻梦蝶姑娘琴舞双绝,不知道我等能否一睹风采?”徐先生远远的问道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喝了声彩,看到梦蝶的惊艳之美,顾不得裴茗翠的喜怒无常。

    裴茗翠嘴角含笑,斜睨了一眼徐先生,“当然可以,梦蝶,徐先生想见,不妨一舞以谢来客。”

    她吩咐才毕,梦蝶披帛一摆,应了声是,已经倒退下去。只是施礼倒退之际,秀眸流盼,望了萧布衣一眼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,蓦然心中一颤,才发现她一双眸子黑白分明,顾盼生妍,似有千言万语,不由感慨。

    他在现代哪里见过如此古装古典,技艺极佳的女子,不由凝望起来,却没有注意到裴茗翠举杯喝酒,目光不经意的从他身上掠过。

    梦蝶盈盈一握的细腰再是一扭,披帛竟如两条长龙般舞动不停,把她罩在红绸之下。

    众人一声喝彩,四周却是乐声响起,众人这才发现,在所有人惊诧梦蝶的美貌之时,四周已经无声无息的坐了几个女子,抚筝扶琴,吹萧弄玉,曲调悠扬。

    梦蝶翩翩起舞,真如蝴蝶般轻盈,浑身柔若无骨,忽如其来,倏然而退,只留余香阵阵,倩影飘忽。

    曲调舞蹈配合的殊为默契,先是明快艳丽,后为慷慨激昂,铿铿锵锵,就算萧布衣都被梦蝶舞蹈和四周乐声吸引,只觉得眼前梦蝶化为一只蝴蝶,飞舞在大漠黄山,动人心魄中带有娇艳之美,又像是苍穹孤雁,鸣声阵阵,苍凉中隐有丝丝乡愁。

    乐声高拔,梦蝶陡然双臂舞动,带动红绸舞动,天空竟然好像数个火球高空坠下,满堂旋转,众人目不暇给之际,音调遽歇,又似有着天边的余韵。

    梦蝶已如蝴蝶般伏在地上,大厅方才还如江海滔滔,这一会却变得风平浪静,水光清敛,众人默然良久,品味刚才的一幕,回过神来,这才爆发出雷鸣般的喝彩,心悸神摇。

    萧布衣也是连连点头称许,这样的音乐舞蹈也就在这里才能得闻,千年后只有在大片剪辑中才有这种眼福。

    裴茗翠又凑头过来,低声问,“萧兄,这歌舞如何?”

    萧布衣晒然道:“我是个粗人,不过也看得出好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又笑,“我也是粗人,却连好都看不出,不过女人嘛,精彩不应该是歌舞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楞,不知她所言何意,梦蝶那面却是盈盈站起,向四方施礼,再次来到裴茗翠的身边,轻声道:“裴小姐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嘴角一丝笑意,“梦蝶姑娘舞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裴小姐抬爱。”梦蝶对裴茗翠倒是恭恭敬敬。

    “各位是客,终不能让你们白来一场。”裴茗翠环目四周。

    众人见到裴茗翠微笑起来,倒也和蔼,都是斗胆喊道:“听说梦蝶姑娘琴舞双绝,不如再给我们弹一曲如何?”

    徐先生也是点头,王财神却是色迷迷的望着梦蝶,好像想着这妞不错,可惜是裴茗翠的手下,不然花点钱来过夜,看她的舞姿,床上功夫是绝对差不了。

    “弹曲有什么妙处,”裴茗翠只是摇头,“各位想必都知道梦蝶姑娘还是处子之身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愕,点头都已经忘记。

    梦蝶脸色一变,有些惨然,裴茗翠并不看她,只是大声道:“既然今日高兴,我就给诸位助兴下,今晚梦蝶姑娘不但献舞献艺,还可以献身,机会难得,价高者得。”

    ----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