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四十二节 兄弟重聚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裴茗翠在萧布衣面前大大咧咧,心思却是极为缜密。

    高士清看到眼中,只为萧布衣庆幸,“小姐巾帼不让须眉,如此说来,你们倒是惺惺相惜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笑了起来,“既然计划改变,那我们索性乱中取胜,你来负责出塞的事情,如果我们出塞能有作为,也是大为鼓舞的事情。不过我们既然想到利用突厥的力量打击天茂,就要防备天茂这次狗急跳墙,利用突厥打击我们。这么想来,萧布衣出塞大有危险,你好好安排下,别让他们奸计得逞。宁防一万,不出万一,小心总是没错。”

    她一口气说了很多,缓缓的闭上眼睛,似乎有些疲惫。

    高士清钦佩中带有担忧,“小姐,这些都是我来安排就好,你多多休息。梁子玄自诩聪明,却多半想不到这点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想不到,可他老子梁师都却是大是不同,那人老奸巨猾,不让刘武周。”裴茗翠有些疲惫,挥挥手道:“马邑还有王仁恭管辖,估计在这里闹不出大事,其余的事情,你随机应变。”

    等到高士清走出房门,裴茗翠微咳两声,用手掩住朱唇,望着高燃的红烛,脸上现出一丝落寞……

    萧布衣并没有裴茗翠想的那么深远,他甚至还不知道徐洪客徐园朗何许人也,江南华族和山东高门对他而言,也是比较遥远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他很聪明,很多东西都是过耳不忘,这些日子下来,结识了太多意想不到的人物。

    他当然更不知道,认识裴茗翠的那一天,他的人生轨迹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来得及改变历史的时候,历史却在不声不响的改变他。

    深夜回转裴家商队的时候,虽然已经大门紧锁,可是萧布衣把名字一报,看门的下人提着裤子就冲了出来,开了大门,萧爷长萧爷短的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萧布衣怕吵醒众人,惹别人讨厌,给他一串钱,那人欢天喜地的退下去,知道萧布衣什么都不需要,这才不来骚扰。

    萧布衣回转自己的房间,打开房门,又是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除了杨得志和箭头,周慕儒和莫风竟然都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胖槐伤的不轻,阿锈被一枪扎的也是很重,都留在了山寨。除了这四人在房间,还有一个叫做薛寒的小厮,脸上有些脏,看了萧布衣一眼,想要说什么,还是忍住。

    萧布衣笑笑,也不多话,蒙头就睡。

    等到翌日睁开眼的时候,看到一张脸几乎就贴在自己近前,眼珠子和牛眼差不多。萧布衣吓了一跳,以为是牛头马面来索命,翻身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是莫风的眼睛,这才诧异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莫风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,好像全天下的秘密都是他一个人掌管,如今放一个出来和萧布衣共享,“我昨天听人说,少当家,不是,是布衣你为别人赌了一场马,竟然赚了四十两金子?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愣,“你听哪个说的?”

    周慕儒闷声道:“我和莫风是这里最后两个知道的人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道哪里八卦都是八方辐射,千年前也是一样,“是又怎么的,难道你准备抢?”

    “瞧布衣你说的难听,”莫风满是不满,“大伙都是兄弟,你的还不就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只能摆手,“亲兄弟,明算账,什么我的就是你的,你要想打金子的主意,门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时的他只有苦笑,看到众兄弟满是兴奋,倒不好说全部金子都送给了梦蝶赎身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大伙还过着均贫富的生活,虽然这钱是他赚的,可是都知道他慷慨,不用说算是山寨的财产,山寨蓦然多了这么一大笔钱,兄弟们当然都高兴,这倒让他不好马上打击他们的热情。

    莫风叹口气,看了一下周围,老梆子支着兔子一样的耳朵,魏德还是闷在床上,不知道是等出塞还是在等死。

    “布衣,出去说。”

    一行六人走出了裴家商队住的地方,商队的人看到他们,表情和开水一样,满是热情。

    一行人中多了个薛寒,竟然没有人诧异,萧布衣目光不经意的掠过薛寒,嘴角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等到终于走到了人不认识的地方,莫风这才叹息道:“少当家,我知道你有本事,可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你这么有本事。不但白白的加入了裴家商队,而且得到裴家小姐的青睐,我听说,你因为得到了裴家小姐的青睐,她竟然为了你花了二十两金子,买了那个,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他本想说下去,看到薛寒瞪着他,黑漆漆的眼眸有着寒光,只好转移了话题,“布衣,你这样让少夫人情何以堪?”

    萧布衣皱眉道:“难道这个消息也是你和周慕儒最后知道?”

    莫风一脸艳羡,“布衣,听说梦蝶姑娘可是江南很有名的歌妓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昨天好像和你们睡一起?”萧布衣打断了他的遐想,“你听的纯属子虚乌有,你如果有相好,她会为你花二十两金子找个歌妓?”

    “我只怕她会砍了我。”莫风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是我朋友,你会为我花二十两金子找个歌妓?”萧布衣又问。

    莫风如实道:“我只会为自己找一个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看了他半晌,“你真的是我的好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过奖过奖。”莫风大言不惭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笑,萧布衣这才说出结论,“所以你说的什么青睐歌妓都是不成立,裴小姐人不错,下次千万不要这么说,不然恐怕分不到花红,只能让你见红。”

    薛寒当然就是韩雪,也就是莫风口中的少夫人。

    萧布衣虽然没有裴茗翠的算计,却认为出塞的日子已经差不多近了。

    他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天茂和裴家赌注,所以让杨得志和箭头回去找人,韩雪当然也要带下山来,直接混到商队出塞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意图,出塞后,如果可行的话,就把韩雪先送回那个铁勒部的蒙陈族内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长的漂亮不是好事,所以萧布衣让韩雪女扮男装,打扮成个小厮。

    韩雪回转族内心切,当然也不会反对。只是萧布衣这个时候才想起来,虽然实质上他和韩雪没有任何瓜葛,但是表面上她还是自己的夫人,所以莫风质疑还是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就算是名不正言不顺,可是在山寨兄弟们的心目中,这个夫人的性质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“梦蝶姑娘或许子虚乌有,不过那四十两金子我想是真的吧?”箭头问到了点子上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萧布衣的下文,莫风已经一把拉住萧布衣,“那还犹豫什么,听说出塞在即,布衣你还什么都没有买吧?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……”萧布衣犹犹豫豫,心中却多少有些琢磨,他其实一点不蠢,相反比很多人想的要多。他很多的时候会用脑袋思考,而不是用嘴,这让他看起来有些低调。

    昨晚的事情透漏着诡异,四十两黄金一笔巨财,他其实也是心动不已。本来说好赛马只有二十两的赏金,裴茗翠出手四十两,以为她是大方不注重小钱,没有想到转瞬就有了梦蝶的事情。众人出金买什么初夜,偏偏价格到十五两为止,不问可知,都是老油条一个,知道裴茗翠有把梦蝶送给他萧布衣的打算,所以准备让他出价二十两,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可是那钱是他辛苦赚来的,买一个歌妓的初夜人家不情愿,他也觉得亏待兄弟和山寨,所以坚持不出价,本来以为不了了之,没有想到裴茗翠坚持把梦蝶塞给了他,裴茗翠这人粗中有细,很让人琢磨。

    梦蝶说的不多不少,偏偏是四五十两金的赎身价格,自己手头四十两赏金,加上上次给的那袋银豆子,刚刚好,这难道是巧合,抑或是试探?自己要在裴阀混日子,舍不得小财进不了大钱,既然如此,索性赌上一把,当然赌赢了以后就能在裴阀立足,山寨以后发展大为有利,可若是输了,近五十两金子出去,多少有些肉痛,可毕竟为人家赎身,也算是功德一件。

    都说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,自己这些金子,估计能造tmd的造个十四级的浮屠,四十多两金子在裴茗翠眼中算不了什么,可是对他萧布衣而言,绝对是场惊天豪赌。

    只是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,舍不得女人抓不住流氓,萧布衣闪念之间,已经控制住欲念,赌了有生以来最大的一把,可他现在还不知道赌局的输赢,更不好和兄弟解释。因为莫风之流的人物听了多半会不理解,以为有便宜不占王八蛋,碰到这种场面早就剑及履及,可他见识毕竟和莫风不同,知道天下没有免费午餐的道理,占便宜的时候已经有了失去,吃亏的时候却是占便宜。

    正在想着如何编个谎话解释的时候,莫风已经笑了起来,伸手一指身边的布庄,“敢情你的功夫都拿来风花雪月了?布衣,二当家说了,绸缎,茶叶,瓷器什么的,到突厥那边都好卖,来的早不如来的巧,几个兄弟一人一包的抗回去,脚夫的钱都省了。”

    莫风大当家一样拉住萧布衣,冲进了布庄,看了一下招牌,“王家布庄,很有名吗?”

    几个兄弟都是好热闹,一拥而入,平时这种地方来的少,觉得好奇。

    就算是韩雪都跟着走进来,心中感染着他们的热情和胡闹,女人爱美的天性让她也忍不住的摸摸光滑如水一样的绸缎,色彩各异的彩帛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