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四十五节 挑衅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众人虽然知道四十两金子怎么来的,却毫不例外的不知道是怎么没的。

    可接下来的时间,众人都选择了沉默,并没有具体询问。

    金子本来是萧布衣的,他们选择相信萧布衣,也知道萧布衣每文钱都不会浪费。可是众人心中都是有着悬念,也有着自豪,有什么人能在短短的一晚上花掉四十两的金子?也就只有他们少当家!

    莫风不能不佩服萧布衣,却排除了招妓的可能,因为他从来不认为哪个女的能值四十两金子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的疑惑,信任,还有多少的扫兴,杨得志打破了沉寂,转移了话题,“这两匹布怎么说也算我们的货物,这次出塞……”

    周慕儒笑了起来,“那我们虽然做不到货物最多的一家,货物最少的一家我们肯定排名其中。”

    众人也是笑,“两匹布怕什么,想当年我们还不是白手起家,如今已经强上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做生意要紧,吃饭也重要。”莫风拍拍肚子,“来,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“你哪来的钱?”众人都问。

    “我请客,当然是布衣掏钱。”莫风皮糙肉厚,笑着走进一旁饭馆。

    众人落座下来,先要了几盘子胡饼。

    这里地处西北,和草原接壤,突厥人艳羡中原文化的同时,这里人也在受着草原人的潜移默化。

    就算街头女人带着的幂罗,混杂的服饰也多少受到塞外的影响。

    胡饼颇有草原之风,大饼块头不小,内有羊肉嫩葱做馅,外用盐熏芝麻调味,熟透端出来,热气腾腾,香气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食指大动,咽了下口水,萧布衣又要了两盘牛肉羊肉,几碗大骨熬就的羊汤,众人撕块饼,抓着盘中的牛羊肉,就着羊汤下饭,倒是大快朵颐,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就算是韩雪都是细嚼慢咽,满是享受。

    她在西京久了,虽然也有些草原的食物,却显然不如这里美味。

    “其实今日收获也不错。”莫风嘴里满是食物,“打了一架,反倒有两匹布送上来,布衣,如果再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这样只有被人抓起来。”萧布衣笑骂道,目光一闪,站了起来,高声叫道:“魏兄!”

    一个黑面大汉路过这里,停下了脚步,看到了萧布衣,尴尬的拱拱手,“萧兄。”

    大汉正是魏德,他看到众人吃饭,喉结动了下,咽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萧布衣笑着问道:“有没有吃饭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魏德强笑道:“出来走走,准备中午回商队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总在商队吃有什么味道,来,我兄弟输了东道,让他付账,我正愁吃不穷他,好在碰到你。”萧布衣早就看出了魏德的窘迫,却不说破。他估计给魏德的那点钱早就用光,这个汉子不知道有什么秘密,畏畏缩缩,成天蒙在被里,今日出来倒是让人意外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魏德目光一闪,转瞬有些惭愧,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不过来就是不把我当作朋友。”萧布衣拉了魏德进来,向众人介绍道:“这是魏德,也是要出塞做生意,大家一个屋檐下,想必已经见过。”

    他全部心思都放在魏德身上,倒没有注意到门外一人望见他回转饭馆,急匆匆的走开。

    众人见到萧布衣的热情,早就让开个位置,都说道:“布衣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,伙计,再添付碗筷。”

    魏德目露感动,不再推脱,铁塔般坐下来,伸手抓起一张胡饼,大口大口的嚼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对魏德饶有兴趣,这人浑身的肌肉有如铁块一样,是个汉子。可大伙并不盯着魏德,以免他有所尴尬,因为来个生人,大伙也换了话题,谈论都是琐事。

    一会儿的功夫,就算萧布衣也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这个魏德看起来真的听他的话,准备把那个虚构请客的朋友吃穷,一会儿的功夫,他竟然吃下去两斤肉,五六张大饼,还喝了两碗羊肉汤。

    萧布衣只是微笑,让伙计继续上吃的,魏德直到吃了第八张胡饼的时候,这才抬起头来,见到萧布衣望了过来,有些汗颜道:“我这些天来,从来没有吃过这种饱饭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道,如果这时候有吉尼斯记录的话,真想给你申请个,“无妨,饭馆还怕大肚子汉?伙计,再来两斤羊肉,十张饼。”

    羊肉胡饼上来后,大汉好像还是有些饿,继续吃下去,几个兄弟眼睛都是溜圆,不是心痛饭钱,而是诧异这么能吃的人头回碰到。

    门帘一挑,两个地痞模样的人已经歪带帽子走了进来,占了一张桌子,用力一拍,大呼小叫道:“伙计,上酒菜,半斤羊肉,四张饼,两斤好酒,要快!”

    伙计和客人吓了一跳,都知道这是地痞,不好招惹,闷头吃饭。伙计快手快脚的上来羊肉热饼,又拿了一壶酒,陪着笑脸说,“客官,你好用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地痞虽然是歪带帽子,一张脸倒还长的周正,一双手上骨节凸出,看起来孔武有力。

    他吃了一口热饼,已经一口‘呸’了出去,连声骂道:“这饼是隔夜的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地痞高高瘦瘦,对着酒壶喝了一口,竟然也喷了出去,“酒是酸的!”

    吃饼那个拿起那盘羊肉,只是闻了一下,一盘子扣在地上,“这羊肉也是臭的,你们开的什么店,竟然拿这种东西招待客人。”

    众人就算不认识这两人,却也知道他们来做什么,这两人当然是过来找麻烦。

    萧布衣觉得这种人是来吃霸王餐,借机闹事讨两个钱花,一时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伙计慌忙上前,陪着笑脸,“两位大爷,羊是今天才杀,肉怎么会臭。饼也才出炉,新鲜热乎,绝非过夜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我们故意找茬?”歪带帽子的人斜睨道。

    伙计只好说不敢不敢。

    “那这酒怎么是浑的?”高高瘦瘦那人拎起酒壶问道。

    伙计只有苦笑,心道这是粮食酿造的酒,怎么会不浑?

    那人见伙计不答,一伸手,竟然把酒水全部泼到伙计脸上,骂骂咧咧道:“你小子也不看看我是谁,竟然敢端这种酒菜上来。”

    饭馆的掌柜还没有出来,箭头和周慕儒已经豁然站起,一人对着一个,“朋友,杀人不过头点地,适可而止就好。”

    带帽子那个冷笑一声,“你是哪个,敢管大爷的闲事。”

    箭头火爆的脾气,如何忍得住,伸手一搭他的肩头,“我是你大爷,专管孙子的事情,你给我滚远点。”

    那人伸手抓住箭头的那只手,目光一闪,嘲讽道:“你还不够分量。”

    二人一较劲,一人踉跄退了出去,撞翻了一张桌子,碗盘打碎了一地,萧布衣几人心中一凛,没有想到不敌踉跄而出的竟然是箭头。

    ---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