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五十一节 苦心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尉迟恭脸色冷淡有如铁板一块,全没有方才接金子的表情,旁人看到都觉得这小子不厚道,不会做人,几位兄弟更是不满。

    莫风脸上有了怒容,上前几步,才要厉喝,却被萧布衣回头止住。

    商队一些闲人见到尉迟恭的绝情寡义,都是暗自摇头,心道怪不得他如今穷困潦倒,没有眼力肯定是主因。萧布衣无论如何,现在都算是裴阀的红人,就算要绝交,也不必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萧布衣回转头来的时候,笑容还是淡然,接过了铜钱,认真的数了下,这才说道:“的确是二十四文,不过最后那顿你好像吃了十张饼?”

    尉迟恭冷笑,又解下了四枚铜钱,吝啬鬼一样抛给萧布衣,“那你收好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伸手接过,神色有些黯然,却还说了一句,“这下扯平了”

    除了杨得志还是一付抑郁的神色,几兄弟差点没有被气爆,他们见过无耻的人,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,竟然拿着萧布衣送他的钱再还给萧布衣!

    如果引用少当家的名言就是,做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!只是少当家不发话,他们马首是瞻,还在竭力的克制自己。

    尉迟恭冷哼一声,“既然你我两不相欠,以后你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千万不要扯到我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他话一说完,已经霍然转身,大步的走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刘武周却还有时间拱拱手,告别萧布衣,紧跟在尉迟恭的身后,并不放松。

    萧布衣拿着二十八枚铜钱,目送尉迟恭离去,目光复杂,半晌才回转房间。

    莫风回到房子里面,再也按捺不住,气愤的一拍桌子,“少当家,你忍得,我却忍不得,这种人猪狗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风,住口!”萧布衣头一次的对兄弟如此的急喝。

    莫风一愣,周慕儒瞪了莫风一眼,“莫风,谁交了这种朋友都会不好受,你这个时候还在冷嘲热讽,添油加醋,怪不得少当家生气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望了几人一眼,发现都是同情谅解,替他难受的表情,感慨这帮好兄弟的时候,多少有些歉然。他们都不知道魏德身份的时候,如此的反应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“魏德的事情,你们不要再提,就当没有这个人。我想要出去走走,你们整理一下货物,准备几天后出塞。”萧布衣吩咐完后,已经推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没走多远萧布衣觉察到什么,缓步停了下来,扭头问,“得志,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杨得志抑郁的望着萧布衣,“魏德绝非薄情寡意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他和你绝交也并非真的绝交。”杨得志又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他或许有不得已的苦衷,只是怕连累你,所以刻意在刘武周面前和你撇清关系。”杨得志又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算有案底在身,就算被刘武周盯上,但是以他的武功,想要逃走也不见得是难事。”杨得志轻声道:“你跟着他一块对敌,只能是他的累赘,你做的很对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也知道。”萧布衣终于点头,“得志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杨得志拍拍萧布衣的肩头,“布衣,他是条汉子,有担待,你也很好。”

    杨得志说完这句话后,已经很是欣慰,放心的回转房间。

    他知道萧布衣也肯定知道这些,少当家大病一场,人比以前聪明了太多。可是他还是忍不住的想要提醒下,他不想萧布衣担心。

    可萧布衣不能不担心!

    这段日子,刘武周这个人的情况萧布衣也多少知道些,刘家是马邑郡的豪门富户,家资巨万。

    刘武周因为家中有钱,都道是穷文富武,所以他年轻的时候就是骁勇善射,喜欢结交豪侠,本身武功也是极为高明。后来刘武周成为太仆杨义臣的手下,三征高丽的时候,此人骁勇善战,浴血拼杀,以军功被提拔。

    他家本是经商起家,像他这样从小兵得以担任鹰扬府的校尉也算是异数。

    虽然刘武周现在人在马邑,很少出手,可听到尉迟恭都对他讳莫如深,萧布衣想到这里,不能不担心尉迟恭的安危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微风一吹,萧布衣有些清醒,哑然失笑,暗道自己真的看三国掉眼泪,替古人瞎操心。如果这个尉迟恭真的是和秦叔宝并称的那个尉迟恭,怎么说也要大唐的时候才死,自己的担心实在有点多余。

    尉迟恭要是默默无名的死了,后代的史书怎么会记住这个人物?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时候,萧布衣总算有些放心,走出了大院,沿着长街走下去,看到小六子牵了一匹青马过来,青马见到萧布衣,长嘶一声,甚为亲热,正是青霄。

    “小六子,找我?”萧布衣和小六子已经很是熟络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因为身份高了,所以和小六子这种下人拉开距离,相反,他更当小六子是朋友一样。

    “萧爷,的确找你有事。”小六子看到萧布衣的态度和对那个赵明生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叫我布衣就好。”萧布衣总觉得这个称呼别扭。

    小六子摇头道:“小姐都要称呼你一声萧兄,我这个下人怎么能不知道礼数。不过萧爷,我这是真心叫你,若是那个赵明生,他叫我爷我都懒得理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赵明生现在如何?”萧布衣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赵家在这里算是个富户,不过和裴家比,提鞋都算不上。”小六子轻蔑道:“他不长眼睛,得罪了萧爷你,被小姐骂了一痛,说不想见到他,估计现在去了江南吧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哑然失笑,又对裴茗翠的权利了解更深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带青霄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小姐送你代步的马儿。”小六子回道:“她说什么红粉赠佳人,宝马送英雄,你以后出塞总要有马匹代步才好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的宝剑变成了宝马,虽然此宝马非彼宝马,萧布衣心中唯有感动,微笑道:“我可没有什么红粉,也不敢唐突送给裴小姐。”

    小六子上下打量了萧布衣一眼,笑了起来,“小姐听到这话,估计会很高兴,对了,她还让我给你带句话,她祝你出塞成功,一路顺风。”

    “带话?”萧布衣心中一动,“她为什么自己不说?”

    “她已经离开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她去了哪里?”萧布衣心中一动,本来他还打算尉迟恭真的有危险,可以适当的求助裴茗翠,没有想到她竟然不告而别,不由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蓦然又觉得有些唐突,萧布衣讪然笑道:“其实裴小姐的行踪,不是我应该问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裴茗翠这个人,萧布衣只觉得难以捉摸,但是不可否认,她对自己实在不错。

    “小姐说了,你要问,我就可以说,你要不问,就不让我多嘴。”小六子绕口令一样,“她今日启程取道潼关,先去西京办点事情,然后再去张掖。因为那里生意有了些问题,裴阀在张掖的生意是重中之重,马邑其实还算不了什么,因为张掖交易一直都是圣上钦点进行。”

    “张掖?”萧布衣喃喃自语,“是否在河西祁连山一带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小六子有些诧异的望了萧布衣一眼,“萧爷,你不像做生意的人,好像很多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都是种田,没有见过什么世面。”萧布衣只能如此解释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小六子随口一说,也没有放在心上,“当年圣上亲自西巡,跋山涉水,打通丝绸之路,实在是千古名君才能有的功绩。到如今,”小六子掐指算了下,“到如今已经过了五年,真的是光阴似箭,岁月如梭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