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五十四节 最向往的事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走神的功夫,梦蝶并不多话,她只是默默的望着眼前的这个男子,好奇中加有感激,还带着一点点研究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其实……”萧布衣回过神来,觉得莫名来到这里,刚要解释。

    “公子请用茶。”梦蝶举杯示意,素手轻抬,露出玉腕一段,光洁无比。

    萧布衣看到她的小臂,忍不住想到她昨夜洗澡的身子,不由嗓子有些发干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也分辨不出什么滋味,只是觉得味道不错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萧公子何方人氏?家住哪里?”梦蝶见到萧布衣的默然,有些歉然道:“梦蝶多问了呢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发现这个简单的问题自己也很难回答,只能转移话题,“梦蝶姑娘怎么还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哪里?”梦蝶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可以赎身,难道钱还是不够,还是……”萧布衣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梦蝶苦笑道:“没有谁会想在这里,萧公子给梦蝶的金子足够梦蝶赎身,只是到现在还放在梦蝶的枕边。”觉得说的过于直接,有些睹物思人的味道,梦蝶浅笑道:“萧公子可能以为梦蝶很爱钱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萧布衣摇头,“既然你钱也有,又不想留在这里,难道是因为他们留难?”

    梦蝶轻咬着红唇,垂下眼帘,“梦蝶自幼失去父母,离开这里,又去哪里?”

    萧布衣默然,这才觉得梦蝶的苦是在骨子里面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没有亲戚可以投奔?”萧布衣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有个姑母,”梦蝶淡淡道:“不过是她把我卖到这里,换了几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人情世故,句句平淡,却让人听着心酸无比。萧布衣这才认真的看了一眼梦蝶,发现她光洁的脸上隐有愁苦,轻声道:“那你倒可怜。”

    梦蝶轻垂螓首,低声道:“谢谢萧公子,不知道萧公子可否有了夫人?”

    “好像还没有。”萧布衣不知道韩雪算不算。

    “好像没有?”梦蝶破涕为笑,“萧公子真会说笑,好像没有是什么意思,难道这也是秘密?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着摇手,“说来话长。我到现在也搞不明白我身边的女人算不算我夫人。”

    梦蝶睁大眼睛望着萧布衣,满是不解,“这怎么会不明白?”

    “不提她了。”萧布衣想起韩雪,觉得解释不明白,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如果萧公子有了夫人,不知道能不能让梦蝶脱身后,去服侍夫人,也让梦蝶有个栖身之地?”梦蝶若有期待。

    萧布衣一怔,“这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梦蝶满是失望,“萧公子不肯吗?”

    萧布衣看到她的失望,晒然笑道:“你高高在上,十指不沾油星,怎么能做这种粗活?”

    其实他想说的是,我那个假老婆都要被我送到铁勒去,你去服侍哪个?

    “梦蝶不怕苦。”梦蝶霍然抬头,执着的望着萧布衣。

    萧布衣望了她半晌,“我其实居无定所,飘忽不定,过几天就要出塞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梦蝶眼中满是失望,知道萧布衣是在拒绝,“塞外苦寒,胡人居多,野蛮成性,萧公子要小心,还不知道萧公子几时回来,要做什么生意?”

    听着梦蝶的喁喁细语,看着梦蝶的如有所失,萧布衣陡然豪情上涌,升起了保护之意。

    他不是笨蛋,当然知道梦蝶是想找个依靠,一个女人把你当作依靠,你却东推西推的好不利索。无论以后如何改变,自己当是能帮就帮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想要贩马。”萧布衣缓缓道:“目前牧场正在发展,我此次出塞,就是寻找优良的马种。等我回来后,想必会专心经营牧场,到时候风吹日晒,定会辛苦。”

    梦蝶露出神往,也有些祝福道:“那希望萧公子你马到功成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牧场发展,急缺人手,”萧布衣咳嗽声,“梦蝶姑娘若是真的无处可去,倒可以等我回来,去牧场小住段日子帮手,如果喜欢,也可以长住下去。”

    ‘啪’的一声响,梦蝶手中的茶杯落在地上,摔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萧布衣吓了一跳,“梦蝶姑娘?”

    梦蝶痴痴的望着萧布衣,转瞬惊喜的难以置信,“萧公子是说,梦蝶如果能有自由之身,就可以去萧公子的牧场?”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。”萧布衣看到梦蝶的惊喜,也是心中舒畅,“不过恐怕还要等我出塞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等得,等得,多久都等得!”梦蝶满是欢欣,嘴角一翘,泪珠却是流了下来,“萧公子,你真的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道:“出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你尽管放心,我只怕你受不了牧场的辛苦,只做了几天,就会回转。”

    梦蝶轻咬贝齿,“那萧公子可想和我赌一赌,赌梦蝶能住上几天?”

    她言语显然有了深意,只怕萧布衣说话不算。

    “赌这个什么味道,你愿来就来,想走就可以走,我约束你干什么。”萧布衣笑着摇头,“对了,梦蝶,你身上的香味今天好像颇有不同,让人闻者都不忍拒绝你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梦蝶狡黠一笑,“梦蝶身上的香粉可是江都名产,凤春老字号才有的特产,而且只有一家,别无分号,听说就是突厥的可敦也很是喜欢,当初上西京朝拜的时候,点名要了这种香粉带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敦是什么意思?”萧布衣问。

    “可敦就是可汗夫人的意思。”梦蝶有些诧异,又有些担心道:“萧公子,你原来对这些一无所知,那倒真的要小心。我听说如今的可汗和朝廷关系僵硬,经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一动,“梦蝶,你说可敦也喜欢胭脂水粉,那如果我带着胭脂水粉出塞做生意,会不会有市场,嗯,是会不会有人买?”

    萧布衣想到这里有些兴奋,没有人比他更明白女人和孩子钱好赚的道理。他那个时代,随便拉个眼皮,一只唇膏,一管防晒霜都是上百上千,如果自己能够另辟蹊径,打通这个市场,说不定大有可为。

    “买的人恐怕不多。”梦蝶一句话封死了萧布衣的幻想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萧布衣一愣。

    “因为塞外男人不讲道理,那里女人比起中原的女人,地位更是低贱的,”梦蝶说道:“女人在那里听说和货物一样,怎么会有钱买这些东西呢?”

    萧布衣的激情并没有被熄灭,心中反倒是想,卖给和尚木梳才是营销的真谛,也不见得所有男人都和你想像的这样,不过既然说突厥人,韩雪倒是有发言权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萧布衣急于询问韩雪,已经站了起来,“梦蝶,我还有事,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梦蝶心中一颤,站了起来,“萧公子,梦蝶说错了什么吗?如果真的那样,还请你不要见怪才是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哑然失笑,见到梦蝶的楚楚可怜,连连摇头,“没有,没有。我只是真的有事,你放心,只要你想去牧场,我们随时欢迎。”

    梦蝶放下心事,看到萧布衣已经走到门口,又叫了一声,“萧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萧布衣回转身来。

    “萧公子如果有闲暇,也可以到这里,梦蝶随时欢迎你的到来。”梦蝶轻咬贝齿,低声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点点头,已经大步走了出去,梦蝶呆呆的望着他的背影,良久无语。

    “小姐,萧公子怎么走了?”小红不知道什么时候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是做大事的人,当然要去做事。”梦蝶幽幽叹息一声,“谢谢你,小红。”

    小红狡黠一笑,“小姐,你还是太含蓄,刚才在楼上看到墙外的萧公子,你只是望着他,他又怎么知道你的心意?幸福一定要靠自己去争取,我去楼前截住他,就是为小姐截住幸福。不过要是没有你那一曲,萧公子也不见得会寻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鬼丫头。”梦蝶忍不住的笑,“谁也不如你有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萧公子是好男人,当然要用手段抓住,”小红撇撇嘴,“我们这还是含蓄的方法,小姐,你还没有看到刚才,那些你平日的姐妹见到萧公子,有如饿狼见到猪肉一样,要不是我挡驾,萧公子早被她们分了。萧公子虽然是个布衣,可他能够得到裴小姐的赏识,一步登天指日可待。这么优秀的男人,你疏忽一下,他就可能被别的女人抢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没有什么一步登天的指望。”梦蝶眼中露出向往和感谢,“若是能够迎着朝阳落日,放马牧羊,那已经是让我最向往的事情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