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五十七节 胭脂水粉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兄弟们的局促,倒是见怪不怪,开门见山道:“梦蝶姑娘,今天我带兄弟来,其实是想和你做个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生意?”梦蝶心中一颤,笑容不减。

    “这些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,大伙都要出塞,最终还是决定做胭脂水粉的生意。可我们都是男人,对这个一窍不通,所以还想请你指点。”萧布衣示意几位兄弟坐下来,不要成为小楼的摆设。

    梦蝶有些愕然,见到萧布衣如此执著,倒不好再打消他的热情,只是从内心来讲,还是不看好这个生意。

    “萧公子太客气了,梦蝶定当知无不言。”梦蝶找过小红,低声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我其实还想请梦蝶姑娘找几个要好的姐妹,大家集思广益多半更好。”萧布衣又道。

    他要请别的歌妓来,梦蝶并不介意,微微一笑,“萧公子倒是天生做生意的人。”

    小红蝴蝶般飞舞个不停,一会儿的功夫,不但带来了胭脂水粉,又带来了几个女人,梦呓也是赫然在内。

    萧布衣看到梦呓的尴尬,心中感慨,以梦蝶的玲珑心思,没有道理不知道梦呓的手段。由此可见,梦蝶是曲高和寡,在这里并没有什么真正的朋友。

    梦呓其实长的不差,可是美向来都是要对比来看,丑也一样,所以在梦蝶的身边,梦呓只能说是长的一般。

    其余两个女子倒也眼熟,一个叫做秋痕,一个叫做月娥。萧布衣想了下,发现她们也是围住自己的女子,看到梦蝶多少有些不自然,萧布衣明白过来,原来这些人过来不是看梦蝶的面子,而多半是知道他萧布衣在此。

    听到萧布衣说明来意,三女都是有些诧异,看到几个大老爷们和货郎一样,心中有些鄙夷,口上却是赞赏萧布衣有魄力,有眼光,歌妓当然知道要顺着大爷的心意。

    三个女人一台戏,五个女人在一起,倒足足可以演两台戏。三个女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,都想要引起萧布衣的注意。

    只因为梦蝶在这里,三人倒还收敛些,让萧布衣放下心事。

    梦蝶早把自己使用的胭脂水粉让小红带来,妆粉是用精致的盒子装点,萧布衣看了就是点头,心中道,什么买椟还珠,现代不都是买个包装,这么说来,古人就很明白包装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梦蝶还没有打开妆粉盒子,已经当先介绍道:“萧公子,我不清楚你知道多少,不过我倒可以把自己所知道的说一些。其实妆粉有很多种,在民间,最普通的妆粉就是把米研碎,然后把米汁沉淀,最后会沉积出来一种洁白粉腻的粉英,然后阳光下暴晒,晒干后的粉末可以直接用来妆面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?”萧布衣有些诧异,看着梦蝶和梦呓几张脸,光润洁白,倒有点不敢相信是用米粉覆盖在脸上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止这么简单。”梦呓有些不屑,顺便轻视下梦蝶的介绍,转瞬又自悔失言一样,“姐姐,我不是说你呀,萧公子,你一个男人家,不明白这些也算正常,我们化妆可没有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这时一个丫环上前送来个盒子,梦呓拿起打开后,有些炫耀的说道:“梦蝶姐姐只说了民用的妆粉,其实我们用的截然不同。”

    梦蝶笑笑,没有打开手中的盒子,任由梦呓介绍。

    梦呓手中的盒子分成一个个小格,里面的妆粉都是成块,有方形,圆形,还有菱形,印着花纹,竟然不让萧布衣看到过的当代的化妆品。

    “这种妆粉可是京城官用。”梦呓多少有些炫耀的性质,“我听说里面是将罕见的白铅化成糊状,然后吸干水分,压制成块。这种铅粉质地细腻,色泽润白,听说放几年都不会坏,哪里像民间用的米粉,放一段时间就会受潮固结成块,涂在脸上掉渣那还了得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又明白了几件事情,原来古人说什么洗尽铅华是指洗掉脸上的铅粉,而古人的化妆品竟然以铅为主料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铅对身体损伤很大。”萧布衣没有说致癌,只是善意的提醒。

    梦呓有些不屑,“萧公子你说的完全不对了,这可是京城御用的官粉,只能对人有好处,怎么会有坏处?再说很多术士都是吞服这种东西,我听说还有羽化成仙的作用呢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道,死了也就成仙了,知道梦呓长的不错,头脑却不灵光,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不能怪她,迷信权威是人的通病,女人更是有这种通病,自己那个时代也是如此,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美容事故发生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们这都算不上什么,人家圣上身边的娘娘听说都使用珍珠磨粉,海底香泥为调料呢。”梦呓又炫耀着自己的见多识广。

    萧布衣表示感谢和惊叹后,望向了梦蝶。

    梦蝶打开盒子,一股清香已经扑鼻而来。梦呓看了一眼,已经自动收声。

    “这是凤春老字号的紫粉,具体怎么做出来我倒不清楚,”梦蝶苦笑道:“但是我使用后效果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盒子里面也是块状妆粉,梦蝶用碧玉发簪挑一点出来,用一滴清水化开,用手轻轻一揉,轻拍到脸上。

    室内转瞬清香一片,让人神气清爽,众兄弟哪里见过这种装扮,只看到梦蝶脸上好像变了些什么,却又琢磨不透,只是脸上晶莹玉润,青纯无限,不由赞叹。

    “姐姐真的好福气,凤春老字号的紫粉,只怕要一两银子才能买到一两,这种奢侈的妆粉,也就是姐姐才能买到。”梦呓有些嫉妒道。

    “妹妹如果喜欢,那送给你了。”梦蝶随手把盒子交给了梦呓,满不在乎,“其实我只向往素面朝天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梦呓一惊,难以置信,“姐姐真的要把这盒紫粉送给我?”

    其余的两位姐妹也是惊诧不已,如今银价高昂,一两紫粉就要一两银子,可见紫粉的珍贵。这种奢侈之物向来只有豪门士族,或者梦蝶这样的名妓才能用到,梦蝶随随便便的出手送人,虽然说她有身价,但是怎么突然变的如此大方?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一动,已经猜到梦蝶的用意,她这样表态,实际上就是想向他萧布衣证明离开乐坊的决心。看到她也向自己望来,眼中隐有期待,还以一笑。

    梦蝶见到萧布衣明白自己的心意,不由芳心窃喜,刹那间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秋痕,月娥也展示下自己用的妆粉。

    萧布衣这才知道老祖宗的智慧无穷,除了米粉,妆粉的材料真的是千奇百样,从最廉价的米粉,到很高昂的珍珠粉,从西北的白铅粉再到东海的淤泥粉。

    至于什么粟米,蚌壳,蜡脂研磨的粉末,用来擦脸更是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三女为了在萧布衣面前卖弄,倒是使尽了手段,莫风几人都是叹服,心道什么事情怎么让少当家处理,那就是不是问题。若不是少当家,他们这一辈子也看不到这些名堂。

    梦蝶并不卖弄,而是细心的给萧布衣讲解各种常识,化妆的技巧,萧布衣听的头痛,把韩雪拉到身边学习,瞪着几个兄弟,命令他们牢记。

    莫风愁眉苦脸的记忆,趁萧布衣不注意,低声对箭头说,“箭头,我不知道我们是否也要开乐坊,不然怎么会学习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分钱的时候就没有看你愁眉苦脸?”箭头倒是学的专心。

    这方面的学习女人有天分,男人就差了很多,梦蝶见到韩雪嘴边两撇胡子,一双眸子倒是黑漆般闪亮,突然抿嘴一笑,压低声音道:“萧公子,这是你夫人吗?”

    韩雪听了有些尴尬,又有些喜意,不好承认,却也不想否认。

    萧布衣倒是一怔,才发现梦蝶精明如斯,苦笑道:“这你也看的出来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?”梦蝶几乎凑到萧布衣的耳边,“你身边的也是大行家,抹的玉簪花粉,西京出产的名货。我说你们来的时候,怎么还有股花味,你夫人别的地方化妆不错,就是忘记了化妆手掌。”

    梦蝶吐气如兰,几乎贴在萧布衣身上,虽然说韩雪是萧布衣的夫人,却对萧布衣毫不避嫌,举止隐有试探的味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没有察觉女人的玲珑心思,忍不住向韩雪的一双手望过去,疑惑道:“她手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的手倒是有点脏,但是手腕实在太干净,而且肌肤滑嫩如牛奶一样,就算梦蝶都是羡慕。”梦蝶抿嘴笑道:“她若是男人,那梦蝶只能撞墙死了算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