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五十八节 前途未卜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梦蝶声音虽低,韩雪却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女人喜欢为难女人,女人当然也最懂女人,见到梦蝶的一举一动,韩雪已经明白了什么,望了萧布衣一眼,突然道:“姐姐仙女一样,才配得起布衣,我迟早要走的。”

    梦蝶一愣,韩雪却已经岔开了话题,“姐姐,这个用来做什么的,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?”

    她手中拿的一个类似海螺形状般青色的东西,梦蝶笑了起来,“这叫做螺子黛,出产于海外波斯国,怪不得你没有见过,其实就算江南的人家看到的也少。”

    “螺子黛?”萧布衣觉得这名字很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是呀,”梦蝶点头笑道:“是海螺的螺,因为它的形状很像海螺,使用的时候只要沾水就可以使用,方便简单,却很受我们喜欢,它主要是是来画眉。妹妹的眉毛很久没有修整,我来帮你画画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总算又搞明白几点,原来铅华和眉黛用语都是古代的产物,以前总觉得用词优美,原来不过是老祖宗的一些发明的称呼。

    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,女人更是天性。韩雪见到新鲜的海外化妆品,难免好奇,点头感谢,倒和梦蝶拉近了关系。杨得志,莫风等人知道韩雪本来就是女人,倒不奇怪,梦呓几人却是吃惊的下巴砸到了脚面,看到一个小胡子来画眉,暗道这些人可够敬业,梦蝶怎么也不怕萧布衣嫉妒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梦蝶舍珠玉取瓦砾,和别的男人亲热,说不定萧布衣会对自己有兴趣,不由若有期待。

    只是看到三个人嘻嘻哈哈,一团和气,梦呓几人都是疑惑不解,搞不明白是何道理。

    半天的功夫,众人虽然没有研究完所有妆粉的材料制造,却对这些东西的来源使用一清二楚,暗想以后就算不贩马,回家给老婆画眉也不错。

    忖度的时候,众人又觉得萧布衣做事出乎意料,偏偏又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试问天底下有哪个地方比乐坊更熟悉胭脂水粉,萧布衣直接找到行家熟悉行情实在是再英明不过的举动。

    韩雪学习的津津有味,却总有结束的时候,萧布衣已经宣布了自己的打算,直接在天香坊采购一批胭脂水粉,从她们购买的价格上加价一成。

    梦呓,秋痕和月娥都是吃了一惊,转瞬有了喜意。

    她们在这里半晌,说穿了还是为了巴结萧布衣,进而有些好处。

    眼看梦蝶在萧布衣身边,风雨不透,她们不由都有些失落,听到有钱赚的消息,当然喜出望外,慌忙不迭的出去自己张罗,只怕被别人知道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等到三人都出去的时候,梦蝶低声道:“萧公子,其实梦蝶知道,马邑城就有妆粉店,虽然没有江南的气魄和质量,但是也有货源,她们进货已经是高了一成,你再加价一成,岂非赔本?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了起来,“她们怎么说也是辛苦一场,没什么酬劳,难免会有怨言,给多了赏钱我肉痛,给少了她们还不满,既然如此,何不像现在一样开开心心,再说人活一世,吃亏占便宜何苦分的那么清楚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平平淡淡,梦蝶望了他半晌,终于说道:“萧公子气量少有能及,定能成番大事。”

    梦蝶说这话倒并非奉承,试问有哪个随随便便丢出四十两金子为歌妓赎身,却又一无所取!当然她并不明白萧布衣只是懂得取舍进退,四十两除了赎身,还有深意。

    等到萧布衣让莫风取出银子买下胭脂水粉的时候,众人皆大欢喜,各取所需。

    梦呓等人不太费力的挣了钱,莫风等人也终于装了一回大爷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兴高采烈的表情,梦蝶若有所悟,“萧公子,他们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,”萧布衣也在笑,“我说过,花钱当然是买开心,这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    等到送走了梦呓三人,萧布衣询问了下妆粉店的位置,辞别梦蝶,几个兄弟雄赳赳,气昂昂的抬着胭脂水粉出来,见到众嫖客鄙夷的目光,恨不得钻到地下。

    萧布衣吩咐莫风,周慕儒,箭头三人带着韩雪和胭脂水粉回转裴家商队大宅,自己却和杨得志直奔妆粉店,想要趁热打铁。

    天香坊显然是大主顾,所以妆粉店离这里不算太远,这属于是配套措施,就像饭馆总和茅房要毗邻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不过天香坊晚上只有生意兴隆,妆粉店到了夜晚,却并不营业。

    几人在天香坊出来的时候,已经夜意阑珊,赶到妆粉店的时候,已经是华灯初上,门板迎客。

    萧布衣和杨得志互望一眼,都是摇头,只好明天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二人并肩走在马邑城中,感受着夜风袭袭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吵杂的汽车,没有大气的污染,没有当代太多太多的东西,可是萧布衣感觉也不错。

    墨蓝的夜空,点点繁星,微风吹拂,夹杂着草原送来的气息,这里虽然是边防重镇,却还感觉不到纷争的气息。城中百姓多数都是早早的关门闭户歇息,只有酒肆住店还挂着素纱灯笼,等待客人的来临。

    偶尔见到巡城的官兵,却只是看了二人一眼,懒洋洋的走开。

    萧布衣此刻多少有些兴奋充溢胸中,再过几天就要出塞,虽然前途未卜!

    “再过几天就要出塞了。”杨得志轻声道:“布衣,你觉得怎样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样?”萧布衣扭头望向杨得志。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心里没底。”杨得志耸耸肩头,“我没有做过生意,可是看你好像很熟练的样子,布衣,你怎么就知道那么多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想当然耳。”萧布衣含糊其辞。

    “老寨主和二当家都私下说,是萧家祖上显灵,才让少当家突然换了个人一样。”杨得志抑郁的表情有了丝笑意,“布衣,说句实话,我觉得你现在比起从前真的聪明很多,我也觉得寨主求神有了作用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这个时代不能解释的现象很多,所以信奉神灵也是稀松平常。不过就算他那个时代,科学也解释不了太多的现象,不然也不会让人心中存疑,他这种现象如果让科学解释,那就是迷信,可真实的发生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生命的起源,去向一直都是人类不解的难题,萧布衣想的头痛,也不想再想。

    萧布衣笑道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反正我大病一场后,很多事情不记得,又像是开窍,莫名其妙的有了很多新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杨得志应了一声,扭头望向远方,那里有些灯火,“布衣,还没有吃饭,那好像有吃的,不如去那里吃点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萧布衣点头,斜睨了杨得志一眼,终于发现不止他萧布衣有心事,杨得志肯定也有。

    山寨的年轻人中,莫风,胖槐,周慕儒,阿锈,箭头和杨得志六人都算是和他出生入死的兄弟,一直也都服他。

    莫风青涩不羁,胖槐不算聪明,对人实在,周慕儒敦厚,阿锈手狠重义,箭头心灵手巧,但是易于冲动,唯有这个杨得志却是少年老成,和萧布衣话虽不多,却是极为默契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看起来都是弱冠不到,可他在千年之后毕竟也是早过弱冠,加上一千多年的历史积累和见识,看起来老成倒也应该,可是这个杨得志比他实际年龄小了很多,却是沉稳干练,就算是他都有些佩服。

    杨得志总是很抑郁的样子,萧布衣认为他有心事,可是他既然不说,萧布衣并不追问,兄弟情谊间,疏远不好,太过亲密也会有问题。

    二人到了前面有灯光的地方,才发现不过是个面摊。一个木杆上挑着一块略微脏旧的布,算是地摊的幌子,布上只写了一个面字,倒是简单明了。

    有些昏暗的灯光下,有些昏暗的灯光下,一个老人躬着身子,精神倒好,做面送面,跑来跑去。

    一个大锅里面滚滚沸沸,老人切的手指宽的面下去,不一刻捞上来,热气腾腾,加一勺子熬了很久的大骨汤,一点青菜,然后端上来,只要两文钱一碗。

    如果想要解馋,只要再加上几文钱,就可以再要一碟荤菜或者老人自己调制的凉菜。

    夜色已晚,老人的面摊竟然还坐了五六个人,埋头吃面,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“面的味道好不好,看看有没有吃的就知道。”萧布衣咽了下口水,肚子叽里咕噜。

    “那倒说不定。”杨得志也望着吃面的人,“说不定他们和我们一样,没人做饭,只能囫囵凑乎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看他们的表情我就知道,这面一定好吃。”萧布衣饥肠辘辘,“就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饥不择食。”杨得志并不反对,找了张桌子坐下来,依照别人的食谱点了两碗面,一碟卤猪手,一碟盐羊肉。

    桌子上满是油腻,二人都不介意,只吃了几口就是忍不住的称赞,“这面味道很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不约而同,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老人笑面颜开,这是他的手艺,忙碌一晚,还有什么比听到客人夸奖手艺更高兴的事情?

    二人边吃边聊,老人竟然又送上一盘小菜,说了一句,送给客官,再去忙碌。萧布衣说道:“他的日子也是有滋有味,我要是老了,不知道能不能这么惬意。”

    杨得志才要答话,突然目光一凛,胳膊肘轻碰萧布衣一下,压低了声音,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怔,霍然抬头,发现四个黑衣人不知何时已经撕开夜幕,蒙面杀来,每人手中竟然都是霍霍闪光的长刀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