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六十节 隔山打牛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那人死去,眼中闪过一丝古怪,却已经俯身拾起刀来,回身凝视着最后一名杀手,不急不慌。杀手本待冲过来,霍然止住,眼中露出惊惧,萧布衣脸色凝重,寒声道:“哪个派你来的?”

    杀手望着萧布衣森冷的目光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刚才出手的时候,他本来看不起萧布衣的刀法,以他的眼光来看,萧布衣刀法实在有如醉汉耍拳,没有章法。换句话来说,就是根本不入流。

    可是就是这个使出不入流刀法的人,居然一拳打死了自己的同伙?这小子难道是深藏不露?目光向四周望了眼,发现三个同伙一个晕倒在地,一个被烫的哇哇大叫,另外一个被这小子一拳打翻,没有了声息,生死不明,杀手实在有点冷。

    “布衣,你的隔山打牛神功终于练成了?”杨得志缓步走了过来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估计还要再试下才能知道。”萧布衣突然扔刀,上前了一步,揉了下拳头。

    那人见状,扭头就跑,转瞬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萧布衣刀法虽然不行,可是有刀在手,毕竟不同,他如今弃刀用拳,不问可知,这小子的拳头比刀还要管用。

    见到那人远去的背影,萧布衣并没有追赶,见到远处有了喧嚣,好像有城兵已经向这面涌过来,拉了下杨得志的衣袖,向相反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路过老人面摊的时候,见到他哆嗦的望着二人,心中不忍,从怀中掏出两串钱丢到地面上,补偿点老人的损失,也是略胜于无。

    萧布衣倒是不敢给多,生怕到时候来了官差一问,当作贼赃收缴上去。

    老人见到面前的两串钱,哆嗦拿起,收到怀中,望着萧布衣远去的背影,嘴唇喏喏动了两下。

    没多久的功夫,官差还没有赶到,黑暗中竟然冲出几个人,扶走了倒地的杀手。老人哪里敢阻拦,只是蹲在角落,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杀手几人消失没有多久,巡城的兵士终于赶了过来,老人哆哆嗦嗦说了一遍发生的事情,等到问到人去了哪里,老人伸手一指杀手退的方向,“他们,他们都向那个方向逃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不知道自己两串钱在老人心目中分量极重,更不知道无形中为自己减少了一些麻烦,只是顾得和杨得志亡命狂奔。

    估计奔走出杀手的视野,二人这才放缓了脚步,调整呼吸,生怕被巡城兵士发现异样添加麻烦。

    “你的伤重不重?”萧布衣谨慎的望着四周,只是想着杀手谁派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一些皮外伤。”杨得志撕下块布衣,在手上胳膊上缠了几道,却是不解问道:“布衣,刚才怎么回事,你小子的拳头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他说什么隔山打牛显然是满口胡柴,萧布衣要是有那个本事,还逃命干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二人都是精明,一唱一和把杀手吓退再说,真的要逼那人狗急跳墙,二人不见得会输,但是引来城兵麻烦就大了很多。

    他们连伤三人,只要被官府抓到,无论什么原因,想要出塞门都没有。再加上那些人多少有些轻敌,而他们善于利用地利,若真的动手,那人武功不差,二人不见得能讨好。

    “我拳头不厉害,不过手上藏了把匕首。”萧布衣想起刚才的打斗,只是片刻,却是生死一发,不由后怕。

    看到萧布衣手腕一翻,手中亮出一把带血的匕首,杨得志哑然失笑,这才明白刚才萧布衣一退再蹲,已经借势把裤腿的匕首拔了出来,看似一拳,却是结结实实的扎了杀手一刀,那人如何不死?

    “你倒聪明。”杨得志叹息一声,转瞬又想到什么,“可你刚才是两败俱伤的打法,如果不是杀手的刀莫名荡开,我已经不能和你在这里说话,那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一动,却只是摇头,“我也不明白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杨得志眉头紧缩,不再追问原因,径直问了第三个问题,“谁要杀你,是不是梁子玄?”

    对于赛马的事情,杨得志也是略知一二,直接锁定梁子玄只是因为萧布衣在这里应该没有仇家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不过我觉得他是大有可能。”萧布衣点头,“可是我们无凭无据,这场暗亏估计吃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算吃亏,”杨得志咬牙道:“我们不过受了点轻伤,他们一死两伤,损失更大,但是我们从今天开始要小心从事,杀手武功比我们要高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点头,“不错,我到现在才知道,自己的什么武功不足一晒。”

    杨得志叹息一声,“其实以布衣你的聪明,如果遇到名师,不难有成,只可惜上次遇到了那个奥帕乌特无意收你为徒,不然学到他的一分本事,碰到今天这几个杀手,何足为惧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想到那个重瞳大汉的威风八面,有些神往,又有些黯然,半晌才道:“这种事情强求不来,他好像也有事,如果下次遇到,还要谢谢他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从来没有感觉到武功如此的重要,这是个弱肉强食的时代,生命有如草芥,不过几个月的功夫,他可以说是数次和死神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好在他怎么说也死过一次,对于再死并没有很强烈的畏惧。

    二人边说边走,却是故意兜了个圈子才回到裴家商队。

    杀手既然能到面摊找他们,当然知道他们落脚的地方,如果在他们回归的路上再次劫杀,他们不知道能否能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好在杀手看起来只是一波,二人一直到了裴家商队的大宅后,再没有凶险。

    二人匆匆回转,推开房门,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众兄弟围成一圈,中间坐着高士清。

    高士清不知道说了什么,众人一阵哄笑,颇为热闹。

    “布衣,你回来了?”韩雪坐在门口,见状霍然站起,眼中有了惊喜。

    “你担心什么,”莫风大大咧咧的说道:“布衣和得志二人在一起,又会出现什么问题。布衣,高爷要是不说,我们还不知道你小子竟然也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未说完,看到众兄弟都是站起,忍不住的回头。

    高士清也扭头望过来,见到二人的狼狈和衣冠不整,有些惊诧,“布衣,你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高爷,你怎么在这里?”萧布衣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我过来看看你们,顺便通知你们后天出塞,看看你们准备好没有。”高士清看到杨得志的手上隐约有血迹,皱了下眉头,“布衣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萧布衣对高士清和裴茗翠只有信任,觉得目前也只有二人能够帮助自己,也不隐瞒,把发生的事情大略说一遍,只是有些事情采用春秋笔法,删而不述。杀手死了一个,他也是含含糊糊,只是说二人拼命才得以逃脱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