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六十一节 夜半鱼翅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众兄弟听完萧布衣说了事情经过,都是惊怒交集,齐声道:“这些人简直无法无天。”他们当然是乌鸦站在猪背上,只看到别人的黑,倒忘记自己也曾无法无天过。

    高士清听完萧布衣说的情况,反倒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不出他的表情,萧布衣有些忐忑道:“高爷,会不会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倒不会。”高士清看到萧布衣的疑惑,微笑道:“他们是杀手,见不得光,就算死了,也不会报官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和杨得志互望了一眼,不知道高士清是随口一说,还是看出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过布衣,这两天你要小心。”高士清皱眉道:“我知道你在怀疑梁子玄,我也一样,可是梁子玄在两天前已经去了东都!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多半想要置身事外,这才跑到东都。”莫风猜测道。

    高士清沉吟半晌,“不排除这种可能,可是没有证据,倒是拿他没有办法,这件事其实我建议你……”

    高士清话说一半,有些犹豫,萧布衣却已经笑道: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看来这次只能这么算了,只是下次他们再找上来,那就各安天命。”

    高士清看到几人都是气愤,恨不得马上出去找梁子玄算账,轻轻叹息一口气,“布衣,他们这次失手,我想总要等段时间,你为裴家赢得脸面,我们无论如何都会站在你这一边。后天就要出塞,只要布衣你小心点,在裴家商队绝对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他让萧布衣忍一下,莫要冲动,箭头霍然站起,“我们怎么能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又把他按坐了下来,微笑道:“如此最好。”

    高士清有些欣赏的望着萧布衣,心道怪不得裴茗翠对他极为看重,此人能屈能伸,在几兄弟里面最为老练。

    “不过布衣你放心,这两天我一定竭尽所能查出事情的始末,到出塞前给你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拱手,“高爷抬爱,萧布衣铭记在心。”

    高士清离开大宅,箭头莫风几个都是多少不满,“这件事摆明是梁子玄输钱输人,这才怀恨在心,找几个杀手对付你。布衣,只要你说一声,大家火里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并不搭理众人的意见,先是检查下杨得志的伤势,发现只是手背破皮,胳膊上还被划了一刀,并没有大碍,放下心事,让大伙坐了下来,这才说道:“以后大家小心些,这两天尽量避免出门,对了,二当家呢?”

    他这才发现,屋内货物少了很多,薛布仁也一直没有露面。

    周慕儒答道:“二爷说这里人多眼杂,他毕竟身份有问题,怕耽误少当家你的事情,所以和焦作上客栈休息。他对马邑很熟悉,为牧场先期做些准备,让你不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,心道薛布仁持重,这样最好,现在虽然没有人认得他们,但他们毕竟做过土匪,小心一些总是没错。

    “布衣,别人欺负到你头上,你都能忍下来?”莫风愤愤然的又把话题转了回来。

    萧布衣看了莫风一眼,“不能忍怎么办,我们五个去东都找梁子玄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?”莫风有些搔头。

    “先不说这件事是否梁子玄主使,就算是他,你能拿他怎么样?”萧布衣握紧了拳头,却是控制住情绪,“他老子梁师都,朔方的鹰扬郎将,手下卫士无数。梁师都,刘武周,薛举三人官官相护,称霸西北,手下能人异士数不胜数,不说别人,单是今天来的四个杀手,要不是我和得志运气,不见得能够逃命。你杀到东都,能找到梁子玄?我只怕你一脚踏入东都,就被人砍成十段八段,我们布衣一个,有如草芥,死了比狗都不如。有能力才去拼命是英雄,没有能力去拼命只是送命的蠢货!”

    莫风也是握紧了拳头,吃吃道:“说不准我们能碰到他,而且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算进了东都,侥幸杀了梁子玄又能如何,从此亡命天涯,落草为寇?”萧布衣叹息道:“我们现在是经商,是求财,求财不求气,你若是这点事情都忍不下,怎么跟我做大事!再说高爷给我们面子,为我们宁愿求证,不惜得罪梁子玄,我们再给他们添乱,又如何在这里混下去,才打下的一点基础岂不又付之东流?韩信能忍胯下之辱方能征讨天下,我们这又算得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显然想的更远,韩雪倚在门口,望着萧布衣,目光有些复杂,不知道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莫风终于松开了拳头,却是叹口气道:“布衣,那我们怎么办,这件事就这么算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这么算了。”萧布衣眼中熊熊怒火,“我们现在不报,不代表以后不报。这笔帐我们要记住,若真的是梁子玄做的,总有一日,我要让他连本带利的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字字凝寒,众人看到他的表情,心中凛然,丝毫不怀疑他的决心。

    房门响了两下,打断萧布衣的下文。

    众人互望了一眼,心中警惕,不知道是谁。箭头周慕儒已经到了门后,萧布衣却是缓步走到门前,打开房门,看到门口的那人,有些错愕。

    门口站着个小厮,年纪不大。衣服上是补丁摞着补丁,脏兮兮的一张脸,手指甲也是一样,满是泥垢,萧布衣觉得这是个正宗乞丐,不知道他怎么能混到这里?既然一个乞丐都能混进来,他倒对高士清说什么在裴家商队会安然无事产生了怀疑,心道一个乞丐都能畅通无阻,杀手还不是横着就进来?

    只是脸上倒还是和颜悦色,“小兄弟,什么事?”

    小厮望了萧布衣一眼,老气横秋,“这里有没有个人叫做萧布衣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。”萧布衣一怔。

    “有人让我给你带个信,不过要两文钱,他说你会给,你要是不给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未说完,萧布衣已经塞给了他一串钱,“有人是谁?”

    小厮拿了一串钱,眉开眼笑,“那人不让我说出他什么样,喏,”他伸手递过来一张纸,实在不比他脸干净,“这是他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伸手接过,小厮已经走的不见。萧布衣关上房门,望着那张纸有些出神,几个兄弟围上来,“布衣,写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杀手找上门来?”

    几人七嘴八舌,萧布衣嘴角却是露出一丝微笑,把那张纸递给了莫风,“你们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定睛一眼,纸上只写了四个字,夜半鱼翅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众人都是不解,就算杨得志都在皱眉,显然不明白这四个字的意思。

    萧布衣却打了个哈欠,“晚了,都睡吧,有事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也有些疲倦,见到萧布衣不放在心上,也就不以为意,纷纷休息。韩雪走过萧布衣身边的时候,突然说了一句,“就要出塞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萧布衣点头,含笑望着韩雪,“裴家商队出塞有三处地点,我们恰巧是去铁勒,既然如此,你再耐心等候一些时间,要知道欲速则不达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韩雪压低了声音,心中却是在想,要是到了铁勒,是否就是意味着他们分手的时候?

    屋子内让众兄弟隔出个空间,给韩雪单独使用。萧布衣却是合衣睡在靠门口的床边,众兄弟眼神有些古怪,倒没有说什么,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鼾声大作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