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六十二节 刘武周的手段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山寨的几个兄弟们向来心宽,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,何况还有个萧布衣。

    韩雪在里间却是辗转难眠,她其实心中很有些矛盾,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萧布衣这样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总能给人以镇定,在别人还在束手无策的时候,他就能想出好的点子,对兄弟仗义,对女人也是温柔体贴。虽然开始是把自己抢到山寨,让人觉得粗鲁,可那以后,对自己向来也是朋友一样看待。

    他和自己演戏骗过寨主,就算是萧大鹏对她都是信任有加,这次听说化妆下山出塞,并没有留难。就算他的一帮兄弟,自从认了她这个少夫人的身份后,对她一直都是尊敬有加。

    人家都说爱屋及乌,这些人对她好,只是因为她是萧布衣的女人。

    可谁有知道,这个少夫人只是有名无实。

    今日去了天香坊,大家都是女人,只是一看,韩雪就知道梦蝶对自己有些羡慕,甚至有些嫉妒,她显然是羡慕自己有个这么好的男人照顾,自己有时候想想,也觉得这种人值得托付终身。

    她虽然并非中原人,可是自幼在中原长大,知道这种男人错过就很难碰到,只是她却不能不回族内,听说族内一些事端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,她觉得自己既然是族长的女儿,就不能这么自私。

    但是真的到了铁勒,自己就不能离开,萧布衣迟早还要回转中原,如今见上一面好像司空见惯,可是真要离别之后,韩雪却知道,以后千山万水,关山隔断,再想见面已经是千难万难。

    忖度的功夫,门外几声梆子响,韩雪知道已过了二更时分,也有了些困意,才要睡去,听到门口响了声,有人起身。

    韩雪隔着帘子偷偷望过去,发现萧布衣已经起床,打开房门出去,轻轻的带上了房门,并不吵醒众人,不由若有所失。突然想到,夜半鱼翅,夜半不就是三更,而现在不就是快到了三更时分?难道萧布衣看了那几个字已经明白了意思,这才独自出马,只是鱼翅又是什么意思,会不会有危险?

    思前想后的功夫,韩雪辗转难眠,只余担心……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众人睡的正沉,轻手轻脚的起床,推门出去的时候,并不知道韩雪的挂念。

    不过走到大宅门的时候,萧布衣有些犹豫,想了下,还是拉开门栓,轻轻掩门后走到街上。

    夜色如水,长街萧瑟,静静的不但脚步声,就算是心跳声依稀都能够听到。

    三更的确又名夜半或者子夜,也是古代计时的第一个时辰,更是夜色最深重的一个时辰。黎明前的黑暗也不如此刻黑暗,传说中阴间的鬼怪,通常都是会选择这个时刻出来活动。

    萧布衣也觉得自己有点像孤魂野鬼,长街没有什么光亮,只凭星月微淡的光辉分辨出建筑的轮廓。

    天上明月如钩,繁星点点,望过去有着说不出的明亮。

    出了大宅后,萧布衣有些犹豫,想了半晌,顺着左手的方向走过去,不到片刻,察觉到什么,霍然转身,一人幽灵般的站在他的身后,目光灼灼,有如厉鬼般的眼眸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了却是笑了起来,“尉迟兄,真的是你,你没事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身后的人就是尉迟恭。

    萧布衣心道看起来历史大方向还是不错,最少尉迟恭现在还没有闯出名堂,要有事情也是唐朝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口气诚恳,态度真诚,尉迟恭如何看不出,本来铁板一样的脸上现出一丝暖意,“萧兄果然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鱼翅通尉迟,我要是不知道尉迟兄的大名,也想不到是你找我。”萧布衣笑道:“其实你要找我,直接来商队就好,费这么多周折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沉吟片刻,“我只怕他们又以为我来要钱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的看法真的那么重要。”萧布衣微笑起来,突然想起一件事情,“刘武周找你做什么?今日出手救我一命的是否就是尉迟兄?”

    尉迟恭赞赏的望着萧布衣,“萧兄为人随和,做事果断,难得的是头脑也很聪明。不错,出手荡开杀手一刀的是我。刘大人找我,却是想要帮我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尉迟恭对刘武周的口气突然变的恭敬起来,倒是有些愕然,“他帮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在鄯阳犯案,鄯阳的通缉捕文已经到了马邑,”尉迟恭叹息一声,“我不知道原来刘大人也是侠义之士。他知道我是尉迟恭,并不抓我,却是冒着丢官的危险压下捕文,当下匹马去了鄯阳,调解这件事情。后来不知他是如何处理,鄯阳那面竟然撤销了我的捕文。当他知道我想投身军旅,更是一力举荐我去高阳从军,虽然是从兵士做起,尉迟已经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暗凛,知道这个刘武周果然好手段,绝非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刘武周并不知道历史,却知道尉迟恭这种人杰迟早会出人头地,如此一来,他的一番波折在尉迟恭眼中已经是天大的恩德,以后不管如何,只要尉迟恭不死,总有为刘武周效力的时候。他不过是辛苦了几天,却得到尉迟恭一辈子的感谢,以后得到的回报那是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尉迟恭见到萧布衣脸色阴晴不定,忍不住的问道:“萧兄难道觉得我不应该去从军?”

    萧布衣回过神来,摇头道:“丈夫当学班超弃笔从戎,这样的结果实在是再好不过。我只恨没有尉迟兄的功夫,不然也当随你一起去从军,扬名沙场岂不更好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摇头,“萧兄绝不可妄自菲薄,你功夫虽然不行,可是气量宽宏,有容人之量,加上裴阀的赏识,我只怕你不日就会炙手可热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笑,“尉迟兄既然得到刘大人的举荐,为什么还留在这里?”

    转瞬有些恍然,萧布衣感激道:“尉迟兄可是知道我和梁子玄的事情,所以留在这里保护我几天?”

    尉迟恭凝望萧布衣良久,这才说道:“看来什么事情都瞒不过萧兄的一双眼睛。萧兄说的不错,尉迟有感萧兄的恩德,这才想趁萧兄出塞之前,略尽绵薄之力。只是想到以后你要出塞,我在高阳,塞外苦寒,戎马难料,却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。”

    他口气中有了感情,萧布衣却是热血上涌,知道他对自己也是情真意切,“那尉迟兄,算了,不问也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问我既然决定暗中保护你几日,为什么还是邀你出来?”尉迟恭问。

    萧布衣倒升起知己的感觉,索性大方道:“的确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今日萧兄性命攸关,我倒的确不会出来。”尉迟恭凝望着萧布衣,“萧兄骨骼不错,其实是个练武的料子,可惜没有遇到名师,还不知道今天你的刀法是和哪个学的?”

    “我是自己瞎砍。”萧布衣苦笑,心中一动,“尉迟兄可是想教教在下?”

    尉迟恭笑了起来,“只是瞎砍就杀的几个杀手胆寒,萧兄倒是真让人不敢小看。教你倒是不敢,不过我看你刀法实在有很多问题,而且基本的东西还不甚了然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以手做刀,连砍了两下,“你这上手刀连砍两下很是威猛,而且不依常规,乍一出手的确让人措手不及,可是刀法不依常理固然诡异,但是不依刀理,难免有破绽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尉迟恭以手代刀,手法明快,不由艳羡,心中又忖度,我这种砍法叫做什么上手刀,这我倒不知道。虽然不明所以,可是终于有人指点,难免心中兴奋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