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六十五节 是龙是虫活着回来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无事可做,继续练刀,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,神清气爽。今日是出塞的日子,也是他牧场新的篇章,当然要精神一些。

    莫风和箭头一旁嘀咕道:“箭头,你说布衣昨天拿个筷子在比划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疯子,我说你很奇怪,为什么有些事情不直接去问,非要嘀嘀咕咕?”箭头顶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问了,他当然会说是在夹菜,可是我可以百分百的肯定,他不是在夹菜。”莫风神神秘秘道。

    箭头望了他半晌,终于问道:“他不是在夹菜,那他难道是在练习绝世武功?”

    “我呸,”莫风不屑说道:“绝世武功就是那么好练的?我怀疑他是在喂菜。”

    “喂菜?”箭头一愣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布衣昨晚出去找梦蝶,想必卿卿我我,回来的时候,仍在回想着甜蜜,这才回忆当初的情形,你喂我一口,我喂你一口。不然他吃饭就是吃饭,为什么夹菜之后,却又伸到对面,离自己嘴那么远?”莫风有根有据。

    “我不怀疑他在喂菜,我只怀疑你脑袋被骡子踢了。”箭头认真道:“按照少当家的说法,你的弱智在八十以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弱智在八十一下,那是智商在八十以下。”莫风纠正道。

    “哦,你也知道你智商在八十以下。”箭头回了一句让莫风气的要死,原来不知不觉被箭头绕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的智商在八十以下?”

    “讨论讨论,用得着这么认真。”箭头笑笑。

    莫风一挥手,满是不屑,“你小子没有女人,不知道这些,和你谈论,我是问道于盲。母乳……”

    周慕儒正在喝水,闻言一口喷了出来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莫风摸了一把脸上的水,木然道: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有些好笑,他知道几个兄弟在讨论什么,昨晚就算吃饭的时候,他都在考虑尉迟恭传授的基本招式,拿着筷子忍不住的比划,倒让箭头随口猜中,可莫风显然不信。

    事实就是这么滑稽,真相远比谎言要像谎言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是他,也很难相信自己得到名师传授,更不要说莫风。

    收拾好简单的行李,萧布衣带着几个兄弟走出了房门,货物早早的上架,他们六人只有一辆车子,装着胭脂水粉,轻便无比,也让几个兄弟觉得轻飘飘的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看到别人都是一车车的货物,萧布衣喃喃自语,也在安慰着兄弟,“这又不是按分量来换,重的不见得是贵的。”

    “萧副领队这话我愿意听,我觉得萧副领队的货物有可能大卖。”老梆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过来,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老梆子对萧布衣满是善意,一来因为他正巧也是和萧布衣一队,二来也是因为萧布衣和他的货物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当老梆子打听到萧布衣他们贩卖胭脂水粉的时候,老梆子只能叹息,年轻人,没有经验,难道一定要吃亏才能醒悟?可是他不会纠正,因为他知道年轻人决定一件事情,那就很难改正,所以他准备在他们失败的时候,再语重心长的用事实告诉他们,年轻人,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。

    当然老梆子和萧布衣如此亲密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,当初商人为了巴结萧布衣,送来了什么海阳凤凰茶,茅山神仙茶,萧布衣转手送给了老梆子一些,这让他觉得,这个年轻人很不错。

    大宅一处已经设置了香坛,高士清早早的到了,站在那里,脸色肃穆,他身边站着个汉子。

    鞍马脚夫都已经准备妥当,一车车的货物都已经上车装好,各家客商的代表也三三两两的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每次商队出发都会祭天,这和圣上每年在东都西京祭祀祈福的性质大同小异。

    规矩多,忌讳当然也多,韩雪躲的远远,生怕被别人发现她是女人。她不知道女人是否是行商的忌讳,可是知道如果被发现,肯定会有麻烦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她的聪明,点头赞许,却已经向高士清走去。杨得志早就来到他身边,低声的告诉萧布衣,高士清旁边的汉子叫做陆安右,这次商队的领队。

    陆安右人长的并不威猛,身材颀长,双眉浓重,鼻直口阔,算不上英俊潇洒,但是让人一眼看过去,觉得此人体内蕴含着惊人的力量。

    陆安右远远的见到萧布衣走过来,缓缓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萧布衣和他头次见面,见到陆安右看起来竟很和善,不由也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众商人有认识,也有不识得,萧布衣却是一一点头打个招呼,礼多人不怪到哪里都是没错。

    李志雄正在和几个人在窃窃私语,见到萧布衣路过,又笑着走了过来,“萧副领队,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打个招呼路过,李志雄点头哈腰,很是恭敬。

    杨得志在他身边低声说了一句,“布衣,我听说这小子本来有希望当副领队,不过你来了,他就没有希望了。他对你如此的低声下气,你倒要小心他给你捣乱。”

    “副领队有什么好?”萧布衣低声问。

    “威风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遇到马匪抢劫,打仗肯定要向前,死的也快些。”杨得志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那他恨我什么。”萧布衣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“最关键的是副领队有地位,每次出塞不但可以免费带货,还有酬劳。以裴阀的大方,虽然外人不知道具体多少,但都知道肯定不会少。再说前几天那些商人给你送礼,谁都认为是你当了副领队的缘故,看到你收了那么多钱财,我看着都眼红,何况是他。”杨得志笑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有些恍然,低声道:“我们不变应万变就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边说边走,已经来到了高士清的身边。

    高士清转过身来,对萧布衣的态度算不上热情,也并非冷淡,让旁人看不透他们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布衣,这是陆安右,此次商队的领队,你是他的副手。”高士清介绍道:“这次出塞主要是他和你来负责,希望你们能够齐心合作,马到功成。”

    “陆兄,以后还请多多照顾。”萧布衣抱拳施礼。

    陆安右笑了起来,“萧兄客气,以萧兄之能,屈居在下的副手,还请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二人都是客气,不过显然都在打量琢磨着对方。

    萧布衣想的是,塞外多磨,根据这几日的了解,裴阀交易重地虽为张掖,可是马邑也是不容小看。这人由裴阀指定,贵为领队,想必有常人难及的本事和经验。

    陆安右心中却在寻思,高爷为人谨慎,一举一动都有深意,如今和突厥关系越发僵硬,这次出塞并非什么好差事。他安排萧布衣作为自己的副手,难道这人有什么名堂?只是昨天这人房中高卧,不出来见面,本以为是高傲之辈,今日一见,没想到倒很平易近人。

    高士清见到二人的疑惑,眼中光芒闪烁,嘴角露出微笑,“吉时已到,你们喝完送行酒,就可出发。”

    不等高士清吩咐,仆人已经搬来坛坛美酒,拍开一坛子泥封,浓郁的酒香瞬间传满了庭院。

    高士清焚香祭酒,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萧布衣也是板起脸来,一脸凝重。毕竟行有行规,虽然他是现代人,不信烧香祭酒能保佑自己,可是入乡随俗,和大伙一团和气,不要另类最为重要。

    就算以萧大鹏的聪明和见识,不也请道士逼他喝香灰,所以呢,做人不能太认真,不然很累。

    高士清祭酒拜祭完天地后,这才亲自提起酒坛,沿着桌沿的海碗依次倒过去,酒水淋漓,颇为豪放。

    众人都受到他的感染,精神振奋。

    高士清第一碗没有给陆安右,也没有递给萧布衣,而是递给了不远的一个老者。

    那人衣着朴素,衣襟左衽,并非中原人士。他的鬓发都有些花白,脸上皱纹层层叠叠,一双眼睛也有点昏花,浑浊不清,唯一能让人放心的是,他的腰还算挺的很直,走几步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“毗迦,此番征程,我们需要你的智慧和经验,还请你劳苦一趟。”高士清竟然恭敬有礼,酒碗高举过了头顶。

    老者接过酒碗,不说二话的一饮而尽,不过大部分酒水都倒在衣襟上,手腕一翻,投掷酒碗在地,‘乓’的一声响,右手放在左胸,做了个塞外的礼节,说了一句,“奥萨恩。”

    众商人见到高士清给老者敬酒,都没有露出什么不满之意,而且都是理所当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萧布衣望向杨得志,有了询问之意,他觉得这个老头子应该值得尊敬,但是让他跟着出塞,倒很为老人的安全担心,因为怎么看起来,老头子都已经风烛残年,应该在家颐养天年才对。

    “毗迦在突厥语中是智者的意思,也是高爷对老人的尊称。”杨得志知道萧布衣肯定不懂,不用他问,低声的解释道:“根据风俗,出塞的队伍通常都会带有这样一个老人,因为他们经验丰富,在草原受人的尊敬,经常排解草原人的纠纷。奥萨恩在突厥语中是平安的意思,摔碗是驱魔,所有的人喝了送行酒,都要摔碗驱除邪恶,预祝旅途平安。”

    看到萧布衣奇怪的望着自己,杨得志不解问,“怎么了,我说的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问题倒是没有,”萧布衣有些郁闷道:“可为什么你懂的这么多,我却一无所知?”

    杨得志擂了他一拳,“你会给马配种,我可不会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怎么听着,怎么觉得别扭,而且会有歧义,才想要纠正一下,高士清已经走到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高士清敬完了毗迦老者,第二碗给的是陆安右,剩下的给了几个主要商贩,王家,林家的商人赫然在内。

    他做事滴水不漏,等到差不多的时候,才到了萧布衣面前,很显然,面子没有给足萧布衣,但是最少不会让萧布衣被人妒忌。

    “布衣,希望你此番出塞,能有作为。”高士清举起酒碗,语重心长。

    没有谁比他更知道让萧布衣当副领队的用意,也没有谁比他更知道裴茗翠的一番苦心。

    萧布衣也不知道,只认为自己最近吃了牛粪,所以走的狗屎运,端起了酒碗说了一声,“奥萨恩。”

    他现学现用,学习很快,让高士清眼中也有了笑意,回了一句,“奥萨恩。”

    二人同时掷碗在地,‘砰’的一声响,也就宣告这次出塞正式征程。

    萧布衣以为裴阀到处拉人,也就是赔本赚吆喝,这次出塞估计是人数不多,也就是意思意思。

    可等到出门后,萧布衣这才有些愕然,大宅外的人数车队远超过他的想像。

    人头攒涌,车队竟然从大宅排出去,直到长街的远处还是没有尽头。

    粗略估计下,这次商队最少要在三百人以上,算得上浩浩汤汤。

    老梆子早早的守在一辆车前,见到萧布衣出来,满是艳羡。

    “能够和裴家商队一块祭天喝酒的人不多,”杨得志一旁道:“我们这是沾你的光,才能站在那里,老梆子看来光杆一个,还排不上号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这才恍然,望着一辆辆崭新的货车,高头大马,不由感慨,“裴阀还真有钱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真有钱,如果按照布衣你的说法,那是相当的有钱。”杨得志说道:“他们才靠你击败了天茂商队,出塞自然风风光光,这样的场面也是向天茂商队示威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才落,远方马声急劲,紧锣密鼓般传来,众人还在相顾失色的时候,几十个黑衣人骑着骏马疾驰而至,来到长街之上,齐刷刷的下马,‘咔嚓’一声响,拔出马刀,同声喝道:“平安。”

    他们话音才落,马刀入鞘,干净利索,也是齐刷刷的‘卡’一声响,声音清越,然后翻身上马,凝立不动,再无声息。

    高士清眼中多少有些满意,微笑望着陆安右道:“你训练的人手果然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高爷过奖。”陆安右虽然谦虚,眼中也是露出点自得,望了萧布衣一眼,“久闻萧兄马术精湛,不知何时能够请教一二?”

    这些人纵马疾驰,动作一致,尤其是拔刀收刀颇有震撼,就算是莫风他们都是诧异,无形中感觉到他们攻击力的强悍。

    萧布衣只是微笑,“我马术不足一提,陆兄的这些手下训练有素,才是真正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陆安右向高士清笑笑,耸耸肩头,高士清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。这个萧布衣,从来不赌没用的事情,更不使气斗狠,这点是让他颇为欣赏。

    商贩很多都是从天茂转来,本来对裴阀没底,尤其是那个裴茗翠,大大咧咧,实在让人放心不下。可看到裴阀护卫如此彪悍,不由一阵兴奋。

    高士清伸手拿出两个锦囊,金边刺绣,递给陆安右和萧布衣一人一个,微笑道:“这里是一道平安符,我特意求来,祝你们平安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不知道高士清哪里来的这么多的迷信,却还是接过来放到怀中。

    陆安右也不打开锦囊,放入怀中,向高士清抱拳施礼,向萧布衣道:“萧兄,我在前面领队,麻烦你带人殿后,宁峰,抽出二十人跟随萧副领队,听从他的命令,不得有误。”

    黑衣骑兵中纵马出来一人,身材中等,极为彪悍,手只是一划,黑衣骑兵已经分成两队。

    萧布衣暗自心惊,当初他训练山寨的子弟,也是要求纪律严明,绝对服从,如今看来,陆安右训练起来丝毫不差。

    莫风几个早就规规矩矩的上马,韩雪人在马上,心中涌起一阵激动,这一刻,恨不得马上飞回到族内。

    陆安右微微点头,已经飞身上马,纵马前行而去,十几骑跟着他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“高爷,我们怎么办?”李志雄带着几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,神色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跟随萧副领队,志雄,你经验丰富,护卫商队还要多多倚仗你们。”高士清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李志雄精神一振,“志雄定当竭尽全力,不负高爷的重托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看了眼李志雄身边的几人,倒很矫健,心中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,说不清道不明。

    “萧副领队,怎么了?”李志雄见到萧布衣的表情,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萧布衣摇摇头,“可能是要出塞,多少有些不适应。”

    没有多久,前方的商队已经缓慢的开拔,萧布衣抱拳施礼,跃上青霄,最后出发。

    高士清嘴角一丝微笑,目送商队远行,小六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近前,“高爷,你说这次出塞会顺利吗,天茂会不会搞鬼,和铁勒做生意不会有危险吧?”

    “你若想要成龙,绝对不能指望别人的施舍。”高士清淡淡道:“很多人,平日看不出高下,可是龙是虫,看谁能活着回来就能知道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