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六十六节 历史的困惑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小六子看到高士清表情的冷淡,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,不再多话,内心却想,裴阀不重钱财,只重成绩,萧爷为人不错,待人和善,可是路程凶险,只希望他能活着回来。

    高士清说的有些残酷,不过他说的一点不错,萧布衣虽然运气不错,很多时候却只能依靠自己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做土匪养成了拼命的性格,他说不定已经死在几天前的暗杀。

    人在马上,众人出城的时候接受着百姓的指指点点,莫风箭头等人都觉得有些风光,只有杨得志还是抑郁的表情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萧布衣却是伸手入怀,碰到高士清给的那个锦囊,捏了下,里面好像有张纸。

    高士清说过,会给他个交代,这个护身符算不算是交代?梁子玄被自己破坏了计划,今年不能出塞交市,杀手是否他派来的?裴茗翠说什么塞外多磨,会不会是在提醒自己小心,而最要当心的难道就是天茂的破坏?

    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商业竞争的残酷,不然也不会有商场如战场一说,自己那个时代打击的手段层出不穷,但多少还有法律的束缚,如今一出塞,死到外边又有谁会理会?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萧布衣有些谨慎,看到众兄弟的兴高采烈,倒不好打断他们的兴致,又望了眼韩雪,其实更应该叫做蒙陈雪,萧布衣有些茫然,到了铁勒,也就是二人分别的时候吧?

    他只是望着韩雪,却发现她不经意的望了过来,二人目光一对,都是移开,等到萧布衣再转头望去的时候,发现韩雪轻蹙峨眉,纵马不急不缓的在他身边,距离不近,却也不远。

    她现在可能已经考虑如何解决族内的危机吧,萧布衣迷惘的想。

    裴家商队浩浩荡荡的出了马邑城,开始一路向北。

    初始的冲动,被注目的兴奋都渐渐淡了下来,转瞬满目被取代的就是青山绿草,白云碧水。

    这本来是极美的风光,在现代都要去某个旅游景点才能看到,但是在这里,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美有一个重要的特点是因为稀少,再美的东西,看多了也有些视觉疲劳。

    没有多久的功夫,莫风已经哈欠连天,嘟囔着胖槐伤的不是时候,自己缺乏聊天的对象,箭头总顶嘴,杨得志闭嘴,周慕儒好像没有嘴,少当家语出惊人,和他聊天总是很让自己郁闷,自己本来就很郁闷,犯不着上少当家那里找郁闷。

    马邑已是大隋边陲重镇,出了马邑后,倒有几个村落,不过人烟稀少,见到大队人马赶来,早早的躲避。

    突厥人不时的南下,这些地带都是被掳掠的对象。可就是这样,还有人宁愿忍受,不想入城,可见苛政之苦,萧布衣人在马上,有些感慨,杨广,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

    杨广也就是如今的皇上,后世被人称作隋炀帝,在萧布衣的记忆中,他是个昏君,昏的不能再昏,败坏了隋文帝辛苦积累的家业,搞的民不聊生,这才被李唐取代。

    听说他一夜没有十数女不欢,最喜欢大被同眠,每夜都要换很多女人侍寝,不理国事,才导致烽烟四起。

    对于杨广一夜搞十数个女人的说法,萧布衣有些怀疑,可是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,百姓对他有多痛恨。

    可记忆到现在,多少有些偏差。百姓的说法他不清楚,但是萧大鹏一口一个圣上,却没有多少不恭敬。他虽然当了逃兵,不堪征伐高丽之苦,可是提及圣上,只是叹息说,圣上太好面子,其实本来可以做的更好。

    就算那个小六子,提起圣上的时候,也是双目放光,简直把圣上当作英雄来朝拜,裴茗翠身在裴阀,高士清亦是如此,他们人也不错,看起来也是兢兢业业的为朝廷做事。那杨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,他其实很想知道!

    商队赶路不急不缓,陆安右不时的巡视下商队,也和萧布衣大略谈过几句,转瞬很忙的又赶去前队。

    他手下的骑兵都是铁打的一样,兵分两路,一路前方探路,另一路跟随萧布衣押后。

    他们对萧布衣并没有太多热情,也没有什么冷淡,有的只是服从。

    不过萧布衣倒是由着他们去做,也没有什么命令。

    毗迦人虽老迈,也是高士清尊敬的人物,却不需要什么特权,只是骑马前行,竟然走在商队的最前方。他不为自身的安危着想,陆安右却不能不考虑,遂派几人跟随毗迦身边,重点保护。

    毗迦骑的马好像比毗迦还要老,瘦骨嶙嶙,走的却是极稳,一步步的前行,控制着商队前行的速度。他人却是几乎趴在了马背上,好像是在睡觉。

    萧布衣一直押后,没有如同陆安右一样的巡视,他莫名其妙的当上了副领队,想推的时候,已经出发,可他不觉得自己会是个好领队,更不想抢陆安右的风头。

    不过他多少了解了下商队的情形,这次出塞超过三百多人,可以称得上规模庞大,大多数他不认识,但是林家,王家,殷家,袁家的人都有些眼熟,他们都是聚在队伍之中,也是万一有冲击,受到损失最少的地方,显然几家财势雄厚,有点特权。

    老梆子耍单帮,开始是在队伍前方,后来不知为什么,开始可怜兮兮的坠在队伍最后,老眼多情的不时望下萧布衣,萧布衣知道他想和自己示好,心中好笑。

    这里的商人有很多甚至一人基本代表一家,士族大家当然有特权,可以多带几人,不过出塞辛苦,带的人多是照顾货物,自力更生最为重要。

    不过这里的士族大家比起裴阀,显然都差了很多,最少他们还指望借助裴阀做生意。

    萧布衣这些天已经明白很多事情,可以得到圣上允许出塞交易的阀门,除了天茂,也只有裴阀,由此可见裴阀在圣上心目中的地位。

    其余商人想要交易,对不起,只能在朝廷指定的榷场!当然马邑附近的榷场远远比不上张掖,效果差了很多。

    除了一些熟悉的面孔,剩下的就是李志雄和他的几个同伙,望着他们马上的背影,萧布衣又有一种古怪的念头充斥心中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商队不急不缓的行了一天,到晚上找个地势稍高的地方安营,附近有条小溪,正好可以补充水源。

    这里污染极少,溪水向来清澈,直接饮用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众商人都是呼喝着下马,支起帐篷,又在帐篷前堆起枯枝,篝火熊熊,驱蚊子是一方面,防止野兽接近也是一个目的。

    萧布衣这才有些惭愧,商队的马匹车辆都是由裴阀提供,但是帐篷什么的基本用品却要自己来筹备。

    他这两天很忙,除了被砍,就是练刀,要不就是想着出塞的事情,倒忙的忽略了基础常识,心中有些焦虑,暗道要是露天睡觉,那倒让人看了笑话,见到杨得志就在身边,怀有侥幸的问,“得志,你准备了帐篷没有。”

    见到杨得志望着自己古怪的表情,萧布衣挥挥手,“没准备无所谓,是我的疏忽,恐怕要害大伙露天睡觉。”

    他显然不是推卸责任的人,有什么事情也喜欢一个人抗起。

    杨得志目光有所感动,抑郁道:“你小子能不能表现的让我讨厌下?”

    “得志早就准备好了。”箭头也拍马过来,“布衣,得志说,少当家忙忙碌碌,为山寨打天下,我们这些兄弟总也做点事情才好,帐篷就是他吩咐我去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知道你能干,还不去扎帐篷。”杨得志手臂一挥,几个兄弟嘻嘻哈哈的去了一辆车子上,卸下了帐篷。

    见到兄弟们的准备充足,萧布衣有些感激笑道:“得志,还要多谢你们的细心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兄弟,谢什么。”杨得志露出少有的笑容,“告诉你,出塞交易赚了钱可要多分我们点,不要指望一句谢就能抹杀一切。”

    莫风打着哈欠走了过来,“钱能不能赚到说不定,分你两匹胭脂马倒是大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大伙都在做事,就你在打哈欠。”周慕儒捧着吃的走过来,丢给莫风,“去搞熟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你一天到晚都盯着那车货物,生怕飞了一样,我能不困?”莫风倒是振振有词,却还是去生火。

    周慕儒带的都是干粮清水,还有些肉干果脯,耐于储存,众兄弟和商队在一起,倒都是规规矩矩,并不嚣张。

    人多力量大,众人七手八脚的很快扎起了两顶帐篷,靠在一起。箭头满意的笑,忍不住看了一眼韩雪。

    韩雪见到,知道他们的用意,有些脸红,只是低头,却并不说什么,她是少夫人,在商队在一起休息,出塞后,众兄弟当然要为少当家着想,为他们准备点私人的空间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