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六十七节 女儿心思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众人忙忙碌碌,陆安右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他们的身边,“看来萧兄也是颇有野外生活的经验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算得了什么,”萧布衣四下看了一眼,“陆兄的排兵布阵,才是有大家风范。”

    陆安右把骑兵分为四队,把货物和客商集中在中央,四对人马安营,分别扼住四角要冲,倒的确有模有样,让人心安。

    听到萧布衣的称许,陆安右多少有些得意,“那就不打扰萧兄,明日五更启程,萧兄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吧?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听,心道敢情你还在惦记我上次没有起床,却只是问道:“不知道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达铁勒。”

    陆安右笑了起来,“原来萧兄没有出塞的经验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。”萧布衣直话直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次要由紫河一段过长城出塞,然后向东北方向进发,不要说到铁勒,就是到紫河还要一天多的路程。不过萧兄大可放心,只要跟着我走,绝对不会迷路。”

    或许觉得说的有些过于狂妄,陆安右补充了一句,“萧兄莫要忘记,有毗迦老人给我们领路,路线方面不用担心。其实到紫河这段路,我带队就可以,不过出了紫河后,到了草原,高爷吩咐,一切要听毗迦老人的指示,萧兄,你先忙,我也要去四处看看。”

    送走陆安右后,莫风鼻子里面有些冷气,“这小子挺狂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狂傲的资本,”萧布衣笑道:“他年纪轻轻,统领手下不少,你看这些骑兵都是龙精虎猛,想必是裴阀培养出来的子弟兵,但他们对陆安右很是信服,我想他总有些本事没有露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本事?”莫风哼了一声,“上次宣布事情的时候,高爷都说你可以不用参加,偏偏他却念念不忘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拍拍莫风的肩头,语重心长道:“莫风,我们求财不是求气,箭头和你都是火爆的脾气,我知道你们为我不平,见不得我受气,可此行千万不要和陆安右起了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莫风突然笑了起来,“布衣,我知道轻重,大家兄弟,说说没有问题。饭好了,都过来吃吧。”

    几人凑成一群吃饭,倒不寂寞。

    其余商队虽然给萧布衣送过礼,可是毕竟还不熟悉,见到几人在一起,都是没有过来。

    莫风的手艺也不错,久病自医,做久了光棍,多少会做点饭菜,架起篝火一烤,很多都是喷喷香,当然,牛粪除外。

    老梆子孤单的一人啃着干粮,有些畏惧和躲闪的离萧布衣他们不远,可是也不靠近。

    萧布衣嚼着干粮,心中突然有些疑惑,自己对老梆子一直不错,还送了点茶叶过去。他前几天对自己还是亲热有加,为什么突然变的有些冷淡和畏惧?

    没有多想的功夫,几个兄弟都是嘻嘻哈哈的钻进了帐篷,却显然把萧布衣排斥在外。

    莫风凑过头来,压低声音说了一句,“布衣,这里是野外,人很多,少夫人的身份现在是男人,所以麻烦你告诉少夫人一声,叫的不要那么大声,不然别人听到,以为老大你有龙阳之好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哭笑不得,才要挥拳,莫风已经躲到帐篷中,众兄弟笑声一片。

    篝火熊熊,萧布衣扭过头来,见到韩雪红彤彤的一张脸,不知道是被篝火烤热,还是有了羞涩。

    “早点休息吧。”萧布衣轻声道。

    在裴家商队是迫不得已的睡在一起,可是萧布衣一直没有和韩雪同床,想必兄弟们觉得过意不去,这才特意准备了两个帐篷,可是他们却不知道二人不过是做戏而已。

    韩雪低低的应了一声,稍微有点涂黑的脸蛋被火光一照,有些娇艳。

    二人钻进了帐篷,感觉竟然有些拥挤,韩雪没有想到帐篷外边看起来不小,里面其实不大。

    前走要碰到帐篷的一侧,不用回头,都能感觉到萧布衣身上的热力,韩雪不由羞的脖子都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萧布衣点燃了油灯,看着韩雪脖子变红,不由好笑。

    放下油灯的时候,不知道韩雪怎么的转身一动,碰到他手上。

    感觉到羊脂般的滑腻碰到手上,过电一般,一触即闪,萧布衣砰然心动,手上一颤,竟然打翻了油灯。

    地上火光一现,转瞬变暗,帐篷中漆黑一片。萧布衣见状吓了一跳,转瞬见到油灯熄灭,没有起火,有些庆幸。

    转瞬发现自己庆幸的有些为时过早,火势没有起来,看的朦朦胧胧,可是黑暗之中,嗅觉触觉反倒更加灵敏。

    一股幽香带着菜油的味道传了过来,怪异清幽又让男人血脉贲张。

    韩雪没有说话,萧布衣也忘记了说话,渐渐适应了帐篷内的黑暗,萧布衣发现,对面黑漆漆的眸子望着自己,有如天星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萧布衣仿佛看到太多的含义,流星一样的划过,无法让人琢磨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旁边的帐篷中突然响起一阵爆笑,萧布衣这才从迷离失措中清醒过来,不由好笑。

    自己怎么说也是两世为人,怎么表现的和初恋的少年没有什么区别。可他内心不能不承认,和韩雪在一起多日,他已经习惯了她的沉默和温情,还有欣赏她骨子里面的那种坚强,这是不是爱,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他们还有没有灯油。”萧布衣蹲下身来,摸索着想要找到油灯。

    韩雪也蹲了下来,帮他寻找,油灯没有找到,二人的手掌却又碰到一起。

    萧布衣这回没有抽回手掌,韩雪居然也是没有动,不知过了多久,一刹或者永久,萧布衣只觉得腿都有些麻的时候,这才强笑道:“看来我找到的不是油灯。”

    韩雪‘嗯’了一声,蚊子一样的轻微,却比蚊子哼叫动听了好多,“不用找了,反正点灯也没有什么用处,少当家,我还没有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韩雪终于抽开了手掌,缓缓站了起来,走开两步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萧布衣不再坚持,韩雪离开他的时候,若有所失,站了起来,转瞬又坐了下来,翻了下身边,发现只有一条毛毯。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,这不能怪兄弟们准备不足,而是说他们考虑的太周到,夫妻二人,何须两条毛毯?

    “谢什么,你也可怜。”萧布衣把毛毯递给韩雪,“现在晚上不热,你小心着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韩雪没有接过毛毯,黑暗中眸子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“我不冷。”萧布衣笑道。

    韩雪半晌没有说话,接过了毛毯,“少当家,你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好人是要付出代价的,萧布衣心中想到,不知道几个兄弟如果知道他的所作所为,是否会说他这个好人脑残。

    “你们族内到底怎么回事,你回去确信能救族人,”萧布衣关心道:“你要知道,很多人信不住,蒙陈族到底在哪里,到了铁勒后,离你族里还远吗?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是族长的女儿,和父亲到了西京,这些少当家都知道。”韩雪低声道:“蒙陈是个小的族姓部落,远远比不上仆骨,同罗等铁勒大部落,少当家你也知道。近些年来,可汗为了统一草原,开始拉拢一些部落,先从小部落开刀。我父亲死后,蒙陈族已经一年不如一年,被人欺辱的只能到水草很差的地方去放牧,叔叔不帮着族人对抗外部的欺辱,反倒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韩雪神色有些黯然,萧布衣已经明白了很多。

    欺软怕硬的多了,韩雪的叔叔在这里扮演了一个不光彩的角色。

    “我回到族内,其实想要联合族人,为他们争取应得的利益。”韩雪目光变的坚定,“这是我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有些佩服韩雪,却还是问道:“那你怎么争取,有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韩雪犹豫了片刻,这才伸手入怀,掏出了半块玉来,“少当家,这半块玉是别人送我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没有接,只是看了一眼,“他也有点寒酸,只送你半块玉,难道是怕以后见面不认识,才用另外半块玉接头?”

    韩雪‘噗嗤’一笑,黑暗中竟也风情万种,萧布衣看着有些发呆,等着她的解释。

    和她一起久了,他发现蒙陈雪没有想像中那么冷漠,很多时候,她的冷漠不过是自我保护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这块玉中藏有一个天大的秘密。”韩雪认真道:“当时他给我,就是想向我求婚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古人总喜欢把秘密藏起来。”萧布衣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韩雪没有听清他说什么,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问他是谁?不过显然是个男人。”萧布衣换了话题,心道自己现在也是古人了。

    “他当然是个男人。”韩雪苦笑道:“我和他孩提的时候就认识,已经很多年没见,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我。”看不到萧布衣的表情,只察觉到他的沉默,韩雪惴惴道:“我其实对他也没有什么感觉,只是小时候,他就很英勇,替我打跑了坏人,然后说要娶我,最后给我了这半块玉显示决心。”

    “他很有势力?”萧布衣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韩雪犹豫片刻,“他虽然不属于草原的任何部落,可是我知道,他是草原最神秘的一股力量,只要得到他的支持,任何一个部落都能振兴。”

    “他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说他姓文,叫做文宇周。”韩雪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萧布衣有些明了,已经躺了下来,“既然如此,祝你好运。”

    他光棍一根躺了下来,准备休息,韩雪却已经轻声道:“其实毛毯很大,两个人盖都不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一热,差点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君子。”韩雪摊开毛毯,轻轻的盖到萧布衣身上,自己也钻了进来,“所以我在你的身边休息,很放心。”

    一缕缕幽香传了过来,萧布衣被韩雪的一句很放心浇了盆冷水,只能强忍着不去扭头,他只怕自己看到了韩雪洁白如玉,月光之华的那张脸,就会再也忍耐不住冲动。

    他是个君子,君子显然也是要付出代价。他当然忘记了韩雪已经化妆,现在脸也不白,甚至有些黑,在他的记忆中,韩雪永远都是那么的美丽。

    他忍住不动,韩雪倒是很快的睡着,听到韩雪恬静的呼吸,萧布衣终于转过头去,望了韩雪一眼,见到她嘴角一丝笑容,倒是最近日子少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感觉韩雪眼睫毛好像动了下,萧布衣慌忙的扭过头去,听不到韩雪的动静,心道自己多疑,现在不看,以后想看也难了,胡思乱想一阵子,也就睡了。

    他鼾声微微响起的时候,韩雪这才睁开眼睛,轻轻的转过身来,凝望着萧布衣的侧脸,那是颇有性格的一张脸,也是有了主见很难改变的一张脸。

    韩雪缓缓的伸出手去,看似想要摸摸萧布衣的脸,最终还是落到一边,帮他掖了下被角。

    回过手来的时候,韩雪心中叹息一声,这是她能为萧布衣做的一切,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她进帐篷的那一刻,已经在想,就算萧布衣要了她,她也不会怪他。最近日子萧布衣为她做了很多,她是个女人,能够报答萧布衣的只能是身子,可是萧布衣没有开口,她更不好开口。

    痴痴的望着萧布衣的侧脸,韩雪只是在想,若你能帮助我解决族内的危机,我何苦去求文宇周,你帮助了我,帮助了蒙陈族,只要你开口,我就嫁给你!可我怎么好再连累你,再说你是苍鹰,怎么会和我一样,永远的呆在蒙陈族,你显然还有更广阔的天空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