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六十八节 四科举人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商队第二天准时五更出发。

    这时的天还是黑的,路还是暗的,可是毗迦已经起床。

    当有些怨言的商人看到毗迦已经骑在马背上,等着他们准备的时候,没有谁再有怨言。

    谁都不想连个老头子都比不过。

    萧布衣几人也是早早的起床,这次并没有落在后面。感觉到老人目光望向了自己,萧布衣报以微笑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说,这么老的人,还很敬业,这已经很值得萧布衣的尊重。

    众人有条不紊的整理好行李,收起帐篷,装车上马后,开始了新的旅程。马儿当然也要休息,会行路的人都知道,就算负重的马儿在傍晚的时候,也要卸下身上的重车,第二天才能更好的出发。

    远方的天空慢慢的露出淡青的曙色,东方慢慢的霞光闪耀,升起了金灿灿的太阳。

    清晨的阳光只能带给人们希望,青草上的露珠打湿了行人的衣裳。

    不知名的虫鸟歌唱起来,带给了寂寞人群以欢笑和热闹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慢慢熟络起来,不像第一天的沉闷。老梆子却还离着萧布衣远远的,目光中藏着什么。

    老梆子虽然远,李志雄却云雀般的飞过来打了个招呼,“萧副领队,昨晚睡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还不错。”萧布衣随口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都过来见见萧副领队。”李志雄一声喊,身边几个汉子走了过来,齐刷刷的叫了声,“萧副领队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孔武有力的样子,望着萧布衣的眼神也很敬畏,或者可以说是崇拜,这种情绪很容易让人自高自大。

    “萧副领队,以后有什么事情,尽管吩咐,大伙都服你。”李志雄拍着胸膛,信誓旦旦,“这个叫朱大壮,那个是熊智伟,这个是马如云,这三人都是我兄弟,我服萧副领队你,他们也服。以后我们决定,就跟萧副领队你一起打天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笑道:“大家一条船上,吩咐不敢当,同心协力就好。”

    李志雄露出敬佩的眼神,回首望向几个兄弟,“听到萧副领队吩咐没有,这才是真正的领队,大家都去做事。”

    几个汉子应了一声,一哄而散,李志雄却是不走,骑马靠着萧布衣又近了一些,压低了声音,“萧副领队,兄弟没有什么本事,可是当初见到你的第一眼,就知道你绝非池中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那以后我要是发达,真的要借你吉言。”萧布衣不冷不热。

    李志雄并不尴尬,继续表着忠心,“可能萧兄觉得我这人夸夸其谈,不过没有办法,我是生性如此,可是我看好一个人,绝对竭尽全力的帮他。”

    “李兄这么说,就是想要帮我?”萧布衣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李志雄咳嗽声,“帮倒是不敢,只是我更看好萧兄,萧兄恐怕还不知道一件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果然勾起了萧布衣的好奇心,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李志雄四下望了一眼,声音低的不能再低,“我告诉萧兄一个秘密,还请萧兄不要告诉他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秘密不被他人知道,只是知道早晚的问题。”萧布衣笑道。

    李志雄一愣,转瞬摇头道:“我信萧兄的为人,知道不是乱嚼舌根的人,不妨直说。萧兄,你觉得陆安右这人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萧布衣回答的简单明了。

    李志雄冷笑,“这次萧兄可看走了眼,其实他一直对你怀恨在心,只是没有机会对付你而已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终于变了脸色,“此事当真?我和他无怨无仇,他为什么要对付我?”

    “你和他无怨无仇?”李志雄鼻子里面冒着冷气,脸上露出揶揄,“我想萧兄真的不明世道的险恶,如此天真的看待事情。在下也在裴阀多年,多少知道些门道。实不相瞒,本来高爷说过,这次副领队非我莫属,可是换成了萧兄,说句实话,我当初心中有些不自在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‘哦’了一声,有些诧异,没有想到李志雄居然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得知萧兄是通过赛马,为裴阀争取了这次出塞的机会,这才坐上副领队这个位置,兄弟我服你,甘心让你当这个副领队。”李志雄胸膛拍的梆梆响。

    萧布衣脸上有些感动,心道你不甘心又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“李兄抬爱,只不过你说的什么陆安右对付我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终于称呼了声李兄,李志雄一张脸笑开了花,看了下四周,“萧兄,我是有幸在裴阀多呆了几年,这才知道,原来每年裴阀都要选举人才推荐给圣上。如今圣上英明,开科取士,本来是两科举人,后来变成十科,现在又是四科,可无论几科,也需要有门路才能被地方推荐,只要考过一些圣上指定的科目,那可真算是一步登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没有什么地方推荐,再说只会经商,”萧布衣微笑道:“管它几科,不关我事。”

    看到李志雄直勾勾的望着自己,萧布衣问道:“怎么,李兄,我说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李志雄叹息一口气,“萧兄真不知道,还是装作不知道?”

    萧布衣怫然不悦,“我何须装作?”

    李志雄摇头道:“怪不得萧兄对陆安右完全没有防范心理。四科举人虽然说要地方推荐,但如今朝廷真正掌管官吏之事,却在于朝中七贵,而裴阀中人就占七贵两员,可见圣上的宠爱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想起梦蝶说的两裴一虞,无暇问及,对李志雄反倒有点好奇。

    因为无论怎么看,李志雄都只是比混混高明一些,可是听他谈吐,并非一个混混的学识范围。

    “七贵是指七个人?如果是七个人的话,不知道又是哪七贵?”萧布衣问道。

    李志雄一直望着萧布衣的脸色,见到他询问,打了个哈哈,“其实我不过是个粗人,这些都是道听途说而已,哪里记得了很多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萧布衣还是一副糊涂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志雄沉声道:“萧兄难道还不明白,陆安右在裴阀一直兢兢业业,就是希望得到裴小姐的举荐,一步登天。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过,你竟然横空杀出,现在谁都知道,因为你一来就立了大功,裴小姐对你颇为赏识,甚至有意将你推荐给圣上!陆安右本来极有希望被举荐,现在煮熟的鸭子飞了,如何对你不忌恨。我只怕在中原,他顾忌高爷的手段,怕高爷知道,不敢对你如何,但只要一出塞,就是他对你下手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这才真正的一愣,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裴茗翠对自己如此器重,多少有些感动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。”李志雄苦笑道:“我是看好萧兄,这才掏心窝子说话,你若不信,大可以去和陆安右说起这件事情,在下就算被陆安右误会或者杀了,也只能叹忠言逆耳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有所触动,勒马不前,伸手在脖子上一抹,“李兄对我如此推心置腹,我怎么会做出这种出卖朋友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李志雄轻轻叹息一口气,“萧兄既然如此说法,李某人感叹得遇贤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陆安右出塞后就会对我动手,是知道消息还是推测?”萧布衣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李志雄有些慎重,想了半晌,“这不过是我的猜测,只请萧兄自己多加小心,李志雄言尽于此,如何处理还要萧兄自己定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