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七十一节 身份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在薛神医想和骡子的亲人发生超友谊,而又很不正常关系的时候,‘咔嚓’一声响,海碗跌到地上,裂成碎片,薛神医一时间造的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萧布衣已经走到客商中间,拱拱笑道:“抱歉,牲畜有病,害大伙要等。不过薛神医医术高明,想必不要大家等太久,还请各位谅解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到薛神医没有神医的风范,却神棍一样的跳,都对他医术高明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不过萧布衣和陆安右同样是说话,萧布衣说的显然动听一些。

    萧布衣是哪个,现在裴家商队的大腕,这样和众人说话,已经是很给面子的事情。当然更多的原因是听说萧布衣本人也很有背景,不然裴茗翠为什么会点名让他一个生人做副领队。

    一个长的和球一样,眼睛却如米粒般的商人已经抱拳施礼道:“萧副领队,这是意外,出塞多磨,变化无常,又有谁能想得到?”

    “你是林掌柜?”萧布衣记得送礼的有这么一位。

    球一样的商人笑的和白菜一样,“萧副领队真的好记性,只是见到一面竟然还能记住我,在下林士直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说了声不敢,心道见你一面,想忘记其实也难。

    “你是王掌柜?”萧布衣和林掌柜打完招呼,又发现一个送礼的,那天送礼太多,他倒也记不得很多,不过王家林家倒还有点印象。

    “在下是王家的掌柜,可是不姓王。”那人也是大腹便便,含笑道:“萧副领队,我叫沈元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连连道歉,自然博得商人的好感,又有两个人凑过来,一个叫做袁岚,另外一个叫做殷天赐。萧布衣知道这都是什么汝南七姓中的大姓,也是大主顾,说不定以后能用到,倒应该拉拢。

    见到他们恭敬,萧布衣丝毫没有架子,“你们叫我布衣就好,大家一路,还不是彼此照顾。”

    众人更是笑容满面,都觉得这个副领队不倨傲,有出息,和蔼可亲。

    大伙聚在一起聊了几句,林士直突然问道:“那我就托大叫副领队声布衣,不知道林某能否斗胆问布衣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萧布衣心道,你要是问我和裴茗翠的关系,我和你说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布衣这个名气,虽然陌生,可是萧姓却是在前朝就是显贵天下。”林士直恭敬道:“就算到了本朝,也是显赫一时。当今的皇后娘娘就是萧姓,不知道布衣可否也是士族出身?”

    见到萧布衣不答,不知道萧布衣不清楚,只以为他有忌讳,林士直多少有些遮掩笑道:“其实我问的多少有些唐突,不过鄙人人在鄱阳,却和巴陵郡的萧铣萧县令交情甚好,这才冒昧一问,还请布衣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个布衣,出身贫寒,侥幸到了裴家商队,混上个副领队,又如何敢和皇后娘娘还有萧县令扯上关系?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道,我是布衣都是往自己脸上贴金,其实在下土匪出身。你说的什么皇后娘娘我都不知道哪个,怎么会和她有什么关系,巴陵郡又是哪里,好像是湖南那块?

    见他说的客气,沈元昆却是连连颔首,“布衣虽是布衣,可是为人不卑不亢,是做大事的人才。出身布衣又能如何,萧铣县令身为西梁宣帝曾孙,可自幼家贫,抄书为生,但现在贵为罗县县令,几起几落,为人谦卑望高,谁敢小瞧?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点头,连连说是。

    萧布衣又和他们寒暄一阵,无非是些张家长李家短三只蛤蟆六只眼的事情,竟然博得了众人的一致称许,都说布衣平易近人,没有架子,当个领队也不成问题。陆安右不在,不然多半会拔刀相向,他把麻烦推给萧布衣,没有想到倒给萧布衣一次拉拢众人的机会。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好笑,明白废话为宝的道理,废话看你怎么说才行。

    众人聊天的功夫,陆安右已经飞马疾驰过来,挥手一指,大声道:“那面有个山丘,都过去安营,今夜有雨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这句话,看了萧布衣一眼,继续拍马通知他人。

    看着他忙忙碌碌的样子,萧布衣有些惭愧,因为众商人又说道:“高爷算无遗策,可是这次多少有些不妥,依照布衣的本事,如果当了领队,说不定不会出这种问题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觉得有福不用忙,无福跑断肠一点不错,这个陆安右忙了半天,只有骂名,倒也好笑。

    他们货物简单,六人就算不用韩雪动手,周慕儒一个人动手都能推过去。

    王家,袁家的牲畜都损失了几匹,不能用力,拉货有点问题,萧布衣振臂一挥,几个兄弟毫不犹豫的过来帮手。

    众商人都是叹息,这个副领队,本来以为没有什么本事,可是哪里想到,竟然如此实在有魄力。

    莫风几人替王家,袁家搬完货后,兴冲冲的回转问道:“布衣,还要搬哪里的货?”

    萧布衣有些奇怪问道:“根据植物学来说,你不是这么勤快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从动物学来讲他也不勤快。”周慕儒倒是一句道破天机,“我们每个兄弟送货后都被塞了两串钱,有钱能使鬼推磨嘛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笑,杨得志却还是皱眉。

    莫风不满道:“得志,你能不能笑笑,大家都这么开心。”

    杨得志望了莫风一眼,冷冷道:“开心要开心,今晚都小心些,我怕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缓缓摇头,杨得志早就止住话头,因为听到有人走近。

    众兄弟散到一边,李志雄却是走了过来,打个哈哈道:“萧兄,在忙?”

    “不算太忙,李兄,有事?”萧布衣问,从头到脚把李志雄打量个遍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太大的事情。”李志雄走近,不经意的塞给萧布衣一张纸条,眨眨眼睛,“萧兄,听说今晚会下雨,你们安营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接过纸条在手,握在手心,望着李志雄的远去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深夜,帐篷前篝火已经黯淡下来,所有的人看起来都已经熟睡,准备明天的开拔。

    夜虽深,但是明天还有希望,微风已经吹拂起来,细雨润物。

    周慕儒和毗迦的预测都很准确,今夜有雨。天边已经现出一道亮白的光色,头顶的浓云却是黑压压的有如墨染。

    好在所有商队的人都选择把帐篷扎在高处,就算是倾盆大雨下下来,也不会对休息有什么妨碍。

    陆安右选择的高地地势不错,所以他虽然嚣张些,也是让众人觉得可以原谅。

    鼾声四起的时候,萧布衣悄悄的从帐篷中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钻出帐篷前,他替熟睡的韩雪盖好毛毯,出来的时候,却没有注意到韩雪已经睁开了眼睛,望着他的背影,紧紧的咬着牙。

    外边的天色很暗,也很阴,阴暗的会给看到的人一种很重的压力。

    韩雪感受不到阴天黑夜的压力,却只感觉今夜会有大事发生,她只祈求萧布衣能够平安回来!

    萧布衣不知道韩雪没有睡,却知道自己今夜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他出了帐篷,向山上行去。这次扎营并非四角有看守,而是依山取势,陆安右所有的手下都分配在山下两角,成犄角对冲之势护住商队。

    如果有马匪出没,当然只会从平原进攻,而不会从山上杀下来,谁都不能不承认,陆安右就算有些狂傲,但是打算的很周到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的阴天,鬼都懒得出来,更不要说是马匪,所以也有些人认为陆安右的安排实在有点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萧布衣上山的时候,并没有护卫注意,他沿着山坡前行,没有走了太远,就绕了圈子,到了山的另外一面,这里有块平地,林木遍及,灌木丛生,颇有僻静,也不知道他来到这里干什么。

    萧布衣腰挎马刀,摸了下靴筒的匕首,心中稍定,来到一个密林前,低声呼喝道:“李兄?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