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七十二节 毒计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山风阵阵,有些阴冷,李志雄走出来的时候,笑容满面,“萧兄来的很准时。”

    只是他的笑容被天色一染,看起来也和山风一样阴冷。

    “李兄找我到这里来有什么事?”萧布衣一扬手,露出白天的那张字条。

    李志雄走进了两步,沉声道:“萧兄难道还不知道大难临头了?好在你早来一步,要是晚了一个时辰,我只怕他们已经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萧布衣愕然道:“他们是谁,陆安右?他们怎么会这么大的胆子?”

    “如今已经出塞,他们还怕什么?”李志雄苦笑道:“萧兄,你为人就是太老实,很多时候太容易相信人。实不相瞒,其实陆安右的手下有一个是我的好朋友。宁峰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他低呼了一声,一人从密林中走了出来,赫然就是陆安右的手下宁峰。

    萧布衣强忍住惊骇说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宁峰他当然认识,当初未出马邑的时候,陆安右就已经把他安排给自己做副手,这人当然是陆安右的手下,没有疑问。

    可这个宁峰始终都是规规矩矩,话都不多说一句,每次萧布衣有什么问话,都是知无不言,萧布衣倒没有想到他会出来指责陆安右。

    “萧兄。”宁峰含笑抱拳道:“其实若不是敬佩萧兄的风骨,不耻陆安右的为人,在下实在不会站出来。如今萧兄你的确大难临头,你可知今日马儿为什么腹泻?那是有人下药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震惊道:“真的,谁有这么大的胆子?”

    “他们杀人都敢,下药又算什么?”宁峰摇头叹息道:“萧兄其实只要认真想想,就知道谁才有这么大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脸上失色,喃喃道:“难道真的是陆安右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宁峰苦笑道:“我已经获悉他们的计划,萧兄你的出现,对陆安右已经是莫大的威胁,我想原因李兄已经冒死告诉你。陆安右让马儿腹泻阻挡行程,今日心中已经有了杀你的念头。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塞后马上动手,只是因为召集了兄弟扮作马匪夜晚到来,他让兵士守住犄角,当然形同虚设。陆安右这人武功高强,很可能趁混乱的时候刺杀你,然后推到马匪的身上,到时候就算高爷有什么疑惑,也找不到证据,萧兄一死,陆安右再没有竞争对手,也就高枕无忧。”

    “好毒的计谋。”萧布衣有些失神道,小雨变大,淋湿了三人的全身,“可他们什么时候动手?”

    “大约就在三更。”宁峰望了李志雄一眼,二人上前一步,低声道:“萧兄,事不宜迟,这里雨大,我们不如去林子里面避雨,研究对付陆安右的计谋。”

    二人上前了一步,萧布衣却是退后了一步,狐疑道:“为什么要去林子里面,这里不行?”

    “难道到现在萧兄还不相信我们二人?”李志雄怫然不悦,“这里雨大,只是避雨而已,如果萧兄真的不信,大可回转去睡,我们绝不阻挡。”

    “我信,”萧布衣笑了起来,看到二人喜意一闪,沉声道:“我只信在林子里面杀人,神不知鬼不觉才对。”

    李志雄二人变了下脸色,斜跨出一步,成犄角之势抵住萧布衣。李志雄淡淡道:“我不知道萧兄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其实下药毒马的可以是陆安右,当然也可以是宁兄,对不对?”萧布衣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,为什么是我?”宁峰收敛了笑容,握住了刀柄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有人通知我。”萧布衣不紧不慢,却在留意四下的动静。这里离营寨很有些距离,李志雄找他到这里,当然考虑到不要被别人打扰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二人互望一眼,有了惊惧。

    “哦,不是人,应该说是马,是,马儿告诉我了一切。”萧布衣摊摊手。

    “是马?”李志雄也是握住了刀柄,长吸一口气,“萧兄真的会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,不停的流淌,长吐一口气,放松了身心,“马儿腹泻的那一刻,其实我已经起了疑心,如果是吃坏了水草,不应该只是十数匹牲畜有问题才对,我观察了马粪的症状,发现绝对不是吃草的结果,所以我第一时间怀疑别人下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能药马的当然会和牧马的人多少有些关系。”萧布衣又道,天边已经雷声阵阵,闷郁的动人心魄,“陆安右的确有能力药马,这对他而言轻而易举,可是对宁兄来讲何尝不是?”

    萧布衣把纸条丢在地上,觉得凉意杀人,“李兄今日来找我的时候,我发现鞋上有点红泥,没有想到已经泄露了天机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李志雄低头望了眼,看不到什么,转瞬抬头,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发现所有病马都有一个特征,就是蹄子上也有李兄鞋子上一样的红泥。”萧布衣笑了起来,“这就让我想起出塞前有处水潭,地质奇特,土为红色。当然那附近只有一处如此,其余牧马饮水的地方却是黑土,也算是老天有眼,或者是天网恢恢,我这才想起,李兄并不掌管牧马,也向来由手下做事,为什么鞋上会沾上红泥。会不会是李兄向潭水中投了药物,不经意的沾上了泥土?”

    李志雄只是冷笑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“当然这些不过是推测,不足以定罪,也可能是李兄去那喝水,但是你却没有腹泻。”萧布衣笑了起来,“所以我在喂马吃药后,又和几个商人聊聊天,王家袁家都有牲畜腹泻,我随便问了下,才知道昨晚放牧这两家牲畜的人是陆安右的手下,却归宁兄掌管。”

    宁峰笑了起来,“萧兄如此心细,寻常的问话也带有深意,倒让人意料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想到这里的时候,我觉得事情已经很清晰。”萧布衣笑道:“李兄负责向水中投毒,宁兄不见得掌控太多手下,但是只要让他们上那个地方牧马即可。这样一来,就算有人怀疑,也不会怀疑到宁兄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位兄台联手,如愿以偿的阻隔一天的行程,这才在夜里行动,准备对付萧某人,或许真如李兄所说,可是我倒觉得,李兄更恨我当了副领队,阻挡了李兄的前途,这才不惜千方百计的除我而后快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杀你,何苦费这么多周折。”宁峰仰天长叹,悲哀的望着李志雄一眼,“可惜我们好心被人当做驴肝肺。”

    李志雄缓缓点头,“不错,可惜我看错了萧兄。”

    二人都是情真意切,看起来肝胆相照,义薄云天。

    “萧兄,你或许觉得自己有些武功,而且不差,可是宁峰要杀你,不必用过十招,既然如此,我何须这番周折骗你?”宁峰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他口气中透着强大的自信,萧布衣暗自心惊,却只是强笑道:“李兄想要杀我,宁兄当然还是不肯。宁兄只想骗我入局,让我相信所有一切陆安右主使,和你们联手对付陆安右。宁兄当然不怕萧布衣,怕的却是陆安右,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?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