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七十三节 血战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宁峰听到萧布衣的问话,笑容再敛,有着说不出的寒意,他显然没有想到萧布衣如此聪明!

    萧布衣不等宁峰回答已经说道:“其实李兄要对付的是我,宁兄要对付的却是陆安右,这才费劲周折,如果明日萧布衣失踪,肯定会让陆安右寻找。萧某人如果相信了两位兄台所言,或许装作重伤,或者如何,但是痛恨陆安右的无耻,无论如何总要暗算陆安右一下。陆安右武功高强,当然出手毙了萧布衣,这时候李兄和宁兄再暗中出手杀了陆安右,这下领队变成了宁兄,副领队变成了李兄,然后两位兄台再找人伪装马匪演一出戏,把所有的一切推到马匪身上,出塞成功回来,当然会受到裴阀的信任和重用,还有商队举荐,以后前途无限好,萧某做个枉死鬼,糊涂虫,却还要感激两位的大恩大德。”

    闪电一道劈了下来,转瞬雷声阵阵,大雨有如密豆一样撒了下来,三人却是脸色迥异,只是毫无例外的都是紧握长刀。

    “萧兄,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一个人,”李志雄终于叹息一口气,“你不动声色的居然知晓和推出所有一切事情,实在让我意料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过奖过奖。”萧布衣微笑道:“我只是不想死的稀里糊涂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真正的聪明人,却不会说出来这些推测。”李志雄脸色一寒,“萧兄,你要是不说出来,或许还能多活几天,可惜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李志雄和宁峰并不紧张,显然觉得萧布衣绝对逃脱不了他们的掌握。

    萧布衣凝立当场,淡淡道:“这里离营地并不算远,只要我喊一声,想要逃命并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大雨倾盆,雷声阵阵,李志雄突然仰天长笑,却是传不了不远。

    他笑声止歇,这才说道:“萧兄未免太过乐观,刚才我也笑了,你说谁能听到?何况就算他们能赶来,我们相信以我们的本事,也能在他们知道真相前杀了你。我们众口一言,说你勾结马匪,想要洗劫商队,试问他们会相信你一人,还是相信我们?”

    他只是一拍巴掌,丛林中又走出了两人,将萧布衣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萧布衣仔细一看,原来竟然是朱大壮,马如云二人。他记得还有个熊智伟没来,不过很明显,李志雄他们留一人观察营寨的动静,觉得四人对付萧布衣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“萧布衣,你明白我们的底细,我也还想见见你的武功,不过我已经见过你的隔山打牛拳法,不知道这次还有什么高招?”李志雄突然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脸色大变,失声道:“原来那晚杀我的人是你?”

    马如云上前一步,揉揉脑袋,恨声道:“还有我,萧布衣,上次让你侥幸逃命,这次你想要活命,只比登天还难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浑身颤抖,终于露出惊惧之意,李志雄看到眼中,沉声道:“萧兄,我敬重你是个英雄,不如让你和马如云单挑,你能胜过他,我就放你一条活命。”

    其余人都是默然不语,没有赞同,也不反对,萧布衣有些惊喜,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“当真,只要你不逃命。”李志雄点头,已经和其他两人退后两步。

    马如云‘锵’的一声,抽出马刀笑道:“萧布衣,你今天要施展无赖刀法,还是隔山打牛神功?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笑,萧布衣知道隔山打牛神功唬得了一时,唬不了一世,他们显然发现自己杀的那人的死因,这才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萧布衣手握刀柄,微微颤抖,却还能沉声说了一句,“杀你用得着太高明的武功?”

    马如云还要再笑,宁峰却是目光一闪,高喝一声小心,然后马如云就看到一座刀山砍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功夫,萧布衣说了一句话,十一个字,却最少砍出了十二刀出来。

    马如云知道这小子刀法没有招式,也知道这小子会胡砍,可是做梦也没有萧布衣会砍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他和萧布衣照面过,不过当时却被杨得志一板凳打倒,后来变化太快,他却多少看到了萧布衣的刀法,众人回去一研究,得到了个一致的结论,这小子除了猛一点,刀法屁也不是!

    死的那个人只是因为粗心大意,被他胸口扎了一刀,如何不死?

    李志雄也是四个杀手中的一个,明白同伙并非死于隔山打牛神功后,甚至后悔经不住萧布衣的恫吓,主动败退。

    当时他要是再勇敢一些,以一对二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们就是研究的太透彻,把萧布衣这人分析的很清楚,所以马如云见到萧布衣十数刀劈过来,差点心胆爆裂!

    这小子这十多刀和几日前简直不能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几日前他的刀法唬的你不得不挡,可是现在的刀法却是由不得你不挡!

    虽然只有一字之差,可是结果已经千差万别。

    马如云厉喝一声,来不及反击,提刀就挡,只听到‘乒乒乒乒’响声不绝,两刀相撞,火花四射!

    天空中陡然一个霹雳打下来,映照四野,也照出马如云云一样苍白的脸。

    ‘当啷’一声响,马如云终于抗不住萧布衣砍来的大力,单臂发麻,单刀落地。

    萧布衣一口气劈出十二刀后,陡然间大喝一声,第十三刀已经毫不犹豫的斜砍而出。

    血光一道,印红夜空,萧布衣一刀下去,飞起个好大的头颅!

    马如云身首分家,颓然倒地,死的无声无息!

    萧布衣长啸一声,斜跨一步,陡然转身,双手扣刀,一刀劈了出来。

    天空再是一道霹雳,白光一闪,仿佛注入他的长刀之中,他一刀劈出,看起来竟然无坚不摧!

    李志雄已经胆寒。

    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才过几天的功夫,萧布衣这小子的刀法已经变的如此厉害。他当然不知道萧布衣这几天虽然是副领队,却是做事极少,每天无时无刻的不在想着尉迟恭给的刀谱。

    那本刀谱看似简单,很多道理却是萧布衣前所未闻,很有启发,再加上尉迟恭以身试刀,亲自陪萧布衣练刀,一夜的功夫,已经抵得上萧布衣数月的独自摸索。

    只看刀刃的功夫,就有劈,抹,撩,斩,刺,压多种,萧布衣这些天着重练了个劈字诀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一劈,已经和他以前大有不同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,古人在冷兵刃上研究很深,远非他那个时候看到的武术表演可比。以前的自己胡砍乱劈,看似爽快,却是发挥不了臂力的六成,可如今配合腰腿肩肘的发力,他却能发出臂力的十二成力道。

    刀谱讲的道理虽然简单,却是极为实用,尉迟恭目光独到,看出萧布衣的缺点就是基本功不足,这才以刀谱相赠。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这些人看透他的武功底细,内心其实不惊反喜,因为从他们说话的口气,显然不知道自己和尉迟恭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他故意示弱,故意吃惊,故意落入李志雄的圈套,只是为了这出乎不易的一刀。

    他一刀砍下马如云的脑袋,就知道这些人绝对不会讲求江湖道义,一对一那是纯属放屁,是以虽未见到来敌,却已反身劈刀。

    李志雄配合一样的赶到,本来一刀已经堪堪刺到萧布衣的腰背,可是见到萧布衣反转身来,一刀砍下,他只能去挡。

    他这一刀或许能让萧布衣重伤不治,开膛破肚,可是萧布衣这一刀却足以把他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他有大好的前途,所以不想去死。

    可是世事往往奇妙,想死的不能死,不想死的偏偏抢先送命。

    他抽刀一架,双刀一碰,已经知道不好。萧布衣双手之力的一刀,绝对不是他单臂能够架得起。

    李志雄奋力闪身,手腕剧震,已经无力抗拒,他的刀被萧布衣砍落,双刀划下,正中肩头。李志雄惨叫一声,翻身向后一滚,已经从半山腰滚了下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