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七十四节 调虎离山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空中一条喷血的手臂轻歌曼舞,惨烈无比,终于还是落在地上,翻了两下,没有了生命。李志雄被砍断一条手臂,滚下山坡,生死不明。

    萧布衣十三刀砍下马如云的脑袋,却只用一刀就斩下李志雄的胳膊,这不过是刹那的功夫,可是他心中突然有种非常古怪的感觉,只觉得有人迅速的接近自己,毫不犹豫的反手背刀,挡在身后,脚尖用力,拼命向前窜去。

    他出乎不易杀了二人,朱大壮不足一提,可是他还要面对一个高手,宁峰!

    宁峰说杀他用不了十招,固然是知道他的底细,另外却绝对是因为武功高强。

    萧布衣这一刻的判断极为正确,他奋力前行,虽然快捷,却还是感觉肩头火辣辣的一片,紧接着当的一声大响,刀背传来的大力差点震的他吐血。

    他知道宁峰已经出刀,而且力大的难以想象,不过他反应快捷,只被划伤肩头,却用刀身挡住致命的一刀。

    他前翻到灌木丛一侧,不等起身,天空再一个闪电,朱大壮狰狞的面容已经现到眼前。

    朱大壮反应不快,却来的恰到好处,在萧布衣将起未起的那一刻,挥刀一斩,就要为同伴复仇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他刀一挥下,陡然立在那里,长刀离着萧布衣不过几寸,却再也斩不下去。

    他双眼冒红,一手捂住咽喉,咯咯作响,又一个霹雳下来,已经仰天倒在地上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萧布衣翻身站起,血染衣襟,双目却是一霎不霎。

    大雨不停的冲刷,仿佛洗刷所有争斗过的痕迹,可是洗刷不去他眼中的怒火和战意。

    这些人只是为了一己之欲,不惜杀人,他那晚差点死在他们手里,这次如何不讨回这个公道?

    只是前几日还是杀的他无计可施的李志雄,却已经挡不住他的当头一刀,虽然有骄兵之计在内,却已让萧布衣大为振奋。

    四人已去其三,现在要面对的却是最强手,萧布衣已经准备迎接宁峰的出招。

    宁峰并没有出招,相反,他眼中已经有了惊惧之意。他劈出一刀,伤了萧布衣,可是他没有想到萧布衣反应快捷,竟然在间不容发的功夫躲过必杀的一刀,只是受了轻伤。

    萧布衣虽然受伤,却已经被逼出了惊人的气势,可他宁峰的气势已经大大不如,他的同伴已经死绝!

    在他的眼中,萧布衣一直都是不足一提。在他的眼中,萧布衣不过借助女人上位,不要说是他宁峰,就算是李志雄,萧布衣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萧布衣唯一能够比上他的不过是相貌,所以他从心里看不上这个吃软饭的萧布衣。

    可是宁峰从来没有想到过,萧布衣出手如此的狂,如此的猛,如此的狠。

    朱大壮如何倒下去,就算以他的眼力都是看不真切,这个萧布衣难道是如此的深不可测?

    宁峰握刀在手,虽然认为萧布衣不是自己的对手,却已经没有出刀的勇气。萧布衣武功虽然不行,但是会拼命,可他宁峰不会,也不屑,更不敢。

    萧布衣远望宁峰,沉声道:“宁峰,这一刀之仇,我一定要报。”

    宁峰远望萧布衣,长吸一口气道:“我只怕你没有这个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只有试过才知。”萧布衣跨前一步,双手握刀。

    宁峰见到他握刀的姿势,居然破绽极少,隐有高手风范,不由心中一寒,陡然转身,几个跳跃,竟然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萧布衣一怔,终于放松下来,不明白宁峰为什么不战而退,难道还有什么后招?

    陡然间空中传来凄厉的惨叫,一人从空中飞了过来,跌落在泥水之中,翻滚个不停。

    萧布衣身边灌木丛中动了下,突然静止,萧布衣却并不在意,只是再次握刀,仔细向泥中那人看过去,等到发现竟然是李志雄,不由愕然,突然想到什么,抬头向远方望过去。

    一个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含笑道:“我抓住李志雄后,才知道萧兄不声不响为商队去除了个心腹大患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陆兄。”萧布衣还刀于鞘,微笑道:“没有想到如此大雨,你还会出来巡夜。”

    陆安右干干净净的走出来,见到萧布衣收刀,微垂眼帘,“我没有想到李志雄和宁峰如此野心,只是来不及追赶,倒放了一个心腹大患。可我也没有想到萧兄刀法竟然十分犀利,李志雄武功不差,宁峰更是高明。萧兄以一敌四,不落下风,实在大大出我的意料。”

    大雨滂沱,不见缓解的迹象,陆安右并不介意,突然抬头,眉宇一扬,“原来萧兄还有帮手?”

    灌木丛动了两下,站起了三个人,狼狈的走出来。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道:“现在我才知道陆兄为什么能当上领队,宁峰却不能!最少宁峰并没有听出灌木丛早有人埋伏。”

    望着出来的三个人,陆安右平静的表情有了诧异,一个是瘦瘦的小子他认识,那是萧布衣身边的箭头,可是林士直和沈元昆居然也在,那倒是他想像不到。

    三人走出来,都是和落汤鸡一样,林士直胖胖的身子打着寒颤,又来了个喷嚏,盯着地上的李志雄道:“真没有想到此人这么狠毒的心肠,陆领队,你手下宁峰狼子野心,这次被布衣击退,你既然也来到这里,怎么没有抓住他?”

    他出言质问,有些发抖,倒不是怕,而是因为实在太冷。沈元昆也打了个喷嚏,摇头道:“这辈子没有这么遭过罪,可亲眼看到这么歹毒心肠的人,辛苦也是不冤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脸色凝重道:“在下只怕别人不信,这才请林兄和沈兄做个见证。如此大雨,倒让两位兄台受苦,倒是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林士直连连摇头,“萧兄此言太过,你拼了命和他们抗衡厮杀,话都不说一句,大伙都是坐在一条船上,淋点雨要还埋怨,那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沈元昆一个喷嚏打了出来,笑了起来,“我是冷,不是埋怨。”

    二人一唱一和,看起来对萧布衣已经颇为器重和信任,只是看着陆安右的时候,多少有些不满,因为宁峰毕竟是陆安右的手下,这下窜谋李志雄,陆安右实在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    他们对裴阀当然不敢得罪,但是对于陆安右这种护卫,倒认为自己大把钱花出去的有些不值得。

    陆安右望了萧布衣一眼,缓缓道:“萧兄如此聪明,陆某人实在佩服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抱拳,向林士直和沈元昆道:“陆某无能,带出这种人物,等到出塞回转后,一定负荆请罪。可眼下陆某还不清楚太多事情,为了商队的安危,还请萧兄赐教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有些感慨,这个陆安右远比宁峰要老练太多。他只是几句话,已经把责任推卸到最小,话题一带,已经让众人转移了视线。

    他有些怀疑陆安右出来的有些巧,也怀疑陆安右是否一直在暗处观察,不然他也不会找来林士直和沈元昆。

    他只怕裴茗翠对自己太多信任,也会引起陆安右的疑心,四面树敌毕竟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其实他心中隐约有个极大的隐患,那就是怕李志雄说的真真假假,这个陆安右对自己的确已经起了妒忌之心,他让林士直和沈元昆见证这件事情,不过是让陆安右有所顾忌。

    不过萧布衣也把这些心思藏了起来,简单扼要的把所有的事情说了一遍,林士直和沈元昆虽然没有经历过打斗,却是灌木丛中听的清清楚楚,敲定了萧布衣的判断。

    萧布衣这才有空向箭头微笑下,箭头嘴角也是一丝笑,却不多说什么。朱大壮突然毙命,当然有箭头的一份功劳。

    箭头把林士直和沈元昆早早的带到这里,藏在灌木丛中,见到萧布衣危险,忍不住的出手相救。朱大壮全部身心都放在萧布衣身上,哪里知道箭头早就扣住弩箭,他冲了过来,距离又近,箭头只是一扣弩箭,射中他的咽喉,当场就要了他的性命,他稀里糊涂,就算死也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陆安右听完萧布衣描述,怒视地上的李志雄。

    李志雄早就停止了翻滚惨叫,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他被萧布衣一刀劈掉只胳膊,血流不止,不死也是没了半条命。如今又是一番折腾,意识已经昏迷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并没有什么不忍,几个月的搏杀已经让他看到了太多事实的残酷,这个李志雄只是因为一己之欲就不惜置别人于死地,他要是没有得到尉迟恭的刀谱,死的绝对是他!既然这样,他有的只是痛快。

    “这里雨大。”林士直终于忍不住的提醒道:“大家不如先去营寨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陆安右伸手提起李志雄,混若无物,倒让众人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李志雄微闭双目,嘴角却有一丝狰狞的笑容,萧布衣斜睨到他的脸色,心中一凛,不等举步已经说道:“李志雄说有马匪来做戏,陆兄,我们不能不防。”

    陆安右嘴角一丝骄傲的笑意,“萧兄大可放心,如今营队都和铁桶一样,区区马匪来到,只能送死。其实这次就算他们得逞,我想也成不了气候。”

    他似乎在说萧布衣多此一举,林士直和沈元昆都是经验老到,听出他的言下之意,脸上都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方才决战时间虽短,在他们眼中绝对是惊心动魄,宁峰的计策毒辣,萧布衣以寡击众,身受轻伤都是有目共睹,可是让陆安右一说,竟然不足一提。

    林士直才要替萧布衣说什么,却被萧布衣一把拉住,沉声道:“我们都是为了商队考虑,只要商队平安,其他算不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陆安右微微皱了下眉头,提着李志雄就要大步前行,陡然止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此刻雷声轰隆,闪电阵阵,大雨滂沱,静寂的夜中只有老天爷在咆哮,可是陆安右的神色在那一刻,突然变的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陆安右虽然狂妄,但一直都是镇静自若,这次改变了脸色,不由让众人不安。

    沈元昆忐忑道:“陆领队?”

    陆安右突然把李志雄用力一掷,怒声道:“不好,中了他们的奸计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