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七十五节 历山飞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陆安右说了这几个字的功夫,人已经远在数丈之外。

    李志雄本已接近昏迷,这次被用力一摔,闷哼一声,彻底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众人还是不解其意的时候,萧布衣也是变了脸色,扭头吼了声,“箭头,照顾林兄和沈兄。”

    他话未说完,发足急奔,已经向营寨的方向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士直见到二人的紧张,有些茫然,扭头望向沈元昆,“沈兄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沈元昆摇头,“陆领队说什么奸计?”

    箭头在他们二人的身边,突然脸色也有了改变,颤声道:“你们听!”

    “听什么?”林士直二人异口同声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雷雨交加,实在听不出什么。可是二人问了这一句后,也都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密鼓般的蹄声已经隐约可闻,山下商队的方向已经喊叫连连,马嘶阵阵!

    有马匪?这是林士直的第一个念头,可是转瞬骇然,听马蹄急震,来的人数绝对是骇人听闻,这附近,又有哪里的马匪会如此强悍?

    萧布衣向山下奔去的时候,转瞬看不到陆安右的身影,这才有些骇然和惊凛。

    陆安右一直深藏不露,他萧布衣在杀了马如云,斩了李志雄后,多少有些狂妄自大,甚至想要力抗宁峰,虽然他找来林士直二人来做证人,但是只怕陆安右倒打自己一耙,并不畏惧他的武功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一跑,看起来已经高下立判。他几个月的勤修苦练,竟然短短时间内让陆安右抛的不见踪影。他苦练数月的脚力看起来和陆安右一比,笨重的有如鸭子一般。

    萧布衣一边跑,心中暗道,看来做人还是低调点好,这个陆安右,也不简单。

    陆安右毕竟武功高强,目力眼力都是经过锻炼,先萧布衣一步听到马蹄的急劲,而且听出来,来人不下百人。

    深夜骤雨,竟然还有百来劲骑向这个方向疾驰而来,不问可知,这些人是奔商队而来!

    萧布衣稍微慢了一步,却也马上想到这点,可等到他赶到商队安营地方的时候,饶是也经常见过死伤,却也震惊眼前之惨烈。

    大雨如注,倾斜下来,却还是洗刷不尽地上的鲜血!地上血水已经流淌成河!

    犄角守卫的骑兵已经被冲的四分五裂,陆安右的骑兵显然不如他想像中的固若金汤。

    陆安右手下骑兵四十多人,这一刻的功夫,最少十数人已经送命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不能怨他,他就算兵法如神,措手不及之下被百来个彪悍的马匪冲过来,也是无法顶住。

    商队中的商人,脚夫早就自觉的出了帐篷,抱着脑袋聚在一起,自觉的蹲成一圈,还在货物的后面。

    这也是行商的规矩。

    正常的情况下,只要商人不反抗,马匪都是劫财不伤命。反抗是陆安右这些护卫应该做的事情,商人如果反抗,死的几率极大。

    陆安右赢了,商人钱财得保,陆安右输了,不但丢失的是商人的钱财,还有他自己的命!

    来人全部黑衣黑裤,一身劲装,黑暗中有如幽灵。手上并非长矛,却是闪亮亮的长刀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散了防御,转瞬对护卫展开了屠戮。

    萧布衣奔下来的时候,发现马刀霍霍,伴随雷电劈下的时候,颇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陆安右的手下毕竟不是白给,初始的慌乱后,终于稳定了阵脚,依靠地利苦苦挣扎。陆安右早就及时赶到,长啸连连,出手如电。

    一人见到他冲来,马上砍来,陆安右只是一伸手,竟然绕过他的长刀,抓住那人的手腕,反手拿下他的长刀,只是一折,那人脑袋已经飞上半空。

    他空手入白刃的功夫稳准狠快,抢过长刀,翻身上马,喝令连连,人却已经向马贼最密集的地方冲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纵马要拦,陆安右却已经厉喝一声,双腿一夹,战马冲了过去。二人纵马冲来,长刀交错,斜斩过来,就要把陆安右拦腰三段。

    陆安右垂刀斜指,三马交错的功夫陡然出刀。寒光只是两抹闪现,下一刻的功夫,拦截二人已经栽下马来。

    萧布衣远远望见,心中惊喜交集。喜的是,商队的领队果然名不虚传,一刀两命实在是杀气凛然,惊的却是,以他的眼力,根本看不清陆安右的出刀,这么说自己和他还差的太远!

    陆安右转眼之间,连杀三人,放声长啸,雨夜之中,极为威烈。

    他手下骑兵本来都是拼命抵抗,士气低落,眼看领队赶来连杀数人,不由士气大增,长刀霍霍,角弓急劲,片刻功夫已经让马匪连连退却。

    陆安右虽然连杀几人,心中却是惊骇万分,这些马匪的身手丝毫不差他调教出来的护卫,而且人数众多,自己早就查明周围的一切情况,绝对没有如此强悍的马匪,那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

    马匪虽然短暂混乱,很快再次凝结一团。一人纵马冲来,黑暗中竟然戴个狰狞的青铜面具,人未到,声先及,有如沉雷灌耳!

    “历山飞在此,哪个敢拦?”

    那人青铜面具吓不了陆安右,可是一句历山飞却让陆安右心口剧烈的跳动几次。

    来人竟是历山飞?

    历山飞此人极为有名,神出鬼没,向来没有人知道他的底细,也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面目,历山飞不是姓名,而是个代号。

    只是这人忽而河北,忽而山西,总在边陲出没,行踪不定,杀人越货,胆大妄为。可这人武功奇高,行踪不定,谁都拿他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陆安右没有想到他竟然出塞当回马匪,而且有如此彪悍众多的手下。

    顾不得畏惧,陆安右已经催马上前,历山飞人在马上,青铜面具闪着寒意,手中竟然也是把马刀。

    二马没有碰面的时候,二人已经不约而同的飞身跃起,脱离马背,空中挥刀,刀光霍霍。

    萧布衣远远看到二人跃起的高度,虽然还不如那个重瞳大汉的身手,却也绝非自己可以做到,心中郁闷,知道这种功夫绝非下苦力能够习得。

    那一刻双刀碰击之声有如密鼓急雷,响个不停,已然盖过瓢泼大雨。

    二人空中对砍十数刀,同时落地,看起来轻功不相上下。陆安右落地之际左足急踢,却是奔向地下的泥水。

    大雨滂沱,地面早是泥泞一片,陆安右一脚踢出,地面的泥水竟然化成雨幕,劈头盖脸的浇向历山飞,遮住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陆安右踢起泥水,却是身形一闪,已经侧面杀去,长刀无声无息的斩向历山飞肋下。

    历山飞长笑一声,身形已如螺旋般冲天拔起,躲过泥水,长刀一挥,有如苍鹰搏兔般临空劈下。

    陆安右硬接了一招,倒退几步,历山飞已经倒飞出去,落地凝立不动,空中又是一个霹雳,闪电照的四野有如白昼,映照着二人一青一白的两张脸,青的渗人,白的寒心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