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七十六节 弩箭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陆安右和历山飞狠斗之际,身边马声长嘶,呼喝喊叫不绝于耳,马匪和护卫再次陷入苦斗之中。

    他们斗的招式不多,这几招却是兔起鹘落,快不可言,萧布衣远远看到只觉得被刺的心头狂跳,顾不得再看二人的斗狠,记得自己还是个副领队的身份,无论如何都要帮手。

    “布衣。”杨得志见到萧布衣奔下山来,早早的迎过来,低声道:“弓箭在货物的车上。我看你吓退宁峰后,就已经回转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单刀赴会,却不会傻到没有埋伏,除了在灌木丛中埋伏人手外,杨得志一直在不远处跟着,本来约定他如果不敌,向杨得志的方向败退,还有埋伏。可是都没有想到萧布衣如此强悍,后招倒没有用上。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大喜,“去取。”

    他们武功一般,这次出塞没有佩戴弓箭是不想招摇。本来以为平安无事,哪里想到会冒出一堆马匪。这里马匪众多,拿把刀去拼命,以已之短,攻敌之长,实属不智。

    再说冒然加入战团,没有陆安右的本事,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就算是陆安右,此刻也被历山飞所困,斗的旗鼓相当,众护卫看到领队被困,士气开始低落,再次陷入苦战之中。

    萧布衣如飞般的向货车跑去,还不忘记问一句,“薛寒呢?”

    薛寒就是韩雪,也是她在这个商队对外的称呼。

    他问话的时候,已经看到周慕儒,莫风两人,身边的韩雪有些发抖的望着他,眼眸中带着畏惧和依赖,还有的就是感激,她从来没有想到被人牵挂也是让人如此感动的时候。

    萧布衣不知道她这么胆小,是什么力量支撑她回转族内,却是顾不了太多,只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飞快的冲到货物边,萧布衣这才一愣。

    杨得志说的十口很奇怪的黑箱子都在外围,排成弧形,可能是因为分量不轻的缘故,所有货物都在黑箱子之后,商人和脚夫又都抱头躲到货物的后面,如同待宰的猪羊。

    这种方法保护无辜的商人显然不错。可萧布衣要取弓箭,就要绕过箱子,箱子后站着十人,都是黑着脸,没有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杨得志让他注意的那个小胡子本来凝望战团,见到萧布衣赶来,扭头望了过来,沉声道:“萧副领队,你要逃命吗?”

    他声音嘶哑,没有责备讥诮,表情冷静的不像人,似乎只在述说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萧布衣哭笑不得,拱手道:“在下没什么本事,也不会逃命。不过所长的弓箭都在货车上,想取出来助陆领队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小胡子目光灼灼,一挥手,两人已经飞快的到了萧布衣他们货车旁,翻了几下,取出弓箭交给萧布衣。

    萧布衣,杨得志,莫风,周慕儒长弓在手,都来了底气,毕竟这是他们吃饭的家伙

    来的是马匪,他们也是,只是人数多少的问题。

    萧布衣取弓在手,却对小胡子的冷静冷血有些诧异。小胡子看起来有武功,他们身边的也是,可是他们为什么不出手相助陆安右?

    难道是他们的责任是保护货物,或者是这几个箱子?

    可倾巢之下,安有完卵,陆安右如果倒下,小胡子十数人如何能抵抗住如狼的马匪。这个小胡子看似聪明,怎么不明白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箭头也是及时赶到,萧布衣多了一人,多了分信心。示意薛寒躲到商队里面去,小胡子只是漠然的望着眼前的一切,并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马匪还没有开始注意这里,只是集中兵力围剿陆安右手下的护卫。在他们眼中,这些人才是抵抗力量,杀了所有的护卫,商人脚夫都是不值一提,货物还不是囊中之物!

    “射人。”萧布衣简单明了的下了命令。他知道这些人的战斗力不弱,下马后不见得消弱,不如直接杀人。

    众人点头,张弓拉箭,齐齐的发箭,“崩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四人配合默契,一声四箭,几个马匪正在围杀一名护卫,没有想到祸起身后,翻身落下。

    小胡子眼中有点诧异,萧布衣无暇顾及,已经拉弓射出了第二轮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射出第三轮的时候,马匪终于注意到这四人,可是这时候,被萧布衣他们射杀射伤的已有了七八人。

    他们全力围剿护卫,哪里想到有人躲在暗处卑鄙无耻的放冷箭!

    莫风他们当然不觉得无耻,他们都赞同萧布衣的说法,这是策略!

    几人终于发现莫风几人的无耻,厉喝一声,纵马过来砍杀。

    萧布衣几人经过生死搏杀,早有经验,倒也不慌。

    “射马。”萧布衣低声说了句。

    兄弟们都听萧布衣的指挥,毫不犹豫的抽箭射马,三人纵马过来,挥刀在手,长箭来袭也能抵挡,却没有想到马儿长嘶一声,前倾倒地。

    三人毫无例外的跌下马来,滚倒在地,翻身要起。萧布衣和杨得志早就冲上前去,挥刀就剁。

    萧布衣砍向那人功夫不错,滚倒在地的时候,还来得及挥刀一架,没有想到萧布衣蓄谋一刀,力道无穷!

    他刀是架住,可是抗不住萧布衣的大力,本要翻身站起,却被萧布衣一刀连人带刀的劈在地上。

    萧布衣一刀劈出,毫不犹豫的挥手再砍,那人不及躲闪,刀落头断,竟被萧布衣两刀了账。

    杨得志那面却是棋逢对手。杨得志运刀倒是有模有样,可惜对手也是不差,在对手打滚的时候,他还能占了先机,可是等到对方站起来,他已经占不到上风。

    萧布衣飞快的解决掉对手后,信心大增。

    自从他得到尉迟恭的指点后,武功早就高明了很多,不然也不会轻易杀了马如云,击败李志雄,见到杨得志斗的旗鼓相当,已经挥刀向那人砍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汉,一对一那得是看情况,最少现在他感觉是他们几十人对付近百人,以寡敌众不需要墨守陈规,大喝一声的侠义行径还要过几年再说。

    他一刀砍去,那人竟然惊觉,背刀一架,萧布衣这次运刀却不是硬砍,‘当’的一声响,并不借势弹开,却是挥刀一抹,顺着对方刀刃削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些应变的法门得益于他这几日不停的思索琢磨,只是这一刀变化和几天前的刀法已经有了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那人猝不及防,手指剧痛,来不及转身,已经向前窜去,蓦然止住脚步,身形凝滞,一把长刀已经透腹而出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杨得志拔出长刀的时候,望了萧布衣一眼,眼中有了诧异,说了一句,“好刀法!”

    他诧异当然是理所当然,半个月前,萧布衣也就和他是个平手,甚至有的时候,还要他去帮忙,可是现在竟然轮到萧布衣帮他!

    那人只顾得背后的萧布衣,向前窜去,前面门户大开,杨得志当然不会放过,早早的一刀捅他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最后一人已经被莫风,周慕儒和箭头三人联手解决,他们当然是老套路,莫风周慕儒吸引对手眼球,箭头放弩射杀。

    五人不声不响的解决十人之多,虽然逆转不了颓势,可是毕竟振奋人心。很多商人虽然低着头,却用眼角观察动静,见到萧布衣他们杀人极为高效,很有经验,已经抬起头来,隐约有了期待。

    萧布衣还想故伎重演,历山飞却已经发现了异常。

    历山飞毕竟不是浪得虚名,陆安右也绝非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二人砍杀的如火如荼,竟然不分伯仲。不过历山飞不找帮手,用意只是缠住陆安右,让手下解决了护卫,那时候陆安右不战已败。

    可是他低估了护卫抵抗的顽强,也没有想到那面四人看起来有些扎手!

    蓦然呼啸一声,历山飞伸手一指,众马匪突然分出半数之多,遽然向商队那面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马匪动作一致迅即,一些人纠缠着剩余的护卫,不再全力剿杀,剩下的齐刷刷的向萧布衣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所有的商人都是大惊失色,萧布衣也有些变色,这些人如果杀了商人,不就是自己的过错?

    商人虽然都是蹲在地上,可见到马匪破了规矩,有的甚至埋怨起萧布衣,认为他惹祸上身,可这时不好多说什么,有些人已经蹲着后移,

    萧布衣一直有些庆幸这些马匪不用弓箭,只用马刀,不然更难对付。转念一想,又觉得有些古怪,因为弓箭已经是马匪的必备武器,这些人这样的装束,难道不是马匪?

    可他来不及多想,四兄弟并排射箭,只趁数十人冲来之前,弓箭射程强劲,多消灭几人。

    五人乱箭齐飞,却已经阻挡不住马匪的来势。毕竟他们人少,只有两只手,拼尽全力又能射出几箭?那些人早有准备,马刀纷飞,就算射马,也有几箭都被他们格挡开来。

    马蹄急劲,转瞬离他们很近的距离,萧布衣知道不好的时候,不想死抗,已经准备退却,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,“萧布衣,到箱子后面来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听出是那个小胡子的声音,来不及多想,低吼声,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他退后几步,然后一个翻身,已经跃过了箱子,几个兄弟唯马首是瞻,毫不犹豫的后退,翻过箱子,就要依靠地势作战。

    可他们才搭上弓箭,就听到了‘嗡’的一声,那种声音有如捅了马蜂窝在耳边,又好像瞬间放出了几百只马蜂!

    一股寒风笼罩在他们的四周,转瞬他们就看到了一个终生难以忘记的景象。

    冲来的几十骑马匪争先恐后的来到近前,前面一排最少十数人,连带马匹,转瞬之间,已经变的千疮百孔!

    冲来的每匹马,每个人身上,最少穿透了五六只弩箭,鲜血满天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