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七十七节 无可奈何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战马悲嘶,马匪惨叫声不绝于耳,咕咚扑通的声音不绝于耳,甚至超过沉雷的惊心动魄!

    前排十数人遽然送命,倒地不起,后排的马匪强自勒住马缰,惊恐万分,一时间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片刻的功夫,又是‘嗡’的一声,他们转瞬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箱子有鬼!

    前面十个黑幽幽的箱子突然变成了索命的阎王,每个上面最少露出了十数个孔洞,每个孔洞中射出一只弩箭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孔一箭,可十个箱子射出来的弩箭也是骇人听闻的数量。这些弩箭一口气射出来,密密麻麻的排山倒海,听到‘嗡’的一声响后,再要了十数人的性命!

    只是两轮弩箭射出去,前方冲过来的数十个马匪,不过剩下孤零零的几个人而已!

    大雨滂沱不停,每个人心中都是冷汗直冒,这是什么东西,怎么会有如此骇人听闻的杀伤?

    箭头呆呆的站在那里,难以置信的望着前面的箱子,相对这个箱子而言,他研制的弩箭看起来不过是小孩子的玩意。

    ‘嗡’的又是一声响,小胡子只是一挥手,毫不留情的射出了第三轮弩箭。

    冲来的还剩几人,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,更是来不及躲闪,连人带马已经被射成了刺猬,鲜血喷涌,栽倒在地。霹雳一道,撕开黑暗,那一刻整个墨黑的夜空仿佛都被染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大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止歇,可是鲜血流淌却比滂沱大雨还要猛烈。

    萧布衣这才发现,原来每口箱子旁都站有一个人,箱子的这侧有个把手,小胡子挥手之后,那些人齐刷刷的拉下把手再推回去,所有箱子也就一致的射出弩箭出来。他虽然是现代人,知道很多机械化的工艺,却也不由被这种杀伤武器所震撼,很难以想像是这个时代,有人会有如此本事发明这种武器出来!

    所有的人那一刻,都有了惊秫,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几十条方才还是活生生的汉子,下一刻都是变成了尸体,任由谁都难以忍受这种惨状!

    历山飞那面也是震骇莫名,所有的马匪那一刻也被震惊的几乎失去了思维。

    好在陆安右等人也是如此,不然只是片刻的功夫,所有的马匪就是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小胡子倒是这里最冷静的一个,从第一轮弩箭射出,到第三排结束,不过片刻的功夫。

    可是马匪已经死伤过半,损失极为惨重。

    小胡子一挥手,箱子后十个人窜高纵低,已然从箱子后杀了出来,取向却是正和护卫激战的马匪。

    那些人被同伴的惨死所震惊,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,十人前来,手持长剑,出手似电,气势如风,瞬间已经杀了几人。

    惨叫声起,这才惊醒了那些马匪,只是这时候护卫精神大振,都已经气势如虹,不可抵挡。片刻之间激战的人数已经发生根本性的逆转,就算是商人都看出转机,兴奋的站起。

    小胡子手下冲向剩余的马匪,他却径直冲向历山飞。

    历山飞匪名远扬,武功高强,他敢选择历山飞,可见他也是艺高胆大!

    大雨已停,激战正酣,历山飞却已心乱。他的手下片刻的功夫已经死伤过半,这绝对是让他出乎意料震惊莫名的事情。

    小胡子泥泞中行进有如蜻蜓点水,离着历山飞数步的距离,已经凌空跃起,手中光芒一道,直取历山飞的后心。

    陆安右得到强援,表情却没有多少欣喜,眼中甚至有了一丝不满。可是他不能错过千载难逢的机会,长刀一挥,已经封住历山飞的退路!

    历山飞腹背受敌,厉喝一声,刀势已变,寒影重重。他方才还是见招拆招,只是挡住陆安右去救援他的手下,这刻却是刀势凌厉,不可阻挡。

    陆安右早知道他会全力出手,却还是没有料到他有如此凌厉的刀法,刹那之间已经连退几步,无法回击,不由心头大骇,更不明白此人为何不早些使出这种刀法?

    历山飞几刀劈退陆安右,小胡子却已到了他的身后,手中寒光堪堪刺入历山飞的后心。历山飞逼退陆安右,早有防备,回刀一格,不偏不倚的荡开寒光。

    萧布衣远远看到,大为叹服,三人兔起鹘落,斗狠斗勇,招招凶险,不离要害,这才是真正的高手风范。

    以萧布衣的眼力来看,小胡子手中似乎是把短剑,兵刃向来寸长寸强,寸短寸险,他既然敢使短剑,就说明此人凶悍异常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他惊叹未毕,小胡子手中短剑荡开,竟然迂回刺去,正中历山飞肩头。

    这招实在出乎太多人的意料,萧布衣转瞬明白,小胡子手中是把软剑,刺出的时候,早就算准历山飞必定格挡,这才借势刺中他的肩头。

    历山飞闷哼一声,肩头已经红光一道,众商人都以为他是必败,纷纷站起,难以掩饰脸上的喜意,一阵欢呼。

    可欢呼声还未断绝,众商人转瞬又是的惊骇满面。

    历山飞伤势不重,一刀就已经逼退小胡子,杀出一条路来,竟然向客商这面冲来!

    客商群中有了骚动,人人惶恐不安,没有想到再次惹祸上身,上次有小胡子在此,用诡异的箱子击退来敌,这次众人如何能挡?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一凛,已经低声喝道:“准备。”

    历山飞脚步极快,几个起落已经离此不远,脸上的青铜面具狰狞可见,一双眼眸寒光闪闪,杀气腾腾,丝毫不以肩头伤势为意。

    陆安右和小胡子窜高纵低,不分先后的追赶,可是历山飞抢先起步,被他甩开了几丈的距离。

    惊凛历山飞的速度,萧布衣毫不犹豫的喝声放箭。

    箱子的用途他一时半刻搞不明白,现在唯一能够阻挡就是兄弟手上的弓箭。

    他有自知自明,不认为自己的刀法能够阻拦历山飞,他现在能够做到的就是,为陆安右和小胡子争取一点时间而已。

    可他没有想到的是,不但他的长刀不能阻拦,就算兄弟们的弓箭都是无法阻挡。

    几兄弟早就屏声静气,拉弓搭箭,听到萧布衣喝令,第一时间出手。

    他们准备良久,认为总有一箭能够射中历山飞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历山飞怒喝一声,竟然在他们放箭的同时冲天而起,闪过几箭,空中一折,苍鹰搏兔般闪到,长刀一挥,已经取向萧布衣的脖颈。

    他的目标竟是萧布衣!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这一刀势不可当,抛弓拔刀,翻身倒退,起身之际,不看来势,大喝一声,双手运刀,向前方连环砍去。

    历山飞一刀劈空,已经诧异,他足尖落地,毫不犹豫的再次腾起,人如鬼魅般闪去,就要补上一刀。

    他不认为萧布衣能够躲开他的第二刀!

    可他没有想到萧布衣反应如此迅疾,竟然也能劈出如此淋漓没有章法的刀法。

    无迹可寻,最为诡异,历山飞虽然能一刀削掉萧布衣的脑袋,可是难保不被萧布衣反咬一口,砍上两刀。

    萧布衣别的本事没有,拼命的本事却是以一顶十。历经十数战,萧布衣已经比很多人都明白怕死总是先死的道理。

    他不怕死,可是历山飞却是不行。萧布衣若是见招拆招,虽然经过势尉迟恭的提点,但他的刀法在高手眼中还是稚嫩,不出一招,必被历山飞斩了脑袋,偏偏他生死关头,又使出自己的拿手刀法,经过尉迟恭提点,更见凌厉。

    历山飞回刀封住刀势,一格一缠。萧布衣手腕剧震,长刀脱手,人却倒翻了出去。他不能不退,他挡不住,所以该拼命要拼命,能逃命就逃命。

    几兄弟见到萧布衣危急,心胆俱寒,已经射出第二轮长箭。历山飞回刀一砍,劈飞三只长箭,伸手一抓,竟然握住了最后的一只。抖腕一挥,长箭竟比来势还急,‘噗’的一声,扎在周慕儒肩头。

    历山飞势不可当,几兄弟完全不是对手,众商人生怕他杀了过来,做了刀下之鬼,纷纷向山上涌去,韩雪被浇的通透,见到萧布衣狼狈不堪,并不跟着商人后退,反倒迈前几步,目光焦急,只恨不能助他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萧布衣虽然拦不住历山飞,毕竟挡了一挡。

    历山飞挥箭击中周慕儒的时候,左右两道寒光已经袭来,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陆安右和小胡子终于赶到,不分先后的出手,毫不留情,历山飞挡了两下,做了一个决定,逃!

    他或许武功比陆安右和小胡子要强上一点,但是二人合击,他是绝对不能讨好。

    他选择萧布衣的方向作为突破口,这是最弱的一环,也是最容易突破的一环,他甚至没有回身,只是脚尖点地,已经倒退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不怕萧布衣,萧布衣根本算不上他的对手,他就算倒退,萧布衣都是不能阻拦。

    ‘崩’的一声响,历山飞听风辨位,已经知道萧布衣射出了一箭。

    这让他不能不感慨萧布衣的聪明和应变。

    此人武功或许很差,不足一提,但是他的反应和应变,心机算计绝对是出类拔萃。

    他方才抛弓不是弃弓,显然已经想到凭刀不能阻拦自己,留了长弓作为后手。他马刀出手,倒退取弓,应变正确,就算历山飞都是欣赏。

    历山飞并不回头,反手一刀砍去,劈落长箭。众人见他如同背后长了眼睛,劈落弓箭信手轻易,不由骇然。

    ‘崩’的又是一响,身后疾风一道,历山飞勃然大怒,心道这个萧布衣不知好歹,如此难缠,今日不杀,只怕以后难有机会!

    历山飞想到这里,霍然转身,临空跃起,踢飞一只长箭,已向萧布衣扑去。他才一转身,人在空中,陡然惊凛,一道暗影带着疾风已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萧布衣的箭?他怎么有如此快的手法,方才不是一声弓响,怎么会射出两箭?

    他念头才转,人已经用力扭头,侧脸闪过一箭。只是空中暗红一点,已被长箭划破脸颊。众人都道可惜,萧布衣一弓两箭,大为诡异。两箭一箭正途,一箭角度极为刁钻,好像算好历山飞必定腾空跃起,这才取他退路。

    历山飞以常理推断,再加上轻视,竟然中了萧布衣的算计,受了轻伤,不由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杨得志远方跺脚叹息,众兄弟面面相觑,不知道萧布衣什么时候学会重瞳大汉半成本事。说是半成,只因为人家重瞳大汉一弓四箭,箭无虚发,萧布衣虽然琢磨出用箭的法门,准度或许有了几成的功力,劲道还是差的太远。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暗惊,见到青铜面具下的目光寒光闪烁,杀意重重,毫不犹豫的再射出了两箭。

    他的射法高效快捷,射出两箭后,人却退后三步,想要拉开和历山飞的距离。寸长寸强,寸短寸险,长弓显然是要在远距离才会有最强的作用。

    见到历山飞,陆安右还有那个小胡子的打斗后,萧布衣才明白强中自有强中手的道理,所以一直都是聪明的牵扯历山飞的精力,倒没有妄想去杀历山飞。

    他的策略一直成功,只是这次却有些失灵。

    历山飞空中长吸一口气,下落的时候有如鹰击长空,萧布衣那两箭竟丝毫没有阻挡历山飞片刻。

    刀光一闪,竟然有如夜空雷电般直击萧布衣头顶。

    萧布衣伸弓就架,接招就滚,历山飞雷霆一刀劈落,弓折弦断,萧布衣除了一身泥水外,竟然毫发无损!

    历山飞微微一愕,目光竟然有些犹豫,他发现他已经没有信心再杀萧布衣!

    方才一击,他已经是全力以赴,可是萧布衣竟然躲得开,此人恁地了得,还是他本来就是深藏不露?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