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七十九节 可敦嫁女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见到周慕儒没什么大碍,萧布衣已经带着几个兄弟过来看看护卫的伤势。

    陆安右脸色铁青,却不忘记给手下疗伤。这种场合他是司空见怪,当然准备了刀伤药,不像萧布衣等人没有行走江湖的经验。只是死人无论如何,都是不能活转。

    商人们也终于涌了过来,强忍住恶心,有几人闻着血腥气味,冲到一旁吐了出来,大多数还是主动帮忙包扎伤口,陆安右脸色终于有些和缓,折腾了半夜,天边还是暗黑一片。

    等到收拾好伤兵,众人忙忙碌碌的终于合眼睡上一会儿,只是想到历山飞的强悍,怕他再来复仇,倒不敢睡实。

    回到帐篷后,韩雪见到萧布衣背部有伤,没有避嫌的为他包扎伤口,倒让萧布衣有些感激和惘然。

    二人好像都明白,到了蒙陈族的时候,也是他们分手的那一刻,都是避免提及这个话题。萧布衣自负没有什么文宇周的本事,振兴个部落不成问题,只是希望韩雪心想事成,韩雪却是心下黯然,总是在族人和自己之间徘徊不定。

    萧布衣是个好男人,也有本事,自己和他这段时间相处,话虽不多,可是这种男人成熟稳重,最让女人放心。他对自己体贴照顾,却从不示恩图报,这些点滴韩雪当然铭记在心,感激不是爱情,可感激有的时候,也能转化成爱情,韩雪朦朦胧胧,只是觉得,错过了萧布衣,她恐怕再也找不到今日的感觉。

    二人想着心思,朦胧睡去,天光才亮,杨得志已经在帐篷外低呼一声,“布衣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起身的时候,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,韩雪一只手搭在他的胸膛,小猫一样的蜷伏在他的身侧,秀脸贴在他胸口,颇为依赖。萧布衣呆了下,轻轻抬起韩雪的手臂,缓缓放了下来,为她盖好毛毯,这才悄声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得志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商队要商量些事情,需要你去。”杨得志解释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随着杨得志到了一处山坡,发现有头有脸的都在场,陆安右,小胡子,林士直,沈元昆,袁岚,殷天赐悉数在场,这些都是商队能说得上话的人物。毗迦老人竟然也在,坐在一块石头上,木雕一般。

    打了个招呼,萧布衣找块石头坐了下来,不等开口,林士直已经微笑道:“布衣,打扰清梦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职责所在,怎敢不来。”萧布衣也笑道。

    众商人互望一眼,还是林士直开口,“既然副领队也在此,我想人已到齐,大伙可以商量下出塞的事宜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萧布衣目光从几人的脸上扫过,“各位想必都有主意?”

    小胡子抬头望天,陆安右低首望地,气氛有些紧张。众商人都是脸色豫豫,萧布衣片刻已经想明白一些事情,这里的矛盾起源在于小胡子和陆安右。

    看二人的情形,显然也不算熟识。陆安右手下死伤近半,对小胡子最后才出手显然极为愤怒。虽然从战略角度来讲,小胡子最后出手的时机很是成功,可毕竟以护卫的性命为代价,萧布衣就是做不到这点,如今才一出塞,护卫就死伤惨重,难免让众商人忐忑,回转的念头说不定都有。

    沈元昆咳嗽一声,拱拱手道:“昨晚的事情布衣想必也知道,我们才一出塞,护卫就已经折损过半,前途难揣。如今虽然李志雄重伤不治死了,内奸宁峰和熊智伟已经逃走,虽无内忧,却有外患,我们几人商量下,都觉得商队应该回转通知下高爷,再派些护卫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们的担心也有道理,”萧布衣点点头,见到众商人都是喜形于色,转头望向陆安右道:“不知道陆领队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陆安右冷哼了一声,“我会有什么意见,我在商队不过是个护卫领队,负责保护客商的安全。你们若去草原,我是当仁不让的保护,你们想要留在这里,我就会派人回转向高爷禀明一切,决定是否再派他人高就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萧布衣再次点头,“好像领队和林兄的建议并不算冲突。”

    林士直心中苦笑,暗道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,“我们绝对没有对陆领队能力质疑的念头,昨夜陆领队浴血退敌,大伙有目共睹,就算到高爷那里,我想有良心的人绝不会说陆领队一个不字。”

    陆安右脸色多少有些和缓,林士直正是说出他的担心所在。他自以为武功高强,这次出塞回转后会得到提拔,没有想到运气不佳,碰到历山飞率近百人攻击商队。

    这次陆安右率领的护卫折损惨重,虽然说是突袭实力所致,可是他毕竟大有责任,当初萧布衣提醒,他还大意不听,语出讥讽,所有的一切都被林士直和沈元昆看到眼中,如果说给高爷听,回去说不定还会受到责备,内心只希望前行,等到商队回返后将功补过,当然不希望马上回禀高爷。

    可历山飞败退,前途说不定还有马匪,自己这样孤注一掷,很可能把前程陪进去,林士直既然给了他一些保证,他倒有等待援手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”陆安右有些犹豫的望了小胡子一眼,“我们不如在这里等候,我派两个人回转马邑,向高爷禀明一切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一人突然打断陆安右的建议,冷冷道:“商队今日就要开拔,不能再耽误。”

    众人扭头一看,见到小胡子终于不再看天,扭头过来,目光冷峻。

    萧布衣这才有机会仔细的看看小胡子,这才发现他皮肤很黑,身材不高,不过却很匀称,不和箭头一样比例失调。

    他全身上下都是笼罩着黑衣里面,山羊胡子看起来不让人有好感,只有讨厌,让人见了不想多看一眼。这人无疑是不善于,也不想和别人交流那种人。

    陆安右咬牙,倒有点敬畏的看着小胡子,“那兄台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听,有些好笑,敢情这位掌握着生杀大权,商队却没有一个人认识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很明白,今日开拔,绝不耽误,萧布衣,你意下如何?”小胡子声音暗哑,目光已经向萧布衣望来。

    众商人一怔,觉得小胡子好像很在意萧布衣的意见,知道他的通情达理,都是有所期待。

    萧布衣咳嗽一声,“在下忝为商队副领队,还不敢请教兄台高姓大名,在商队有什么职责?”

    陆安右接了一句,“这位兄台是高爷指派,在下也要听从他的吩咐。”

    听到小胡子坚持出发,陆安右反倒有些赞同,只想如果小胡子顶住一切,自己能够将功补过就好。李志雄虽然是设计圈套让萧布衣入局,但说出来的却是实情。

    除了萧布衣这些土包子,其实很多人都知道裴阀向来是以为圣上举荐人才为己任,陆安右自诩这些年的劳苦功高,只差高爷和裴小姐的一句话,就可以谋取个一官半职。可没有想到横生旁支的杀出个萧布衣,严重的威胁到他被举荐的地位。

    萧布衣一路来并无作为,可是极有心机,唯一的一点功劳,也就是揭露李志雄阴谋的那件事,还让林士直和沈元昆见到。如此一来,他是一美遮百丑,自己却是鞍前马后,失误一次被当百次。

    不问可知,眼下在这里蠢笨商人眼中,萧布衣肯定强过自己,陆安右想到这里,心中已经忌恨,却还是脸色凝重,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“我叫贝培。”小胡子对萧布衣不算热情,可是和对别人的态度一比,已经很是不错,“护送商队到仆骨是高爷给我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萧布衣倒是微笑对之,“其实贝兄说的也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众人差点喷饭,心道这个萧布衣年纪轻轻,倒是老油条一个,都不得罪,怪不得年纪轻轻就以布衣的身份做上领队。

    可是这小胡子的名字很是古怪,大为不吉,贝培倍赔,难道赔都不够,还要加倍?

    只是望着他一张脸和锅底一样,商人倒不好多问,只能把心思闷到肚子里面。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别人的心思,脸都不红一下,扫了众人一眼,“其实大伙并没有什么矛盾,所有的目的都是为了做成生意着想,我想就算贝兄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贝培哼了一声,萧布衣不以为忤,含笑道:“我算了下时间,我们从马邑到这里不过三天多的路程,还是因为人多货杂的缘故。如果有一骑快马回报,没有羁绊,一来一回,就算把高爷那边抽调人手的时间算在内,也就最多四五天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众商人连连点头,都说布衣说的极是。

    陆安右见到众商人的表情,只觉得谄媚的想吐,这种简单的道理他当然知道,不明白众商人激动什么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陆安右的脸色,知道他对自己又忌恨了一层。自己现在说的道理的确简单,可身为现代人的他知道,马儿需要沟通感情,人也一样,你首先要知道对方需要什么,才能更好的沟通。不能否认陆安右本事大,小胡子够神秘,可是这两人都是性格倔强,以自我为中心,这样的人打架可以,经商交流绝对不行。

    他有着和马儿沟通的耐心,当然和人沟通也不会差到哪里,凭借他的诚恳和谦逊,加上少许显露的一点点能耐,他胜不了历山飞,但是这些商人中,已经是很有能力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我又问了下到仆骨的天数,算了下回程,就算有些耽搁,加上这四五天的羁绊,时间上也是绰绰有余,不明白贝兄为什么坚持己见,一定要马上出发?毕竟林兄几人都有人手不足的担心,还有些伤病需要处理。如果贝兄有个理由必须走的话,我想诸位都是通情达理的人,不会不考虑。”

    他一番言辞很有道理,众人见到贝培的表情,却都觉得小胡子不会给个解释,没有想到贝培马上道:“那好,我给你个马上出发的理由,可敦月中嫁女,就在仆骨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