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八十三节 月光一样的马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夜半出了帐篷的时候,习惯性的为韩雪盖好了毯子。

    这些天同行同眠,二人话都没有几句,可是都已经习惯如今的处境。二人盖着一张毛毯,表面看起来静如止水,只是心中如何去想,那是谁都无法揣摩。

    商队沿着克鲁伦河向下游行走十几里已经停了下来,依山伴水的扎起了帐营。他们当然不会放弃去见可敦的念头,如今做样要走不过是权宜之计。

    商队才落脚,毗迦就带着两人去了仆骨,其中一个人就是陆安右。毗迦虽然在草原没有实权,连个十夫长都比不上,但是身份尊贵,在草原畅行无阻,也没有谁和他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他去仆骨当然是去见可敦,只要可敦发话,商队再进仆骨绝对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为韩雪盖好被子的时候,萧布衣有了那么一刻惘然。韩雪双目微闭,呼吸均匀,熟睡的样子。萧布衣出了帐篷的时候,并没有注意到一直熟睡的韩雪已经睁开了眼睛,望着帐篷帘盖落下,轻咬着红唇,双手握住毛毯的一角,上面还残留着萧布衣的体温。

    萧布衣缓步上山,只是不想惊动前方的护卫,绕到了山的另一面,望着开阔的草原,天边的银钩,心思起伏。

    他虽然对杨得志说不在乎陆安右的算计,那是安慰之词,因为他心中知道,自己绝对不是陆安右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是个弱肉强食的年代,除了要动脑,身手强悍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。

    从这点来说,他很感谢尉迟恭的远见,主动教他武功。可和尉迟恭说的一样,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,入门之道他已经有了,武功毕竟还是靠练,他附身萧布衣后,有了萧布衣的体质,却没有萧布衣那点浅薄的功夫,陆安右这种人想必自幼习武,自己和他差距实在太大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想和陆安右做对,可是人无伤虎意,虎有害人心,就算他示弱说什么不想四科举人,多半也会被陆安右警觉和嘲笑。他直觉发现,陆安右望着自己的眼神有些阴冷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能做的就是不动声色,尽量不起敌意,另外关键的一点是,继续加快练习刀法。

    ‘咯’的一声轻响,长刀出鞘,如水的光华映照着萧布衣坚毅的脸上。他表情平静,内心还是有些焦急。这几天他进步神速,可是他有一种感觉,他很难再有什么提高,而且极有可能定格在这个程度。

    这就和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的艰难,他不知道问题在哪里,却只能在力量,速度和技巧上下功夫,回想当初历山飞兜头一刀,势不可当,贝培和陆安右天马行空,矫健如龙,萧布衣只有艳羡,他知道那叫轻功,和人家苍鹰般的姿态一比,自己看起来更像个土鸡。

    刀谱不用拿出来观看,他几乎已经烂记在心,十数天过去,刀谱最后有无名三招,变化复杂,好在尉迟恭知道他可能不懂,又用小字进行简单旁注,不然光看刀谱上的人物几条胳膊几条腿都会让萧布衣头痛。

    可是那种幻化却绝非萧布衣目前能够做到,那需要比他那个时代杂技演员还要轻盈柔软的身躯,更需要有最强健运动员的力量和速度,这让萧布衣感激尉迟恭考虑周到的时候,又有些叹息自己的没用。

    可是既然别人能够做到,自己为什么不行,萧布衣长刀在手,轻叱一声,已经飞步跃起,空中兜头一刀,不等砍实,已经刀隐背后,抬脚就踢。不过一腿踢去虚实不定,要是不等踢实,翻腕斜斩,才是致命杀招,这一招三式,让萧布衣以前来看,实在复杂非常。可就算如此,此招变化已经算是三招中最为简练的一招。

    可惜这些动作在他头脑中回味无数回,使出来全然不是味道。他刀才隐在背后,已经落在地上,空中一脚自然使不出来,那么致命的一刀自然也能要了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萧布衣落地苦笑,又练了数遍,总是不得其法,缓缓的坐了下来,有些颓唐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武功已经很快到了瓶颈,刀谱三招虽然不多,也很巧妙,可是要他练成,不知要到猴年马月。

    夜凉如水,草原静寂,萧布衣霍然站起,却开始演练抹字决。

    高深的不行,可是基础功夫他倒是打的很牢,挥刀斜抹,体会发力和刀法抹出的飘逸,仿佛出了一口怨气。

    不知道挥了多少次刀,等到萧布衣额头已经汗水沁出,挥刀却和行云流水般,这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抹了把汗水,喘息口气,萧布衣准备继续再练习一个时辰,突然心中有种警觉,扭头望过去。

    他觉察有人在身后注视他,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感觉如此的敏锐,就像当初李志雄自以为蒙面,又和他没有瓜葛,所以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他面前,却不知道他早已认出李志雄是杀手,这才有所准备。

    天边月色如钩,繁星点点,河水明亮,所以夜虽深,草原并非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身后绿草起伏,碧波荡漾般,可是萧布衣并没有看到任何人。

    缓缓扭过头去,萧布衣已经有了戒心,自己深夜出来练刀,无人知晓,会有谁在暗中观察自己,难道是陆安右?

    可是陆安右已经和毗迦取道去了仆骨,可若不是陆安右,那又会是谁?

    虽然回转头来,可是被人窥视的感觉只有更加强烈,萧布衣心中不安,想要提刀过去看看,终于忍住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已明敌暗,如果是敌手,冒然过去,地势不熟,已经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盘膝坐了下来,面对怀疑有敌的方向,萧布衣放松了身心,微垂双目,却是支起耳朵倾听。风声,水声,虫鸣声都是清晰的入耳,可是就是听不到人声。

    萧布衣那一刻几乎以为是错觉,对面并没有任何人,只不过是自己刹那间的恍惚?

    这个念头才在心中划过的时候,萧布衣突然觉得地面有一丝颤动,那种颤动十分轻微,若不是他盘膝坐了下来,放松心境,绝对不会察觉到土地的颤动。

    萧布衣霍然起身,以为是地震,可是颤动转瞬加剧,然后身后的方向传来沉雷密鼓,万马奔腾的蹄声。

    不是数马,不是百马,而是万马,当初历山飞马队不过百骑,冲过来已经是惊天动地,万马齐奔又是怎么样让人震撼的场面?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蹄声好像踩在胸口一样,砰砰大响,面红耳赤。忘记了身前的危险,难以置信的遽然转身,然后看到马群已经有如黑压压的云彩般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马群庞大的数量让人难以想象,万马奋蹄,奔起来更是势不可当。马群最前却有一匹头马,浑身毛白如雪,黑暗中极为显耀,有如月光流淌般一骑绝尘的奔在最前,拉开了马群的距离。

    那匹马神采飞扬,看起来有如帝王般的气势,奔驰速度快如闪电,萧布衣回转身的时候,发现它们还在天边,可是等到错愕片刻的功夫,群马已经奔的离他不过百丈的距离。

    萧布衣第一个反应就是后退,向山脚靠去,这是人的本能,对天地间一种不可匹敌力量的躲避。

    头马是匹好马,马群也是他所见到最为优秀的马群,他若是驯服带回牧场,那不用做生意,这绝对是出塞最大的收获!

    可是他不想去送死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最优秀的马术师,可是这时候冲上去绝对和送死无异。这不是一匹马,马群就算没有万匹,数千总是有的。这些马汇集在一起,奔腾的力量势不可当,声音隆隆,他的声音手法在这里看来已经是微不足道,只要他有个闪失,落在马蹄下,不问可知,他势必化成肉酱!

    他退后两步,身后突然微风一荡,萧布衣心中暗凛,才想起还有个敌人就在身侧,这刻看到他举止失措,显然借机偷袭。

    来不及转身回头,萧布衣单刀在手,身子一旋,已经向微风起伏的地方横斩过去。

    他这招变速极快,招式并不繁琐,却是他经验积累所聚,自以为对方就算是陆安右,多半也不会和他拼个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可是他一刀横斩,已经劈到空处。他只感觉一人如同影子般擦过他的身边,扭头望过去的时候,那人已经远离他足足十丈开外!

    萧布衣心头狂跳,第二刀再也无法砍出,他从来没有想到人有如此的速度!

    那人身形有如鬼魅,胜似苍鹰,历山飞和他一比,也不过是个枝头的黄雀。

    一声轻‘咦’声留在萧布衣的耳边,留下声音之人已在十丈开外,回头望了眼,再次转身,轻烟般的向前奔去,他冲去的方向竟然是那月光般的头马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