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八十四节 你对我的好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一刀斩空,惊立当场,几乎忘记了思维。

    以他的想法来看,那人几乎是去送死,那人回头一望之际,萧布衣一颗心差点跳了出来,他从来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再遇到此人。

    那人目生重瞳,胡子浓密,赫然是曾经救过他一命的奥帕乌特!

    萧布衣没有想到自己能够碰到他,更没有想到自己还劈了他一刀,不由后悔不迭。

    虽然奥帕乌特有如天神,自己一刀伤不了他半分,可是如此一来,他会不会记恨自己在心?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眼看重瞳大汉已经斜斜的插入,快速的就要接近马群,萧布衣暂时忘记一切,放声疾呼。他实在不明白重瞳大汉为什么要把他自己置身死地。他放声疾呼固然响亮,可是在马蹄急劲声中实在微不足道,有如沧海一粟般的湮没。

    重瞳大汉也不知听到没有,却是蓦然再次加快了速度,凌空跃起,就要骑到头马的身上!

    头马长嘶一声,见到来人,陡然也是奋蹄狂奔。

    重瞳大汉身法奇快,这一下蓄谋已久,实在是毕生功力所聚,正要一举擒住头马,没有想到头马爆发力惊人的超乎他的想像,只是一发足,已经和他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重瞳大汉一愕的功夫,算计有误,已经落在地上,月光般的头马已经离他甚远,想要再擒已经千难万难。此刻排山倒海的奔马已经冲了过来,眼看就要撞到重瞳大汉的身上。萧布衣看的心惊肉跳,上前了几步,却已经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这种万马奔腾的景象少有人见,可是威力之大实在骇然听闻。

    重瞳大汉却是一声长啸,冲天而起,无数奔马从他身下冲过,他再次落下的时候,已经踩到一匹马背上,闪身前行。

    萧布衣看到目瞪口呆,只觉得此人个头虽大,却是有如猿猴般灵活,豹子般威猛,苍鹰样的傲啸。他人站在马背,并不坐下,只是脚尖急点野马的背部,万马奔腾中,如履平地般的发足向前狂奔,片刻已到了群马的最前。

    只是月光般的头马似乎觉察到了危险,离马群已经有十数丈开外的距离,大汉站在马群最前马儿的背上,倒是不虞有危险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危险却是立足在惊天的胆子和无上的身手上,萧布衣不远处听到马蹄急劲,心中已经快被激出热血,这个大汉立身其中,镇静自若,胆气之豪壮实在让人心折。

    大汉没有一击得手的稳妥,不敢贸然下跃,等候时机的功夫,又回头望了萧布衣一眼。

    马群潮水般的漫过,只是这一会的功夫,萧布衣眼前快到马群的最末。

    不知道被马群所振奋,还是被重瞳大汉所点醒,萧布衣突然发足狂奔,斜斜的冲了过去,去追后面一匹奔马。他也想要相仿重瞳大汉一样,骑住一匹野马,追过去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他已经隐约猜出,这个大汉甘冒奇险,就是为了擒得头马。不然以他的本事,头马再快再疾,十个也早被他击毙。

    奥帕乌特一弓四箭,杀人都是有如草芥,马虽神俊,又如何能敌得过他的神弓。

    萧布衣跑的虽快,却远远不及奔马的快捷,等到尘雾散尽的时候,所有的野马来去如风,已经几百丈之外。

    萧布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心口剧烈的跳动。虽然没有冲入马群,可是靠近马群的那一刻,更觉压力,疾风割面,让人举步都是困难。

    这种压力和恐惧常人实在难以克服,有如对天上雷声闪电不能抵挡一样。

    等到喘息平复的时候,马群早已消失在天际,也不知道重瞳大汉到底擒到头马没有,萧布衣和他两次擦肩,不由心中遗憾,若有所失。

    缓步走回帐营的时候,所有的人早就惊醒,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萧布衣大略解释下缘由,众人这才释然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里,风波不断,众商人早就杯弓蛇影,心道出塞的生意也是一日不如一日,很是危险,有的甚至后悔这次亲自出马。可是看到萧布衣淡定的表情,又觉得没什么大不了。

    萧布衣虽然忝为副领队,可也不知道陆安右信不着他,还是为他好,一直不安排他来寻营。这次陆安右带着毗迦乔装成草原人,所有的手下当然归贝培负责,所以还是轮不到他统领。

    他本来对权利看的就淡,乐得清闲,也不多说什么,回转营帐的时候,见到贝培还是抬头望天,心中好笑,暗道就算倨傲也不用如此。

    本来想和他多说几句,可是他的态度实在是拒人千里,他正沮丧的时候,倒不想去那找郁闷。见到几个兄弟,简略的说了下情况,却没有说什么奥帕乌特,众兄弟都是笑道,这些马如果能搞到牧场去,那以后不用再来做生意了。

    萧布衣晒然失笑,回转帐篷的时候心胸舒畅些,众人和他兄弟情深,义气为重,也都是汉子,很多地方想的不远,看的却开。

    单论四十两金子的事情,自己说花了,他们问都不问一句,那是对自己选择绝对的支持和信任。后来他一赌成功,换回远远多过四十两金子的财物,兄弟都是高兴,可也没有太过痴迷,也没有过多询问,就算莫风也不过拿几个小钱花花,二当家薛布仁取去大多数作为山寨牧场发展资金的时候,几兄弟都没有二话。

    他们信任自己,跟着自己不辞辛苦,自己倒要好好做出番许诺他们的事业才好。

    到了帐篷里面的时候,发现韩雪没有睡,而是坐在帐篷一角,见到他进来,喜意一闪而过,轻声道:“布衣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萧布衣应了一声,“山那面突然来了群野马,倒把你惊醒了。”累了半夜,只想倒头就睡,发现韩雪暗黑的帐篷内,漆黑的眸子凝望着自己,好像有话要说,忍不住问,“你等我有事?”

    韩雪点点头,“商队这次并不顺利吧?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,”萧布衣发现韩雪沉默的时候居多,商队不去仆骨,自己也忘记给她解释理由,“因为可敦到了仆骨,仆骨要负责她的安全,所以百夫长亦鲁不让我们到仆骨族内。雪儿,你不要着急,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他这段日子和韩雪虽然算不上耳鬓厮磨,可是若说他对韩雪没有感情那是假的。但看到韩雪信任的目光,他恪守自己的诺言,对她向来以礼相待。这一声雪儿脱口而出的时候,自己都是一愣,他这才察觉,好像韩雪很少称呼他布衣,很多时候都是说什么少当家。

    难道这声雪儿是受到她称呼感染的缘故?

    韩雪目光朦胧,心中感激,她发现萧布衣什么时候,总是考虑别人多一些,却忘记自己面临着很大的困难,这种男人她以前从未见过,那以后呢,会不会再也不见?

    “我想说,其实我也认识可敦,而且认识她的女儿克丽丝塔格,如果你们需要的话,我可以混到仆骨找克丽丝塔格,请她允许你们入仆骨。这次好像是仆骨部落对你们有意为难,毗迦老人他们都认识,我只怕毗迦老人见不到可敦。”韩雪轻声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一凛,“你说他们有意留难,刻意不让商队进仆骨?”

    韩雪点头,“我这不过是猜测。”

    “克丽丝塔格?”萧布衣念了一遍,极力的记住,有些苦笑道:“怎么突厥人名字都是这么古怪绕口?”

    韩雪浅笑道:“塔格是突厥语,如果用你们中原话来说,那就是公主的意思,王子叫做塔克。克丽丝是公主的名字,所以叫做克丽丝塔格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恍然点头,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布衣,一直以来,都是你在帮我,”韩雪轻声道:“如果能为商队出份力,我也很乐意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沉吟半晌才道:“我知道你心好,也想帮我。但我们需要等两天再说,如果和你贸然去仆骨,毗迦事成,多少对他不尊重。可无论如何,我都要谢谢你的好意。”

    韩雪缓缓点头,“布衣,你想的很多,也很细心,谢倒不用了,如果说谢,你对我的好,我这辈子也还不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若有深意,萧布衣却是心头大跳,心中默念着你对我的好,我这辈子也还不了这句话的时候,心中微颤,不由有些发痴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