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八十五节 斩狼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按兵不动,一方面是因为怕不尊敬毗迦,最重要的原因却没有和韩雪说出,他是不想和陆安右抢功。

    这次陆安右身为领队,主动请缨护送毗迦去仆骨,当然是为了给众商人一个尽心尽力的印象,萧布衣冒然出马,事不成被人耻笑倒无所谓,事成说不定反倒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众商人蚂蚁转锅台一样焦急,不久锅台就变成了萧布衣,纷纷来找。无论什么情况,萧布衣看起来都是镇静自若,不乱分寸,这让众人见到他都是心中大定。

    当初雨夜搏杀,别人离的太远他们看不到,可是萧布衣为了保护商队浴血拼命,大伙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就算那夜萧布衣狼狈不堪,可是几兄弟杀了十数人,又把历山飞击退,这在商人眼中极有能力,尽心尽责。当然击退历山飞是三人合力,除了萧布衣,还有贝培和陆安右,可是商人很容易的把功劳算到了萧布衣的脑袋上,他们都认为,自己已经明白高爷为什么派萧布衣做领队,此人做事冷静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两天商队不动,有的商人已经大为不满,有的更是公然埋怨起来。当然无论如何埋怨,他们都不敢去贝培那里诉苦,所以诉苦的对象当然是萧布衣。

    萧布衣无论怎么诉苦,都没有不耐烦的神色,非但不耐烦,而且还是很同情的样子。商人诉苦后,心情大畅,对萧布衣好感更增一层。

    同情不用花钱,可却能赚到钱,萧布衣一番同情下来,几个兄弟的口袋都充足了不少,因为商人爱屋及乌,没事倒给几个兄弟点小玩意,虽然不是五铢钱,可是兄弟们都知道,那比几串钱可贵重很多。

    兄弟们都是私下议论,原来还有比抢来钱更快点的途经,那就是少当家的同情。

    日子转瞬过了三天,月中已过,众商人焦躁都去,沮丧来临。因为根据贝培的消息,可敦月中嫁女,这么说吉时已过,那去不去仆骨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萧布衣这几天仍是晚上练刀,白天想招,可是重瞳大汉再没有出现,让他只觉得二人没有缘分。耐不住商人的游说,去向贝培问了声,得到了个正确而又没有用处的答案,不要问我,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众商人期望到绝望,更是对陆安右不满。人的感情的确奇怪,若是看一个人顺眼,就算他脸上的麻子都长的俊俏,可是若看一个人不顺眼,那怎么看都觉得他不如麻子好看。众人最后只想等陆安右带着毗迦回来,然后早点开拔去拔也古,说不定还能赶个集市。

    陆安右没有回来,他带去的手下快马折回,带回两个消息,一好一坏。好消息当然不是牛粪有的是,而是可敦虽然人在仆骨,不知道什么原因,可敦的女儿一直还没有出嫁。坏消息却是,因为涅图酋长的阻挡,毗迦一直见不到可敦,所以陆安右陪在他的左右,等待见可敦的时机。

    众商人先喜后惊,仆骨涅图酋长都已经出面,这件事看起来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萧布衣这才发觉韩雪很聪明,见到众商人都望着自己,终于清清嗓子,缓步走到贝培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不要问我办法,我也没有。”贝培目光从天上收了回来,落在萧布衣的脸上。

    萧布衣身边是四大商人,最近也成了朋友,听到贝培不出意料的冷淡,都是相顾苦笑。

    “贝兄虽然没有办法,我这倒有个办法,不知道当讲不当讲?”萧布衣含笑道。

    商人精神大振,有些意外,贝培表情也是错愕,“你有什么办法,在这里等吗?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等当然不是办法。”萧布衣笑道:“不过我身边有个朋友认识克丽丝塔格身边的一个婢女,如果通过这个关系,使点钱财过去,和克丽丝塔格说及商队在这等候的事情,说不定事情会有转机。”

    众商人都是一愣,因为从萧布衣的表现来看,他对塞外算得上一无所知,没有想到天上的云彩说不定哪块有雨,萧布衣的朋友竟然认识塔格的婢女?听他说的有鼻子有眼,所有商人都觉得值得一试。

    萧布衣说的半真半假,效仿赖三的关系,一个原因是因为别人不会信他的朋友认识塔格,如果追究起来,搞不好会拆穿韩雪的身份,另外一个原因当然是,就算失败,也有个台阶下,婢女的力量毕竟渺小。现在看到商人们都在火烧屁股,萧布衣也就顾不得陆安右的脸。

    “其实布衣的提议大可一试。”袁岚以泰山的姿态和压力进行支持。

    本以为贝培会嗤之以鼻,没想到他没有犹豫半丝,挥手道:“那好,你和你朋友今日出发,商队的事情交给我就可以,给你五天的时间,无论成不成都要回来给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愣,抱拳道:“那商队就有劳贝兄。”

    贝培淡淡道:“职责所在,岂敢有劳。”

    众商人心道,你在这儿这么久,这句话最像人话。

    萧布衣没有想到事情开头如此顺利,当下通知韩雪,当然对外说就是薛寒,因为韩雪认识塔格的婢女,在商人的眼中也是身价大增。所有商人不说二话,先给了萧布衣十两金子,一袋子银豆,算是打点婢女之用。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他们最不缺的就是钱,也不推脱,何况这是公干,当然要公费。所以带着金子,银豆,期望还有韩雪一块踏上征程,心中其实惴惴,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远离商队十数里,韩雪不发二话,先是取道向北,虽然不是原路返回,萧布衣用人不疑,拍马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二人清晨出发,一口气赶到了晌午,前方已经有山脉起伏,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韩雪这才马鞭一指,“我知道这里有条小路,崎岖难行,不过过去就是仆骨族人聚集的地方。我想从这里入仆骨,应该不会受到仆骨人的阻拦。我们到那里可以买身衣服先混进去,你我都是陌生的脸孔,不像毗迦那么引人注意,只要见到克丽丝,我想别的都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,这是他头一回听韩雪拿主意,突然发现韩雪头脑也很清晰,做事事先也有计划。

    二人随便吃点干粮,稍作休息,策马入山,韩雪还是一马当先,骑术竟然也不错。小路崎岖,很多地方都是杂草丛生,乱石密布,韩雪小心翼翼的策马扬鞭,却只想早日到了仆骨,为萧布衣做些事情。

    日头微偏,山影漫来,有如韩雪的心事,她只想这次萧布衣若能立了大功,回转马邑后多半能事业有成,更受裴小姐的器重,二人郎才女貌,比翼齐飞就好。

    自己得他的恩德,无以为报,只想尽心为他做成一件事情,可是错失萧布衣,自己这辈子估计也找不到这么好的男人,只怕终身遗憾,想到这里的时候,心中微酸。

    韩雪顾影自怜的功夫,多少有些失神,突然马儿惊嘶一声,前蹄扬起,一个人立。韩雪吃了一惊,没有抓住缰绳,竟然从马背上滚了下来。

    山路不平,碎石遍布,落地的她用手在地上一撑,又觉得手掌一痛,痛彻心扉,茫然失措。陡然间疾风一阵,韩雪定睛一看,一条恶狼已经恶狠狠的冲了过来,不由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马儿怕狼,这才惊蹄,只是自己经过众多磨难,眼看就要回转部落,却不想要轻易丧身狼口?韩雪心中一阵茫然,却想要挣扎,脚踝作痛,这才发现扭了脚。

    ‘崩’的一声劲响,恶狼突然翻滚倒地,咽喉处插着一只长箭,从山坡滚了下去。萧布衣已从马上跃下来,快步走来,就要扶起韩雪。

    他让韩雪一马当先,自己却是不敢丝毫大意,长弓在鞍,随时可取,见到恶狼蓦然从草丛出现,第一时间的放箭,却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韩雪目光一闪,突然失声道:“小心身后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一凛,不能躲闪,因为韩雪就在他身前。整个人陡然退后一步,已经倒撞了出去。身后一声低嚎,转瞬漫天血雨。萧布衣倒退撞去,单刀早就出鞘,无声无息的从肋下穿过。

    这招使出来,不要说饿狼,就算是人都是很难防备。萧布衣一刀捅实,毫不犹豫的挥刀上撩,刀身一轻,知道刀势已尽,微微转身,倏然削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下一招三式,虽然比不上刀谱上记载的复杂高难,却是极为实用的手段。

    一个狼头飞上了天空,狼身已被开膛破肚,满天血舞中,萧布衣微闭眼眸,却细看四周再没有狼踪,这才转身过来,关切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韩雪只是指着他的身上,惊惶道: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微活动下,除了感觉后背撞一下微有疼痛,倒没有大碍,摇摇头道:“是狼血。”

    目光一闪,发现韩雪手掌鲜血淋淋,一把抓住,看了一眼,已经疾步走到坐骑前,伸手摘下水袋,再过来的时候,手上还拿了一包止血伤药。这个是他向贝培索要,贝培倒是并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见到韩雪脚踝也有伤,萧布衣径直蹲了下来,倒出竹筒的清水,洗去韩雪手掌的污垢,发现只有掌心一条手指长的伤口,并不算深,放下了心事,敷上了伤药。

    韩雪手掌和他手指一接触,不知是痛还是怎的,微微颤抖下,目光中隐约柔情闪现。萧布衣浑身是血,脸上也是如此,却是擦都不擦一下,看起来有些狰狞,可在韩雪的眼中,却是再英俊不过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