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八十六节 柔情利剑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没有留意韩雪的眼神,不然早看出来她对自己的情意。他全神贯注的敷好药后,掀开长衣,撕下短襟的一条,为韩雪包扎好伤口。

    韩雪默然的望着萧布衣的一举一动,眼眸有些湿润,自小到大,她虽然也有人服侍,毕竟是婢女。这么照顾一个女人的男人,她这生是第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一股暖流荡漾在心中,韩雪说不出话来,只盼时光永远停留在这一刻,不用去管什么仆骨,可敦,蒙陈族……

    萧布衣却是抬起头来,望了下天色,皱眉道:“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出山。”看到死的恶狼,萧布衣也是有些心惊,不知道自己何时有了这种能耐,以前的自己遇到恶狼,多半只有逃命的份吧?

    韩雪清醒回来,挣扎要站起来,却是‘哎呦’了一声。萧布衣微皱眉头,“伤的重不重?”

    韩雪忍着痛摇头道:“不重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看到她上马都有些困难,苦笑道:“也不急于一时。”

    韩雪才踩到马镫,脚又一软,掉了下来,萧布衣伸手扶住,才要说什么,韩雪却已经摇头道:“布衣,现在商队心急如焚,我们早一刻到仆骨,就给他们早一分希望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何尝不知道如此,缓缓点头,翻身上马,伸出手来。韩雪一愕,转瞬醒悟过来,毫不犹豫的伸手。

    二人双手一握,目光却是错开,萧布衣手一用力,韩雪已经坐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萧布衣催马前行,呼哨一声,另外一匹马自动的跟在他们身后。

    萧布衣马术精湛,二人一骑,丝毫不费力气,驾马疾驰那是又快又稳,青霄又是好马,如履平地一样,反倒比方才快了很多。

    好在此刻只有小路一条,萧布衣倒不虞走错。

    二人挤在一匹马上,难免耳鬓厮磨,萧布衣只觉得耳后香风阵阵,吐气如兰,心中不由起了涟漪,却还能镇定心神,小心赶路。韩雪却不知道何时已经伸出双手,环住萧布衣的蜂腰,轻轻的将脸颊靠在他的背上,一时间难以自已。

    这是个让人心动的男子,也是让人钦佩的男子,韩雪芳心早就牵系,她只怕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如此亲近。

    萧布衣策马急行,突然眼前开阔,一个好大的湖呈现在眼前。周围芳草凄凄,山花烂漫,树木成荫的环绕在湖边,或盘或据,没有太直的树木,倒是千奇百怪,只是如此一来,反倒景色绝佳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萧布衣已经见怪不怪,这里山清水秀,山水相依向来都是司空见惯。韩雪也回过神来,“布衣,过了这湖,大约再过了几里就能出山,出山后再行一段时间,就可以到了仆骨人聚集的族落。”

    转瞬口气中有了感慨,“没有想到过了多年,这里还是没有什么改变。当初我和克丽丝无意发现这个地方,这里幽静,偷闲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韩雪有些脸红,没有了下文,她只是在想,这里有个大湖,我和她少时交好,没事的时候,倒经常来戏水,可这话怎能对萧布衣说明。

    萧布衣看不到身后韩雪的脸色,只是道:“马儿也累了,不如先休息一下再走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现在天色还早。”韩雪现在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,只是怕耽误路程,一直不说。萧布衣当先跳下马来,搀扶她下马,扶到湖边,微笑道:“这里洗个澡倒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韩雪听到,脸上一红,只觉得浑身有些发痒。

    在山寨她还好些,有冷水热水送到房间,萧布衣每次总是知趣的走开,留给她充足的时间洗浴。可是跟商队出塞,她一个女人极大的不方便。每次过了溪流河水的时候,这些男人都是粗犷的直接到河里去洗,她却绝对不行。

    好在萧布衣还体谅她的难处,会把清水打到帐篷里,不过那时洗澡也是偷偷摸摸有如做贼,擦下身子了事,这下见到了清澈的湖水,早有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我去湖那面看看。”萧布衣微笑道:“这附近好像没有什么野兽,有事的话,你喊我一声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沿着湖边走远了些,慢慢离开了韩雪的视线。

    韩雪知道萧布衣不会走远,还会留在她附近保护自己,望着清澈的湖水却有些脸红。她手伤脚也不太听使唤,如何能够进水?还是禁不住清澈湖水的诱惑,韩雪四下望了眼,先鞠一捧清水洗了下脸,然后想了下,悄悄的除去了鞋子,将秀气的小脚浸在清凉又略带些温暖的湖水中。

    韩雪微闭双目,享受着难得的静谧时光,心中在想着萧布衣在做什么的时候,听到了一声喊。

    韩雪迅速的睁开了眼睛,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她听到是一声女人的喊叫。

    这里除了他们两人,竟然还有别人!

    韩雪第一时间的站起,扭头望过去,发现萧布衣已经略带紧张的跑了回来,低声道:“那面有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韩雪问后就觉得愚蠢。

    萧布衣看了她一眼,叹息道:“她在湖里。”

    韩雪见到萧布衣的尴尬,反倒笑了起来,知道女人在湖里,当然是光着,萧布衣贸然过去,难免会让人惊叫。他是君子,当然会折返,让她多少有些意外的是,这里地形偏僻,怎么会有女人到这里?

    “那我们先走吧。”韩雪善解人意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,见到韩雪还是赤裸纤足,她不但皮肤如玉,就算纤足都是粉致生光,极为美妙,不由发怔。

    韩雪脸色酡红,心道你难道刚才看那个光的还没有看够,这下想到我身上?如此一想,不知为何,竟然浑身发热,却还是抓紧穿上鞋子。

    萧布衣过来扶她上马那一刻,韩雪只觉得浑身酸软,心道好在自己不是水中那女人,不然多半已经沉到水里,上了马后,还是不忘记问上一句,“女人没事吧?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道敢情你以为我是变态色魔,不然何以这么一说?沉吟半晌才道:“她只露个头,见到我在,飞快的游到远处,好像从一块大石后上岸走了。”

    韩雪不再多问,伸手向前指道:“湖对面有个谷口,从那出去后,离仆骨不会太远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策马,轻快的绕湖行去,心中也有个疑问,这里人迹少有,女人从哪里冒出来的?

    二人绕湖走了没有许久,谷口已经清晰可见,这次却是韩雪坐在前面,萧布衣手臂环过韩雪的纤腰,勒住马缰。

    韩雪并没有多话,脸颊发热,却只想软倒在萧布衣怀中。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,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,她已经明白萧布衣的秉性,知道若自己不开口,萧布衣对她绝对会君子相待,若非她伤了脚,萧布衣更不会和她合乘一马,如此一来,是福是祸,是偶然还是命运?

    韩雪神驰遐想之际,萧布衣却是目光一凝,低声喝了声,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韩雪一怔,却见马鞍的长弓已到了萧布衣的手上,他驭马取弓的动作仿佛娘胎中带来,行云流水般的自然。只是顾不得佩服萧布衣的动作,韩雪惊骇的望着前方一人已经窜了过来,动作有如猎豹般的快捷!

    那人头发乌黑发亮,身着青衣,体型彪悍,脸上棱角分明。他不知从哪里窜出,迎着马头而来,就算韩雪都看到他来意不善,他来这里当然不是送礼,因为他手上赫然是一把亮晃晃的长剑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