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九十一节 意外之变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拿起大饼,突然有些后悔,刚才马格巴兹走的匆忙,自己倒忘记问他韩雪现在怎么样。来到这里,他不敢稍动,只怕起了误会,惹得可敦恼怒那就不是自己一个人的问题,关系到整个商队的前程,如此看来,只有指望韩雪。

    世事就是如此微妙,谁又能想到弱不禁风的韩雪却能切实的关系到商队的前程。萧布衣想到这里,嘴角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肉吃了几口,又喝了口奶茶,吃了张饼,萧布衣的确也有些饿了。何况就算怀疑又能如何,总不能不吃不喝。好在那种奇异的感觉并没有再次出现。马格巴兹来后,帐篷外的人好像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萧布衣略微吃了点东西,拿出刀谱又看了几眼,主要是理解尉迟恭的注释,不好抽刀出来比划,只是以手作刀,琢磨刀法的奥妙。尉迟恭说的不错,刀法变化千差万别,基本道理明白,剩下的都在于随机应变的演变而已。敌人又不是木头桩子,一招招的古板使用他不喜欢。

    他驯马的时候,是不分时间,不分地点,如今练刀也是如此。也仗着他的勤奋和聪明,如今多次化险为夷,这让他更是不敢放松练武,他虽然不想成为什么高手,可也不想被人宰的窝窝囊囊。

    不知练了多久,萧布衣微有困意,伏案小憩片刻,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感觉到帐篷外有些吵杂,霍然惊醒。

    才一抬头的功夫,帘帐掀起,几个兵士手持长矛已经把他团团围住。一人站到萧布衣近前,戴个通天冠,身着官服,脸色凝重,倒是两手空空。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惊凛,却还是微笑道:“不知道兄台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“萧布衣,跟我去见可敦。”那人沉声道:“你莫要反抗,不然只有死的很惨。”

    那人说的中原话,萧布衣倒听的明白,心中疑惑,还能保持镇静,“兄台,我为什么要反抗?”

    那人只是冷笑,“你自己心中明白,萧布衣,解下刀来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思飞转,却已解下长刀,放在案几。那人眼神示意下,一个兵卫已经上前搜了遍,钱袋倒是不动,却把他裤管中匕首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人冷笑连连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萧布衣好笑道:“这不过是把防身的匕首,我其实是个商人,可是遇到马匪,却也还能自卫两下。”

    那人哼了一声,当先走去,几名兵士把他压在当中,长矛不离他左右。萧布衣问心无愧,倒还不害怕什么,他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可敦,更没有想到以这种方式见到可敦。

    那人带领之下,一路倒是通行无阻,看来在这里极有权威。营帐极为开阔,连绵不绝。几人行了半柱香的功夫,这才来到一个牛皮大帐前。草原人的帐篷多是毡帐,也就是用羊毛编织而成,这顶营帐不知道用了多少牛的皮做成,凸显奢华。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忐忑,还是保持微笑,只希望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句古话是真谛。

    那人带着萧布衣进入牛皮大帐,兵士却是留在外边。进入了牛皮大帐后,萧布衣心中叹息,这里的宽广实在让他难以想象。本来以为帐篷无非是睡人还能有多大,可是他进了这里才发现,大帐容纳百来人还稍微有些空旷。

    大帐内飞彩流金,灿烂辉煌,地上以兽皮铺地,看起来奢华异常,竟比裴阀豪宅装饰还要华美,看起来好像个移动的宫殿。大帐内婢女分列,或捧拂尘,或拿香炉,也有手中拿着玉如意,反正用处不大,派头绝对不小。

    婢女下方是两队侍卫,持戟而立,见到萧布衣过来,齐齐的一身喊,双戟交叉,架出一条通道。戴通天冠的稳步上前,萧布衣倒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,说不害怕是假的。这条通道极为危险,双戟齐齐的落下来,估计比五马分尸还要惨烈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怕不见得能活,可敦找自己来这里,多半总有事情,不会这早就死。如果让自己去死,刚才在毡帐几十人兵卫涌进来挺矛一刺,自己早就变成了筛子。这么一想,心中有底,倒是直起腰板,缓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可敦高高在上,头戴凤冠,身着华服,上绣彩凤,脸上带着细珠穿成的幂罗,让人看不清面目。萧布衣心道,母仪天下,虽然是在突厥,想必也不是那么好见的。

    戴通天冠那人到了可敦案前几步,就已经拱手施礼,“可敦,萧布衣带到。”

    可敦缓缓点头,说了声,“你且退下。”

    这是萧布衣头回听到可敦说话,只觉得声音低沉,极有威严。

    见到那人退下,萧布衣不等问话,也学那人抱拳施礼,半鞠了身子,虽然没有下跪,礼数却是极为恭敬,“草民萧布衣拜见可敦,祝可敦吉祥如意,心想事成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套话,当然也是马屁话,见到有婢女捧个玉如意的时候就想到,这个可敦多半有点迷信,也想讨个吉利,不然也不会让婢女没事捧个这东西,既然如此,奉承两句好的总是没错。

    莫风他们总是莫名其妙,搞不懂为什么萧布衣出马,每次看起来都很顺利。他们当然不知道萧布衣心思缜密,观察认真,每次都从蛛丝马迹推断些要发生的事情,不然也不会婉拒梦蝶的邀请,四十两金子一赌,赛马能赢,这次说话自然还是遵循惯例,尽量化解剑拔弩张的敌意。

    可敦自从萧布衣进了牛皮大帐,目光就落在他的身上,见到他躬身施礼,终于说道:“萧布衣,你可知罪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一寒,并不抬头去望可敦,避免失礼。人家是可敦,可汗的老婆,威严无比,你看人家就是不尊敬,这点萧布衣倒还明白,“布衣身为草民,很多规矩不算明了。本来才入裴家商队,忝为副领队,这次来求见可敦,只是为了恭贺可敦嫁女大喜,不知道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他说的滑头,先说自己是布衣,把礼数方面的罪过推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可敦仍是凝望萧布衣,沉声道:“把马格巴兹抬上来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一寒,忍不住扭头望过去。把马格巴兹抬上来?方才马格巴兹还是好好的站着出了他的毡帐,这会儿怎么要抬出来,难道他死了?

    身后两人抬来一付担架,上面赫然就是马格巴兹,只是他脸色灰败,有如死人一样,萧布衣见到他胸口微微起伏,看起来还有呼吸,不由放下点心事。

    “萧布衣,你可认得他?”可敦问道。

    “认得。”萧布衣点头,“我和他在此处向东的一处山谷相见,也遇到了克丽丝塔格,和他们一起到了营帐。几个时辰前,他还送给我食物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简单明了的说明了一切事情始末,可敦缓缓道:“可你是否知道,他才出了你的营帐,没有走出十丈就已经倒在地上,护卫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只有三个字?”

    萧布衣忍不住问,“哪三个字?”

    “他说的就是萧布衣三个字,然后就昏迷过去,再也没有醒来。”可敦口气并没有什么感情,“试问你若不是凶手,他怎么会在昏迷前喊出你的名字?”

    见到萧布衣沉吟不语,可敦沉声道:“看来你无话可说,杀人偿命,来人,把萧布衣拖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萧布衣见到卫士上前,忍不住大声道。

    卫士不管他的呼喝,已经按住他的双肩,就要把他向外拖去,可敦突然摆摆手,“你们先退下去,萧布衣,我倒想听听你有什么话说。”

    卫士不听萧布衣的大喝,可敦一声令下,却是马上松开萧布衣。萧布衣心思飞转,整理下衣服,这才说道:“草民在中原久闻可敦的大名,听他们说可敦大义为先,忠于隋室,更兼有知人善任,宽待下人,极为草原各部落族人的爱戴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番马屁下来,自己都觉得脚面发烧,却也顾不了许多,话题一转,不等可敦回味,摇头道:“没有想到见面不如闻名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,竖子怎敢无礼?”带通天冠那人急声呵斥。

    萧布衣心道,老子命都要没了,无礼算得了什么,他只是望着可敦道:“不知道可敦可否让布衣把话说完?”

    “你但说无妨。”可敦一直都是声调威严,却没有什么波折,听不出心思。

    萧布衣对这个可敦倒有点敬畏,因为常人都是有表情,可以判断心思,可这位倒好,让人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有句话说的好,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”萧布衣镇静下来,“这就是说做人做事总有个目的所在。草民本为布衣,苟全性命在,在盛世,不求闻达于天下,向来只求混饭吃而已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说到本为布衣的时候,不知道怎么把诸葛亮的出师表想起来,本来想说苟全性命于乱世,不求闻达于诸侯,可想到乱世诸侯一说出来,如今天子在位,你说乱世,可敦是隋室宗亲,听到这话,那不用你苟活,直接就把你打死在帐下了。

    急急的刹车,换了个说法,不免不伦不类,不过这时候也顾不了许多,萧布衣又道:“草民和马格巴兹一在中原,一在仆骨,远隔千里,才见一面,并无瓜葛,无名无利,没事害他作甚?草民虽不聪明,可也绝不蠢笨,如果要是害人,还留在这里酣然大睡,于理不通。草民分辨这些,知道马格巴兹从我毡帐出去昏迷,我是不能逃脱害人的嫌疑,可我想我也绝没有杀人的动机,还请可敦明察!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