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九十三节 虬髯客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“恩公,怎么是你?欢迎欢迎,当然欢迎,只可惜我现在也算是阶下囚的性质,倒怕连累你,对了,你怎么进来的?”萧布衣见到大汉后,倒有些不知所言。

    重瞳大汉笑了起来,“千万不要叫什么恩公,我一听这两个字就有些头痛。我前几天见到你的那几个生死兄弟,一见到我都是恩公恩公的叫个不停,我都听的耳朵起了茧子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又是一怔,“你怎么会见到他们?”

    他心中好笑,暗想世上事情奇妙非常,缘分的事情也很难琢磨,自己费劲心力想要接近重瞳大汉,却是总不能相见,几个兄弟倒是比他先一步见到此人。

    “那夜我追赶月光,终究还是没有追上。”重瞳大汉竟然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萧布衣愣了下,转瞬醒悟过来,“你是说群马中的头马?难道以恩公,以兄台的本事,竟然还追不上它?”

    回想当初万马奔腾,一骑绝尘的景象,那匹有如月色流淌奔腾的马儿又出现在萧布衣眼前,暗道月光这个名字倒也很是贴切,却没有想到大汉如此粗犷,起名倒很婉约。

    重瞳大汉已经席地坐了下来,伸手一拍桌案,苦笑道:“不是那匹马儿,还有哪匹马儿能配得起月光的这个称呼?我本来想去锡尔河去找传说中的汗血宝马,不过路途实在遥远。我在帮你们解决掉突厥兵后,本来一路西行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萧布衣目光露出感动,想要说些什么,大汉慌忙摆手,“不用谢了,你们几兄弟说的谢谢,我这一生也没有听过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不觉莞尔,暗道这个大汉也是爽快的性格,自己莫名的劈他两刀,他却丝毫没有介意,还和自己谈笑风生,只凭这种胸襟,已经让人心折。

    心中一动,萧布衣问道:“难道你去什么锡尔河的途中碰到了月光?”

    重瞳大汉一挑大拇指,似乎知道处境尴尬,压低声音笑道:“你说的丝毫不错。我当初见到你们几个兄弟不离不弃,生死相依,倒让我着实感动下,是以出手救了你们的性命。那些突厥兵不讲道理,我就以杀止杀,杀的他娘的突厥兵怕了为止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想到他当初的威风,缓缓点头,“以杀止杀,也只有兄台的身手才能做到这点,我们几个后来谈论,倒对你的武功钦佩不已。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并非武功最为重要,还有太多东西我们无法追求。”重瞳大汉眼中居然出现点惘然,半晌才岔开话头,“萧兄弟,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你的武功实在狗屁不通,最近好像高明些,不过也是高明的有限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,若是别人说他武功不好,他嘴上不说,心里也是不悦,可是重瞳大汉说出来,他实在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我最欣赏你的当然不是武功,而是勇气,义气,还有那股子聪明劲。”重瞳大汉微笑道:“老子为人最欣赏的就是有义气,有勇气,肯担当的汉子,那种软骨蛋,见到女人就想欺负的男人,求老子,老子也懒得理他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天马行空,东一句西一句,萧布衣不知道他是否在指韩雪,不觉脸上微微发热。

    “不过当时我只是想找汗血宝马,所以没有再管你们,估计那些突厥兵都想回去见娘,也没空再理会你们。”重瞳大汉终于又回到了原题,“我继续向西,本来已经过了榆林,没有想到就碰到了月光。”

    重瞳大汉眼中有了朦胧,半晌才道:“说句实话,我这辈子也没少见到好马,估计比女人还多,可是真的从来没有见过一匹马儿比月光跑的快。萧兄弟,你一定以为我长的丑陋,不会有女人看得上?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时没有转过弯来,不知道他为什么有此一说,而且看起来和自己推心置腹,半晌才道:“如果恕我直言,兄台长的的确算不上英俊,不过男儿重要的是心是胆,而非相貌。一个女人若是看上你的相貌,她已经落入肤浅,既然如此,她又怎么会入兄台的法眼?”

    他夸奖可敦的时候,多少有些违心,有些说辞是想当然耳,可是对重瞳大汉说的一番话,却是发自内心。他和重瞳大汉对坐很久,竟然从没有留心到他的相貌。只因为他的浑身上下可以说是豪气冲天,让人心折的忘记其他。

    重瞳大汉凝望他的双眼,半晌才笑道:“只凭兄弟这几句话,我就知道兄弟绝非那些俗物可比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不知道他说的俗物是谁,也不询问,重瞳大汉轻轻叹息一声,“喜欢我的女人有几个,可是我喜欢的却只有一个。只是可惜,她喜欢的不是我,而是我的义弟,我不好和义弟去争,恐怕也争他不过,只能放弃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这里,心中一动,隐约捕捉到什么,却又难以描述。大汉说的颠三倒四,但是感触颇深,竟然把萧布衣当作了朋友。

    重瞳大汉脸上惘然一刹而过,又说回到原来的话题,“我见到月光第一眼后,就和它飚上劲,可是它的速度实在太快,老子轻功不差,天底下能和我差不多的或许有几个,超过我的我现在还没有见到,可我的耐力却是不如它。我和它跑遍了大半个草原,从榆林到紫河这段路程,老子脱了鞋,鞋也会能熟悉路径,自动走个来回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了起来,“兄台锲而不舍的精神实在让人钦佩。”

    他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让大汉精神一振,大汉继续说下去,“我遇到你的那夜实在有些累了,本想好好睡上一晚,明晚再追月光。没有想到你莫名其妙的走出来,吵醒了我的美梦,你的一脚差点踩到我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,“在下本领低微,不能明察秋毫,倒不知道兄台睡在草地上。”

    重瞳大汉笑了起来,“和你开个玩笑,我当时离你不远,本来以为孤魂路过,发现是你,还在练刀,忍不住看了几眼,觉得比起当初好像多了点门道,可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发现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是你,我只知道有人暗中观察我。”萧布衣轻声道。

    重瞳大汉眼前一亮,难以置信道:“你说你发现了我的行踪?”

    萧布衣缓缓点头,“差不多吧,我只知道,五丈之外有人看我。”

    大汉眼中更是惊奇,“那你方才为什么没有发现我的行踪?”

    “我这种感觉时灵时不灵,倒让兄台见笑。”萧布衣岔开话题,“你那晚没有追上月光,怎么会找上我?”

    大汉神色有了一丝古怪,半晌才道:“我追了一天,结果它有些发怒,脱离了马群,不见了踪影。我无奈之下,想到你还算个汉子,当初你也拼命追马,虽然没有追上,估计也想和我聊聊,所以回来见你一面。我到了商队,没有见到你,却见到你的兄弟。个个见到我,没有害怕,只是谢我,倒让我有些汗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听他们说你来了仆骨,所以就追你到了仆骨。”大汉继续道:“感觉你可能进了营寨,所以随便偷了身衣服混进来,正巧见到你被送回来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突然神色一动,低声道:“有人来了,我先躲避一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愕然,自己虽然没有听到人来,可却相信大汉的听力,却不知道这里空空荡荡,大汉要躲到哪里。没有想到他不过是掀开毡帐一边,身形一闪,几乎扁着窜了出去。这里的毡帐虽然扎的极为稳固,他手劲奇大,却是轻易掀开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他窜出去的时候,目瞪口呆,大汉一弓四箭,腕力,指力高绝,手劲奇大也不稀奇。让萧布衣吃惊的不是他的举重若轻,而是他好像扁着就窜了出去。那实在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就像是大汉突然变的柔若无骨般,萧布衣晃晃头,不知道自己是错觉还是看到真相。

    他那个时代就听说过缩骨之法,他也曾经亲眼看到有人表演,个头中等,却可以从一个小洞钻出,不过那需要很久的时间,像这个大汉说变就变,变化的如此轻易倒是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又等了片刻,帘帐一挑,羊吐屯已经走了进来,身后两名兵士带着饭菜以及一些日常用品,放到案几,又给他准备个木桶,想必方便之用,话也不多说,只是说让他等候可敦的吩咐。

    那些物品虽然简单,可也比商队用的要华丽很多,可见可敦的奢华。萧布衣见着只有头痛,心道难道自己要常年住在这里?陆安右三天没有回去,商队已经骂娘,林士直他们和自己关系不错,估计再不回去,只有给他上香祭奠了。

    羊吐屯一走,大汉再次闪身进账,他来去飘忽,萧布衣回头的时候已经看到他立在眼前,虽然早有准备,还是吓了一跳,不由苦笑道:“兄台来去自如,我只有佩服。”

    大汉笑笑,“兄弟身份不低,竟然由吐屯来照料你。”

    “吐屯是什么?”萧布衣有些奇怪的问,“我听可敦叫他羊吐屯,其余也不知情。突厥语古怪异常,和中原话大相径庭,我就知道有个叫马格巴兹,倒也好笑,在我印象中,妈个巴子可是句骂人的话。”

    大汉听到妈个巴子四个字的时候,也是忍不住的捧腹,笑着摇头道:“吐屯可和马格巴兹不同。吐屯在突厥算个官名,兄弟知道我朝的御史吧,在突厥,吐屯基本就相当于那个官,是起监察作用,官职不低。如果在我朝的话,应该是从三品,不过在这里比较混乱,可汗和可敦随意封赏,可官职毕竟不算小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吓了一跳,没有想到自己越见官阶越大,本来以为见到王仁恭那样的五品大员已经是祖上积德,没有想到随随便便就有个从三品的官给自己拿马桶,想到这里的萧布衣只觉得不可思议,也怪不得人家扳着一副死羊脸。

    “兄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可敦会让一个吐屯过来照顾你。”大汉也有些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萧布衣并不隐瞒,把来到这里发生的一切详尽的说给大汉听,他心中对大汉极为信任,再说他觉得发生的一切没有什么需要隐瞒。

    大汉这回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认真的倾听,再听了萧布衣的分析,缓缓点头,“事情果然有些蹊跷,我也想不出缘由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无奈道:“你说我有点小聪明,可我现在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大汉突然站起来,拍拍他的肩头,微笑道:“我虽然想不出,可还查的出来,你等我下,我这就出去帮你查查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有些感激,又有些不解,“兄台如何去查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找可敦,你的同伴,还有那个塔格。”大汉微笑道:“你放心,这里或许在别人眼中是铜墙铁壁,在我眼中,实在不足一提。”

    眼看大汉要走,萧布衣突然想起一件事情,慌忙叫住他,“兄台,我还没有问过高姓大名,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我叫张三。”大汉微笑道,看到萧布衣有些困惑的表情,解释道:“我本叫张仲坚,家里排行第三,所以又叫张三,不过呢,因为我长的丑,只有胡子让我满意,所以我还是喜欢别人称呼我为虬髯客!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