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一百零三节 酒不醉人人自醉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髯客脸色很少有如此凝重的时候,萧布衣知道什么三四大叔多了太多的秘密,只好把龟壳收了回来,“那好,我先听听什么天地人三书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凝望黯黑的天边,缓缓道:“达摩死后到如今,还不到百年的光景,但禅宗已经开花散叶,影响深远。如今大隋道佛两教并重,看似异数,却是禅宗实有高人专一的结果。道家虽有数百年的发展,却因派别林立,反倒难以抗衡禅宗的不断冲击……”

    “五斗米道,太平道,上清派,灵宝派都是源远流长,根深蒂固。茅山宗,龙虎宗,楼观道也是不容小窥,他们门徒众多,在当初也算是影响一时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这么多门派,不由头晕脑胀,却还记得问一句,“大哥,我们是属于那个派别?”

    他现在叫虬髯客大哥实在是诚心诚意,虽然和虬髯客相处没有多久,可虬髯客的一言一行对萧布衣而言,实在无可挑剔,而且就算是亲大哥对他,恐怕也是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虬髯客想了半天,摇头道:“我们倒不属于任何一派,其实修行之人,有了派别,已是落入了下乘功利,违背修行的本意。无论你以后身在何处,心存替天行道四个字就好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情激荡,只觉得替天行道这四个字由虬髯客说出,只让人振奋无比。

    “达摩天纵奇才,少人能及,可不是说道家没有这种出类拔萃的人物。”虬髯客叹息道:“如果说道家在才学上有能和达摩媲美的。太平道地宗师张角绝对算是其中地一个。”

    见到萧布衣皱着眉头。虬髯客问,“兄弟,我想你多半也听说过这个人物?”

    萧布衣绞尽脑汁的记起来。“是不是什么卫生巾,不对,是黄巾起义军的首领吧?”

    他现在有些后悔,为什么不好好学习下历史,说不定懂地更多些。可惜他那时候总是认为历史都是过去,又没有李世民那以史为鉴的念头。故碰到历史能躲就躲,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,大方向还是明白,小细节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估计就算虬髯客上晓天文,下晓地理,对于这个卫生巾的概念也不甚了然,萧布衣见到他在皱眉凝思,只怕他在琢磨卫生巾是什么东西。慌忙岔开话题,“大哥,你说的什么天地人三和张角有关?”

    虬髯客点头,“的确如此。张角是为天才,都说此人天文地理。韬略兵法无不精熟。他后来起事,自称天公将军,其二弟自称地公将军,而他三弟号称人公将军。这天地人三书就和他们三个人有很大地关系。当时他们起义后,张角反复宣传反对剥削,均贫富,主张平等互爱的道理,甚得劳苦大众拥护,如果他是真心真意,我倒觉得他大慈大悲不下达摩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这里心中一动,感觉怎么这个张角的观念倒和他这个现代人类似,均贫富,平等这些概念很时尚,山姆大叔不也经常喊这些?天地人三书,好狂妄的名字,可不言而喻,后来张角还是起义不成,无奈的身死,这是史书早定!

    虬髯客没有注意到萧布衣表情变化,口气中有了惋惜,“张角此人以善道教化世人,纵横天下十数年,无人能敌。他势力扩达八州,教徒数十万。数十万教徒被他指挥的游刃有余,分为三十六方,当初他事情泄露,被逼提前起义,分众起事竟然时间不差。他如何通讯到现在看来还是个迷,如此看来,他实在是个了不起的将才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很少听到虬髯客推崇哪个,达摩算是一个,这个张角算是第二个,达摩不用说了,名字很雷人,这个张角虽然在他心目中算不了什么,可是经过虬髯客一说,分量大增。

    “大哥,既然张角如此人才,怎么会败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败,而是病。”虬髯客摇头道:“他本身也是医学大家,活人无数,却是救不了自身之病。张角一死,群龙无首,他两个弟弟带军能力相差太远,很快被官府豪强所灭,太平道大盛大衰,殊为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说的天地人三书可是张角和他两个兄弟所著?难道其中讲地是兵法医术之流?”萧布衣推测道。

    虬髯客沉吟半晌才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瞋目,“那大哥怎么如此看重这几片龟壳?”

    虬髯客叹息道:“张角此人兵法医术虽然高超,古灵精怪,想常人不能想,可他最有名的并非兵法和医术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萧布衣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纬之术。”虬髯客正色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想了下,“大哥,是否就是算命的方法?”

    虬髯客摇头又点头,“算命当然算是其中之一,但纬之术绝非算命那么简单。谶纬之术盛行在两汉,可以说和张角也有莫大的关系。当初道人以古代河图,洛书为依据,运用阴阳五行学说以及西汉地天人感应为基础,往往能推出惊天预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虬髯客慎重的样子,倒是有些不以为然,心道要是当代,这不过是迷信。不过转念一想,其实就算科学很多地方也是未知,却把这些领域地奇异之处要不忽略,要不一棒子打死斥责为迷信。很多事情自己这个现代人又知道多少,也不过是人云亦云,虬髯客无论如何说都是心思缜密,武功盖世,见他对龟壳如此慎重,绝对不会无的放矢。

    这次虬髯客倒见到萧布衣的不以为然,微微笑道:“兄弟多半觉得这是无稽之谈,其实无论如何推测,都是立足于人的见识之内。就算是三国的诸葛孔明用兵如神又能如何,还不是只比别人了解多一些而已,他并非神仙。不然也不会身死五丈原。神机妙算说穿了有如弈棋之道。比别人多想一些而已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大升知己地感觉,连声道:“大哥所言极是。”

    “诸葛孔明或许是多算一些,可张角却绝非多想一些而已。”虬髯客叹息一声。“他地谶纬之术可以说是惊天泣地,世人都知道他预测的什么苍天已死,黄天当立,岁在甲子,天下大吉。后来他黄巾兵败,预言不攻自破。别人也就不

    纬之术,却不知道他把平生预测都写进天机一书之书常人难懂,后来有个鬼才读出天书中写到三足鼎立,他人嫁衣八个字地时候,世人还不明了。可是后来东汉覆灭,魏蜀吴三分天下,司马取魏立晋之时。才让人恍然大悟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有些好笑,“大哥,天机书中含糊其辞,有多种解释。这种说法未免太过牵强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半晌才道:“可书中若连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都有记录的话。你说是否牵强?”

    萧布衣大骇,“大哥说那本天机书中记录了司马昭的名字?那怎么可能,张角死的时候,司马昭好像还没有出生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。”虬髯客缓缓点头,嘴角一丝苦笑,“我本以为推算立足在已有的知识上,能预测当下天下大势已是奇人,可没有想到有人不但能推出身后之事,还把未出生之人都写到天机一书,实在算是惊天地泣鬼神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暗想,其实这也算不了什么,如果我写一本书,也大致能把身后发生什么事情说地八九不离十,那我不也是纬之神?想到这里的萧布衣心中一动,突然想到,难道张角也是穿越的人,这才预言如此精准?想到这里,自己都觉得有点好笑。

    “兄弟笑什么?”虬髯客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萧布衣止住了荒唐的念头,岔开话题,“大哥,就算张角谶纬一术灵验非常,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虬髯客望了他半晌,沉声道:“都说天机一说预测千年之后事情,无不灵验。你觉得没什么,却有太多人想取得天书,妄想知道天下大势。如今天下大乱,旧阀新门都是蠢蠢欲动,杨广此人好大喜功,奢侈铺张,穷兵黩武搞的民不聊生。如今山东已经不堪劳役,起义频繁,中原各地也是烽火四起,如此下去,我想不出三年,天下必定大乱,而谁是真命天子,天机一书早有记载,既然如此,反王诸侯又怎能不视之为奇宝?”

    萧布衣喃喃自语,“原来如此,这么说如果知道天机记载的事情,想反的也不会反了,有心机的提前去抱抱真命天子地大腿,捞捞资本的念头也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笑道:“你说的不差,当然还有人想要杀真命天子取而代之,都说生死由命,富贵在天,妄想逆天行事地人也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沉默半晌,突然问道:“难道拥有了龟壳,就能找地到天书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虬髯点头道:“我劳碌许久才得到一块,兄弟竟然不费力的就得到另外一块,兄弟现在可以说有了拥有了天书的最大可能,想必是有缘之人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奇怪那个混混怎么会有如此重要的东西,以后有机会倒要去问问,只是知道天机的内容后,反倒没有兴趣,伸手将两片龟壳又递给了虬髯客,摇头道:“大哥,王图霸业,尽归尘土,得到天书又如何,如果想要争夺天下的,知道预言不符,从此可能一蹶不振,如果不想争夺天下的,天书也就是废纸一堆。”

    “王图霸业,尽归尘土。”虬髯客喃喃自语,陡然间哈哈大笑,“兄弟说的不错,枉为兄活了四十多年,自诩替天行道,还没有你想的明白。既然如此,这龟壳留在你这儿和我手上,没有什么两样。”

    他不接龟壳,萧布衣也不好勉强,只好又把龟壳放在了怀中,好奇的问一句,“天书又称天机,记载的千年之事,那地书和人书又是什么内容,如何去找?”

    虬髯客道:“地书人书如何去找是记录在天书之中,所以说只有聚齐四片龟壳,可说天地人三书在手。至于地书什么内容。众说不一。不过都说地书又叫做地势,所以有的说是兵法布阵,有的说是藏宝地藏。因为当年张角用兵如神,所以以地字来看,倒是兵法布阵大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书呢?”萧布衣又问。

    “人书听说是练兵之法,具体如何我也不清楚。”虬髯客摇头道:“当初张角教徒三十六方,精兵强将不少,听说都是他一手培育出来。此人实乃天才,看起来倒是无所不知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有种怪异地想法,却是无法捕捉,“既然如此,天地人三书在一些人眼中或许为宝,可在我眼中倒是没有太多地意义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点头,“兄弟说的没错,只是听到你说什么王图霸业。尽归尘土八个字的时候,我也有些意兴阑珊。龟壳你收了也好,丢了也罢,总算为兄送你地一点礼物。情长话短,只望以后有缘再见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倒是有些不舍。“大哥以后会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要先到东都。”虬髯客脸上有些不自然,“本来我想先去锡尔河一行,寻找汗血宝马。可月光既然已经到手,想必汗血宝马也是不过如此。我或许会在东都一段日子,然后去吉州寺寻访下道信,听听他的高论,以后也是居无定所,倒没有个确切之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天下之大,这个时代没有手提电话,这样的分手后再见面比中六合彩的几率高不了多少,一时黯然。

    虬髯客却是微笑道:“其实我也不舍兄弟,不过我想以你的本事,不日必将扬名天下,既然如此,我去找你倒是更方便一些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大喜,拱手道:“既然如此,祝大哥一路顺风,我们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辞别虬髯客后,萧布衣又把龟壳拿出来看看,多了一块拼凑,可上面花花绿绿的还是让人看不明白,说是地形?好像又不像,就算是地形,谁知道是哪里,比例多少?萧布衣听到三书地内容后,本来就不算太有兴趣,琢磨不明白,随手又揣回了怀中。

    走回篝火旁,发现大多牧人已经东倒西歪,醉意蹒跚,莫风捧着个靴子,一直往嘴里倒,口中一个劲的嘟囓,“我还能喝,不要拦我,今夜不醉不归。”

    箭头好心的拿把草递上去,“莫风,只喝酒容易伤身,吃点菜吧。”

    周慕儒看着想笑,莫风却是一把推开箭头的手,“你以为我真的醉了,我告诉你,我不吃菜,我只吃肉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扫离愁的

    来,知道箭头也算厚道,如果胖槐在这里,说不定就过去让莫风下酒。才坐到杨得志的身边,突然听到脚步声踢踏,数个人走了过来,萧布衣扭头望过去,微微错愕。

    来的是几个草原壮小伙,哥勒赫然在内。哥勒是哥特地弟弟,上次因为误以为兄长死命,拔刀相向。武功在萧布衣眼中算是一般,可是摔跤手法很让萧布衣头痛,他上回轻易的以刀法取胜,却被这小子摔个跟头,现在回想起来,还是觉得手法古怪。草原人骑马射箭摔跤都是娴熟,萧布衣前两样不让众人,可是对于摔跤一术却是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几人走到萧布衣面前,哥勒突然一拱手,挑起大拇指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萧布衣不懂,寻思这次如果回归中原,一定要好好的学习下突厥语才行,求助的目光望向杨得志,杨得志低声道:“他说你是条汉子,佩服你地身手和医术,今天特意来找你来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他,我也很佩服他的兄弟情深。”萧布衣微笑道:“喝酒就免了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杨得志地翻译,哥勒露出不满,伸手从一旁拿个牛皮袋来,拔开瓶塞,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口,胳膊一伸,已把酒袋递到萧布衣面前。

    萧布衣摆摆手,哥勒脸现怒容,大声呼喝着什么。

    杨得志低声道:“他说你不喝,就是对他的不尊重,他希望再领教你的刀法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虽然不会醉,但对于这种拼酒向来觉得乏味,他搞不懂为什么不喝酒就是不尊重,知道酒鬼向来不可理喻。如果来逼酒的是别人,他多半一脚踢飞。可这人是哥特的弟弟。自己和他们关系本来不好,若打起来,也是麻烦。

    伸手从旁边拿过一个皮袋。咕咚咕咚地喝了两口,萧布衣微笑道:“这次他应该满意了吧?”

    哥勒脸色稍微和缓些,对着皮袋又喝了几口,挑衅般地望向萧布衣。

    萧布衣无奈跟着喝了几口,目光从哥勒身边望过去,见到哥勒的几个手下目光不善。心中一动,这些人不见得像哥勒所说,只是特意来喝酒。

    哥勒说是喝酒,却和拼酒无异,一皮袋的酒喝下一半,微醺地望着萧布衣,又说了一句。杨得志翻译的是,这是我们草原的马神。你们都和他来喝一点。

    萧布衣看了杨得志一眼,见到他缓缓摇头,心中有底,这些人来意不明。但是想要灌醉他绝无可疑。

    一皮袋最少也有五六斤酒,哥勒喝了一半。萧布衣也差不多喝了半袋。皮袋中都是青麦酒,入口辛辣,后劲十足,常人喝掉一半早就当场醉倒,哥勒只是微醉,当然是有些酒量。可饶是如此,喝下几斤后也是有些支持不住,让手下来敬萧布衣。

    只是他就算有酒量,却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人喝酒干喝不醉,萧布衣手做颤抖,眼呈惺松,对于来敬酒的人倒是并不推搪。只是这些人想让他酒醉出丑,还是别有目的,萧布衣并不了然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对方的目地,萧布衣喝酒的时候已经留了后手,喝的时候酒袋微倾,倒的满身都是酒水。淋漓一片看似畅快,却显得醉意十足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二人连带哥勒的手下已经喝了两皮袋的青麦酒。萧布衣半倒半喝,倒有小半倒在了身上,饶是如此,哥勒和他的几个手下也有些骇然,觉得此人深藏不露,每次都是出人意表,武功高强,马术精湛,杀人如入无人之境也就罢了,偏偏酒量也是惊人,难道世间真没有他不行的地方?

    萧布衣眯缝眼睛,假装半醉半醒,看到几人地表情,暗自琢磨他们的目的。杨得志及时的上前,低声道:“布衣,你不能喝了,你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能喝。”萧布衣看似想要推开杨得志,一把推去,反倒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有如莫风一样地伸手,“拿酒来,拿酒来。”

    他一伸手,一人已经抓住了他的手掌,触手温和滑腻,萧布衣微愕,斜睨望去,然后就见到一张略带忧愁,满是关切地脸。

    蒙陈雪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和空谷幽兰一样立在他的身边,凝望着他的双眸。她的眼眸如海,非花非雾,却有花儿一样的婉约,晨雾一样的朦胧。

    “布衣,你不能再喝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低,其中的担心无法抑制。

    望见蒙陈雪的眼眸,萧布衣心中最柔软的部分被触动了下,他没有想到蒙陈雪会来找他!

    他是装醉,只怕哥勒看出来,又要灌他喝酒,斜眼望了眼韩雪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蒙陈雪?”蒙陈雪在萧布衣询问是谁的时候,心中不经意的刺痛,他是醉的已把自己忘记,还是把多年以后的一句话提前说了出来?

    蒙陈雪心中刺痛,表面还是很平静,扭头望向杨得志,轻声道:“得志,布衣醉了,你和我扶他回毡帐。”

    杨得志求之不得,哥勒却是伸手来推韩雪,大声说着什么。韩雪眉头微皱,握住萧布衣的手却没有丝毫的放松,目光灼灼的望着哥勒,也是大声的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萧布衣虽然听不懂她说什么,可却知道她是爱护自己,心中不由有了暖意,又为自己不经意的欺骗她产生愧意。

    杨得志向萧布衣缓缓点头,印证了他的猜测。萧布衣心中一动,伸手想要去推韩雪,大声道:“我没醉,我没醉。”拿过皮袋喝了一口,突然‘哇’的一声,看起来想吐。

    他绕过了韩雪,一口向对面喷了过去,哥勒本来气势汹汹,见状慌忙后退,让萧布衣一口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好笑,喉咙做出呕吐的声音,伸手去拉哥勒道:“哥勒王子,来,来,我们再喝。”

    哥勒见到他的醉意蹒跚,眼中闪过诡异,却是皱了下眉头。大声说了句什么。掉头离去。

    萧布衣没有拉住哥勒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还是在大声说道:“来。来,我还要喝,拿酒来。”

    箭头没有拿过青草给萧布衣下菜,只是望着杨得志。杨得志眼珠一转,抑郁的脸上有了笑意,扶起萧布衣道:“布衣。你醉了,不能再喝。”

    谁说我醉了,我还要喝,得志,你陪我喝。”萧布醉,可是装起醉鬼倒是有模有样。再说难免有人在暗中窥视,他又觉得哥勒来地莫名其妙,醉眼迷离。内心却在琢磨着哥勒地用意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喝。”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萧布衣的耳边响起,柔软而又坚定。

    萧布衣微微错愕,转瞬醉笑了起来,指着蒙陈雪道:“你还会喝酒?我可不信!”

    蒙陈雪温柔可人。外柔内刚,可看起来地确不会喝酒的样子。但她在毡帐内面对萧布衣的时候,双眸明亮,对着牛皮袋喝了一口青麦酒,坦然自若,就算萧布衣都有些心惊。

    杨得志扶着萧布衣进入毡帐,丢下两牛皮袋酒后,就不见了踪影。好在莫风已经烂醉,不然定会早早的过来听房。

    萧布衣现在不知道应该装醉还是说明真相,想到哥勒有些古怪的来意,只是眯缝起眼睛望着韩雪,喃喃道:“没有想到你还这么能喝。”

    蒙陈雪说是来陪萧布衣喝酒,并没有把酒递到他手上,自己却是咕咚咕咚的又喝上两口,萧布衣斜倚在毡帐旁,微闭双眼道:“雪儿,你走吧,我有些累了。”

    蒙陈雪没有走,只是低呼声,“萧大哥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一颤,蒙陈雪叫过他少当家,叫过他布衣,可是从没有叫他过大哥,这一句大哥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醉。”蒙陈雪又喝了口酒,脸上酡红,更增妩媚。

    灯光下一耀,蒙陈雪白玉般地脸庞没有半分可挑刺的瑕疵,层层红晕涌上了一种让人触目惊心的美态。萧布衣没有醉,她看起来却已经醉了,心已醉。

    萧布衣终于睁开了眼睛,却有点不敢去看蒙陈雪的惊艳,“你怎么知道我没醉?”

    “你若醉了,怎么我扶你的时候,对我还是那么有分寸?”蒙陈雪嫣然一笑,满帐生春。

    萧布衣摇头苦笑道:“没有想到你比那个哥勒还要细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细心,我只是了解你。”蒙陈雪目光如水,流淌在萧布衣身上,“萧大哥,我还没有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什么?”萧布衣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为我做了太多太多,包括为了蒙陈族向可敦求公正。”蒙陈雪从一旁拿过两个海碗,咕咚咕咚的倒满酒,端起一碗递给萧布衣,“萧大哥,我敬你一碗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听着她称呼萧大哥总是有些别扭,因为按照他那个时代的说法,一个女孩子称呼你大哥,那就意味着你只能罩着她,不能追求她,蒙陈雪对他这个称呼,是否要和他划清界限?

    接过酒碗,萧布衣含笑道:“我也为你们蒙陈族有希望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蒙陈雪微微一笑,不等萧布衣有动作,已经咕咚咕咚的把一碗酒喝下去。翻了下碗底,望了眼萧布衣。

    萧布衣只觉得有些肚涨,还是喝下了那碗酒,打个了饱嗝,心中好笑,自己喝酒喝到饱倒是头一次。

    蒙陈雪话不多说,又是满了两碗酒,“这一碗,是为我们蒙陈族有希望干杯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愣住,“刚才那碗不算?”

    蒙陈雪明眸中有了丝狡黠,“我喜欢一碗一碗地算。”她一口气又喝了下去,萧布衣只能跟着又喝了一碗。

    一碗酒足有半斤,她喝了两碗,脸上红的娇艳欲滴,一双眼睛却好像要滴出水来,空气中满是香气,萧布衣嗅到,想起了玉簪花粉,也想起了很多很多他和蒙陈雪的事情,平淡而又温馨。

    “这第三碗酒,”蒙陈雪看起来有些摇摇欲坠,“我就要回蒙陈族,这第三碗酒,不如就祝我一路顺风?”

    她问了一句,脸更红,眼眸更亮,端起酒碗的手却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才要送酒入口地时候,一只稳定的手抓住了她地手腕,萧布衣终于凝望着蒙陈雪的眼眸,沉声道:“不能再喝,再喝恐怕要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怕我醉?”蒙陈雪吃吃笑了起来,“萧大哥,你真的是我见过的,最独特的一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萧布衣只觉得触手柔滑,暗香浮动,不由心中一荡。

    如玉般的一截手腕本是冰冷,被他一握,片刻已经变的火热,萧布衣想要放手,又怕蒙陈雪真的喝下第三碗酒。青麦酒的后劲十足,他虽然没有体会,却是知道,蒙陈雪其实并没有酒量,喝酒喝的快的人,向来醉的也快。或许他不是怕蒙陈雪喝醉,只是有些不舍的放手,不知什么时候,蒙陈雪明澈的眼眸中起了一层迷雾,雾中藏着千丝万缕的情感,让他头一回想要去研究。

    “要说狠,你比任何人都狠,当初你才下山就杀了十几个突厥兵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”蒙陈雪还是吃吃的笑,“要说心软,你比任何人都心软,你对一个抢来的女人都很怜惜,对兄弟很大义,为兄弟不顾生死,就算对梦蝶姑娘一个青楼女子都是守之以礼,你把所有人都当人看,除非他不把自己当人。要说聪明,你比很多人要聪明,陆安右武功赢过你,哥特地位高过你,李志雄等人经验胜过你,历山飞狂妄强过你,可是他们谁和你斗,都是你的手下败将,这不是运气,而是睿智和聪明。可要说你笨,你比谁都要笨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蒙陈雪突然停了下来,剪水双瞳雾气朦胧。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蒙陈雪的评价,忍不住的问,“我笨在哪里?”

    蒙陈雪手腕发烫,反手轻轻抓住萧布衣的手掌,喁喁低语,“你笨就笨在,我都知道了对你的感情不可遏制,萧大哥,你还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她一声萧大哥叫的荡气回肠,柔情百转,萧布衣听到,就算是极为冷静,铁打的神经,却也忍不住的心情激荡,不能自已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