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一百零四节 动情动刀动心思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布衣虽然冷静,毕竟不是铁石心肠之人。可就算他人,深夜静寂,如此个女子对他倾述心事,情意绵绵,他又怎能不会动心?

    “我是陪你喝酒,可是我也想喝酒,我只怕我不喝酒,还是不敢说出自己的心事。但是我不想喝多,因为我又想让你知道,我是清醒明白的。”蒙陈雪红晕上涌,不知是酒意还是羞涩。只是她的玉手却是紧紧握住萧布衣的手掌,牢牢不放。

    “雪儿……”萧布衣嗓子有些发干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,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蒙陈雪眼中层层迷雾,仰头望向他的眼眸,若有期待。

    萧布衣却是再也无法把持,伸出手去,不等搂实,蒙陈雪已经‘嘤咛‘一声,倒在他的怀中。萧布衣只觉得暖玉温香在怀,一时迷失了所在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,你是什么样的人我现在已经不想知道,我知道的是,这辈子我再也无法忘记你这个人。”蒙陈雪轻闭秀眸,颊生桃红,白玉的脖颈也染上了红晕,呼吸急促,却是微微抬起头来,红唇一点,吐气如兰。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女儿心思,喁喁私语,再也按捺不住,垂下头去,痛吻在蒙陈雪的红唇之上。

    蒙陈雪低声细语,却是握住萧布衣的手掌不放,可等到萧布衣吻上她的嘴唇的时候,身子一下子就变的发软发烫,整个人飘飘荡荡,不知道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她喜欢眼前的这个男人,也知道放手后。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见面。她想了很久,这才鼓起勇气和萧布衣说出心事,可她还是害羞。她喝了酒后,微微有些飘飘然,她只怕自己清醒的时候,不敢说出这些真心话来。当萧布衣深吻她地嘴唇,她几乎不能呼吸地时候,她的一颗心兴奋的几乎就要爆炸起来。

    柔软无力地靠在萧布衣怀中。蒙陈雪紧张的无法呼吸,片刻又是不住急促喘息,萧布衣触手温柔,一双手已经忍不住的向她浑圆结实的大腿摸去,温柔而又有力。

    他不是柳下惠,他是很正常的男人,也知道男欢女爱的舒畅,他地手法可能对现代女人还是粗糙些。但是对于古代的女人,已经算是她们难得一遇的际遇。这个时代的女性向来都是逆来顺受,如何遇到过如此善解人意的男人。蒙陈雪初开情窦,倒在心爱男子怀中。早就不能自己,萧布衣手掌触及她的身子。本来就酸软不堪,轻垂螓首,又是嘤咛一声,已经和水一样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灯光下的蒙陈雪,人比花娇,也是不能自己,低低的声音,“雪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蒙陈雪本来低头,闻言抬头,脸上红晕滚滚。

    萧布衣低首,她却抬头,双唇一碰,合在一处。蒙陈雪不知道酒意上涌,还是真情流露,终于放下矜持,一把搂住萧布衣,柔情似网,心意绵绵,“萧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一句大哥叫地真心真意,对萧布衣如有大哥般的尊敬,情人般的思念,婉婉转转,萧布衣再也按捺不住,已从她如玉般脸颊吻下去。

    蒙陈雪嘤咛一声,不知身在何处,只看到灯光一照,两个影子和在一起,重重叠叠,心中一阵羞意上涌,“萧大哥,熄了灯好吗?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起来,熄灭油灯,一双大手已经伸到蒙陈雪亵衣里面,那里柔软极有弹性,只要是男人握住了,只觉得软到心里去,再也舍不得松开。

    毡帐黯淡下来,蒙陈雪也是放开了矜持,主动回吻相迎。她对萧布衣的感情已由伊始地感激变成依赖,依赖化作爱恋和不舍,感情千差万别,可是心中所爱,只有自己才会知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熄灭油灯,已经开始为蒙陈雪宽衣解带,突然间动作停了片刻。

    蒙陈雪人在他的身下,呢喃细语,只是说着萧大哥三个字,见到萧布衣停下了动作,有些不解地睁开眼睛,露出疑惑。

    萧布衣却是缓缓的压在蒙陈雪身上,压低了声音在蒙陈雪耳边说了一句话。蒙陈雪微微错愕,柔软的身子陡然变的僵硬,酒意好像醒了几分,只是口中却是更大声的呻吟起来。

    萧布衣那一刻的目光出奇的冷静,伸手轻轻握住解在一旁的单刀,口中却开始发出粗重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二人虽然和在一起,不过却没有剑及履及,只是二人的呼吸呻吟无论让谁听起来,都觉得已经到了最高的境界。

    这种境界通常很累,也让人放松,更让人觉得萧布衣再也没有警惕。帘帐一挑,微风一阵,一道黑影窜了过来,手腕急震,寒光闪烁,急刺萧布衣的后背。

    那人窜了进来,萧布衣早就抱住蒙陈雪,用力一推,已把她推到角落处。手腕急翻,当的一声响,刀鞘格住来人刺过来的利剑。

    蒙陈雪虽然喝了两碗酒,毕竟不算烂醉,她决心把身子给了萧布衣,却不想没有知觉的时候给了萧布衣。她要记住这一刻,她要让萧布衣知道,她清楚自己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和心爱男人缠绵的时候,那一刻的她欲火高涨,神智却是清晰非常。只是没有想到萧布衣突然在她耳边说了一句,有人要杀我,你如当初一样大叫做戏。

    蒙陈雪听到有人要杀我五个字的时候,已经酒醒了一半,配合的叫了起来,心中惊凛。等到萧布衣把她远远推开的时候,蒙陈雪已经完全惊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来人黑巾蒙面,身材瘦削,可动作猛健,剑法凌厉。

    萧布衣挥刀鞘一格,那人明显一愣。他挑选在这个时候行刺,已经是等候多时。萧布衣醉酒,和女人卿卿我我,风流快活的时候。又如何能留意到身后的动静?

    萧布衣刀鞘格住对方地长剑。顺手拔出了单刀,不用起身,就地一滚。长刀已经削向那人地双腿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警觉又救了他一命,虽然他也是欲火高涨,不想再控制心中的欲望,因为他和蒙陈雪毕竟是你情我愿地事情,可是在欲火喷涌的

    的灵台突然一动,感觉到有人无声无息的接近帐篷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十分微妙。说不清道不明,可是在他练习易筋经后更为敏锐,这才能察觉有人靠近自己。萧布衣提刀就挡,毫不犹豫的下了狠手,此人想要他的性命,萧布衣自然不会对他客气。

    那人凌空跳起,已经闪过萧布衣地单刀,反剑刺向萧布衣的后背。招法巧妙,竟然是个高手。萧布衣人才滚出,闻到身后风声急厉,不等回身。背刀身后。

    ‘叮’的一声轻响,火花四射。刺客微微愕然,想不到萧布衣并不回身,就能架住他的必杀一剑,这是运气还是他本来就是武功高强?

    萧布衣挡住一剑,大喝一声,回身猛砍,那人被他气势所逼,退后一步,挺剑直刺,正中萧布衣的刀身。

    刺客一剑刺出极为巧妙,萧布衣威不可挡的一刀竟然被他轻轻一点卸到了一旁。萧布衣心中一凛,手臂突然一折,断了一样挥出刀去,招式十分古怪。

    常人出刀,一定要挥臂作势,发力使力,可是萧布衣这一刀完全脱离了常规,手臂如同蛇儿一样缠住长刀,软软折折的砍了过来。

    刺客吓了一跳,猝不及防,来不及去挡,只能含胸收腹,横挪开一步。

    那刀划破他的衣襟,倏然收回,当头重砍下来。

    刺客心中骇然,搞不懂萧布衣怎么使出如此古怪地刀法,不敢再挥剑卸力,游步闪开。萧布衣的刀法其实并不怪异,奇特的却是他的手臂,他手臂这会儿柔若无骨般,才能砍出如此奇特地刀法。

    刺客不明所以,萧布衣却是精神振奋。他虽然没有和虬髯客一样,可以把身子任意扭转,可这几天做的姿势却是极大地拓展了他的筋骨。以往的时候,他弯腰手只能勉强及地,可是让虬髯客教导易筋后,身子的柔软性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变,这几招怪招此刻看起来古怪莫名,不过是萧布衣把经常练的几个姿势化作刀法而已。

    刺客被萧布衣怪异的刀法迫的东游西走,突然大喝一声,不顾萧布衣,已经向蒙陈雪冲了过去,挥剑就刺,像要把她刺个透明的窟窿。萧布衣惊凛,来不及追赶,也是一声断喝,单刀脱手而出,直奔刺客的后心。

    刺客不惊反喜,身子一扭,躲过单刀,已经电闪般折回,长剑一指,直刺萧布衣胸口。

    他这招声东击西效果不错,萧布衣刀法让他惊凛,可是萧布衣长刀一去,不过是个没牙的老虎,他来这里就是为了杀死萧布衣,刺杀蒙陈雪不过是让萧布衣心乱而已。

    刺客一剑有如电闪,萧布衣赤手空拳连连倒退,刺客一剑击空,错步前行,刷刷连挥三剑,只想把萧布衣刺个透明的窟窿。陡然间眼前光亮一闪,‘嗤’的一声响,‘当’的一声,刺客手中一轻,发现手中的长剑只剩下半截,不由愕然。萧布衣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把亮晃晃的短剑!

    萧布衣短剑在手,削断刺客长剑的时候也是愕然。这把短剑是可敦赐给他的,他见短剑小巧,取代匕首插在裤腿中,此刻无奈拔出抗敌,没有想到居然削断了对手的长剑。如此看来刺客手中的不应该叫做剑,而应该称作废铁才对。萧布衣见到削断对方的长剑,精神大振,连抹带削,短剑走的完全是单刀的招式,刺客措手不及,断剑和他的短剑连碰两下,转瞬变的比他的短剑还短。

    陡然间疾风一道从背后传来,刺客觉察不妙,翻身一滚,躲避开背后的一刀。蒙陈雪鼓起勇气拾起萧布衣掉落的长刀,见到萧布衣犯险,早早的一刀劈了过来。只是她一点武功不会,这一刀劲道充足,却是全没有章法,让刺客轻易躲开。

    萧布衣闪身护到蒙陈雪身前,刺客滚了两滚,翻滚到帘帐前。合身一扑。已经出了毡帐。萧布衣微微一愣,没有想到他竟然会逃,只是对谁毒害自己。又派杀手来杀却是全然不明。

    缓步走到帘帐处,萧布衣倒是不敢蓦然冲出去。他不知道杀手有几个,是否伏击在门口,侧耳倾听下,外边并没有什么动静。伸手缓缓掀开帘帐,萧布衣只看了一眼。脸上已经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外边没有伏击,只是站着一个人,却不是方才的那个刺客。方才那个刺客滚着出去,却已经横着在地上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门口站着那人身着青衣就已经一愣,发现刺客横着在地更是错愕。只是错愕转瞬即过,萧布衣浮出一丝微笑道:“兄台还没有去睡?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问的直白,目光不由向倒地地那个刺客看了眼,骇然这个青衣人地武功不弱。击倒这个刺客竟然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“萧布衣,跟我来。”青衣人说了一句后,弯腰拎起那个蒙面刺客当先行去。

    萧布衣回头望了蒙陈雪一眼,示意她不要出来。藏好短剑,跟在青衣人身后。

    青衣人东拐西绕。巡逻的士兵见到都是闪到一旁,执礼甚恭。青衣人还是淡漠的样子,一直到了一个大帐外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帐看似普通,却是重兵把守,就算青衣人到了也要出示腰牌,核对无误方可进入。

    萧布衣进入大帐,没有时间去查看大帐地奢华,却被里面的氛围所震惊。大帐里面赫然坐着可敦,没有一点嫁女的喜悦之情。

    除了可敦在座,羊吐屯,答摩支,哥特居然也在,如今夜已三更,可众人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困意。

    青衣人把刺客随手丢在地上,那人呼吸如常,却是不能动弹,他虽然黑巾蒙面,但是眼里已经闪出恐惧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可敦,此人行刺萧布衣不成,逃出萧布衣毡帐的时候,被我抓住带过来。”青衣人简单明了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羊吐屯诧异道。

    青衣人伸手拔剑,长剑一挥,已经把刺客地蒙面黑巾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萧布衣凛然此人的剑法,丝巾本来是柔软之物,

    力,他一剑将黑巾劈成两半,无论腕力,眼力和剑法明。

    黑巾一分两半,一张略带张皇的脸露了出来,眼中满是惊惧,毡帐内蓦然静寂下来,索柯突失声道:“你不就是哥勒的手下?”

    哥特牙关紧咬,握紧了拳头,却是一言不发。哥勒是他弟弟,他弟弟的手下却去刺杀萧布衣,这是否说明了什么?

    众人目光转向可敦,都是诚惶诚恐,不敢多言。可敦凝视刺客,沉声道:“是谁主使你去杀萧布衣?”见到刺客犹豫不语,可敦缓缓道:“你若实话实说,我可饶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刺客对可敦极为畏惧,听到不死,眼中喜悦一闪而过,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是哥勒。”

    哥特一跃而起,抓住刺客的衣领,厉声道:“你说谎!”

    刺客被他掐的差点喘不过气来,稍微松口气就是高声叫道:“可敦,小人句句属实,如有虚言,天诛地灭!”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让你去杀萧布衣?”可敦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人不知。”刺客摇头道。

    可敦不再多问,目光转向索柯突和青衣人道:“你们去把哥勒带过来,不要让他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脸色如常,心中却已经有了大概,只是这个念头实在有些悲哀,见到哥特铁青地脸色,倒有点同情他来。

    索柯突和青衣人出去没有多久,居然就已经把哥勒带了回来,萧布衣初时不解,转瞬一想又是恍然,可敦既然可以派青衣人监视刺客,自然早就怀疑到哥勒,这个女人不动声色,却已经早在暗中调查一切,也是个厉害角色。

    哥勒走进大帐的时候,还有点醉眼朦胧,可是见到刺客和萧布衣都在的那一刻,脸色突然变的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“哥勒,你可认识这个人?”可敦开门见山,声音低沉。

    哥勒望了那人半晌,点头道:“可敦,他是我地手下巴图库,不知道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可敦,请你把他交给我来惩罚。”

    可敦说的是中原话,哥勒回地也是。萧布衣暗自冷笑。已经猜到了前因后果,原来哥勒突然找他喝酒,并非无地放矢。故意和他说地突厥话,也是想要遮掩心意。

    “他说奉你命令前去刺杀萧布衣。”可敦缓缓道:“不知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“他是一派胡言。”哥勒怒不可遏,抱拳施礼道:“可敦,我和萧布衣虽然有过冲突,不过早就和解,今夜几个时辰前。我还找他喝酒交个朋友,怎么会让手下刺杀他?”

    刺客脸色惨白,颤声道:“可敦,小人不敢说谎。”

    哥勒双眉一竖,霍然拔刀,一刀向刺客砍去,急声厉喝道:“你为什么要陷害我?”

    他声到刀到,刺客动弹不得。眼看要被他一刀削了脑袋,一剑横向伸出,光芒闪动,‘当’的一声响。哥勒弯刀已经落在地上,一手捂住手腕。鲜血淋淋,满是惊恐愤怒的表情,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青衫人淡漠道:“可敦在上,你还敢杀人灭口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杀人灭口,我为什么要杀人灭口?”哥勒眼中闪过慌乱,怒声吼道:“难道我就可以让人任意诬陷?”

    “哥勒,你现在承认,吾会饶你一命。”可敦终于说话,语气森然。

    “承认,承认什么?”哥勒冷静下来,“可敦,我真不知道巴图库为什么要杀萧布衣,他虽是我地手下,但可敦若是处罚,我绝无二话。”

    可敦微微叹息,“哥勒,难道你到现在还是执迷不悟?你今日找萧布衣拼酒,只是为了想灌醉他,让巴图库去行刺方便稳妥一些,你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,却没有想到萧布衣没醉。”

    哥勒望了萧布衣一眼,露出笑容,“可敦,我想你是搞错了,我为什么要杀萧布衣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恨他坏了你的好事。”可敦淡淡道。

    哥勒脸色微变,“恕哥勒驽钝,不明白可敦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可敦缓缓道:“哥勒,难道你到现在还要心存侥幸?毒害哥特的那个人,是不是就是你?”

    大帐内一片静寂,只听得到哥勒粗重的呼吸声,有如野兽一般。哥特却是紧咬牙关,脸上悲怒伤心,不解困惑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怀恨哥特抢了你的风头,”可敦缓缓道:“你也喜欢克丽丝,或者说喜欢克丽丝能给你带来地权利,这才竭力阻挡这次婚礼。而你阻止这次婚礼的方法就是下毒毒害你的亲生哥哥。”

    她此言一出,哥勒的脸色惨白,半丝血色都无,他看起来还想笑笑,只是嘴角一咧,却比哭还要难看。

    “本来你的诡计就要成功,可没有想到出来个萧布衣,献药破坏了你的好事,哥特假死之时,你是心花怒放,却装作悲痛去杀羊吐屯,只想掩盖自己下毒的用心。”可敦继续道:“后来得知哥特没死,这才怀恨上萧布衣,今夜你特意想要灌醉他,只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他泄愤……”

    哥勒寒着脸道:“可敦,这些只是别人地一面之词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承认,我看在涅图的份上,会把你交给仆骨处理,”可敦寒声道:“你若是不承认,你信不信吾把你直接车裂在营寨里示众?”

    哥勒愣在当场,可敦的口气并不激烈,可是没有谁会怀疑她的决心。可敦地威望远播,以德服人,但她的手段狠辣,也是无人能敌。她这句逼问看似平淡,在哥勒心中造成地压力却是无以伦比。

    “不错,是我下毒又能如何。”哥勒脸色本来苍白,突然变的红润无比,放声大笑起来,他伸手指着哥特狂声道:“我恨不得他马上去死,从一出生,他就压在我头上,他能力不见得比我强,却什么好处都被他占着,在你眼中,我表现的再出色也是没用,他就是个垃圾你也觉得他的好。可敦,你自诩处事公正,可什么时候真正的公正过?你除了为自己的利益打算,你有真

    重你的子民考虑过?”

    “你住口。”塔克忍不住大声呵斥,“哥勒,你不见得会死。你是我弟弟,我不会怪你!”

    “是,我是不见得会死。”哥勒再次笑了起来,“可我一辈子活在你的光环下又有什么意思。你实在虚伪的不能再虚伪。你现在还假装为我求情,是为了展示你地兄弟情深,还是向可敦说明你地宅心仁厚?”

    塔克一愣。半晌才道:“哥勒,你实在不可救药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沉吟不语,没有想到这两个兄弟情深意重到了如此下场,不由对权力之争产生了厌恶,他是看客,他却在这里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。可他还有个疑惑。哥勒不满塔克的地位和压制,更对可敦不满,可是他为什么毒害自己,导致一切事情败露?

    “哥勒,你毒害塔克也就算了,可你为什么要毒害萧布衣,导致马格巴兹中毒?”可敦沉声问出了萧布衣心中地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对萧布衣下毒?”哥勒明显的一愣,再次放肆的笑了起来。“我知道他是人是鬼,是猪是狗,我从来没有见过他,为什么要下毒害他?”

    哥勒脸色红晕。灯光照耀下,红的滴出血来一样。大帐内只充斥他狂放的笑声,“不过这也无所谓了,事到如今,就算所有的事情都算到我头上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一动,心想难道向自己下毒地不是哥勒,而是另有其人,可那又是谁?

    众人都是面面相觑,可敦却是沉声道:“这种毒药极其的古怪,绝非草原的东西,给你毒药的又是哪个?”

    哥勒笑道,“原来可敦也有不知道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才落,又要想笑,只是才笑了一声,突然捂住了胸口,脸上露出极为痛苦的表情。双眼怒睁,喉咙咯咯作响,有如野兽一般。

    青衫人微惊,闪身到了可敦面前,只怕哥勒对可敦不利。哥勒喉咙咯咯作响,转瞬已经满头大汗,偏偏说不出话来,一时间大帐满是惊惧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哥勒你怎么了?”可敦口气有了疑惑。

    哥勒突然上前两步,伸手去指可敦,青衫人只是一摆手,哥勒就已经踉跄后退,他突然怒吼一声,仰天喷出一口鲜血,人已经委顿在地上,双目圆睁,只剩下手足在抽搐。他全身那一刻变的僵硬,手指微微抽动,嘴角不停地还是流出鲜血,恐怖非常。

    青衫人目光一凝,快步上前,用手探探哥勒的胸口。哥勒又是大叫一声,伸手要抓住青衣人的胳膊,青衣人挥臂只是一振,已经飘然闪开。哥特滚倒一旁,全身抽搐两下,再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青衫人倏然而退,缓步上前,食指探了下哥勒的鼻息,目光诧异,回头道:“可敦,他死了,是中了一种极为奇怪地毒药而死,我无能查出。”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发生在刹那,众人不等反应过来,哥勒已经暴毙,萧布衣心中一寒,已经知道事情远非哥勒下毒那么简单,多半还有人暗中操纵,哥勒或许不过是个替罪羊而已。

    “哥勒这段时间和谁交往过密?”可敦波澜不惊,缓缓问道。哥勒之死虽然恐怖,在她眼中却和死个牛羊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“他和刘先生有过交往。”索柯突上前一步道:“可敦,刘文静此人来历不明,还望可敦明察。”

    可敦沉吟良久才道:“青衫,去带刘文静过来。”

    青衫人施礼倒退,转瞬不见了踪影,萧布衣这才知道青衫人地名字,原来就叫青衫,和自己布衣倒可以套套交情。

    大帐静寂下来,早有属下过来收拾哥勒的尸体,打扫血污,萧布衣见到哥特远远的站着,眼中疑惑不定,心中叹息,他亲弟弟死了,此人方才还是做作,现在竟然没有半点悲恸,也是个很有心机之人,二人积怨太久,已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萧布衣,现已查明,你的确是忠心耿耿,与下毒一事无关。”可敦突然面对萧布衣道:“你初到草原,功劳赫赫,只封你个第一勇士的称号未免屈才……”

    她略微沉吟,羊吐屯跳了出来,抢在索柯突的前面,不管哥勒尸骨未寒,“我倒觉得萧布衣极为适合千夫长一职,还请可敦对有功之臣重用。”

    “萧布衣,你意下如何?”可敦柔声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脑袋有两个还大,暗想你们这种勾心斗角老子看着都烦,如何要加入这趟浑水。“可敦。布衣胸无大志,不善带兵出谋,只想经商贩马。不敢奢求高位,多谢可敦美意。还请可敦知人善用,另请高明。”

    羊吐屯一愣,索柯突也是愕然,二人一辈子都在权利机心中打滚,只以为萧布衣会感恩戴德的谢恩。没有想到他会拒绝!

    “你匹马力擒莫古德一战,已是有勇有谋,更兼又胜了塔克,就算哥勒的暗算对你都是无可奈何。”可敦沉声道:“萧布衣,你看似木讷,却是运筹帷幄,实在是个不可多得地人才。吾收你到帐下,只想你为大隋尽力。却不想你成为反贼一路。如今天下烽烟四起,马匹告急,你如果不求为官,一心贩马。可是心存了叛逆地念头?”

    她沉声一问,帐内皆惊。都是凛然不语。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道:“可敦,在下只是性格所定,不愿为官而已,布衣安分守己,哪里会存什么反叛的念头,还请可敦明察。”

    可敦冷笑道:“逆贼怎么会说自己叛逆,萧布衣你精明能干,只要贩马有成,当会闻名天下。吾见多了反贼存心对隋室不利,如果你贩马有成,他们又如何不对你拉拢,到时候刀剑在身,你还会不从?不为我用,就为我敌,萧布衣,吾只问你一句,千夫长的职位,你是当也不当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,暗道逼良为娼地见过,逼人去赌的也见过,可是逼人为官的倒是头一回碰到,别人替他担心,他心中并不慌乱,“可敦宽以待人,只是方才所言多有不妥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替萧布衣的脑袋担心,却不如以前那样急声训斥,知道这小子总能说出点名堂。可敦果然问道:“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萧布衣沉声道:“江山之守,在德不在险,在宽不在严,苛政猛于虎,德政如春风。可敦,布衣冒昧问一句,试问天下的百姓如果都能安居乐业,试问又有谁会有反叛的念头?”

    几个大臣面面相觑,暗道你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,大逆不道。

    可敦却是沉吟良久,“那你地意思是?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道:“可敦只怕天下谋逆对大隋不利,对萧布衣并不放心,却不知道若是圣上能施仁政,让百姓安居乐业,天下太平,就算偶有叛逆,我想不等圣上出兵,民已平之。在下贩马,只是为了生计,就算为朝廷贩马又有何如,可敦偏偏觉得在下想要反叛,实在大为不妥。舜禹在位之时,又有谁想反叛?可桀纣就算雄兵百万又能如何,还不是落个难堪的下场?”

    “大胆,”羊吐屯终于出声呵斥,“萧布衣,你难道敢把圣上比作桀纣?”

    可敦不语,萧布衣却是侃侃而谈,“羊大人此言差矣,在下不敢比,在下只想说,选择明君昏君只在圣上,不在别人。比较明君昏君却在百姓,不在布衣,可敦宽厚英明,又如何不知道防民之口,甚于防川的道理?”

    萧布衣总算背过点文言文,引用几句,倒也头头是道。他那个时代所学,基本都是流传千载的话,精辟之意自不用说,几人听他一席话,看待他的目光已经大不相同,倒都觉得此人能文能武,是个人才。

    羊吐屯被他驳斥,微有脸红,只是萧布衣滑头之极,把可敦拉到话里,他不反驳咽不下这口气,可要是反驳,就是说可敦不够宽厚英明,倒是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大帐静寂一片,可敦良久这才轻叹一声,多少有些意兴阑珊,摆摆手道:“萧布衣,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愕,却是恭声道:“谢可敦。”

    他不等退下,青衫已经到了帐内,举止飘逸,神色却有了不安,“启禀可敦,刘文静不知所踪,有士兵说他骑马奔东南而去,要不要青衫带兵去捉?”

    羊吐屯急声道:“可敦,刘文静不辞而别,多半心怀鬼胎,哥勒下毒一事说不定和他有关。枉可敦对他信任有加,事事商询,他却心存叛逆,臣请带一队精兵捉他回来。”

    索柯突也是上前道:“臣亦愿往。”

    可敦只是坐在那里,罗不动,让人不知道心思,良久才道:“随他去吧,你们都退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早早的出了大帐,琢磨着可敦和刘文静的关系,暗自摇头,回转自己的毡帐后,只听到一声低呼,一人已经扑到他地怀中,颤声道:“萧大哥,你没事吗?”

    温香暖玉在怀,萧布衣没有想到蒙陈雪还在,酒气夹杂着处子的幽香就在鼻端,萧布衣轻拥蒙陈雪,问了句,“你怎么还在?”

    “我在等你。”蒙陈雪抬起头来,泪珠滚落玉般的俏脸,脸上带有关切,眼中满是柔情的望着萧布衣。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一颤,望着那略带惊慌,满是泪痕地一张俏脸,不由得手臂一环,已经将蒙陈雪搂在怀中。

    方才生死一线,和可敦交谈亦是如此,他精神紧绷,稍有错招就是万劫不复,这下得脱性命,除掉了隐患,一时间放开了一切。有玉人在此关怀等候,他只想尽情的放纵一回。

    双手用力,萧布衣不再多说,已经热火般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蒙陈雪眼帘微合,嘴里昵喃着,却不知说着什么,只是一双手紧紧地搂住萧布衣的背脊,生怕再次失去。

    萧布衣已经不去再想种种的疑虑,只是激烈的吻着蒙陈雪修长的粉颈,轻柔的吻去她粉腮旁的泪水,这一刻,无限的怜惜和爱意,都融入在热吻之中。

    蒙陈雪完全熔化在他的热情里,口中发出了令人销魂魄荡的娇吟,娇柔的躯体紧紧的贴在萧布衣的身上,不断的轻微抖动着。

    终于,她再也不想控制自己的情感,玉臂缠绕,狂热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此时两人都以神魂颠倒,浑然忘忧,融入无比热烈的缠绵中,在萧布衣的爱抚下,蒙陈雪已被煽起了情欲的烈焰。

    萧布衣蜜意轻怜,无处不到的爱抚,更加刺激她血液急速流淌,粉面红。

    星眸半闭,蒙陈雪只感觉一双大手滑入了她的袖衣之中,探寻着她那从未有人入侵过的禁地,蒙陈雪轻嗯了一声,偶尔下意识的轻闪,只是全无实际意义。

    随着长袖衣的滑落,蒙陈雪身上的衣服逐件的落在地上,昏黄的灯影下,她白玉羊脂般的美丽胴体毫无保留的出现在萧布衣的手下眼底。

    蒙陈雪此刻已经羞的浑身滚烫,直将俏脸埋在萧布衣的胸前,慌的呻吟都已经忘记了。

    萧布衣痛吻玉体,同时把她横抱起来,往席边走去……

    灯下的蒙陈雪双腿微蜷,横陈侧卧,一双秀眸似睁似闭,漆黑的秀发散落在肩头,更衬出肌肤的圆润粉白,美的惊人。胸前浑圆突起,微微战栗的抖动着。

    萧布衣此刻已经除去身上的衣物,靠了上去,肉体毫无间阂的接触,一团烈火顷刻间在两人心中燃起。

    蒙陈雪娇躯一颤,慌乱中睁开秀眸,恰遇上萧布衣含笑凝望,目光一碰,连忙闪躲,只是这闪躲更增加了憾人的诱惑。萧布衣喉间发出一声低吟,重重的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水乳交融的一刻,蒙陈雪秀眉微皱轻微娇呼,身体骤然紧绷,随之四肢紧紧缠住萧布衣的身体,喃喃自语,似乎坚定自己,又像是说给萧布衣听,“萧大哥,我永远不会忘记你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