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一百零八节 机关算尽圣旨到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文化及走出了天香坊,脸色已经阴沉的和锅底一样,一口浓痰在地上,宇文化及握紧了拳头,喃喃道:“高士清,你居然敢让我丢脸,我不会让你好过。”

    一辆豪华马车疾驰过来,装潢华丽,香气扑鼻,到了宇文化及身边戛然而止,马是好马,马夫也是不差。宇文化及上了马车,已经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事情办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马车上有两个手下,一个黑面,一个白脸,看起来倒可和黑白无常攀上亲家,“公子,我们得到确切的消息,陆安右的确死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握的拳头咯咯作响,怒声道:“没用的东西,他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黑面的说道:“公子,高士清把消息封锁的很严,我们费劲心力才知道陆安右事败,回转紫河的前几天被萧布衣杀死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这个萧布衣。”宇文化及握紧了拳头,恨声道:“他屡次坏我大事,老子不把他抽筋扒皮也就不姓宇文这个姓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和萧布衣初次见面,对他却是恨之入骨的样子,估计就算萧布衣见到都是疑惑不解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梁子玄他们不是说萧布衣武功差劲,不足一提。陆安右怎么说也是个高手,我一心栽培他进入裴阀,只指望他能够得到裴茗翠的举荐到了皇上的身边,他轻易就死,难道是高士清这个老鬼看穿了他的底细?”宇文化及紧皱眉头,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可梁子玄那帮人也是铩羽而归。”黑面苦笑道:“梁子玄收买了李志雄,本来决定在出关的时候把萧布衣干掉。听说他们派出个绝顶高手。却还是不能奈何这个萧布衣,我恐怕此人也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冷哼一声,“他们让那个绝顶高手扮作历山飞吗?”

    白脸地接道:“不错。谁都不知道历山飞到底是谁,却都知道他善用单刀,戴有青铜面具,既然如此,梁子玄他们也想浑水摸鱼。最近历山飞神出鬼没,但我想大多数事情都非他所做。只是梁子玄他们不知道陆安右是我们地人。当初想把所有人一块做掉,没有想到高士清这个老鬼好像防到这招,居然带了连环弩那种要命的东西,梁子玄他们本以为准备充足,可以将商队一网打尽,却没想到折损大半,再无力阻挡他们出塞,也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。”

    黑面苦笑说道:“他们偷鸡不成蚀把米。我们却是大大的损失,公子本来准备这次买卖大赚一笔,却没有想到会被萧布衣破坏,只能暗中做点生意。我们真地不明白这个萧布衣怎么如此好命。本来梁子玄一计不成,又生一计。收买仆骨的贵族,让他们阻挡裴家商队入仆骨,在拔也古收拾他们,没有想到他们还是见到了可敦,满载而归。陆安右如此武功反被他杀,公子倒不能轻视此人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脸色铁青,半晌道:“他屡次破坏我的计划,还上了老子喜欢的女人,我不杀他,只能说老天无眼。裴茗翠对他刻意栽培,用意无非是把他举荐给皇上,加稳裴阀的根基,我们怎么能让她如意!萧布衣的好运气今天是最后一天,明日老子不用动手,也是他地死期,得罪我宇文化及的人,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!”

    黑面白脸互望一眼,脸上都是浮出动人的微笑,“公子高招,我只怕萧布衣做梦没有想到得罪了公子,也更想不到他风光也就剩下最后一天。明日筵席上还有王大人和刘武周一干人等,想必定然精彩非常,萧布衣难免牢狱之灾,死期将至,到时候裴茗翠辛辛苦苦,只怕她终是空欢喜一场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放声大笑,得意非常,“不错,不错,萧布衣做梦也想不到我在对付他,今日筵席先给他点甜头,明天才是真正的好戏开始。只是好戏要等到明天,今晚你们给我准备了没有?”

    黑面白脸都是奉上笑容,“女人早给公子准备好了,还请公子移步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哈哈大笑,重重拍拍二人的肩头,“你们做的很好,很趁我心意,只要此间事了,我就带你们去东都好好的耍耍。梦蝶不是很狂,对老子我避而不见?过几天去了东都,那老子就要好好玩她,到时候看看裴茗翠和高士清会有什么样的脸色!”

    高士清筵席完毕,略微招待下众商人和萧布衣,已经离开众人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虽然没有传说中地那么能打,更没有传说中的地位,而太仆少卿不过是个养马的官,在萧布衣的眼中,高到或许可以和孙猴子地弼马温相提并论。但太仆少卿毕竟算是个京官,宇文化及也是皇上身边的红人,就算王仁恭都是不好得罪,所以当所有众商人离开地时候,都在考虑明日赴宴到底要准备什么样的礼物。

    高士清离开众人的时候,虽然没有黑脸,却是紧锁着眉头,走到一间房前推门进去,一人坐在桌边,以手托腮,扭头过来,见到高士清,霍然站起道:“高爷。”

    那人赫然就是小胡子贝培,黑面瘦削,但是声音并不刻意装作,而是实在的女声。她真实的女声倒是婉转温柔,丝毫没有小胡子时的那种僵硬,只是口气冷漠并非做作,对待高士清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坐,你的伤好了没有?”高士清问道。

    “已无大碍。”贝培回道。

    高士清点点头,“裴蓓,你这次做的很好,总算没有折了裴阀的威风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高爷安排的妥当。”小胡子贝培的名字原来不过是裴蓓翻过来念,“高爷让员外郎研制的连环弩杀伤奇大,只可惜成本太高,不能通用。”

    “员外郎也是个人才。”高士清点头道:“不过他是时运不济。总受人排挤。他古灵精怪的发明这种东西,极为不易,成本高倒无妨

    做了这些,没有想到还会有些用途。”

    二人似乎都是知道员外郎是哪个,岔开了话题,高士清问,“裴蓓。你一路跟随萧布衣,觉得此人如何?”

    贝培凝思片刻,摇摇头,“他这人虽然是副领队,但很负责,对商队尽心尽力。我看不出他地底细,只是他武功地进展可以用神速来形容,实在让人非常诧异。”

    “武功无伤大雅。”高士清摇头道:“再好的武功也是抵不过心机。你要知道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道理,我们看重他地并非武功!不过他武功有所进展,对我们来说应该算是个好事,你只要说说对他印象即可。我相信你的直觉。”

    “他正而不迂,不贪财好色。”说到这里的贝培顿了下,似乎想到了什么,“那个韩雪原来是蒙陈族的塔格,倒让我们意料不到。他们一路行来,萧布衣能守之以礼,节制欲望,远非常人能比。我多方试探,发现他这人倒是清净寡为,不好意气之争。”

    高士清点头,“你说的不差,一个人最难战胜的就是自己,说穿了也就是难以战胜自己地七情六欲,宇文化及虽然不差,但是毕竟肉欲难脱,就是死穴,成不了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虽然欲望不强,但是感情丰富,对兄弟极为重义,就算对一匹死马都是唠唠叨叨,很是婆婆妈妈。”贝培皱着眉头道:“高爷,萧布衣这人这点是个极大的缺陷,他对敌人下手或许毫不留情,但是对自己的兄弟却是难以割舍,如果想要击败他,倒可以从这点考虑。”

    高士清笑了起来,“他若对谁都是心狠,我们如何敢来扶植这种人?我们不怕他万一上了高位,把我们一脚踢开或者拿我们开刀?朋友是相互的事情,就如感情一样,没有付出,就不要妄想收获。我们就是因为知道他重义,宁可得罪宇文化及,也要把梦蝶送走,就是想让他知道我们对他的器重,他这种人绝非池中之物,终有飞黄腾达的时候,我们这时拉拢本钱最少,要是像陆安右那种绝情寡义之人,只会浪费我们的心血。”

    “高爷说的也是。”贝培哑然失笑,“不过你让我留意陆安右,说他多半会反,难道是早有警觉?”

    高士清冷笑道:“虽然宇文化及不足成事,可如今裴阀高处不胜寒,各个旧阀新门都是虎视眈眈,只等着我们失势地时候。我已经查的明白,陆安右和宇文化及有过交往,虽然短暂,难免不被宇文化及收买。至于这次宇文化及来找梦蝶不过是个托词,他当然不止那么肤浅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有什么目的?”贝培好奇问道,和萧布衣等人在一起的时候,她看起来无所不知,不过在高士清面前,她居然有些天真。

    “他地目的就是我要找你地用意。”高士清伸手掏出一个锦囊递给了贝培,“照这个去做,务求干净利落!”

    高士清走后,贝培从锦囊中掏出一张纸签,看了一眼,脸上微微变色,半晌把纸签放到红烛之上。

    纸签燃着,化为灰烬,贝培回到床前打坐半个时辰,听到窗外三更锣响,已经推窗出去,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弼马温请客,倒是稀罕,萧布衣有这个念头的时候,没有太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弼马温当然就是宇文化及,萧布衣又见到了一个印象中的牛人。宇文化及在他印象中很牛,听说还是他亲手杀的隋炀帝,这种人物应该不容小窥。可宇文化及看起来很衰,最少比他想像的要衰,和一般玩鸡斗狗的纨绔子弟没有太大的区别,他不知道宇文化及处心积虑的对付他,更不知道危机已经迫在眉睫,所以再次到了天香坊的时候,还是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可等见到王仁恭和刘武周悉数在场的时候,萧布衣心中就已经‘咯噔’一下,他发现原来宇文化及随口邀请竟是刻意而来。

    他把商人,太守。裴阀和刘武周一齐找来。难道有什么更深用意?萧布衣把诧异压在心中,开始刻意的谦卑,留心的观察动静。不过他向来也不傲气。所以态度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众人落座,萧布衣不敢和王仁恭,刘武周一般人等抢风头,到一帮商人中落座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高居主位,举止不端,倒和弼马温看起来一个性格。他虽然宴请了商人。可眼中明显没有商人地位置,只是和王仁恭和刘武周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王仁恭还是一身紫袍,不知道穿上那天就没有脱下来,还是留有多套备用,脸上并不严肃,只是询问下宇文述地事情,无非是说什么征辽平乱的事情。刘武周喝酒的时候多,说话地时候少。自斟自饮,并没有当筵席是回事。

    众商人都觉得来的不值,可是又不好折回,陪着笑容。脸部表情都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实际上除了商人,好像没有哪个当作这是筵席。宇文化及摆谱完毕,见到高士清很少说话,放声笑了起来,“老高,虽然我在这里宴请来客,可你怎么说也是这里的主人,似乎应该找几个歌妓让我们欣赏一下。”

    高士清微笑点头,“少卿说的极是,我这就去吩咐。”他不等起身,宇文化及已经高声道:“不急,不急,我先给老高你说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高士清点点头,“悉听尊便。”

    “老高你可知我为什么对这些菜肴并没有动筷?”宇文化及问道。

    “多半不符合少卿的胃口?”高士清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菜肴其实不错,可是自从我在西京吃了道美味后,就对别地菜肴再也没有了胃口。”宇文化及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高士清沉声道:“不知道少卿吃的是何种美味,这里倒可

    准备一下?”

    “老高可知道斛斯政已被皇上处死?”宇文化及不经意的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众人听到斛斯政被处死的时候都沉寂了片刻,就算商人都是有了一丝不安,萧布衣不明白斛斯政是哪个,察觉到高士清脸色微变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斛斯政谋逆反叛,勾结外邦,圣上到现在才处死他,倒是宽宏大量。”高士清回答的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老高可知斛斯政是如何死的?”宇文化及不经意的望了萧布衣一眼,嘴角一丝嘲笑。

    萧布衣不动声色,心下凛然,只觉得危机将近,偏偏想不到头绪。

    高士清微笑道:“在下只是沗为裴家商队的主事,一心经商,倒是孤陋寡闻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大笑了起来,“谅你老高也猜不到,家父对圣上说,斛斯政之罪,天地所不容,人神所同忿。若同常刑,贼臣逆子何以惩肃?请变常法。圣上是明君,准许了家父地提议。于是圣上就命人把斯政绑在金光门的一个柱子上,众大臣一人一箭射死了他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沉默不语,萧布衣隔着桌案看到高士清握紧了拳头,心中不解。因为高士清都说斯政叛逆勾结外邦,这种人不死那是天理不容,既然如此,高士清为什么紧张,宇文化及吃喝的功夫突然说到斛斯政不知道又有什么用意。

    高士清轻轻舒了一口气道:“原来斛斯政是被射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,不然。”宇文化及连连摇头,“后面还有更精彩地内容。斯政被文武百官一人射上一箭,却还没死,圣上就让人割了斛斯政的肉下来,然后开始烹煮,让百官品尝。我是有幸在场,多吃了几口,味道鲜美,真是从未有过。”

    林士直见到没有自己地事情,正夹了块肉放在嘴里,听到宇文化及说什么吃人肉,忍不住一口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目光一寒,“林掌柜可是对圣上决定不满?”

    林士直吓的筷子差点扔了出去,慌忙站起拱手,“在下从无此意,只是出塞偶感风寒,身体有些不适而已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微笑道:“原来如此。我可是对圣上忠心耿耿,秉承圣上旨意做事。食得奸侫之人的肉汤,实在是天下第一快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道无耻之人,以你为最,你口口声声说别人是奸佞之人。我看最奸佞的就是你这个宇文化及。当然还有你那个溜须拍马的老子宇文述!不过杨广任由这些人作恶为非作歹,看样也是个暴君,小六子说地什么明君。不过也是见人只说三分话罢了。众人都是无语,心中恶心,却是不敢反驳,宇文化及把圣上扯到一起,又有哪个敢和他辩解?

    “只可惜这里倒没有奸佞之人。”高士清面色不变,“倒让少卿扫兴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宇文化及脸色变冷。“我可不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心中惴惴,就算王仁恭和刘武周都是皱起了眉头,高士清微笑道:“不知道少卿此言何意?”

    “若说出塞嘛,我倒听说裴家此次有一功臣?”宇文化及又是转了话题。

    高士清望了萧布衣一眼,颔首道:“若说此次出塞第一功臣,当然非萧布衣莫属。”

    众商人听到高士清亲口承认地功劳,都是不由一阵兴奋,甚至比自己受到赞美还要高兴。实在是觉得萧布衣的确是众望所归。

    “我还听说裴小姐有意将萧布衣举荐给圣上?”宇文化及问道。

    高士清还是微笑,“裴小姐的确有这个意思,少卿倒是消息灵通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知道这个萧布衣是个什么样地身份?”宇文化及问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一寒,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。他是马匪的身份,比草民还不如。那是反叛的性质,宇文化及咄咄逼人,别的不提,单提反叛的斯政,难道知道了自己的身份,可这怎么可能?自己和他初次见面,他怎么就对自己知根知底?

    高士清沉吟下才道:“圣上唯才是用,我想萧布衣就算是个布衣,圣上也能找出他长处,酌情使用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若连布衣都不是呢?”宇文化及一字字道。

    高士清哑然失笑,“少卿到底想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向天拱手,示意尊敬,“圣上辛劳,我们既然食君俸禄,当然与君分忧。我最痛恨地就是叛逆欺君之人,恨不得食其骨肉,斛斯政大逆不道,暗助叛逆杨玄感,后又逃到高丽,里通外国,我宇文化及吃他的肉都是嫌太轻,恨不得将他骨髓吸吮,方不负圣上的厚待之意。”

    听到吃人肉没有想吐的人,听到宇文化及的这番话不止拍了马屁,简直拍到马髓中去,差点补吐了出来。各自垂头忖度,不知道他到底什么用意,就算林士直几人都看出,宇文化及是针对萧布衣而来。

    “少卿忠心,路人皆知。”高士清不咸不淡道:“却不知道想怎么为圣上分忧?”

    “为圣上分忧当然是找出奸佞之臣!”宇文化及长吸了一口气,霍然站起,用手一指,“我想说的是,这个萧布衣不是士族子弟也就罢了,可他也不是草民,而是一个落草为寇的马匪!杀人越货,无所不作,奸杀掳掠,坏事做绝。试问这样的人,天下稍微有良知之人如何能够放过,我此番前来,就是想揭穿他地身份,还请王太守和刘校尉明察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身为太仆少卿,虽然不过是个马官,若只轮官阶,却比王仁恭要高。太仆少卿大隋官为从四品,王仁恭的太守不过五品而已。但是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,他在皇帝面前能说上话,若轮实权,比这二人差了太远。他指责可以,但是要抓人,当然还要王仁恭,刘武周出手才好。他这一番话可以称的上石破

    不但王仁恭和刘武周意动,就算高士清都像没有想到道:“少卿说笑了,萧布衣为人宽厚,怎么有你说的如此不堪?”

    众商人窃窃私语,出面地却是一个都无。就算是准老丈人袁岚都是紧缩眉头,知道宇文化及绝对不会无的放矢。他若真地是萧布衣老丈人,当然会想办法帮助萧布衣,但是这会儿,只能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萧布衣不知道宇文化及如何知道自己是马匪,知道他却是有备而来,心中暗惊,脸上倒还神色如常,拱手道:“宇文公子,我本布衣,安分守己,不知道公子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你叫布衣就是布衣了吗?”宇文化及神色有些狰狞,“萧布衣,当着众大人的面。你还不认罪。难道真是不见棺材不下泪吗?”

    萧布衣此刻只能硬着头皮道:“在下种田出身,真不知公子所言何指?”

    “种田出身?种田出身就有你这种本事,那天下种田的人也让人不敢小看。”宇文化及转怒为笑。轻轻拍了两下巴掌,“赖三,出来吧,萧布衣说自己是种田出身,看来需要你来认认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赖三两个字地时候,一股热血冲上脑海。心中暗恨。赖三他当然知道是哪个,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人会出卖自己。自己不做他地生意,却没有想到他断自己的后路,当初赖三一走,山寨意见不一,有的说杀,有地说没有必要。他们毕竟是官兵出身,逼不得已杀人才会不留情面。后来萧大鹏也说赖三毕竟是山寨之人,也有亲戚在山寨,谅不会出卖山寨,事情也就放下了。却没有想到今日自己栽到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心中在为山寨和自己担忧,萧布衣却是想着应对之策。一个人嬉皮笑脸的走到萧布衣面前。山羊一般道:“少当家,别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不动声色,冷冷的望着他,“兄台贵姓?”

    赖三一怔,本以为萧布衣会吓的屁滚尿流,或者勃然大怒的指责他,没有想到萧布衣竟会想出不认识自己这招。越想越开心,赖三大笑起来,指着萧布衣道:“你们看看多好笑,他叫萧布衣,是这里不远一处山寨地少当家,杀人越货,无所不作。和我熟悉非常,现在竟然装作不认识我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皱着眉头,“你说的没错,我是叫萧布衣,可是我不是什么少当家,只是种田出身,如今才开始经商,和你说的完全不对。你和那个马匪萧布衣熟悉非常,难道你也是个马匪?”

    赖三见到众人都是不笑,伊始的得意已经消失不见,萧布衣没有压力,压力那一刻全部转移到他这里,吃吃道:“我当然不是马匪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马匪你怎么知道有马匪杀人越货?”萧布衣淡淡道:“他们杀人如麻,难道会轻易放过你,还会好心的告诉你他们的姓名?你觉得你和马匪没有关系会有人会信你?你到现在句句谎话,难道还指望别人相信你的污蔑之词?”

    萧布衣几句话扳回劣势,众商人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赖三怔住,他当然希望咬萧布衣一口,可是却不希望把自己牵连进去,“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向王仁恭一拱手道:“大人,现在事情看起来很明显,这个人叫做赖三吧,他认识一个马匪叫做萧布衣,正巧和草民同姓,或许草民和那个马匪萧布衣还有些相像,所以他异想天开的认为在下就是那个马匪萧布衣。只是这人和马匪有关那是确实无疑,小民安分守己,还请王大人明鉴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番话下来,众商人都是点头,袁岚终于站了起来,“王大人,布衣说地也有道理,有人艳羡布衣的风光,找人出来诬陷萧布衣也是说不定的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明说是谁诬陷,可谁都知道矛头指的是宇文化及,不由钦佩他地胆大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冷冷的望了袁岚一眼,袁岚竟然镇定自若,还以微笑。

    萧布衣却是心中焦急,他用言语扣住赖三,不过是拖得一时。赖三毕竟是知道山寨地所在,如果宇文化及叫板,一去山寨,那所有一切就会真相大白,更有甚者,官兵可能攻打山寨,那可是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他拖得住赖三,不承认自己是马匪,实在是无奈之举,只盼缓上一缓,高士清眼下和自己一条船上,说不定能助自己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却是大笑起来,“好一个草民,草民也有如簧巧舌吗?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道:“公子此言差矣,草民虽然大字不识一个,也知道诸葛孔明也是个布衣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微微一怔,没有想到萧布衣急变如斯,嘿然冷笑道:“萧布衣,我没有想到你狡猾如斯,可我实在不用和你争辩,只要赖三带我们找到了山寨的所在,你的谎言不攻自破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心下焦急,却知道他们托大,只以为赖三一人就可以把自己定罪。倒没有更深一步。这个宇文化及看起来能力有限。

    脸上笑容更浓,萧布衣道:“其实只要找到了山寨的所在,我想第一证明这个赖三和马匪有密切的关系。第二呢,见到那个萧布衣,我也可以沉冤得雪地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要不是听了赖三言语凿凿地保证,见到萧布衣的沉稳,几乎以为赖三在说谎。他都是这样的念头,别人不用说。更是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赖三脸色阴晴不定,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驳,他可不想砍了萧布衣后,自己也赔得上脑袋,这个宇文公子虽然信誓旦旦地为自己保证,可是自己也是有罪,他能来救?

    宇文化及叹息一口气,“既然如此。我们还等什么。王大人,我恳请大人带上精兵千人去围剿山寨,顺便证实下萧布衣真正的身份。我是不会冤枉良民,可我也绝对不想放过一个叛逆!”

    王

    吟不语。暗想你小子以为兵士和你的钱袋一样,想边境日紧。民乱四起,出去围剿马匪有个屁功劳,萧布衣是否马匪关我鸟事,你们门阀争斗又没有我的功劳,正想着如何推搪不去,突然发现周遭的异状,霍然抬头,也是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萧布衣一直不太搭理赖三,以轻蔑显示不认识,不经意的瞥到赖三脸上地时候,眼中也是闪过惊诧!赖三脸色已经青的发紫,可是他自己竟然并不知觉。

    赖三患得患失的功夫,发现众人都是望向自己,一时间不知所措,问道: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站起,胆大的上涌,胆小的后退,赖三心中惊惶,嘶声道:“我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突然抓紧了喉咙,脸色紫的暗黑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功夫,他的脸色由青变紫,由紫变黑,恐怖非常,喉咙咯咯作响,一只手却是越掐越紧,好像要掐死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萧布衣饶是胆大,也是心惊,不知道赖三怎么突然变成这种样子,不由退后了两步。

    陡然间赖三怒吼一声,一口黑血喷了出来,人却如同醉酒般晃了两步,颓然倒地,手足抽搐两下,竟然死了。

    见到赖三中毒,萧布衣心中一动,飞快地向四周看了眼,发现贝培坐在最远处,喝了口茶水,众商人都是轰动哗然之时,他已经转身离去!

    萧布衣恍然大悟,贝培见到赖三毒毙离去,看来毒是贝培所下!贝培用毒神出鬼没,但他何时下的毒,又怎么知道赖三要揭穿自己的底细?

    萧布衣微微恍惚,宇文化及却是厉声喝道:“萧布衣,你毒死了赖三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一声厉喝,萧布衣镇静下来。他不怕狗的狂叫,只怕狼地阴狠,宇文化及越是恼怒,他反倒能静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宇文公子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你离赖三最近,他突然毒毙,难道不是你心虚杀人灭口?”宇文化及心中暗恨,他蓄谋已久,只以为这次会把萧布衣打入万劫不复的十八层地狱。没有想到萧布衣地头脑甚为聪明,混淆了众人的视线。他口口声声说赖三是马匪,让众人只注意思考赖三是否说谎,就轻避重,却把自己的身份提也不提,这下赖三已死,他宇文化及托大,却不知道山寨所在!

    “宇文公子离赖三也近,而且他一直都是你的人,我只怕……”萧布衣欲言又止,可是言下含义谁都清楚,他说宇文化及毒死了赖三!

    稍微咳嗽声,萧布衣又道:“如果我真有毒杀赖三于无形的手段,我想也没有人敢站在离我几尺的距离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真的吓了一跳,不由退后两步,见到萧布衣脸上的笑意,恨不得去掐死他。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叹息,暗道宇文化及看起来也是一般,远没有自己千年后听说过的强大,不知道犬父是否有虎子,他儿子宇文成都又会是个什么样的人?不过眼下小心使得万年船,赖三一死,山寨真的要好好的整治下才好,不然让人端了老窝,还谈什么发展。

    “圣旨到。”外边突然传来一声喊。众人一时轰动,暂时忘记了赖三的死,搞不懂圣旨怎么会下到天香坊。转念一想,圣上随心所欲,做什么事情都是出人意表,又是释然。

    门外走来三人,两个护卫,一个通事舍人高捧圣旨走进来,宇文化及急走几步,“黄舍人……”

    姓黄的通事舍人见到宇文化及有些意外道:“原来少卿也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暂时忘记了萧布衣,或者说也不知道眼下如何去对付萧布衣。本以为圣上颁旨给自己,听到这话心里凉了半截,也搞不懂圣上为什么会颁旨到天香坊。

    黄舍人望见了高士清,摆摆手让他过来,“我听说这里有个叫萧布衣的?”

    高士清点头,宇文化及双目喷火,一颗心却如在冰中一样,难道圣上传旨给萧布衣,裴茗翠怎么会有如此快的动作?

    “萧布衣接旨。”黄舍人高喊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黄舍人询问的时候也是骇了一跳,听到他高声喊自己的名字,见到众人艳羡,嫉妒,兴奋,喜悦的神色不一而足,就算王仁恭和刘武周都是神情异样,看他的眼神大不相同,不由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杨广要和他对话,这实在是难以想象!

    众人退后,分立两旁,萧布衣几步走到黄舍人面前,依照看过的镜头下跪叩首,沉声道:“萧布衣接旨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种无名的力量,也是一种让人心悸的力量,推动他不由自主的前行。

    黄舍人却已经高声宣旨,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萧布衣仆骨扬名,宣我大国国威,特许东都候驾,即刻起行,不得有误,钦此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愣了下,没有想到杨广的旨意倒是言简意赅,见到黄舍人望着自己,点头示意,起身接旨,沉声道:“萧布衣接旨。”

    拿着圣旨在手,饶是萧布衣沉稳过人,一时间也是胆气豪发,心中暗道,无论杨广如何,自己终于一见,瞥见宇文化及忌恨的目光,萧布衣心中没有畏惧,只是想,东都,我还是来了,宇文化及,梁子玄,不用着急,看来我们终有再次见面算账的一天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