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一百一十节 落魄的风尘二侠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布衣告别了婉儿,急急的顺着红衣女子消失的方向走着红衣女人是谁,月光怎么会在她手,月光及不情愿的样子他看着也不舒服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如果说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之外还有难养的,那就是泼辣的女人更难养,他没有说什么,那女人就要惹来一堆人的样子,堂堂东都,他倒也不想造次。

    翻船的事情对洛水行舟来讲,不过是个插曲,众人还不等聚在一起,见到无事,也就散了。可路上行人毕竟不少,巡视的兵士也多,他不敢放足狂奔,只怕找不到女人,反倒惹出了麻烦更是糟糕。

    洛水横穿古都,将东都大城划成两半,他住在高升客栈,身在玉鸡坊,是在河北。红衣女子上岸骑马却是穿中桥而过,向东都的南面而去。

    萧布衣过了宽广长阔的中桥,举目望过去,哪有红衣女子的身影,不由沮丧莫名,暗想被翻船一耽误,这样一别,恐怕真的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河对岸就是寻善坊,萧布衣缓步过去,抱着询问的念头。

    东都以坊为单位,每坊都和一个城镇仿佛,自成一体,东都百来坊,古都之大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每坊都属于独立的单元,有高墙围栏隔断,小坊出口不多,各有官员兵士看管,出入都要有凭条才可。萧布衣来到东都才知道这里戒备极严,远非印象中随意走动的松散,每坊的百姓白日倒可以在东都街巷随意走动,只是到了晚上。都要回转各自地住所。无事不能出大街走动,不然会被鞭笞,这就是所谓地宵禁。

    算计着回转的路程。萧布衣已到了寻善坊门前,旁边坐着一个胖胖的兵士,懒洋洋地晒着太阳,见到萧布衣走过来,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黄舍人早把路引给萧布衣,要去东都的紫微城。那还是远远不成,但是在寻常街坊倒可以通行无阻。

    兵士接过萧布衣的路引,看了一眼,已经坐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其实每坊来来往往的百姓都是变化不大,这个关卡也是形同虚设。兵士看门,对常住的早就眼熟,一般不会询问。看到萧布衣是个布衣,还是生面孔。当然会过问下,只是一看到萧布衣的路引竟然是宫中发出,忍不住端正了态度。

    “萧公子什么事?”

    虽然不认识萧布衣到底何方人士,只怕此人是微服私访。兵士不敢怠慢。路引上只写着萧布衣三个字,上面是宫里地花押。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权位的好处。微笑道:“我想向你打听个人。那个女人身着红衣,应该是湿漉漉的浑身未干,骑着一匹白马,不知道你看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你要找张鸡婆?”兵士脱口就道,感觉有些失言,改口道:“你是要找李靖的女人?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口剧烈跳了两下,已经证实了心中的猜想。虬髯客不惜去锡尔河找什么汗血宝马,却是为了红拂女?当初自己问他要去哪里,虬髯客只说要去东都,如此豪放之人,也有些扭捏,原来是要到东都去会梦中情人?难道说自己方才见到的红衣泼辣女人就是传说中,风尘三侠之一的红拂女?萧布衣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是红拂女吗?”萧布衣有些口干舌燥,心道见面不如闻名,这种雷人的人物只有听说地时候才觉得向往,见面后发现不如不见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性格的女人竟然能让虬髯客和李靖倾心,实在是出乎萧布衣意料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好多年没有人叫了,萧公子倒记得。”兵士四下看了眼,“萧公子,你找她做什么,难道她占了你的便宜?”

    萧布衣咳嗽声,“那倒不是,我只是刚才见到她救人,这才想过来结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兵士满是好奇,“张鸡婆这种人也会救人?”

    见到兵士对赫赫有名地红拂女殊为不敬,萧布衣好奇又好笑,“不知道兄台怎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兵士见到萧布衣是个布衣,而且态度随和,嘴角撇了下,很诧异道:“张鸡婆在寻善坊出了名的泼辣,无便宜不占。她不去杀人已经不错,怎么会去救人?”

    萧布衣忍住笑道:“不知道李靖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兵士伸手一指,“进门直走,第三个路口右拐,门前有颗大槐树地就是员外郎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举步要走,兵士突然叫道:“萧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萧布衣问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人生地不熟的,你去找人可以,切记不要拍门。”兵士说了一句,已去盘检其他路人。

    萧布衣有些疑惑,不知道这个员外郎做什么的?更不知道为什么不要拍门。还是依言走进坊内,到了第三个路口右拐,先看到一颗大树,枝叶繁茂,虽是入冬,叶子都还长的精神,倒还遮蔽天日,枝干几乎都要长到门里。

    萧布衣这下不虞找不到李靖住在哪里,径直向大槐树走去,见到一个小孩子爬在树上,扯着脑袋向大宅子里面看,不由奇怪。咳嗽一声,孩子吃了一惊,竟然从树上掉了下来,萧布衣手快脚快,已经一把接住。

    小孩子看了他一眼,也不感谢,推开他,一溜烟的跑了,萧布衣缓缓摇头,整理下思路,想着怎么样的开场白才合适。

    虬髯客既然是大哥,他的义弟当然也和自己亲近些,自己寻马而来,倒没有想到有幸见到李靖。不过这咋说也是李靖,以后大唐的卫国公。另外一个是红拂女,虽然觉得鸡婆这两字形容红拂女那是再贴切不过,可人家那可是风尘二侠,自己冒然拜访,是否唐突了些?

    正考虑是否上附近不远的南市买点水果糕点来登门造访,身后噔噔噔的脚步声响起,急促非常。

    萧布衣久在江湖游历。警觉已生。不动声色地侧走一步,回头

    。

    单刀他是早早地放到了客栈的包裹内,并不带出。只怕惹了麻烦。这是天子脚下,不是闹着玩。他只把可敦赠与的短剑藏在身上,以备不虞。

    身后那人径直超越了萧布衣,一直到了大槐树下。萧布衣没有被他地身手吓一跳,却被他的装束吓一跳。这人灶王爷的打扮,好像才从灶坑中钻出来一样。火烧火燎。焦黑的衣服,满是灰尘的脸,手脚也是一样,捧着一个东西,圆滚滚的,也是焦黑一片,分辨不出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那人到了大槐树下,已经破口大骂。“直娘贼,李靖你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萧布衣差点晕了过去,暗想这种寻仇之人,坊外地兵士怎么会放他进来?听闻李靖文武双全。居然也有人敢上门挑衅?

    缓缓的走上前几步,萧布衣不动声色。那人扭头望了萧布衣一眼,也不搭理,只是指着大门,破口大骂不已。他虽然是骂,却不打门,倒也让人奇怪。

    此人足足骂了一顿饭的功夫,估计也是感觉口干舌燥,突然做了一个让人诧异的举动,他放下了手上的那个东西,跪了下来,带着哭腔道:“直娘贼李靖,你是我爷爷还不行,我求你出来吧!”

    萧布衣几乎怀疑这家伙有病,不然怎么一边骂一边哭个不停。又叫爷爷,又说直娘贼的,倒也难为了他。

    又过了盏茶的功夫,骂人求人的那个人看起来已经有气无力,用手拍地,呼天抢地,声音却已嘶哑,“李靖,员外郎,大爷,我祖宗,我求你出来下好不好?”

    大门本是紧闭,铜环锃亮,‘咯吱’一声响,分到了两边,一人捧着饭碗,咽着青菜走了出来,见到跪地那人,退后了两步,稍微矮下身子看了下,吃惊道:“这不是楼外楼地掌柜,何事如此大礼参拜?”

    出来那人嘴角还有饭粒,吞咽饭菜口齿含糊不清。他人在中年,两道重眉,鼻直口阔,身材魁梧,端是一表人才。只是眼睛虽大,却是惺松难睁开的样子,一看就是缺乏睡眠。

    萧布衣总觉得这个李靖就是李靖,可还是和自己想像中差距有些大,倒是不敢冒然相认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那个灶王爷本来要晕死过去的样子,见到李靖出来,不知道哪里来地力气,腾的一声窜了起来,一把拽住了李靖地衣领,咬牙切齿道:“好你个李靖,你烧了我的楼外楼,我不活了,你也不要活了。”

    李靖一口饭噎在喉咙中,看起来就要噎死的样子,还是舍不得放下饭碗去掰开灶王爷的手,只是翻着白眼。

    灶王爷见到李靖要咽气,倒是松开了手,“李靖,你说怎么办吧?”

    李靖终于把饭菜咽下去,还要扒饭,灶王爷咕咚又跪了下来,“李大爷,我求你晚一会儿再吃饭好不好?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旁看了简直想要爬到大槐树上再跳下来,搞不懂这个灶王爷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李靖终于放下了饭碗,皱着眉头,“罗掌柜到底要做什么?你说我烧了你的酒楼实在是冤枉,我今天可是一天没有出门半步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没有烧了我的酒楼,可你做出的这东西却是了不得。”罗掌柜带着哭腔,把那个焦炭一样的东西捧了过来,“这是你做的鼓风机不是?”

    李靖看了眼,点点头,“这个好像是我做的,不过不是已经卖给你了?既然这个鼓风机卖给你了,应该是你的东西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了。”罗掌柜鼻涕一把泪一把,不理会李靖的绕口令,“我在你这买了一个,结果鼓风机没有鼓风,反倒冒出火来,把我的酒楼烧了一半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靖叹息一口气,“定然是你把方向搞反了,我对你千叮万嘱,向前是鼓风,倒踩是吸火,你不听我的,我又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听你的,可伙计他迷迷糊糊的使用,”罗掌柜哭声道:“李靖呀,你可坑苦了我,你说我使用这个鼓风机,可以少用个火工。没有想到如今变成这个样子。你一定要赔我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李靖皱眉不语,又拿起了饭碗。

    罗掌柜一把抓住他的手腕,“李靖。你要是不赔我地损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赔你地损失怎么办?”红衣女子窜了出来,伸手一指,已经到了罗掌柜的鼻尖。萧布衣知道眼下是李靖,那这女子多半就是红拂女了。

    红拂女指着罗掌柜的鼻子道:“李靖告诉不能倒踩你不听,怨得谁来?鼓风机买了就是你地,你使用错误。难道要算到我们的脑袋上,如果这样,你要是在这买把菜刀不拿去砍肉,偏偏拿去杀人,官府是否要拿李靖去砍头?李靖是个厚道人,不和你分辨,你欺负他就是欺负我,他是大丈夫。不和你分辨,我这个小女子倒要好好和你分辨下。”

    她手指点点,唾沫横飞,虽没有招式。却逼的罗掌柜连连的倒退,黑脸发紫。紫里带青,只是说,“张鸡婆,我不和你一般见识,我只找员外郎,你妇道人家,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妇道人家不懂什么,却知道你无非是想要敲诈我们一把。”红拂女双手掐腰,吐沫横飞,“你酒楼烧了,我们很同情,可是你要把脏水泼到我们身上,门都没有!你在这里大吵大闹,坏了我夫君的名声,这鼓风机以后卖不出去,难道你能赔我的损失?”

    红拂女越说越兴奋,罗掌柜慌忙后退,“张鸡婆,我什么时候埋怨过员外郎,我来这里,我来这里不过是想让他帮忙修修这个鼓风机而已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好笑不语,红拂女住了口,咽了下唾沫,“修是可以,不过拿钱来,你这个损坏地严重,最少也要二十文才好。”

    罗掌柜一张脸和苦瓜一样,“二十

    这不是要了我的命?”

    “那就三十文。”红拂女咄咄逼人,讲价讲到了天上去。

    罗掌柜叹气咬牙,终于连连摆手,“二十文就二十文,李靖,你快点给我搞好,我那面最近等着急用。”

    罗掌柜说完,放下烧焦的鼓风机,一溜烟的走开,红拂女反倒愣了下,骂的没有尽兴,又把手指头指到了李靖的鼻子上,“我说你一个大男人,真的窝囊到家了,别人欺负到你头上,你屁都不放一个。他酒楼烧个屁,不过是把鼓风机烧坏,我刚才路过的时候,他地酒楼兴旺的不得了,他只是想让你再给他免费做一个而已,你就是唯唯诺诺,我要是不出来,你多半早就说给他做个新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李靖哼了一声,只是扒饭。萧布衣听了又气又乐,气的是这个掌柜可真所谓机关算尽,算计到了骨头里面,为了个鼓风机如此低三下四,哭眼抹泪也是少见。这个红拂女也不是省油地灯,一眼就看穿了罗掌柜的心思。李靖扒饭地时候望了萧布衣一眼,神情有些诧异,

    红拂女训斥完李靖,仿佛没有见到萧布衣一样,拉着李靖唠唠叨叨的向大宅内走去。

    萧布衣终于想起自己的来意,高声道:“兄台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大门‘咣当’一声响,铜环迎客,李靖和红拂女举步倒快,转眼不见。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红拂女的心意,只从她和罗掌柜一番话来看,此人吃不得亏,而且极为精明。这里的兵士掌柜都叫她鸡婆,绝非无因,她躲避自己,想必是自知理亏,怕自己为婉儿算账。

    快步走到门前,萧布衣拿着门环一拍,高叫道:“兄台,我来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门已经开了,只是这次门开并非两侧分开,而是直直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萧布衣这下可真吓了一跳,搞不懂大门怎么和纸糊的一样倒下去,大门‘砰’的一声砸在地面上,尘土飞扬,尘土散尽,李靖夫妇站在倒下的大门后一步,黑着脸望着萧布衣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萧布衣来到这里后,感觉碰到的事情都是匪夷所思,见到二人的黑脸不善,讪讪道:“这门怎么坏了?”

    他敲了一下门环,力道不大,只怕连李靖手上的饭碗都打不破,没有想到竟然敲倒了门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门坏了?”红拂女再次窜了上来,伸手指在萧布衣的鼻尖上,“你紧跟我到底想怎么样。难道想占我的便宜?我告诉你。老娘我可是嫁人了,从一而终,绝对不会勾三搭四。你要是抱着这个念头,你信不信我割了你?你不要以为救人就了不起了,你救地是别人,和我没有什么关系,要找我算账也是那个船娘,而不是你。你出头算什么?还有,这个大门后面地玉可是我夫君的传家之宝,你要是损坏了,就要赔,知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红拂女口气不小,力气更大,陡然后退把一扇门翻过来,站起身来的时候。手上已经拿着两块碎玉,急怒道:“这门后地玉竟然被你砸成两半,你可知道这玉有多贵?”

    萧布衣忍不住道:“大嫂,好好的把玉放在门后干什么?”

    想起兵卫让他莫要拍门。罗掌柜只是干嚎距离门板八百丈,萧布衣已经恍然大悟。原来李靖家的门大有门道。别人都是怕了。估计是李靖做的东西质量很有问题,所以有人来找的多,红拂女在门后放了两块碎玉,只要找茬的上门一拍,门板倒地,碎玉一拿出来,那就算有理地上门也变成没理,只是门板怎么莫名其妙的会倒,李靖夫妇出门为什么没事,萧布衣倒是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红拂女也顾不得萧布衣的称呼,只是冷冷的笑,“我家的玉,我愿意放到哪里,就可以放到哪里!不要说放在门后,就算放到马厩中你能如何?不过我放到门板后自然有我的道理,这玉辟邪,只要放在门后,任何妖魔鬼怪都是不敢上门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苦着脸,不要说妖魔鬼怪,不用放玉,只要你在,就算大罗神仙也不想上门。你这玉要是放到门后辟邪,那放到马厩里估计都是可以避孕的,“我的确不能如何,那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心情不好,不过看你孺子可教。”红拂女手指头与唾沫星子齐飞,衣服和脸颊一色,悲天悯人道:“这块玉本来拿出卖最少要十几吊钱,我今天对你开恩,只要给我四十九文钱即可。你不要讲价,你要讲价,我就把你告上衙门,让官老爷先打你几十大板子再说,然后再罚你个倾家荡产。”

    本以为萧布衣会据理力争,没有想到他竟然点点头,“大嫂菩萨心肠,既然这样,我陪四十九文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真拿出了钱褡裢,数了四十九文钱给了红拂女。红拂女怔怔接过,倒是拿不准萧布衣地来意。

    萧布衣拿出四十九文买了个耳根清净,觉得让红拂女住口那简直是天籁无声般的美妙,“现在门板和玉的钱赔了,我可以问个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问什么?”红拂女瞪大了眼睛,口气不善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问问大嫂你今天骑的马儿可是别人送地?”萧布衣道。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,不是又如何?”红拂女模棱两可。

    “是的话倒还好说,若不是那可有天大地麻烦。”萧布衣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吓我,老娘我可是吓大的。”红拂女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萧布衣淡淡道:“其实从刚才谈吐来看,大嫂的确是讲道理之人。”

    红拂女咳嗽声,“没有想到你眼光倒是不差。”

    李靖一口饭吃到鼻子里面,连连咳嗽。

    “大嫂骑马惊马,把人家船娘的船弄翻了,而且撞的七零八落。马儿是你的,无论你怎么说畜生无知,想必告到

    是大嫂没有道理。”萧布衣微笑道:“船娘本来不落,大嫂可以一走了之。不过现在在下识得船娘,又找到大嫂住哪里,船娘自然也就知道大嫂的家在何处。万一船娘把大嫂告到官府,我只怕赔四十九文那是远远不够的。”

    红拂女脸上堆积出笑容,居然把四十九文钱又放到了萧布衣手上,“大兄弟说的也是,很多事情你知我知,天知地知就好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把钱放回到褡裢,微笑道:“可惜举头三尺有神明,在下不能昧了良心。”

    红拂女大为皱眉,竟然又把那两块玉放到萧布衣手上,“这可是我的家传美玉,大兄弟带在身上,想必也是可以辟邪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道:“这个我倒不敢收,我只怕把大嫂的家传美玉带在身上,大嫂只要喊一声捉贼。我都走不出这个寻善坊。搜出了两块碎玉。我只怕要赔个完整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红拂女被他说穿了心事,倒是佩服萧布衣地聪明,笑了起来。“大兄弟真地说笑了,我怎么会是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二人机锋相对,各不相让,李靖本来沉吟不语,听到这里却是皱了眉头,“红拂。你难道真的撞翻了别人的船?”

    红拂女微微凝滞,“我撞翻了又怎么样?是你地马儿发疯,又不是我特意想撞。我今天要不是有急事,也不会骑那个祖宗出门,一路上和我闹脾气,也不知道它骑我还是我骑它,吼了它一句,它还和我玩跳水自杀。落水后差点淹死我,又撞翻了别人的船,下次打死我也不骑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撞翻了别人的船那就要赔,告诉你要和月光多说好话才好。你偏偏和它怒吼,吃亏也怨不得别人。”李靖放下饭碗。向萧布衣抱拳道:“兄弟不说我倒真不知情。”脸色一扳,李靖正色道:“娘子,人家船娘也是辛苦,你撞翻了人家吃饭的家伙,一走了之,怪不得人家找上门来。”

    红拂女训斥李靖虽然泼辣,可听到李靖正色说话,一时也是唯唯诺诺。萧布衣本来觉得李靖多少怕老婆怕的太狠,听他说了这几句话,才又觉得他是一个男人,小处糊涂,大处明白,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“赔,赔,拿什么来赔?”红拂女嘟囓了起来,“你一个小小的员外郎,俸禄才多少?天天养家糊口都不够,现在还要多喂了一匹马祖宗,如今撞烂了人家地船,你赔了钱,这一个月吃什么?”

    李靖拧着眉头,“一时赔不了,慢慢还给她也就是了,娘子,如今眼看寒冬,船家以船为生,你一走了之,可知道可能关系到人命?”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红拂女脸色通红,并没有觉得痛快,反倒有些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“李兄,其实赔是不用了,已经有人赔过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李靖和红拂女异口同声的问,见到萧布衣含笑不语,红拂女诧异道:“你不要说是你赔的?”

    红拂女久在市井,只是一眼就能看出对方身价几何。眼前这人身着布衣,脚穿布鞋,挤一挤上秤去称,绝对也值不到一艘船钱。破家值万贯,那条船怎么说也是人家的家当,要赔起来,绝对不会便宜。红拂女见到船娘去追的时候,慌忙溜走,只是希望洛水上船只不少,有好心的在下游能帮助拦一下,等听到木船已烂,心中也有不安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在下。”萧布衣道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赔?”红拂女睁大了眼睛,看白痴一样的看待萧布衣。

    “只因这匹马儿的主人和在下也有点渊源,”萧布衣含笑道:“既然是马儿闯祸,在下也有一些责任。”

    红拂女本来觉得此人不错,听到这里脸色一扳,“我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心地人,原来你看重的不过是月光。你不要以为为月光赔了钱,月光就是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要再说,李靖却是有些动容道:“还没有请教阁下贵姓?”

    “在下萧布衣。”萧布衣拱手道。

    红拂女蓦然睁大了嘴巴,李靖本来平和冲淡,听到萧布衣三个字的时候,失声道:“难道你就是大哥极为推崇地义弟萧布衣?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一阵暖意,本以为冒昧,没有想到虬髯客果然对李靖说及自己。李靖既然提及到虬髯客,他也不再避讳,“张大哥也说及到大哥和大嫂的事情,是以布衣见到月光,心中奇怪,这才寻到这里,不速之罪,还望见谅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倒没有说李靖地名字,不过的确提及到了义弟,萧布衣随口一说,倒也不算撒谎。

    红拂女有些讪讪,喃喃道:“他说了我什么?”

    萧布衣不等回答,李靖却是哈哈大笑起来,“原来是一家人,兄弟快请屋里坐。”

    他看起来窝窝囊囊,一切都是红拂女做主,只是一笑之下,神采飞扬。就算萧布衣见到他的神采,都是心中暗赞,若论功夫,李靖不见得比虬髯客高明,可若讲气度举止,李靖的确是女人心目中的梦中情人,怪不得红拂女当年选他,只是看到红拂女目前的脾气,萧布衣却又为虬髯客暗叫侥幸。女大十八变是让男人欣慰的事情,只是女老了十八变那就是让男人头痛的事情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