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一一一节 狗血诗人惊四座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靖和萧布衣寒暄片刻,先把门板装上,有些讪讪道: 家嫂子方才从门口见到你,对我说得罪了个无赖,现在找上门来,我这才在门上做了点门道,一拍即倒,希望你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他的大门的确有些特别,又见到满院子的木匠活,有个东西好似罗掌柜带来的鼓风机,不由道:“原来李大哥这般心灵手 巧。”

    红拂女哼了一声,“心灵手巧有什么用,可能养家糊口吗?”她不理萧布衣,径直走入大堂,坐了下来,端起了饭碗,说了句,“布衣 呀,真不好意思,家里只准备了两人的饭菜。”

    李靖脸色微沉,不等说话,萧布衣慌忙道:“我正好吃完饭赶到,倒是不饿。”

    红拂女只是管着自己在吃,不再言语,气氛多少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李靖问道:“兄弟你怎么到了东都?”

    萧布衣看了红拂女一眼,心想她多半以为自己来混吃混喝,所以不喜。如此一来,反倒不想把奉旨来京的事情说出,“我只是想到东都看看有什么出路。”

    “洛阳米贵,白居不易呀。”红拂女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不经意的做了个大预言,扯出了白居易,只是盘算怎么轰走这个萧布衣。多个人多双筷子,家里不宽裕,她又不大方,要是来个亲戚都在这住上一段日子。那还不把她吃穷?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道:“我现在居住在玉鸡坊地高升客栈,今日出来本没想遇到大哥大嫂,两手空空过来拜访,倒让你们见笑。”

    “高升客栈?”李靖皱了下眉头,“那个地方并不便宜,每天住客栈那也要不少钱的。如果兄弟准备在东都住的日子长的话,不妨先搬到这里住下,也能省上一笔开销。”

    红拂女有些黑脸,霍然站起,向门外走去,李靖不解道:“红拂,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吃饱了,出去走走。”红拂女不冷不热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先帮我和兄弟沽点酒回来。”李靖扬声道。

    红拂女快走到门口。逃命一样,听到李靖的吩咐霍然折回,伸手到了李靖面前,“打酒的钱呢?”

    李靖用手搔头,有些尴尬,不等回答,红拂女已经连珠炮般地发 问,“又是先賖账是吧?你那点俸禄也就够养家糊口,来个朋友你就接待,管吃管喝。就算咱家有座金山我怕也不够的。如今家里早就入不敷出,要不是我精打细算,门口的那株大槐树说不定都要砍了拿去卖 了。本来家贫,又来了月光这个祖宗,只准看不能骑,天天让我伺候的头痛。还和你抢酒喝,又要吃上好的草料豆子,你再喝酒,再请朋友,再把这马儿喂上个一段时间,我只怕过几天我只有把自己卖了才够你的大方!”

    她唠唠叨叨,看似训斥李靖,实际上却是说给萧布衣听。只希望他脸皮稍薄,听了早早的走人。她一嫁就是十年,或者可以守着李靖,但是实在不想和他一块守着他的朋友!

    陡然间红拂女地手掌上放了块碎银。红拂女扭头望过去,发现萧布衣微笑望着自己,

    红拂女银子在手,冷哼一声,走出了大院,心道这小子光棍一根,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。见到红拂女远走,李靖摇摇头,缓缓坐了下来,苦笑道:“家里闲事,倒让兄弟见笑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宽慰道:“大哥,大嫂不过是顾家而已,性格直爽些也没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因为虬髯客和风尘三侠的缘故,倒和李靖亲近了很多,再加上李靖比他实在大了不少,说是他大叔都差不多,这声大哥叫的倒是心甘情愿。只是见证了这段千古传诵的爱情故事,萧布衣唯有苦笑。转念一想,却又释然,什么王子青蛙,灰姑娘白雪公主的故事,也就是讲到婚前,等到婚后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一摆,再浪漫的故事也会被打回到原 型,眼下就是活生生的例子。

    都说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总有个女人,李靖有红拂女不停的敲打,看来想不成功都难。

    只是眼下看来,李靖离威风八面地卫国公还差的太远,从他家里的摆设和穿着来看,日子也是过的拮据。只怕李靖尴尬,萧布衣岔开话 题,“大哥,大嫂说什么月光抢酒喝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靖笑了起来,眼中很是温暖,起身道:“兄弟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笑让人如沐春风,和在红拂女面前表现截然不同,萧布衣不解其意,只是跟着他走出了大堂。李靖带他先到了柴房,拿出一个坛子道:“这东西还是我省下来的。”他带着萧布衣到了后院的马厩,不等近前,就听到月光长嘶不已,李靖微笑着倒了半坛子酒在马槽里面。坛子开封,香气四溢,里面装地居然还是美酒。

    月光又是一声轻嘶,不再理会萧布衣,先去喝酒,转瞬喝完了半坛子酒,长嘶不已,颇为愉悦。

    李靖驯马倒也有一套,轻轻的抚着月光的鬃毛,叹息道:“我一生也算是阅马无数,似月光如此神俊之马,我是头一回见到。如此看来,倒让大哥和萧兄弟你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月光竟然能喝酒,而且还像个酒鬼,已经很是诧异,听到李靖一番话后,有些愕然,“李大哥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李靖嘿嘿笑道,“大哥把月光送过来之时,已经对我说过,说马儿虽然算是他的,却是萧兄弟你擒得转送给他,若论马术,这点他不如 你,也不知对也不对?”

    萧布衣对虬髯客只有赞叹。他来到这里,一直不说自己才是月光地主人,只怕折了虬髯客的面子,没有想到虬髯客胸怀磊落,对此倒是直言不讳。

    “张大哥说的不错,不过我也是侥幸为之。”

    “侥幸为之?”李靖又是笑笑。重重的拍了下萧布衣地肩头,“大哥他从榆林追到紫河,以他无上身手都是不能擒得月光,兄弟未免太过侥幸!”

    萧布衣含笑不语。

    李靖叹息道:“其实我见兄弟第一眼,就知道兄弟绝非池中之物,风云际会之日就是兄弟这种人杰的成龙之时。大丈夫若遇主逢时,必当立功立事,以取富贵。为兄等了多年,心却慢慢淡了。当日我和红拂成亲之日,张大哥就说我能成大器,终有一日会以千里

    驰骋疆场,扬名天下。红拂当时说要送千里马可以, 货真价实地千里马,可别用一般的糊弄。没有想到过了将近十年,大哥对这一诺居然念念不忘,这次来到东都,不过是为了还当年地一个诺 言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激荡。暗想豪杰千金一诺,虬髯客显然就是这种豪杰,“张大哥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他把月光送给我后,就已经南下。”李靖若有失落,“我现在哪有什么机会驰骋疆场,他把月光送给我实在是大大的错事。他说去吉州寺寻访道信高僧。现在估计已经远在千里之外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了起来,“大丈夫志在四方,我信张大哥识人之能,我也相信李大哥定能成就一番事业。”

    李靖微微苦笑,伸手一指四周,“我在官场起起伏伏,目前官不过六品,更是因为得罪朝廷贵人。如今降为驾部员外郎,只为从六品。你大嫂当初跟我,只以为我会有什么出息,没有想到我十年如一日。也是汗颜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道:“丈夫当求问心无愧,能忍能申方为英雄,李大哥莫要灰心,我赌你十年之内必定名扬天下,不知道你可否敢赌?”

    李靖微愕,摇头道:“就算我那当家的对我都没有了信心,兄弟倒是自信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含笑道:“在下相马不错,相人也准,李大哥只要记住兄弟这番话即可。”

    李靖精神一振,“什么李大哥,李二哥的,兄弟见外,你既然和大哥结为兄弟,那就是我的兄弟,不如你我今日结拜,也不枉相识一 场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激荡,大笑道:“兄弟正有此意,不知是否要去买些香炉蜡烛来?”

    李靖笑着摇头,“兄弟之交默契在心,搞那么多形势何用?大哥说他早就认了你这个兄弟,只是忘记和你说及结拜的事情,他也有这个心意,这次由我来补过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拍掌大笑,“如此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称呼看起来早定。”李靖笑道:“大哥最为年长,我是多活了几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二哥,张大哥老大就好。”萧布衣笑道:“只望你们不嫌弃我这老三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倒是事出有因,萧布衣毕竟默默无闻,而虬髯客和李靖都是历史响当当地人物。李靖却是摇头,“兄弟结交,何来嫌弃一说,只凭这句,就是该罚酒一碗。”

    二人对酒喝了一碗,李靖再晃晃酒坛子发现已经没酒,苦笑和萧布衣回了大堂,苦候红拂女不至,不知道她是去买酒还是酿酒。

    萧布衣对酒倒是可有可无,沉声问道:“一直听二哥说是什么驾部员外郎,不知道是个什么官?”

    李靖苦笑道:“不过是个马官,主要调度东都车乘,以及掌管天下之传、驿、厩、牧官私马、牛、维畜之簿籍,杂七杂八,不胜其烦。”

    见到萧布衣目瞪口呆的样子,李靖尴尬道:“为兄官阶不大,掌管的事情低卑,倒让兄弟见笑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连连摇头,突然问,“那二哥可认识宇文化及?”

    “他是太仆少卿,和我所属有些差别,但是联系极大,可以算是我的上司,我如何不认得。”李靖笑了起来,突然有些奇怪问道:“兄弟难道也认得宇文化及?”

    萧布衣脸色发苦,只能说巧。他一心贩马,却从来没有想过,闻名天下的李靖和宇文化及居然都是自己地同行。听说宇文化及是个弼马温的时候。他还好笑,可知道李靖也是如此,只能感慨造化弄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识得是识得,不过宇文化及恨不得要吃了我。”萧布衣摇头 道:“看来兄弟倒要和二哥划清界限才好,不然连累了二哥,那是大大的不妙。”

    李靖叹息道:“我们既然是兄弟。你又是大哥极为赞赏之人,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。兄弟之间,命都可以不要,官位算得了什么。兄弟你先说说到底什么事,我们看看能不能化解。”

    他说地平淡,但是口气坚定不容置疑,当初怕老婆地形象早从萧布衣脑海中抹去,萧布衣感动莫名。于是把马邑的事情大体说了下。

    “兄弟真的是土匪出身?”李靖问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沉吟片刻,并不避讳道:“的确如此。”他第一次就对李靖如此交心,只是信得着自己和虬髯客的判断。

    李靖果然不以萧布衣身份为异,也没有大义灭亲,微笑道:“以三弟地性格,就算是土匪,也绝非宇文化及说的什么奸杀掳掠的土匪,怎么说也是替天行道才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都是笑,知道彼此胸中并没有什么身份地位之分,李靖又道:“宇文化及这人。  眦必报,极为量小,这下兄弟倒也麻烦。只是此人并无大才,迫不及待告你也算败招。如果稳妥起见,你倒应该让山寨换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,“这个兄弟倒也考虑到。早让人有了布置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最好,”李靖沉吟道:“宇文化及现在不在东都,他和梁子玄梁师都交情甚好,他老子宇文述和裴阀一向不和,如今刻意害你,我想多半是因为阀门相斗地缘故?”

    萧布衣摇头道:“我和他头次见面,对此一无所知。”

    等听到萧布衣被裴阀举荐后接旨到的东都,而且有意开辟天下第一牧场的时候。李靖愕然半晌才道:“兄弟怎不早说这些事情?”

    萧布衣不解道:“我知二哥虽不得志,绝非攀龙附凤之辈,不然以你之才,何须到现在还不过是个员外郎的位置。既然如此。说与不 说,又有什么干系?”

    李靖眼中闪动睿智的光芒,微笑道:“你若是早说,我们也早就喝到酒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随即恍然,叹息道:“二哥气量绝非等闲。”李靖是说红拂女颇为势利,要知道萧布衣有裴阀罩着和皇帝地另眼相看,绝非眼下的这种态度。他们夫妇多年,对彼此如何不知根知底,别人或许觉得红拂女不可理喻,李靖却还和她一起,一方面固然是感情深厚,另一方面却是因为大丈夫不与小女子一般见识的缘故。

    李靖沉吟道:“酒不酒的暂且不说,不过你既然是裴阀举荐到了东都,想必他们也有安排,你一切小心就好,为兄也尽力打探下消息,宇文化及如果到了东都,我立刻通知你小心

    萧布衣突然想起一事,“二哥说得罪了贵人,可是得罪了宇文化 及?”

    李靖苦笑,“不是他,为兄我掌管事杂,只知道秉公办事,难免得罪他人,兄弟你顾及自己就好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看天色不早,已然起身道:“天色不早,我要早早地回去,避免麻烦。”

    李靖起身道: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留你,兄弟得到圣上地召见,可圣上不知何时才到,说不准要过年才到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瞠目,“现在不过入冬,难道要等那么久?”

    “圣上随心所欲,又有哪个能管到?只是他喜新都厌旧城,大多时候除了巡游就是居住东都,迟早会来,兄弟这点倒可放心,只是不知道他来的确切的时日,兄弟你盘缠可够用?”李靖沉思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李靖说的和黄舍人大同小异,心中稍定,“盘缠尽是够用,二哥大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如今的衙署办公的地方就在思恭坊。”李靖稍微指点了下路 径,压低了声音,“兄弟如果找我,只要去那里提我名字就好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拱手微笑话别,走了几步,回头望见李靖还在望着自己,挥挥手后,大踏步离去。走出寻善坊出口地时候。忍不住扭头望了眼,见到李靖宽厚的背影略带寂寞,心中不知什么滋味。陡然间一道红影窜了过来,跟随李靖进了大宅,萧布衣眼尖,识得是红拂女。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知道红拂女多半不喜自己留宿,这才守在门外,迟迟不归,见到自己离去,这才回转大宅,好在自己识相,早早的出门,不然红拂女多半要在外边过夜才行。

    出了寻善坊。兵士倒还记得他,点头微笑。萧布衣还以微笑,见到天色已晚,大踏步的前行,自从得到虬髯客传授的易筋经后,萧布衣吃饭,走路,打坐,休息可以说是无处不在练功。易筋经在于意守,不强求姿势。所以萧布衣回转马邑的途中,南下到洛阳地时候,无一刻没有练功,如今虽不过几个月,却是大有成效。

    他大步之下,体内气息流畅。感觉轻飘飘的就要飞起来,压住了势头,放缓了脚步,萧布衣不想让路人侧目,心有喜意。

    过了中桥到了洛水北面,萧布衣下意识地望了河面一眼,转瞬晒 然。他记得船娘船裂,这会儿不知道怎样。想起她姐弟相依为命,萧布衣暗自摇头。如今东都虽然歌舞升平,可从马邑到洛阳的一段路程可是饥民多多,任谁也管不了许多。相比之下,这姐弟寄身洛阳也算有个栖居之处,只能能安稳多久,那就是没人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到了玉鸡坊的高升客栈,萧布衣才进前堂,掌柜地已经迎了上来 道:“萧公子,有人找你?”

    掌柜的识人无数,萧布衣虽是布衣,可让宫中舍人带来地,绝非简单的布衣,是以草民也就变成了公子。

    “是谁,在哪里?”萧布衣问。

    掌柜摇头,“不知道,那人瘦瘦小小,两撇小胡子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听就想起了贝培,自从赖三被毒死后,萧布衣就没有见过贝培,虽然高士清没说,可萧布衣对于是贝培毒死赖三一事确信不疑。一方面感谢高士清援手的同时,萧布衣也凛然裴阀的算无遗策和消息灵通,铲除事端未萌芽之时才是最高明的手段,宇文化及自以为聪明,这么说他的举动早落入高士清的眼中?

    “他说找你,我说你出去了。”掌柜的唠唠叨叨,“然后他就走 了,会不会是那面找你?”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他指向西北,知道是说西北角坐落的紫微城,也就是指圣上召见,摇头道:“应该是我的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看出,萧公子这么和气,你地朋友可比你傲气许多。”掌柜摇头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掌柜说的客气,贝培这种人,拒人千里,掌柜不说讨厌已经是很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“他留话没有?”萧布衣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掌柜摇头,“他听说你不在,就走了,话都不愿多说一句的样子,我本来想问问他找你什么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哦了一声,谢过掌柜的唠叨,回到了客房。随意用了点饭 菜,萧布衣趁奔走的惬意盘膝打坐调息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萧布衣霍然睁开双目,双腿只是轻轻一蹬,人已高高跃起,虚掌做刀,一招向前劈出,不等手掌劈实,早早的手隐肋下,脚尖轻点,不等落下,右腿空中凌厉一扫,一道劲风横出,熄灭了不远处地。

    萧布衣落在地上,轻飘飘的无声无息,只觉得体内精力充沛,事无不可为。

    他这一招使出,不但跃出的高度超乎了想像,完成了刀谱上的那 招,而且稍作变化,就算手中没有单刀也能以拳脚取胜,到这一刻他才明白尉迟恭临走时的叮嘱。尉迟恭让他别出机杼,不为刀法约束,所以只教他刀法基本道理,只希望他就算无刀同样可以克敌。如果按照正常的发展,他大约要数年才有所成,只是习练易筋经数月,看来进展神速非常,如果以今日的武功,当初就算碰到陆安右追杀,想必也不用躲的那么狼狈。

    又把招式熟练地练习百遍之多,每多一次,萧布衣就能体会到这招刀法中细节的深意,以前恍惚不明的地方虽有尉迟恭注释,毕竟无法做到,感觉不出精妙,这下他力有能及,加上对敌百战。已经领悟到更多地变化精要。

    这一招练下来,足足一两个时辰,萧布衣室内腾挪,变化无穷,也不感觉到乏累。等到招式熟练后,又开始习练易筋经。只是坐在床榻之上地时候。想起今日见到的李靖和红拂女,嘴角露出一抹微笑,转瞬又想到宇文化及和梁子玄,萧布衣只能摇头。盘膝静坐,片刻之后,已由极动到了极静,不多久的功夫,萧布衣已经进入灵台清明。人我两忘的境界……

    东都商家云集,交易主要在三市进行,三市分布在东都的西,北,南三面,占大同,通远,丰都三坊之地,可谓异常地繁华。

    南市丰都很大,以一坊之名占了两坊之地。是东都城内最大的一 市。通常古代的市都是主纵横街道各二,呈‘井’字形,市井一说也是从这里流传开来。而南市丰都却是干道纵横各三,每面三门,可见

    萧布衣此刻正坐在一个酒楼喝茶赏景,盘算着一会儿到李靖那里要带什么东西过去。

    李靖当然无所谓礼物。让萧布衣对李家望而却步的是红拂女。萧布衣自从碰到李靖后,这段日子他是专心习武,也没有出门。

    天气一天冷似一天,可他的衣服倒还单薄。自从习练易筋经以来,他发现自己虽然做不到寒暑不侵,却也能适应天气的变化,这和他那个时代的冬泳者一个道理,练的多了。身体地抵抗能力自然增加,可他如果走到街巷上还是穿着如此单薄,就如冬泳者光着身子在雪地跑一样,虽然自得其乐。却是让外人诧异的事情。

    萧布衣来到南市,就是想做两身衣服,然后再买点礼物去找李靖聊聊天。

    他来到了东都转瞬半月有余,皇帝杨广还是没有要来的迹象,这让萧布衣不知道如何是好,只能去李靖那里转转,这里他是人生地不熟,李靖怎么说也是他的二哥,可以去投奔。好在以他来看,李靖也实在很闲,所以他倒不虞打扰李靖的卫国大计。

    凭栏望下去,市内清渠纵横,船马如流,重楼延阁,榆柳辉映,景色秀美中带着繁忙,只凭这市内的热闹,烽火硝烟好像并不存在。不过根据他住的客栈老板所言,如今各地烽烟四起,交通阻断,市内繁华已是大不如从前,这让萧布衣无法想像以往的繁华到底是何种样子。

    南丰市极大,里面的行业以萧布衣的计算,最少有一百多行,只是他能数得上地就有宫粉,丝绸,麻行,首饰,竹木,米酒,铁器各行,他不知道的行业更是不少,复杂分工就算是他都是有所感慨。

    这里行业极多极杂,货物种类更是数不胜数,而且这里场地的利用率算是东都城最高的一个坊。萧布衣知道,当初杨素在时,独占立德一坊,相比那个立德坊而言,这里可以称的上寸土寸金,能在这里做生意的商家在中原各地也算得上有头有脸地人物。

    萧布衣要了一壶酒,两碟菜,慢慢的饮着,愁绪却如楼下的渠水,连绵不绝,更不知道这种日子何时是头。

    ‘噔噔噔’脚步声响起的时候,萧布衣并没有意识到什么,只是望着酒楼外的风景,想着心事。感觉到一股幽香伴随脚步声传过来的时 候,萧布衣这才回过头。

    看到了眼前两人的时候,萧布衣愣了下,却不言语。

    眼前站着两个公子哥打扮的人,可萧布衣知道他们绝对不是什么公子哥。二人头戴文士冠,身着文士服,脚下高底布靴,服饰上怎么看都是个文人骚客,但以萧布衣老辣地目光来看,面前的两个人不过是个雏儿。

    雏儿一方面是指对方没有什么行走江湖的经验,另一方面也是指对方不过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右手那个也就罢了,人长的一般,大眼大嘴,肤色微黄,可左手那个却是肤色玉润,光嫩地一掐都会出水,颌下无须,喉间无结,年纪及  左近。不过这个时代的女性嫁的早,发育的也早,所以更小一些也是说不准。

    左手那人眉目如画,长的极为精致乖巧,可偏偏做出一种成熟稳重的样子,见到萧布衣转过头来,拱手道:“这位兄台请了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故作粗重。可是还是难免尖锐清脆,更让萧布衣好笑。

    易容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简单地事情,像贝培那种装作男人,混在一帮男人中不被人察觉,那才是真正的易容。眼前这位,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不是女人一样。胡子都不肯贴上点,那实在是大大的失败。

    见到那人执着的目光望着自己,萧布衣咳嗽声,四下又望了眼,这才说道:“你是和我说话?”

    眉目如画之人好奇道:“这里只有你和一张桌子,难道我和桌子说话吗?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后,那人似觉得好笑,咯咯的笑个不停。声音脆嫩。她身边的人捅了她一下,那人才止住了笑声,只是笑声虽断,笑意不绝,缠缠绵绵地留恋在脸上,让楼上的几个真正的文人骚客咽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萧布衣好笑道:“我和那个,兄台素不相识,不知道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“虽然素不相识,眼下不就相识了?”那人掩住嘴向旁边的人低声道:“我就说这个土包子看不出我们女扮男装。”

    右手那人也是压低了声音,“小姐说的极是。”

    “要叫公子。蠢丫头,讨打。”眉目如画的人再次拱手,“不知道我们在此搭个位置,兄台可会介意?”

    她自以为说的低声含糊,萧布衣听不清楚,却没有想到萧布衣直觉本强。修炼易筋经后,耳力眼力更强,现在不但听到她说的什么话,还注意到她虽然摘了耳环,但耳垂有孔,不由好笑。

    以为这二人效仿什么女扮男装,过来拿自己当试金石,说两句也就走了。萧布衣又四下望了眼,指着一旁地空桌子道:“兄台,那里也有空位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。”右手的看是丫环,上前一步。掐腰指道:“我家小,公子是给你面子,你不要不识抬举。”

    ‘啪’的一声响,上前那人捂住脑袋,回头道:“小,公子,你为什么打我?”

    “无知的蠢材,”眉目如画那人双眉一竖,看起来倒也可爱,“公子还有什么大小之分?你不要以为家里有点臭钱就可以看低别人。这位仁兄,实不相瞒,只因为不才初到东都,这里只有这桌临窗可以相望,所以才起了到此搭座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隔座几个文人骚客也是靠窗,一人纶巾羽带,风流自赏,早就忍不住的站起,拱手道:“这位兄台,这里也是靠窗,挤挤还有个空位,仁兄如不嫌弃,过来和我们拼酒作诗,岂不快哉?”

    “公子,那面有人请你。”丫环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宽敞些。”眉目如画那人却是摇头,似乎认准了非这桌不 坐,只是向那桌拱拱手,“承蒙厚爱,我不喜人多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咳嗽声,“既然如此,公子请坐。”

    他一句公子,一句兄台,那人喜笑颜开,似乎极为满意萧布衣认不出自己的身份。萧布衣见到她的得意,倒不好打消她的热情,只是想,就算是瞎子,隔着十里长街,嗅一鼻子,也能闻出你是个香喷喷地大美女,这不知道是

    哪个富家子女,可能以捉弄旁人为乐?

    那人落座,见到身边的丫环还站着,一瞪眼睛,“怎么不坐?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。”丫环有些胆怯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,你虽然是书童,但我向来看你是兄弟,我坐着,你站着,不是让外人看了笑话?”公子又是瞪眼。丫环无奈,挨了身子,贴着长凳边坐下。

    假公子看下了桌上的酒菜,颔首道:“还没有请教兄台贵姓?”

    萧布衣有些头痛,“在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才谭余,不敢请教公子高姓大名?冒昧过来搭座,还请公子看在大家彼此斯文的份上,莫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假公子虽然不喜人多,那面的骚人已经过来了两个,都是端着酒 杯,一步三摇,风度翩翩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有点恶寒,心道人家可能是女人,你们却是,有才是有才,有地都是蠢材。

    另外一人脸相单薄,潇洒的风吹下都能飘走,却是径直锤子般坐了下来,抱拳道:“在下马  ,对兄台很是投缘,也想请教兄台地大 名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他们都已看出眼前这位是个雏儿。一口一个兄台的叫 着,无非是想占占便宜。想起当初梁山伯看不出祝英台的女儿身,一种可能就是祝英台人长的不咋滴,实在让男人不敢往女人身上去想,另外一种可能就是,梁山伯也和这痰盂马桶一路货色。

    “我家公子的大名岂是你们随便问的。”丫环大声道。

    假公子微微皱眉。“我们萍水相逢,转瞬散开,这名字,不说也 罢。”

    马  突然道,“既然都是文人,不如吟诗作对如何?若是才情一 般,也就不用报名了?”

    “如此也好。”假公子勉强说道。

    马桶和痰盂挤眉弄眼,洋洋得意。显然都是有点墨水,却都是假装谦逊道:“不才才疏学浅,还是公子和这位兄台先请。”

    假公子目光又盯到萧布衣身上,“既然如此,你先来吧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道:“在下并非文人,这作诗地活儿还是免了吧。”

    马  和谭余都是大笑,“兄台看来种田出身,竟然把作诗比成苦力活,也是别致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一定要作诗。不然罚酒一杯。”

    假公子见到马侗和谭余嘲笑,居然不喜。

    她初始来找萧布衣,不过是想试探下自己女扮男装的效果,可是和萧布衣打个对面的时候,已经有些诧异。萧布衣说不上风流倜傥,但是面部极为有个性。说穿了就是极有男人味道。挺拔的鼻子,粗重地双眉,刀削般的脸颊,厚重的双唇,最让人心动的就是他有一双多情地双眸,望向人的那一刻,只有坦诚宽容和友好,让人兴不起敌意。她是商家女儿。见多了市侩骚客,蓦然见到萧布衣这种男人,倒是陡升好感,见到马桶和痰盂以才欺人。只是恨的牙关痒痒的,恨不得咬他们两口才解气,这衣饰可以去买,可这文采却是买不来,所以只盼萧布衣能力压二人,为自己出口闷气。

    萧布衣想去端酒认罚,马  嘲笑道:“原来兄台只能效仿牛耕马 饮,别的倒是一窍不通。这位兄台,既然他吟诗是不行了,你不如上那面一叙如何?”

    那面桌子上的骚客早就转过来,狼遇上羊般的热情。萧布衣目光一扫,见到那些骚客的丑态,不由皱眉。目光闪动间,见到里座有两人虽是同桌,可也连连摇头,不由多看了一眼,那两人一在而立之年,面白无须,另外一个脸色黑色,嘴唇紧闭,也和萧布衣一样厌恶的表情。

    萧布衣收回目光,见到假公子满脸通红,萧布衣倒是有些于心不 忍,收回手微笑道:“在下也不才,作诗那是不行,不如抛砖引玉的先来一首,万请不要见笑。”

    马  和谭余眼中一抹惊诧,假公子却是用力一拍桌子,大声叫好 道:“好,好一个抛砖引玉,只是这四字说出,足见兄台地高明谦逊,不似某些人半瓶子醋,晃晃也没有多少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番奉承,整个楼上人都转过头来盯着萧布衣,萧布衣哭笑不得,犹豫下说道:“那在下就作一首?”

    “我们洗耳恭听。”马侗和谭余都是带着嘲弄,不信萧布衣还能说出比抛砖引玉更高明的话来。

    萧布衣略微沉吟念出了七个字,“一上,一上,又一上。”

    马  爆笑,“兄台好诗,果然高明,却不知道要上到哪里?”

    假公子本来若有期待,听到萧布衣作诗直白的惊人,大失所望,压低了声音对丫头说,“赶快作首诗出来,不然今天不准吃饭。”

    丫头苦着脸,“公子,你让我作诗,只怕比让我生孩子还难。”

    “你作诗不出,那我今天就让你生孩子。”假公子怒声一句,丫环已经面无人色。

    萧布衣的第二句已经吟了出来,“一上上到,顶楼上。”

    谭余笑的打跌,那面桌旁的更有笑出眼泪来地,都是齐声起哄道:“好诗,果然好诗!”

    假公子用扇子遮住脸,只想装作和萧布衣并不认识,压低声音对丫环道:“他上了楼,一会儿我们从楼上跳下去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众人的嘲笑,也不着恼,目光一转,缓缓起身,凭栏远眺,沉声吟道:“一上一上又一上,一上上到顶楼上。举头红日白云 低,四海五湖皆一望!”

    他语调低沉稳健,隐有浩瀚,四句出口,凭栏一望,众人齐惊,只觉得诗的前两句浅显,后两句却是气势广博,境界全出,再加上他凭栏而立,气度不凡,配合红日白云一映,让人竟生出自愧不如之感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此人大智若愚,气势逼人,做得出这等豪放的诗来,自己那些小儿女之作实在是大大的不如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