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一一三节 诛杀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培说出天下为重的时候,只是凝望萧布衣,不发一言一片,只能听到二人的心跳和呼吸,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贝培转达裴茗翠所说,心中却是震撼莫名,他一直都以为裴茗翠粗中有细,考虑的不过是裴阀的利益,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裴茗翠心怀大志,用心良苦,以一女儿之身不让须眉,那是让他萧布衣都是钦佩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萧布衣,你现在还在想着淡泊明志?我只能对你说,你说的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一点不假,你既然进入了江湖,想要退出并非容易的事情。”贝培见萧布衣良久不语,神色有些不满,却是强自抑制。

    “裴小姐有这个为天下苍生着想的心思,我是自愧不如。”萧布衣终于说话,“只是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,萧布衣只能答应裴小姐尽力而为。至于圣上能否听我的劝导,让更多的人免却受苦,那就非我能答应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他如此说话已经大违本意,只是有感裴茗翠的苦心,倒是想见见贝培说的志向高远,刚愎自用的隋炀帝。他知道凭借自己之力,不可能挽救已经危机四起的大隋王朝,更不想去辅佐杨广做无用之功,可若是如裴茗翠所言,凭借他萧布衣之力,做些力所能及的劝导,让苍生少受点悲苦,他也算是不白来这里一场。想到这里,萧布衣多少有些心动。

    贝培听到萧布衣应承下来。眼中闪过一丝喜意,抱拳道:“既然如此,我就住在隔壁,萧兄有什么事情,大可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有事情,你们消息灵通。可知圣上什么时候会到?”萧布衣无奈地问。

    贝培沉吟下,“圣上烹杀了斛斯政后,前几日循旧历在西京斋宫斋戒后,在西京南郊举行祭祀。本来祭祀后就准备回转东都,无奈太史令质劝说圣上,说什么连年征伐辽东,民不聊生,建议圣上安抚关内。让百姓尽力农桑,三五年后再建议圣上出游巡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吓了一跳,“你不是说我要在这里等上个三五年?”

    贝培摇头道:“那倒不是,圣上不喜西京,在那里呆的时间向来不长,再说他向来很少有呆在哪里很久的时候。圣上心情不佳,太史令质说的建议虽好,可说及到高丽,却是不讨圣上喜欢,见到圣上执意要到东都。质托病不行。圣上一怒之下,把质投到监牢,我看他年事已高,生还的机会少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贝培说的隐有深意,知道伴君如伴虎地危险,也明白贝培点醒自己。以后真有机会和杨广说话,那可要小心些。

    “目前圣上已经从西京起驾,不过从西京到东都八百多里的官道上有行宫十四,他最近任性偏执,心性不好,说不定在哪里就会逗留时日,我们也不知道他具体到东都的日子。”贝培缓缓道:“不过萧兄既然答应入宫尽力而为,圣上一到东都。我们必定会第一时间通知,这个你倒不用焦虑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,心想急也急不来,杨广人虽未见。可是随心所欲可见一斑,质的建议也是好的,可提的显然不是时候,大隋人才是有,但是领导不行,枉有裴茗翠看重自己,苦心一片,自己也只能是尽尽人事而已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去找了员外郎?”贝培突然问。见到萧布衣微愕,贝培解释道:“我也找他有事,路过寻善坊的时候正好见到你,不过你当时好像有心事,没有见到我而已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他解释,倒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。贝培对人向来冷淡,当初她就算性命攸关,也绝不解释理由,这次主动向自己说及事情地来由,那就是解释她并没有跟踪他,撇清嫌疑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去找了他,不过起由却是因为一匹马儿。”萧布衣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月光吗?”贝培笑问,“我还奇怪怎么你回转的时候,不见了月光。月光神俊非常,草原人看作是龙马,原来是让你送给了虬髯客,你可真舍得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一凛,“你也知道虬髯客吗?”

    贝培微笑道:“我怎会不知,东都西京我都去的多了,武功智谋或许不及你了,可要说经验掌故,还比你强上一些吧?不然裴小姐怎么会让我来到东都,当初我在草原见到那个大汉的时候,就有些奇怪和怀疑,可是毕竟不敢肯定是他。不过我到了员外郎那里看到月光,就可以确信那人就是虬髯客,试问若非虬髯客,又有谁能把你掷出如此之远,又把马儿送给李靖?只是他也帮你,倒是让人诧异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微脸热,“原来当初在草原,你也看到是他援手?”

    “他援手是一回事,你生擒莫古德可是你的本事。”贝培好像听到萧布衣允诺后,对他的态度好上很多,口气也不再硬邦邦的,“虬髯客李靖红拂女的事情当初轰动西京,不过好像是李靖错手伤人,却被虬髯客把罪名揽下,李靖因此在官场起起伏伏,终不得志。虬髯客却是亡命天涯,再没有明面出现。我想他来到东都,就算把马儿送给李靖,多半也不会以真面目示人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不想还有这种事情,“那你找员外郎做什么?”

    贝培微微沉吟片刻就爽快道:“那十个杀人地箱子就是李靖研制出来的,我来到这里就是想看看他最近做出了什么新鲜的玩意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愣住,想起那十个杀人的箱子,不寒而栗,李靖大材小用,不为隋室重用,倒是可惜。

    贝培已经起身告辞道:“我就住在隔壁,你若有事。大可找我,我就不耽误萧兄行事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到了门前,萧布衣也跟随相送,突然门外嘈杂一片,店伙计只是叫,“客官慢行。贝客官真地不在房中,我……”

    贝培有了诧异,暗想自己行踪极为隐秘,来到这里只有萧布衣和高士清知道,又有谁会找到这里?萧布衣推门出来,一人远远见到,大声笑道:“他不在房中,这人又是哪个?”

    那人一阵风样的来到萧布衣面前。含笑望着萧布衣道:“贝兄,你可让我好找,这个伙计只说你不在,好在我没信他说地话,不然多半失之交臂。”

    那人眉目如画,书生打扮,正是和萧布衣分手不久的袁熙。他身后还跟着一人,提着一个大包袱,愁眉苦脸,就是那个丫环打扮成的书童。也就是袁熙口中说私奔的士族千金小姐。

    伙计见到袁熙拉住萧布衣地手一个劲的叫贝兄,惊诧的不明所以。贝培以为他是来找自己,见到他

    才知道自己表错了情,只是他为什么叫萧布衣为贝兄人打破脑袋也想不到地事情。

    萧布衣除了感慨造化弄人外,再没有其他的念头。他听到袁熙说痛恨萧布衣的时候。已经第一时间想到这人就是袁巧兮,说不准自己南下东都的时候,袁岚也是已经见到了这个萝莉。而萝莉自然不满父亲乱点鸳鸯,愤然离家出走,一个萝莉带一个丫头也叫私奔那就是咄咄怪事。不过这个萝莉看起来并不萝莉,以萧布衣地眼光来看,此人年纪应该在及左近,可古代女人发育的早。他倒也不敢肯定。箩莉私奔到东都,离家出走,女扮男装,当然痛恨萧布衣。所以萧布衣下意识的说自己叫做贝培,只想早早的见到袁岚后,说明一切,还是让这个袁巧兮另择夫婿的好。

    他在和袁熙话别后,倒是说自己就在玉鸡坊的高升客栈,可是想自己报名贝培,袁熙就算来找,肯定也是无功而返。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,贝培也在这里住下,店伙计查得有人叫做贝培,袁熙找了进来,这下巧的难以想象,是躲都躲不开。

    见到袁熙身后丫环的一个大包袱,萧布衣只是皱眉,转瞬换上笑容,“兄台拖家带口到此,莫非想要在这里住下不成?”

    只想听到袁熙否认的声音,没有想到袁熙喜笑颜开,“贝兄说地正合我意。”见到萧布衣一张苦瓜脸,袁熙问道:“贝兄难道是欢喜的过头了吗?”

    萧布衣咳嗽一声,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袁熙目光一转,落在贝培的身上,“贝兄,这位兄台可是你的朋友?”

    萧布衣暗道,这位倒是货真价实的贝培,不过其实也是假货,“他的确是我地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知道这位仁兄高姓大名?”贝培虽然又恢复到冷漠的神色,对袁熙视而不见。袁熙却是爱屋及乌,不减热情。

    “我叫贝培。”贝培冷冷道,他目光如矩,如何不一眼看出眼前这位是个女人,而且对萧布衣看起来大有好感。

    袁熙愣住,“你叫贝培,那贝兄你?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个脑袋两个大,“我叫贝沛,这位叫做贝培。沛是那个,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天油燃作云,沛然下雨的沛?”袁熙抢先问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暴汗,不知道他引自哪里,“袁兄博学多才,我当初没有说清楚,倒让袁兄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我的大意,贝沛,贝培?”袁熙喃喃自语,“你们是兄弟?”

    他虽然想相信萧布衣和贝培是兄弟,可见到落差太大,一时间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萧布衣哈哈大笑,掩饰尴尬,顺便拉起了贝培的手臂,“不知道为什么每人见到都是如此的说法,其实我们只是名字相若而已。”见到伙计几乎要晕过去的表情,萧布衣只想替他晕过去,也免了这么多啰,“要说我和贝培兄当初相识,可也是因为名字相若的缘故,这也是无巧不成书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谎话不打草稿,贝培只是冷着脸,并不替他圆谎,不过也没有揭穿他地谎言。

    “真的巧,真的巧,我们三个看起来真的有缘。”袁熙也跟着大笑起来。也想去拉萧布衣地手臂,却被他退步让开。

    “无巧不成书?”贝培喃喃念了一句,甩开萧布衣的手臂,已经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萧布衣望着贝培的背影,还是笑容不减,“袁兄不知道要住在哪里。只怕没有空房了。”

    伙计应了一句,“客官,客栈的空房可还很多,你客房旁就是空的呢。”

    袁熙大喜,塞给伙计一串钱道:“那就这个客房吧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最后一点希望宣告破产,喃喃自语道:“知我者,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。谓我何求。”

    袁熙虽然忙碌,却还听地清楚,慌忙把丫环叫过来,“把笔墨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丫环一愣,“公子,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把贝兄说的精彩记下来呀,傻书童。”袁熙很是不满,念着加强记忆,“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贝兄,你想求什么?”

    萧布衣久久的望着袁熙,“我只想求这个客栈生意兴隆,能把客人挤出去两个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是呀。”袁熙连连点头,喋喋不休。“这些闲人太是鼓噪,若是把他们都挤出去,就剩下我和贝兄的话,我每天聆听贝兄的绝代妙句,岂不妙哉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差点晕倒,趁袁熙打量客房的时候,塞给伙计一串钱道:“以后我叫贝沛,万万不可对这位客官说出我的本名。”

    伙计见到了钱。几乎已经忘记的萧布衣地本姓,连连点头道:“客官,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夜深人静。萧布衣打坐良久,只觉得体内变化越来越微妙,虽是闭眼,却觉得感官的灵敏度数倍的提升。他甚至可以感觉到体内气血的流淌,庭院中树叶无可挽留的下落,甚至听觉扩展开去,他都能察觉到远远前堂掌柜的哈欠,伙计的嘟囓,这一刻奇妙非常,难以形容。

    他的体力前所未有的充沛,只觉得事无不可为的时候,旁边房门轻轻一响,他知道那是袁熙地房间。一个人轻手轻脚的靠近萧布衣的房门,萧布衣只凭感觉和人影已经分辨出袁熙,不明白他来自己这里做什么,萧布衣只是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感觉到袁熙在门前只是稍作停留,已经向院墙走了过去,萧布衣轻步走到窗前望过去,见到袁熙脚尖轻点,只是借旁边的老树,连点三下,身形高窜,已经上了高墙。

    萧布衣暗自敬佩,心道人家长的小巧,年纪也不大,没有想到轻身功夫如此了得,准老丈人给介绍的萝莉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见到袁熙已经翻过墙头,萧布衣缓步推门出来,走到墙下,一时间来了兴趣。这一段时间他勤练易筋经,却一时没有对手比试看看境界地高下,只觉得体内精力一天充盈过一天,可身子也像轻飘飘的少了分量,好像一个充了气的皮囊,见到袁熙都是轻巧的越过高墙,忍不住想要试试自己比她差了多少。稍微退后了两步,萧布衣一个健步已经来到了墙下,才想如袁熙一样踩树借力上墙,没有想到他微微提气之下,全力以赴,一步窜出的极远,竟然差点撞到了墙上。

    只感觉高墙迎面撞了过来,萧布衣惊喜交集,顾不得踩树,一脚踩到墙上化解来势,只觉得一股大力从脚下冲起,人在借力之下已经高高的飘起,竟然凌空跃到了墙头。

    萧布衣心

    ,伸掌一推墙头,人已经轻飘飘的翻墙而过,无声无外地巷子里面。凝立只是片刻,萧布衣心中一动,豪情勃发,只见到前方影子一闪,消失在小巷的尽头,知道那是袁熙,提气跟随。

    袁熙人长的小巧,看似文弱书生,奔跑起来却是颇为急劲,只是这刻的他早就换了一身黑衣劲装,显然早有准备。萧布衣却是大步飘飘,看似随意,只是轻松地跟在他的后面,不知道他所欲何为,难道这个白天的公子哥真的很穷,到了晚上也效仿盗贼的行径?

    袁熙对这里的路线颇为熟悉,浑然没有发现身后的跟踪,等再到了一面高墙的时候,这才停下了脚步,四下望了眼,伸手从背囊中掏出一个东西,只是一抖手,已经扒住墙头。原来手中地竟然是个飞抓。

    他脚步交错,扯着飞抓飞速上了墙头,纵身跃下,不见了踪迹。萧布衣闪身出来,却是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原来东都以坊为单位,戒备很有些严格。每坊之间通常都有高墙围栏隔断。只留出口,有兵卫把手,白天出入要靠凭条,到了晚上,每坊之人定要回归到坊内,如果没有官府指定的许可,出坊的路上被兵卫发现,抓起来都会鞭笞。这种情形看似严格。却是极大的维护了东都的稳定,萧布衣白天见到李柱国的公子横行,强抢民女地时候,其实已经有了晚上去解救女子的念头,奈何实力不行,只是这高墙对他而言就是个极大的难题,没成想他低估了自己,也低估了易筋经的效果,这下脚步轻盈,越墙如履平地。却是无意中才发现,胆气陡豪,可是违禁之事还是让他稍微犹豫。

    不过犹豫只是片刻,萧布衣已经发足急冲,到了高墙下,只是脚尖用力。陡然冲起,眼看离墙头还有些距离,手臂急伸,搭住了墙头,手腕用力,再次轻飘飘的翻过了墙头。

    这一下轻身功夫高下立判,袁熙虽然能翻过客栈的围墙,对于玉鸡坊的高墙必须要动用飞抓才行。萧布衣却是只凭自身之力就可翻过,轻身功夫明显比袁熙要高明很多。

    萧布衣也是明白这点,倒来了底气,黑暗中见到一道暗影沿着大街一侧前行。不时的遮遮掩掩,当下跟了过去,他目力极强,黑暗中也是分辨地丝毫不差。

    天气微寒,偶尔有兵士巡视,却都是匆匆忙忙急走,东都城倒是内紧外松,坊内紧,坊外反倒松一些。

    萧布衣跟着袁熙一路向东北,过沟渠,穿街巷,绕过景行坊,直接到了时泰坊这才止步。萧布衣见到他直扑时泰坊,恍然而解,原来袁熙也是白天隐忍,到晚上是为了李柱国的公子而来!

    他们所住的玉鸡坊临近洛水,多是旅客闲杂人等居住的场所,临洛水听起来很是诗意,萧布衣却知道住起来绝对不算好受。如今初冬还算好些,可等到了夏秋时节,洛水猛涨,受淹的就是沿洛水两岸的居民,所以洛水旁除了一些高官大员的闲余宅第外,多数都是贫苦的百姓,也就是仿佛所谓的贫民窟。李靖和红拂女居住的寻善坊宅子是不小,可也是靠近洛水,算是贫民窟地一部分。而这个时泰坊,临近一旁的时坊,北方的立行坊还有临徳坊却因为北通西宁门,东近上春门,西有东城,早朝方便,再加上当初建都之时最早完善,所以朝廷大员倒有很多居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旁的坊市,兵士也就敷衍了事,这里的名坊,却是戒备更严格了一些。

    只是外地虽然烽烟四起,东都倒还算太平,这里虽然戒备严格些,却也是流于形式,不然也不会让袁熙轻易的闯到这里。

    这里地门墙又比玉鸡坊的高墙高上一些,袁熙脚步微停,飞抓出手,攀上高墙,越墙而入。

    萧布衣谨慎非常,这次却没有直接翻墙进入,只是见到一旁有颗大树,枝干已经探出墙来,几步纵搭上墙,直接纵到了高树上,留意查看四周的动静。

    这几下兔起鹘落,轻若飞鸟,灵似猴猿,萧布衣心中也是莫名的激动,哪里想到过自己有一日也有这样的身手?

    四下多数暗黑,东南一处还是高燃,人影憧憧,喧杂一片,不时的有喝彩声传来,萧布衣很快发现袁熙的行踪,见他到了那个宅第不远,飞快的上了一颗高树,向下张望,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那里多半就是李柱国儿子住地地方,见到的规模已是暗惊。那里方圆极广,大的难以想象,常人要是进了这里多半早已迷路。当初他在马邑见到了裴宅一处,已经觉得世间奢华莫过如此,可裴宅和这里相比,无论气势规模,又是小了很多,倒有种小巫见大巫的感觉。

    见到宅邸宽宏,萧布衣也是无可奈何,暗道要是入了宅第找下去,只怕到了天亮也是找不到李柱国地儿子,更不要说是救那个被抢的民女,微微沉吟下,萧布衣脱了外身的布衣,露出紧身的青衣。撕下布衣一条,系在脸上。他虽然没有做过刺杀地行当,却知道李阀权势滔天,只要被人认得出来,他萧布衣这三个字,这几年就不用在东都出现了。

    准备妥当后。萧布衣下了树,闪身又靠近宅邸一些,轻身上了袁熙身后的一株大树上,见到袁熙也是不动,想必也是为难如何去寻找李公子。

    他又近了宅邸很多,居高临下一望见的更清晰,陡然间又是一阵喝彩声刺耳的传过来,萧布衣怒目圆睁。双拳紧握,已经发现了李公子的行踪。那一刻他怒不可遏,想跃下去掐死那个李公子!

    他这个角度正好看到大宅前方宽广的庭院,只见到庭院四周纱灯高挑,密密麻麻,把庭院照地亮如白昼。一个人坐着大椅上,摇来晃去连连叫好,正是白日见到的那个为非作歹的李公子。

    庭院四周站着不少下人家丁,也是跟着齐声叫好。庭院的正中却是立着一根碗口粗细的柱子,上面吊着一个女人。长发下垂,一动不动,不知道死了没有。她全身赤裸,身上满是鞭痕,旁边一个大汉正手持长鞭,一鞭挥过去。搏得众人的轰然叫好。庭院中还燃着一堆大火,火光一耀,照着这帮人的大汗淋漓,还有丑恶狰狞的嘴脸。

    萧布衣怒血翻涌,只是想下去一刀了结了这个李公子,可他跟出来地仓促,并没有带刀在身,虽然技艺高强。可是见到庭院人影憧憧,数十总有,自己如果不能一击得手,让他有了防备。那下次想要杀他,可是千难万难。

    袁熙也不知道见

    人是胆怯还是犹豫,这会儿还是不动。萧布衣也是转。

    李公子不知道大难临头,却是手端金樽,指指点点,笑不可抑。他身边围着五六个女人,都是披红戴绿,花枝招展,一人跪地满酒,另外两人手执团扇为他煽风。初冬虽冷,篝火却熊,李公子看来很热,敞开了胸襟,依在他怀中美人伸出素手接过另外女子献过的美酒,含在口中,仰头送上红唇。李公子哈哈大笑,手上并不老实,到处摸索,俯首咬上美女的红唇,咽下了美酒。美女轻掩红唇,有些痛楚,却是不敢言语,反倒赔上笑脸。

    李公子的一举一动都是浪荡形骸,显然早就习惯了这种场面。喝下美酒后,突然摇摇头,伸手夹过了大汉的皮鞭,厉声呵斥了一句,一皮鞭抽到了大汉的身上。众人先是静寂,后是喝彩,轰然的肆无忌惮。萧布衣见到这里的人卑鄙无耻的龌龊,心中大恨,只想着如果去放火引起骚乱,自己趁机刺杀,倒有一些把握。

    萧布衣正想溜下树来去放火,陡然目光一凝,见到后院火光一耀,转瞬冲起红光烈焰。萧布衣一愣,不知道易筋经还有这本事,竟然能隔空点火?李公子抽了大汉一皮鞭后,又是一皮鞭抽到吊着的女人地身上,正在得意的听着众人的喝彩,见到火起,怒不可遏,吩咐众人前去救火,一时间锣声响个不停,大部分下人护卫已经向后院涌过去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墙头人影闪动,心中一喜,知道不止自己和袁熙想要宰了这个李公子,这个李公子天怒人怨,还有他人想要杀了他!

    李公子收了皮鞭,才要回转椅子上歇息,墙头突然纵下三人,三面掩杀过来。一人手中小弓,一挽一射,已经射中李公子的肩头。

    李公子哇哇大叫,惊的亡魂皆冒,高声叫道:“有刺客。”

    三人中一人已经窜到李公子的身前,挺剑就刺,一人却是去救高杆上地女人。李公子翻身倒滚,狼狈不堪的躲开来剑,拿起椅子挡在身前。不等他再次喊叫,四个黑衣人已经手持长剑挡在李公子的身前。

    持剑那人怒喝一声,奋剑劈过去,那四人四剑齐出,‘当’的一声响,挡开那人的长剑,两剑斜刺过来,逼得行刺那人退后了两步。

    手持小弓之人却是一个滚身,从旁侧杀到,再射了一箭,却是中了李公子身前的木椅,只是耽搁了片刻,他身边已经围了五六个护卫,刀光霍霍的劈过来。

    三人蓦然杀到,只是射中李公子一箭后,就已经落入重围,手持长剑那人突然呼啸一声,去救民女那人愣了下,回头望去,也是心惊。这刻的功夫,李公子身前已经站了十数人,密密麻麻,再难杀进。

    一个护卫见到手持长剑那人退却,一矛刺了过来,那人伸手夺过,用力掷出,却是取地木柱上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招实在出乎意料,众人一惊,女人已经被钉死在木柱上,再无声息。那人杀了女子,目光中却是黯然,斜跨一步,一把抓住了手持小弓那人,低声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手持小弓之人还要挣扎,见到眼前的阵势也知道势不可为,当机立断合在一处,向门口杀过去。

    众护卫又是错愕,没有想到这三人一击失手,竟然不再留恋。他们都在保护公子,大门处正是空虚,被三人合力一冲,已经杀出了门去。

    李公子捂住肩头,放声大叫道:“抓住他们,跑了一个就要了你们的脑袋!”

    他身前四人微微犹豫下,吩咐了一句,已经带着众护卫下人冲了出去,紧追三人不舍。李公子不顾肩头小箭,跳脚大骂个不停。蓦然间身边寒光一道,一人一剑刺了过来,李公子吓地妈呀一声,咕咚坐在地上。这一下闪避的怪异,却是躲开了必杀的一剑。

    袁熙得到机会,无声无息的下了树,越过高墙,从旁侧刺出,本以为必中,没有想到还是被李公子躲开,不由大恨跺脚。

    李公子别的本事没有,逃命的本事倒是一流,不知道是在追杀中成长还是怎的,坐在地上,又是翻滚退后几步,几个护卫手持兵刃,已经围住了袁熙狠杀。

    李公子大骂蠢货,一耳光打到身边的下人脸上,指手画脚,让人去守住高墙,急声厉喝,“你们把大门关起来,这个人要是跑了,谁都不能活!”

    众护卫晕头转向,搞不懂哪来冒出的这么多刺客,几人一窝蜂的涌上大门,想要关门。陡然间看到一道青影冲了过来,两名兵卫本来追赶三个刺客,落到后面,见到又有人来袭,厉喝一声,长枪左右刺来,想要把来人阻挡在门外。

    萧布衣终于出手,却是取向两名兵士。他目光敏锐,猿臂一探,已经分毫无误的搭住矛头之后,低声沉喝,竟然把刺来一人凌空举起,顺势甩出,那名兵士撞在了第二个兵士的身上,一人飞起,一人滚地。

    萧布衣长矛在手,急吸一口气,意行手臂,双眸怒睁,沉吼一声,长矛脱手而出,穿两门板之间空隙而过。

    李公子只是盯着袁熙大叫,哪里想到门外有袭!长矛如电,气势磅礴,穿刺过来之时他念头都来不及转动,就被如电的长矛从左肋插入,右肋穿出,长矛带血,余力不歇,竟然带着李公子凌空飞起,‘砰’的一声钉在了高墙之上。

    矛杆颤动,血喷似泉,李公子被钉在高墙上,双目圆睁,满眼都是不信之色,只是嘴角鲜血狂涌,脑袋一歪,没有了声息。

    大门‘咣当’一声,这才合上,所有的人这一刻忘记了厮杀,都是惊惶诚恐的望着墙上的那个死人!

    李公子死了,李柱国的公子死了,堂堂权倾朝野李阀的公子竟然就这么死了?!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难以置信,却是不能不信,那一刻都是脑海中一片空白,只以为做梦,内心却被巨大的恐惧笼罩,李公子一死,在场的众人能活的恐怕没有几个!袁熙也是一怔,却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奔向高墙,翻墙而过,人在高墙之时,发现一道青影闪过,奔势如雷,速度之快,自己从未见过。不由心下骇然,只是在想,杀了李公子的这人,到底是谁?

    --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