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一一五节 好大一个官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人为区分天空星象,将天星划分三垣星二十八宿,因处中天,所以古代多认为紫微垣内为天子居住的地方,是以历代宫城通常又叫紫微城。

    当年隋朝大匠宇文恺兴建东都之时,重星气天象,用天人合一理念。建都时引洛水贯都,以象天汉,横桥南渡,以法牵牛。洛水当然就是寓意天汉银河,横桥指的就是天津桥。

    宫城在东都西南角,紫微城却在宫城正中。紫微城西有禁苑和谷水为屏蔽,北有曜仪城和圆璧城护卫,南方的太微城,洛河和东都外郭都可以作为天然屏蔽。

    紫微城因为有天子居住,所以从地理位置来讲,戒备森严,哪一个方向都有最少三道屏障,东侧当然也不例外。紫微城东侧有东宫,东城和外郭屏障,也是守卫的极为严密。寻常百姓只能在东都外郭居住,不要说紫微城,就算东城都是不能轻易就进。

    萧布衣是个百姓,现在却身在皇宫外围东城一处客馆,微笑的坐在椅子上,如同个光鲜的鸡蛋,已经等待了两个时辰,而且还不知道要继续等上多久。

    初到东都之时,他已觉得东都之大,难以想象,更觉得东都厚重奢华远非偏僻马邑可比。东都主道宽广非常,如果用他那个时代的眼光来衡量,那最少宽是百米以上。宽达百来米的大街,就算他那个时代都是很难见到。本来他还搞不懂这么宽地大街有什么作用,可是见到杨广的金根车后,萧布衣才知道,原来这种大街是专门为杨广行走使用,他的金根车大的非常,没有这种宽广的道路。也是行走不易。他一人奢华,竟至如斯。

    不但大街宽广,街面两侧的建筑也是要求极为严格,凡是临主道地建筑一律要是重檐格局,并且装饰成丹粉,示以华贵气象。这都是圣上下旨,只为让外国使臣看我泱泱大国的兴盛,说穿了也就是面子工程。在萧布衣的印象中。没有任何一个朝代的君王有如此好面子,而且让百姓和他一块好面子。

    可是他看到的奢华不过是冰山一角,他到了东城之后,才发现这里的豪奢更是让人难以想象。此处客馆就是专门迎接八方来客,地方官来此也是在这里安歇,客馆只是窗户,壁带以及悬楣等都是用沉木和檀木制成就让人大吃一惊,可豪华不止如此,上面还用黄金、玉石或者珍珠、翡翠加以装饰!

    这里的随随便便的一扇门,一张椅子拿出去。都可以在马邑买个豪宅,裴茗翠给他地四十两黄金相对这里而言,实在是微不足道。可听官员来说,这里接待不过是小规模,若是去接待国外使臣的四方馆,那才叫是隆重。

    想起婉儿。对比这里,萧布衣暗自摇头,什么士农工商四民者,国之石民也的大道理他并不很清楚,他只知道,这里的豪奢肯定是以百姓的贫苦为代价,杨广带头铺张浪费如此,手下竞相效仿。民赋极重,那也怪不得百姓造反。

    他见到杨广入了东都后,虽然没有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,却也有了希望。早早的回到高升客栈守候,没成想这一等又是三四天过去。一日他期望到了绝望,在卧室高卧修习易筋经的时候,几个兵士突然闯了进来。萧布衣当时吓了一跳,以为刺杀李公子一事败露,等到看到黄舍人进来的时候,这才放下心事。黄舍人除了要钱之外,还会传下圣旨,他带来了萧布衣期待两个月的消息,圣上有旨,宣萧布衣东城候驾。

    萧布衣现在对这个候驾都有些害怕,他感觉自己好像皇上地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嫔旁边的一个丫环,想等圣上宠幸那比中六合彩还要困难。不过这事不是他说了算,他要是不想抗旨,只能听从黄舍人的吩咐。

    他没有见驾之前,先是沐浴更衣,当然沐浴不是他自己洗,而是有丫环伺候,艳光无限,他却只能看不能摸。两个丫环不知道是忠于职守还是太久没有见过男人,几乎把萧布衣洗下一层皮来。

    沐浴完的萧布衣换了身干净的衣服,从里到外,见到丫鬟们有些渴望的眼神,萧布衣只能心里说抱歉。绸缎般光滑地麻衣穿在身上,简直是人生最惬意的事情。只是如此的装扮让萧布衣心中忐忑,有种做鸭的惶恐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跟随黄舍人到了东城的一处客馆,黄舍人去内城回旨,他却只能在这里继续等候。

    好在他还可以练功消遣,只是两个时辰下来,已过晌午,身体气息通畅,肚子却开始咕噜咕噜作响。

    萧布衣记得虬髯客说过,此法不用大成,小成之时就可辟谷,也就是吃饭极少,甚至不用吃,看起来他小成都算不上,最少还要饿肚子。

    客馆房间内只有他一个人,空空荡荡,萧布衣想要出去找一个人问问吃饭在哪里的时候,房门一响,一个形体微胖,脸圆耳大的男人已经走了进来。萧布衣认得他是鸿胪寺的陈彦之,黄舍人带他来地时候,已经给他介绍过。陈彦之身后跟着两个下人,提着篮子。

    陈彦之也是个少卿,这让萧布衣对于宇文化及的那个少卿的含金量产生了怀疑,因为这段时间他碰到了好几个少卿,宇文化及是,李渊也是,这个陈彦之也是,这个少卿如果让萧布衣来判断,那就是和他那个时代的副总差不多,一抓一把。

    大隋九寺五监,管理日常事务,鸿胪寺就以接待外使宾客为主,陈彦之不知道接待人太多地缘故还是怎的,见人总是笑眯眯的如同见到情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陈大人。”萧布衣终于可以站起活动下筋骨。

    “布衣。饿了吗?”陈彦之倒是亲切。

    “有点。”萧布衣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先用膳吧。”陈彦之微笑道。

    两个手下飞快地上前,在一案几上铺列篮子里面的饭菜。萧布衣扭头望过去,见到四菜一汤,色彩搭配极佳,让人看了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萧布衣坐下,陈彦之竟然也坐到对面。含笑道:“布衣,因你在等待圣上召见,这酒就免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陈大人厚爱。”萧布衣也是饿了,告声歉,提起筷子就吃。珍馐美味,味道可口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吃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鹿唇味道还可吗?”陈彦之见到萧布衣大快朵颐,一旁问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差点把筷子扔出去。他面前的这盘菜分量不多,一块块切的方方正正,排列有如圣驾入东都的骑兵方阵,萧布衣随便夹了一筷子到嘴里,只觉得滋味美妙,前所未有,就忍不住多吃了两口,哪里想到竟然是鹿唇。

    “很好,很好。”萧布衣点头苦笑,“陈大人。布衣是个粗人,这个倒是没有吃过。”这个他倒是说谎,鹿他在山寨也吃过,只是没有吃的这么讲究和美味过。可一个布衣不是猎户,吃鹿唇还是让人疑惑地事情。

    陈彦之不以粗人为意,“布衣要是得到圣

    见。这些实在算不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直呼其名,口气倒是亲热,见到萧布衣真的不识,并没有鄙夷之意,反倒向他介绍其余的菜肴。萧布衣听了又是吓了一跳,他才见四菜一汤的时候,只见到花花绿绿,哪里想到如此名贵。那个红色的是天鹅肉烧出来的。微黄的却是熊掌烹制,一根大骨棒模样地东西,毫不起眼,原来竟是野驼蹄。剩下的那碗汤叫做玄玉浆,却是用马奶烹调而成。

    萧布衣吃着天鹅肉,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癞蛤蟆,又吃了几口,抬头问道:“陈大人,布衣见识鄙陋,从未吃过如此美味,这次可算是大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陈彦之笑道:“一生下来就吃天鹅肉的毕竟不多,要经过自己努力吃得天鹅肉的才算是本事。布衣不用过谦,我想能得到可敦和裴阀两方共同举荐之人,绝非平庸之辈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愕道:“可敦举荐了我?”

    陈彦之见到他不知,表情不似作伪,犹豫下才道:“我也是听旁人所说,不知道真假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想起可敦,不知道是否应该谢谢她,可敦对他一直不冷不热,没有想到她倒举荐了自己,此人识才用才,裴茗翠也是忠心一片,大隋却还是亡了,倒让人可惜这些人的忠心。

    “这些菜肴是每个来客馆的人必备的?”萧布衣有些好奇问。

    陈彦之缓缓道:“不同的来客,当然有不同的接待规格。布衣并无官位,又是个布衣,这些菜就似乎按照七品官的规格来准备。不过准备并非是我,因为我也不能破了规矩。”

    他模棱两可,萧布衣不好多问,暗想既然准备了七品地饭菜,难道他就要坐上七品的职位?宇文化及少卿官从四品,李靖十来年一直都是从六品,不得升迁,自己要想从七品混到从四品,看来头发熬白了也不见得,可是大隋要亡,如何等得及自己去熬?如此看来,官路还是行不通的。

    二人都是闲话,陈彦之和善近人,丝毫没有官架子,倒让萧布衣大升好感。用完饭菜,陈彦之也是有些诧异,不明白旨意为什么还没有到来,于是让萧布衣去厢房休息。等到午后休息完毕后,萧布衣又是在客馆房间等待,百无聊赖。好在陈彦之主动陪他说话,萧布衣心中稍安,一个从四品的大官陪你聊天,还不够你臭屁的?以后回转山寨,也是个炫耀的本钱。

    门外脚步声急促,陈彦之缓缓站起,微笑道:“想必黄舍人到了。”

    房门一响,黄舍人推门进来,脸上唯有不安,萧布衣见了不明所以,心道只是见个面,先是东都后是东城,一等就是两个多月,这么多周折,杨广这个皇上地面子实在是大。

    陈彦之问道:“可是圣上的旨意到了?”

    黄舍人脸色有些异样。高举圣旨道:“萧布衣接旨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只能跪下道:“萧布衣接旨。”

    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”黄舍人又把这两句搬了上来,“有鉴萧布衣仆骨功绩,特封萧布衣为校书郎一职,择日上任。钦此。”

    黄舍人收了圣旨递给了萧布衣,等到三人坐下,六只眼倒有三对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陈彦之眼里疑惑中带有了诧异,甚至可以说是失望,半晌才微笑道:“恭喜布衣,以后你我一殿称臣,还望彼此照料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怔怔问道:“黄大人,教书郎莫非是教书先生?”

    黄舍人脸色很是古怪。沉声道:“是校书郎,一会儿我再和你解释,我先和陈大人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二人都是见鬼地表情,不明所以。黄舍人早早和陈彦之出去,不知道嘀咕了多久,萧布衣心中也是嘀咕,都是郎,自己这个狼和员外郎又有多少的差别?千里迢迢的跑过来教书,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。

    房门再开,黄舍人一人走了进来。他和萧布衣倒也熟捻,不再客套,“布衣,明日上任,还是我带你去秘书省,那里自有人待见。布衣以一布衣。才到东都,就能荣升校书郎一职,实在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可喜可贺的时候,脸上却是一点喜贺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萧布衣一直到出了客馆和东城,到了外郭立德坊地时候,见到左右无人注意,这才掏出锭银子塞过去,“黄大人。这校书郎一职到底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他其实最想问的不是校书郎做什么,因为就算给他个大将军做,也不过几年的光景倒塌,他最关心地却是为什么杨广说要见他。到现在只是封个小官了事。他自知之明倒是有的,只从陈彦之眼中的失望可知,这个校书郎官位绝对不大,自己上次在酒楼听说那个虞世南是个秘书郎,不知道此狼彼狼哪个更狼?

    萧布衣是布衣,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,众商人送给他地盘缠颇为丰富,他也不是个小气的人,觉得钱够花就行,人脉最为重要,黄舍人得到钱,自己得到消息,实在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每次萧布衣无声无息的打点,黄舍人开始还是半推半就,后来和萧布衣熟络了,觉得萧布衣的钱可能是抢来的,也不谦让,这次却是用手推开道:“布衣,你再给我钱,可是羞臊于我。其实,唉,我也想不明白怎么回事,本以为你最少官从六品,没有想到圣上只封你个校书郎,我是有心无力,实在惭愧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着把银子放在黄舍人手上,“兄弟明白,黄大人对我的照顾,布衣铭感在内,这事情也非黄大人所定,大人无论如何,辛苦总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黄舍人见到萧布衣意诚,不再推辞的接过银子,微微叹息一口气,用力拍拍萧布衣的肩头,“布衣,你若是不嫌弃,不要大人大人地叫,叫我一声大哥就好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也不推辞,微笑道:“如此最好,黄大哥也不用叹气,人命天定,胡思乱想没有太多的用处。”

    黄舍人点点头,“贤弟这种心境,不骄不躁,实乃大才之人。只是你得可敦和裴阀两方举荐,已经算是前所未有的事情。因为裴阀和可敦虽都对圣上忠心耿耿,可意见总是相左,这次都是举荐一人,为兄都觉得贤弟前途不可限量。可不成想如今只有校书郎一职,实在让人出乎意料。”

    似乎看穿了萧布衣的心事,黄舍人道:“本来圣上要见你一见,不过最近心情不好,所以今日没有见你,不过我想兄弟总有机会,万勿自暴自弃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为什么心情不好?”萧布衣心道,老子就没有见到他心情好的时候。

    黄舍人四下望了眼,见到无人注意,压低了声音道:“这事我和兄弟你说说即可,你千万别说给旁人。”见到萧布衣点头,黄舍人这才道:“彭城留守董纯本来劳苦功高,平定水的盗贼甚为努力,屡战屡胜,只是如今盗贼却是越来越多。有人诬陷董纯平贼不利,说他怯懦,圣上

    丽一事烦心,听到这个,就把董纯押到东都,今日方死!你不见圣上也是好事。不然真地碰到他心情不好,恐怕会有祸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怔了半响,暗想这个杨广不是一般的暴戾,有过之臣烹杀,有功之臣车裂,裴茗翠还让自己劝他。那不是开天大的玩笑?!

    二人边走边说,黄舍人又道:“校书郎一职官正九品,隶属秘书省,秘书省现在长官为秘书监柳顾言大人,次官秘书丞,属官秘书郎,校书郎,正字。录事等职位。校书郎有十多人,这个校书郎的活儿,主要只校对典籍,要说轻松也还轻松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差点把脚趾头搬上来算算,才知道自己这个狼还不如虞世南那个狼,并没有失望,只有好笑,“黄大哥,布衣是个粗人,大字都不识得。如何做得了校书郎,不如辞了吧?”

    黄舍人连连摇头,“万万不可,圣上心情不好,才封你的官,你马上辞了。恐怕更被人抓住把柄,到时候参你一本,兄弟可就有大祸上身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一动,“我是才到东都,又有谁会参我?”

    黄舍人犹豫片刻,“贤弟,可敦虽然势大,不过是在塞外。而且天高地远,不能保你。不过你是裴阀举荐,只要小心忍让,总有出头的一日。为兄还有他事,也不远送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他和自己地关系维系在利益上,交代自己几句也是看在银子上,很多地方还是有所顾忌,也不追问,径直回转了客栈。

    屁股还没有坐热,袁熙就已经推门进来,“贝兄,今日去了哪里,我怎么找你不到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没有好气,却微笑道:“在下去哪里,难道有和袁兄禀告的义务?”

    袁熙没有听出萧布衣地口气不善,摇头晃脑的走了过来,“贝兄当然不用向我禀告,可前几日贝兄出口成章,说什么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简直是妙哉妙哉。比起举头红日白云低,四海五湖皆一望两句而言,境界截然不同,却都是绝妙。前者婉约,后者豪放,但出自贝兄之口,都是如此的妙绝天成,妙绝天成呀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看到袁熙的陶醉,想起自己地确和他说过这两句,当初急于外出,偏偏他揪住自己不放要作诗,所以随口借用白居易的两句,没有想到又把他镇住,到现在还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“袁兄过奖了,其实我是个粗人,大字不识几个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地萧布衣说不下去了,他大字不识几个,却去做校书郎,这已经不是量才使用,而有些故意为难的意思,黄舍人说自己要小心忍让,这么说自己做到这个九品芝麻官,一定是有人为难的结果!能和裴阀不对付的人不多,宇文化及当然是其中的一个,那日见到他这个弼马温驾辕,骡子一样的尽心尽力,可却能天天守在杨广身边,可是他在说自己的坏话?

    见到萧布衣不语,袁熙还是不识脸色,拱手道:“贝兄,不才昨日苦思冥想,却觉得这两句诗是好的,可时间却是不对,贝兄早莺暖树,新燕春泥说的都是春天的景象,可如今已经到了冬天,莫非这两句是贝兄早早做下了?”

    萧布衣头大如斗,想把教书先生搬出来救驾,可袁熙又抢着道:“不才想了很久,这才想出几句诗来,还请贝兄指正。”无视萧布衣地哈欠连天,袁熙已经吟道:“飞魂同夜鹊,惓寝忆晨鸡。暗牖悬蛛网,空梁落燕泥,贝兄,你觉得我这几句如何?”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了鼓掌大声道:“好诗好诗,尤其这惓寝忆晨鸡一句最妙,我听到此句,只想马上就睡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转身向床榻走去,却被袁熙一把抓住,萧布衣回头的时候,见到袁熙眼中的狡黠,有些错愕,并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袁熙却道:“我这燕泥和你春泥截然不同,你的泥是新泥,我这可是老泥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哭笑不得,应酬道:“袁兄老树新芽,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袁熙愣了下才道:“我想出了妙句,还请贝兄再说两句才好。只是为什么每次贝兄作诗,都是只有两句?”

    萧布衣叹息道:“我才是真正的不才,说的无非是即兴而发,做得了什么诗,所以说了两句后,无力后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今日贝兄一定要说两句,我现在可是听不到贝兄作诗,一天都是浑身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道:“那可麻烦大了,袁熙终有一日娶妻生子,恐怕到时候我就不能相陪了。”

    袁熙大眼睛一瞪,突然又笑了起来,“我是不会娶妻,倒可以天天和贝兄一起,我只怕贝兄嫌弃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这才知道麻烦比想像地还要大,慌忙岔开了话题,“既然如此,我就恭敬不如从命,作诗两句。”

    “不才洗耳恭听。”袁熙喜道,看样子只恨不能拿纸笔记下来。

    “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,乱我心者,今日之日多烦扰。”萧布衣吟了两句,倒觉得这两句比较符合自己的心境,见到袁熙目瞪口呆的样子,只以为他被电的不轻,忍不住的问,“这两句袁兄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袁熙大摇其头,“贝兄你这是做的什么?也不工整,就和卖油郎吆喝的仿佛,这次贝兄的诗可是大失水准,大失水准呀!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怔,没有想到得到这个评语,不等说话,扮作书童,后为人妻地丫环跑了进来,“小,小公子,大事不好啦。”

    袁熙听到大事不好,也顾不得帮助萧布衣纠正错误,只是和丫环耳语两句,已经脸色大变,拱手道:“贝兄,我还有事,不能奉陪,改日再见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话后,一溜烟的跑掉。萧布衣长舒一口气,摇摇头向床榻走去,喃喃自语道:“无知小白,李白的大作都说大失水准,我扁视你。你还没有听到我抽刀断水,举杯消愁呢,不然绝对让你惊为天人!”

    转念一想,自己也不明白这诗好在哪里,都是生搬过来,人家千古传诵,自然有高人欣赏。如今想想,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地标准,自己还没有把当代诗歌搬出来,不然管保袁熙吐的不想来找自己,坐在床榻上的时候,萧布衣莫名的叹息一口气,“秘书郎,校书郎,卖油郎,九品大员,好大的一个芝麻官!”

    倒头睡去的时候,只是想着,弼马温,莫要得意,上窜下跳,就算老子不治你,你也蹦达不了几年了。

    ---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