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一一八节 扬威四方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方馆人虽众多,萧布衣立在那里,以命搏赌注,俨然看起来比杨广还风光,只是风眼之下的萧布衣保持微笑,不卑不亢。别人只以为他一个小小的校书郎,对圣上忠心耿耿,或者可以说是死忠,杨广放个屁他都认为是香的那种,却不知道他早知道结论,知道自己绝对不会输而已。

    “雷萨克,你若是肯赌的话,我这就去奏请圣上恩准。”萧布衣见到雷萨克犹豫起来,知道雷萨克是故作糊涂,他既然出了考题,显然已经知道结果,现在就看他是冲动还是隐忍,雷萨克必输无疑,他若是受不了激将赌了,反倒不过是个莽夫,他若放弃,不言而喻,这人还是很聪明。

    雷萨克听到萧布衣催促,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校书郎如此肯定,想必你们说的是对的,既然如此,这场赌注不比也罢。”

    这场赌局他看似没有什么损失,却是放弃不赌,实在是出乎众人的意料。宇文化及暗自骂他愚蠢,只想代替他赌上一赌,可萧布衣是他这面的人,圣上最恨的就是在外邦面前表现的窝里反,饶是他有这个心思,也是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萧布衣听说他不比,脸上没有什么惊喜,也不强求,回身走了几步,施礼向杨广道:“圣上圣明,校书郎已经向他解释明白圣上的方法,波斯的雷萨克深以圣上的方法为然。”

    众大臣目瞪口呆。彼此相望地眼神都是诧异,显然没有想到萧布衣以这种极为粗人的方法来解释。儒林郎曹翰博学多才,用清浊的理论说,这个波斯人怎么都是不信,这个萧布衣一放粗,他反倒信服了萧布衣的方法。如此看来,对牛弹琴是需要老牛来弹才行。

    杨广高坐在上,脸上竟然露出罕见的笑容,“校书郎解释的不差,暂且退到一旁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退下,儒林郎曹翰上前道:“雷萨克,你既然明了了一切,那就下去休息。再由他人再来求解疑惑吧?”

    雷萨克并不后退,屹立当场道:“大隋地天子,多谢你为我们排忧解难。我国君主向来觉得中原不错,可是路途迢迢,不能亲自前来,特让雷萨克带来我国的皇冠一顶,奉与大隋的天子,以表敬意。”

    杨广缓缓点头,并不多话,可脸上多少有了得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雷萨克拍了两下巴掌。一个同样金发碧眼高鼻梁的波斯下人捧了个匣子上来。雷萨克掀开匣盖,匣子里面金光闪耀。众臣见惯了珠光宝气,倒是无所谓,外邦使者中很多人却发出一声惊叹。等到雷萨克取出皇冠,双手奉上的时候,众臣才看清楚皇冠制作极为精美和细致。处处体现出巧匠的心思,都是点头称许,觉得这个雷萨克或许无礼,可只凭这个皇冠,倒可以显出真心和弥补诚意。

    群臣和萧布衣不同,都明白杨广的性格。圣上对于叛逆向来不留情面,可是对这些外邦使者一直都以宽厚和高高在上地态度,只是为了炫耀我泱泱大国的颜面。要说什么纯金的皇冠,在圣上的眼中看来实在没有什么,皇冠代表的含义才是杨广最注重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个内侍郎走上前去,伸手去接。雷萨克却是摆手道:“大隋的天子呀,这个皇冠是我国的君王诚心诚意的想要献给你的,可现在却有一个很严重地问题困惑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愣,这才明白雷萨克不怀好意,想要这个皇冠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杨广微皱下眉头,“你们被什么问题所困扰,不妨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雷萨克嘴角一丝诡异的笑容,看了萧布衣一眼,带有挑衅的口气道:“我国的君王让工匠做了这顶皇冠奉给大隋的天子,诚心诚意地希望波斯商人能和大隋一如既往的交好。”

    杨广缓缓点头,“我也希望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国君王却没有大隋天子那么威严,工匠也虽然手巧,却很贪财。我国君王让工匠做好了这顶皇冠后,只怕工匠会偷工减料,放了点别的东西进去,如果那样,可是对大隋天子的极大的不敬。”

    杨广颔首不语,却向曹翰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曹翰心领神会,上前道:“雷萨克,礼物在乎心意,圣上宽宏大量,怎么会和你们计较这些琐事。皇冠无论真假,圣上都是知道了你们的心意,你们也不用为此自责。”

    宇文述也是站了起来,大声道:“不错,雷萨克,你也辛苦了,下去歇息吧。这个真假对我们来说,不是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二人看似客气,却都已经猜到了雷萨克的用意,只是想着要分辨这个皇冠是否纯金实属不容易,是以不等雷萨克向圣上求教,就把他的主意扼杀在萌芽之中。

    雷萨克刻意而来,怎么会退却,摇头诡异笑道:“大隋地天子虽然不会介意皇冠的真假,可是我们波斯也是大国,也重颜面,怎么会把劣质的东西送给你们做礼物?我现在只请大隋的天子想个办法证明这皇冠是不是纯金,若是皇冠不纯地话,我们也不敢把皇冠献给大隋的天子,回去之后,更要重重的严惩那个工匠才好。我波斯国的君王对此束手无策,只希望大隋的天子能有个妥善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他此言一出,群臣面面相觑,都知道再推搪痕迹过于明显,感觉这个问题比木头哪头粗细更难判断。

    当然任何问题的解决方法都是说出来就简单非常,可若是没有萧布衣,他们只会觉得两个问题都是稀奇古怪,无法作答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,应该不难解决。”杨广沉吟片刻道:“宣大匠廖轩来见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只是想笑。心道你这小子拿老阿地问题来问,那可真是班门弄斧,和我玩科技方面的东西,就算我不精通,不过是半瓶子醋,你也

    的太远。雷萨克才问的时候。他已经知道了答案,宣别人来解答,倒也不主动上前,只怕抢了别人的风头,惹人忌恨。

    大匠廖轩进来的时候,看起来方方正正,敦厚沉稳,听到杨广询问地时候。目露难色道:“圣上,分辨之法当然有,但只怕对皇冠有损!”

    宇文述急声问道:“具体何法?不妨说出来一听。”

    大匠廖轩施礼道:“黄金入火,若生五色气者则内有铜也,若有其余的成分斑杂也是火焰不同。如果圣上让我分辨纯度,需用火灼,可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他欲言又止,当然是说这个方法会损坏皇冠。杨广皱了下眉头,心道要是这个方法,我找你何用?

    雷萨克哈哈笑了起来。“大隋的天子呀,实不相瞒,我们要分辨皇冠的真伪,也是用这个方法,可若是损了皇冠,那总是不美的。我听闻大隋人杰地灵。只盼大隋的天子能给我们想个两全其美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杨广不悦,挥手让廖轩退下,紧锁着眉头,可不好再说推迟三天去查资料。望了一眼群臣,见到众人都是束手无策的样子,微微着恼,宇文化及更是把脑袋埋在裤裆下,生怕皇上询问。杨广瞥了萧布衣一眼。见到他还是神色自若,也不知道想着什么,心中不喜,暗想大家都在绞尽脑汁地为国家挣面子。你偏偏没事人一样,“校书郎出列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这次没有东看西看,径直出列道:“吾皇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杨广好气又好笑,“校书郎,你给雷萨克解释下,怎么分辨这皇冠的真假。”

    他口气不容置疑,硬性的扣在萧布衣身上,只盼他还用旧法,能用脑袋来赌,把这个雷萨克吓退就好。萧布衣微笑道:“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他侧过身来,面向雷萨克道:“雷萨克,我是个粗人。”

    雷萨克只怕他又拿脑袋来赌,斗不过这个拼命三郎,只是点头道: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不过这下我们不是意见相左,你们大隋的天子好像也没有方法,所以阁下也不用赌命来坚信方法的。”

    他上次放弃和萧布衣来赌,只是因为知道萧布衣的方法极为正确,不想自取其辱罢了,他说不懂,其实倒是比很多人还要懂上很多。这次用皇冠的问题发问,实在是蓄谋已久,可哪里想到萧布衣也是个大行家,这种问题对不懂科学的人来讲或许很难,但是对千年后穿越过来的萧布衣,那实在是小巫见大巫。古人多实践,很多东西就算做出来,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,雷萨克波斯那面,却是更胜于逻辑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赌命。”萧布衣微笑道:“其实你方才说错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错了什么?”雷萨克奇怪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向杨广方向拱手道:“圣上不是想不出方法,而是给我们这些做臣子的一个立功地机会。这种分辨皇冠真伪的事情,对圣上来讲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众大臣都是好笑,心想你难道要把问题再推给圣上,那只怕是砍头的罪名。杨广也是惴惴,只怕萧布衣真的不顾死活,杀个回马枪,那他颜面无存,实在是大大糟糕的事情。

    雷萨克摇头道:“校书郎,我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不等他质疑,已经笑道:“你不用怕,分辨出来皇冠地真伪对我大隋来讲,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,我只想再和你赌赌,我若是分辨出真伪,你只需要愿赌服输,向圣上下跪,说一声圣上圣明,万岁万万岁即可。”

    雷萨克差点晕了过去,没有想到萧布衣又绕了过来,苦笑道:“你若输了,是否就是用项上人头做抵?”

    萧布衣含笑道:“你真聪明,我正是此意。”

    四方馆内一阵哗然,都是难以置信,宇文化及兴奋的身子都有些发抖,只怕雷萨克又是不赌。没有人知道萧布衣用什么方法,只是他若非十拿九稳,怎敢如此做赌?

    雷萨克碧眼凝望着萧布衣。沉声道:“校书郎,你地脑袋好像很不值钱?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容不减,“雷萨克,我想你又说错了,我的脑袋不是不值钱,只是我有信心而已。”

    雷萨克摇摇头道:“校书郎。上次我只是怜惜你的性命,这次我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怕。”萧布衣含笑道:“你只说赌不赌即可,你若是不赌,圣上英明,只是不想计较这皇冠的真伪落人话柄而已,因为这世上哪有挑送礼的道理?可你要是赌了,自然可以当作一个赌注来进行,和送礼无关。”

    杨广眉头微舒。觉得这个萧布衣虽然是个粗人,却处处为自己着想,是个大大地忠臣!

    雷萨克长吸一口气,“那好,你莫要后悔,我和你赌了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一落,四方馆内一片沉寂,所有地目光望向了萧布衣,复杂非常。不解的有之,羡慕的有之。佩服地有之,当然也有怀疑和忌恨的目光!

    萧布衣不急不缓,回身对杨广道:“圣上,请让人取一块和此皇冠一样分量的金子过来。”

    杨广点头,转瞬同样分量的金子取了过来,萧布衣看了下皇冠又道:“还需要两盆满水。再要两个接水的杯子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说地和圣旨一样,内侍郎不用吩咐,如数照办。见到萧布衣要取两个接水的杯子时,雷萨克已经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萧布衣不急不缓的把皇冠放到一盆水里面,又让人把同等分量的纯金放进了另外一个盆里,盆中本是满水,纯金和皇冠放入,自然溢出水来。萧布衣让人接水。只是看了眼溢出水的多少,已经含笑道:“圣上,此皇冠并非纯金。”

    他做完一切,除了雷萨克脸上失色。虞世南凝眉苦想外,其余的人都是不

    。

    杨广目光望向曹翰,曹翰如何不明白圣上的心意。萧布衣既然说了圣上知晓一切,那就应该由他来问疑惑,不然岂非穿帮,“校书郎,我们大多明白这个道理,倒需要你向雷萨克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也不说你既然知道你来解释好了,转身道:“金银铜铁锡分量相同的,大小不同,大小相同的,却又分量不同,雷萨克,我想这个你应该很清楚。”他询问雷萨克的时候,其实是向群臣解释,“既然如此,金子如若掺假,就算分量相同,大小就和纯金已经不同。只是皇冠精致,大小难测,但是这里可以转换下,我把同重量地金子和皇冠放到水中,用水来检测两者的大小,排出的水既然不同,结果我想已经不言而喻。”

    “高,果然是高。古有曹冲以水称象,今有校书郎用水辨金,方法类似,却有异曲同工之妙。”曹翰忘记了自己也知道,兴奋的摇头晃脑。

    众大臣有的明了后,叹息赞赏不已,心想这个萧布衣的方法说出来简单,却是巧妙非常,要有极大地智慧才行。宇文化及之流还是莫名其妙,不算明白。只是他明白一点的是,萧布衣无形之中又出了把风头,解决了一个使臣的问题。他虽然暗恨,只可惜心智有限,雷萨克出的问题他是想不明白,让人郁闷。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方法虽容易,解释起来让古代人明白却不容易,方才看似沉默,却一直想着找一些直白的话语。别人都是极力的炫耀自己的博学,可他知道什么密度,体积,质量这些概念说出去只能让人迷糊,阿基米德虽然是在公元前就搞出了浮力定律,而且这个验证皇冠的方法他早就知道,可要说什么物体在液体中所获得地浮力,等于它所排出液体的重量还是不伦不类。抛开这些不说,更主要的一点却是,他想做个粗人而已!圣上既然好面子,他就给足圣上面子,这不是无耻,这在萧布衣眼中,算是策略。

    见到雷萨克还是沉默,萧布衣微笑道:“雷萨克,你可是不相信这个法子?”

    雷萨克哼了一声,脸色阴晴不定,可是眼中却是大为诧异,他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聪明如斯,轻易地找到最正确的方法,要知道,这在他的国度,这都是很高深的学问!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相信,验证起来就是简单了。我们可以找大匠廖轩熔了皇冠……”萧布衣神情平静,可是自信不容质疑,“只是那样地话……”

    雷萨克摇摇头,“不用再测了。”他上前两步跪倒,以额触地高声道:“雷萨克祝大隋的天子,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群臣都是松了一口气。知道雷萨克已经认输,萧布衣这次以头搏赌,看似冒险,却给圣上搏了极大的面子,此人是粗人,可也是个人才!只是这小子大智若愚,看似懵懂,胆量。智慧,心机,手段无一不精,裴茗翠的眼光果然很毒!

    四方馆之内的群臣都是高位,如何不知道庙堂之争,萧布衣是裴阀举荐,再加上可敦提名,本来气势汹汹,但是莫名的去做个校书郎,谁都知道是势力打压地结果。可谁又料想这个萧布衣如锥立囊中。锋芒仍现,这次立了大功,给圣上挣了最不能失去的面子,已是在这场势力之争中占了上风。裴茗翠不出手则已,出手惊人,这下裴阀可要大大的风光一番了。

    杨广见到雷萨克跪倒。龙颜大悦,居然伸手道:“爱卿平身。”

    雷萨克又是叩首两次,这才起身倒退了下来,回到座位上,垂首不语,沉思着什么。

    曹翰回过神来,大声道:“不知道各位使者还有什么疑难让圣上排解,如若没有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才落。使者座位上已经有一人站起走了出来,他衣衫左衽,赫然是草原的打扮,“大隋的天子呀。契骨的老埃基也有一事请教。”

    那人年纪颇大,头发斑白,走路颤颤巍巍,礼节却是恭敬,比起雷萨克的飞扬跋扈大为不同。

    杨广对他地态度很是满意,和声道:“老埃基,你有何事不明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杨广的和颜悦色,倒是打破了他原来的印象,也觉得此人或许好面子,或者暴躁,可你若是给他了面子,他估计也不会对你如何。契骨?那不是和仆骨和拔也古一样,都属于北方草原的大部落?

    “大隋的天子呀。”埃基皱眉道:“我们契骨本来为天子精心挑选了五百匹良马,五百匹母马,五百匹马驹,可今早要奉献给天子的时候,却混乱了这些马儿,到现在就算我们的牧民都无法分辨哪个马驹的母亲是谁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群臣都是皱眉,心道这种事情一件件问出来,累也累死个人,偏偏圣上说过,对这些外使要以德服人,四方馆接四方来客,让人家知道我们大隋的人才是最聪明,也是最文明的。当年第一次征伐高丽,就是浩浩汤汤地带着文明的大军,示文明之威,结果铩羽而归。眼下圣上还是不吸取教训,也无人再敢提及,只因为提及当年之事的人,多半都已经死了!

    杨广微皱眉头,唤了声,“太仆少卿出列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正在咬牙切齿的想萧布衣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运气,听到天王老子召唤,慌忙出列道: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“少卿,你来给老埃基解决这个难题。”杨广对宇文化及倒是和颜悦色。

    杨广找宇文化及出来并非无因,太仆少卿一职正是掌管舆马畜牧之事,以杨广看来,让他来解释这个问题实在是再合适不过。可宇文化及心思都用在勾心斗角,获取利益之上,业务本来就不过关,问题也不对口,哪里会解决这个问题,犹豫半晌支支吾吾道:“老埃基

    马儿一块送过来,我们自会妥善看管,别的事情,你多。”

    群臣都是想笑,看到宇文化及老子宇文述一张铁青地脸儿,都是低下头来。老埃基眼中闪过狡黠的笑意,却是叹息道:“可失去母亲的马驹异常可怜,我想大隋的天子肯定能给我们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他和雷萨克态度不同,可考验的目的是一样,宇文化及的一张脸憋地和茄子一样,恨不得拿腰带勒死这个老不死的。

    杨广有些不悦,心道方才验金,将作监的大匠出来不行,如今分马,你这个太仆少卿掌管舆马畜牧也不行,那我要你们这些人做什么?他心高气盛,大为不悦,并不知道大匠廖轩和宇文化及却是有些冤枉。急智并非每人都有,为官掌管地都是实际地事情,只求兢兢业业,安守本分就好,这些外使刻意为难,没有两下子的人急促之间怎能作答?

    “校书郎。你来作答。”杨广又把问题推给了萧布衣。

    萧布衣嘴唇有些发苦,还是保持着笑容,心想自己不是校书郎,而是教书郎,如今负责给人传道授业解惑来了。这个问题对旁人来讲或许很难,不过对萧布衣来说,实在是小菜一碟,拿马儿的问题来问萧布衣。就和问鱼儿你是否会游泳一样。

    “老埃基,其实这个问题你不用过于忧心。”萧布衣善声道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恨恨退到一旁,听到他这么安慰,差点笑出声来,只求九天十地的神魔保佑萧布衣和自己一样的回答。

    老埃基叹息一口气,“校书郎,不是马驹,又怎么知道失去母亲地痛苦?”

    “失去不过是暂时的。”萧布衣微笑道:“你把马驹饿上一天,然后让母马吃饱了草料,到时候母马心痛马驹挨饿。只要一呼唤,马驹自然会回到自己母亲的身边吃奶,这样问题不就是迎刃而解?”

    老埃基目光闪动,颇为满意,向萧布衣深施一礼道:“校书郎睿智非常,契骨的老埃基心悦诚服。”他拜完萧布衣后。又走到杨广的天子台下,屈膝跪倒道:“教民归顺真主了,契骨的牧民永远感谢爱戴大隋天子的厚爱。”

    杨广心中大喜,却还能保持天子之威,“老埃基请起。”

    老埃基缓步退到使者的坐席,喃喃自语,不知道说着什么,萧布衣才待退下。又觉得进进退退地好不麻烦,正犹豫的时候,一个人霍然站起道:“校书郎,我来问你。此番我从西域远来,在这里养了一百只母鸡,生了一百个蛋,孵出一百只小鸡,可今天我出来,才发现它们混在一起,无法分辨出哪个小鸡是哪个母鸡的孩子,还请校书郎教我如何分辨!”

    那人眼眸黑漆,极为精神,鼻梁高崇,颧骨凸出,长相融合胡汉,看起来虽然文雅,骨子里面却有着彪悍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问题明显有些挑衅的性质,人家老埃基分马还有情可原,他拿出母鸡小鸡的事情来说,问的问题可算是鸡毛蒜皮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不知道问题中有着圈套,只怕萧布衣再抢了风头,哈哈大笑道:“这有何难。”

    那人目光一闪,略显狡诈,“不知道少卿有何高解?”

    “既然少卿知道,笑佛的这个问题就由少卿来回答。”杨广很给宇文化及面子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上前一步,依葫芦画瓢道:“他们分开不过是暂时的,你把小鸡饿上一天然后让母鸡吃饱了草料,嗯,是吃饱了食,然后母鸡见到小鸡挨饿,只要叫一声,我想小鸡多半会回到母鸡的身边吃奶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宇文化及终于觉得有点不对,问了一句,“母鸡有奶吗?”

    见到众人想笑不能笑地表情,宇文化及终于发现自己太过着急炫耀,犯下了大错,只能改正,“就算不吃奶,我想小鸡也会自动回到母鸡的身边的。”

    笑佛叹息道:“少卿的方法只怕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弄个大红脸,本想出风头,没有想到出了个洋相,把这个笑佛和萧布衣一块恨上。这个笑佛他其实认识,这小子是胡汉混血,本来是西域贵族,不过因为先祖有功于先帝,故被赐姓为杨,又叫杨笑佛。他只是埋怨杨笑佛,却不知道人家本来是难为萧布衣,他却主动抢过去垫背,那也怨不得别人。

    萧布衣沉吟不语,只是想着这次得罪了宇文化及,要提防他使阴招,本来不想作答,可杨广今天盯上了萧布衣,沉声道:“校书郎,你给杨笑佛想个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。”萧布衣沉吟片刻,想起了自己这几天看的书卷,涉及到鹰犬之术,倒有相关,“笑佛或许可以取只老鹰或者模仿鹞子的声音,这两样是为鸡儿地天敌,小鸡害怕,自然会躲到母鸡的羽翼下。”

    杨笑佛凝望萧布衣良久,这才转身向杨广施礼道:“笑佛对校书郎的解答心悦诚服,再无问题。”

    四方馆内齐呼万岁,就算外使也是摇头不语,显然觉得萧布衣的急智颇为罕见,那几个难题都对萧布衣无可奈何,再提问题估计也是无功而返,依次上前参拜赞颂大隋天子英明,手下聪明。

    萧布衣听着众人的颂扬,一时间风光无限。心中却是琢磨,这次风光倒是风光,可风光背后,只怕有更多的麻烦。目光一转,萧布衣的目光已经落在宇文述身上,发现他也是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,看不穿心意,不由心下凛然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