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一二二节 杀机转机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山大一统,井上一窟窿,黄狗身上白,白狗身上肿本首打油诗,千百年流传下来,萧布衣偶尔记得,或许说的有些差别,不过大意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最近一直琢磨着自己是粗人,受到远看大树光秃秃的启蒙,后来又说了什么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,荣光的荣光,可怜的可怜,无形中受到了启发,知道诗是一定要做的,但又不能太有文采,所以他想到了打油诗。

    打油诗既可以应景,又是市井之言,算不上文采。他把这首咏雪的打油诗一说出来,居然有意料不到的效果,见到宫女宫人的都在望着捧腹大笑的圣上,满是诧异,当然是从来没有见到圣上如此欢心的时候,萧布衣却是出了一身冷汗,知道伴君如伴虎一点不假,别看现在笑的欢,还是要提防杨广以后拉清单的,这做官有什么好?就算是碰到个圣明的皇上,恰逢他心情不好,那也是说杀就杀,没有二话,碰到个杨广这样的,无论他心情好否,都是让人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只是看杨广的笑容,萧布衣觉得杨广本性并非凶残,不过是压抑太久的缘故。谁都有七情六欲,杨广当然也一样。

    感觉到身后有目光望着自己,萧布衣没有回头,知道那是梦蝶,方才只是一望的光景,他就觉得梦蝶有些奇怪,梦蝶纱巾罩面,在这里算是个异数,因为有哪个敢在圣上面前蒙面?梦蝶定然有她地苦衷。可是什么原因?

    杨广笑声止歇,挥手道:“儒林郎,既然是你出的考题,就由你来评价下校书郎的这首,这首”他说到这里,又是忍不住的笑。“这是诗吗?”

    儒林郎曹翰却是一本正经,“回圣上,校书郎所做的勉强算是,臣下出咏雪一题让校书郎作诗一首,他八步一诗,急智也算不差。考题为咏雪,他四句虽然没有一个雪字,可每句都是形容个雪景。切题是切题,第一句江山大一统是说所有的一切被雪掩盖,又寓意大隋天下一统,实乃是佳句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急地心和猴抓一样,上前一步道:“圣上,我倒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你觉得什么?”杨广本是微笑,见到宇文化及上来纳言,微皱眉头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心中凛然,只能道:“禀圣上。我觉得儒林郎说的不差。”

    其实宇文化及心里实在难受,只想说不是这样,这个萧布衣大有反意,这个江山大一统是想染指江山,想要谋反,可见到杨广皱眉。他也不敢多说。只是因为圣上反复无常,最忌讳别人提起三征高丽的事情,这个萧布衣看似厚道,马屁却已经拍到巅峰境界,就算宇文化及暗恨,却也不能佩服这小子有一套。

    杨广见到宇文化及退下,转首望向虞世南,“秘书郎。你觉得曹卿家说的如何?”

    虞世南躬身道:“回圣上,曹大人比臣想的深远,方才我只觉得第一句无非是说千里雪飘的意思,没有想到原来还是大有深意。倒让臣下汗颜。”

    杨广微笑道:“秘书郎,你博学是博学,书法也还可以,不过未免死板了些。”

    虞世南脸色不变,“圣上明鉴。”杨广挥手让虞世南退下,萧布衣却不觉得虞世南此人死板,却觉得虞世南此人小心非常,熟悉圣上的秉性那是一定的。此人兢兢业业,十年不求升迁,安心做自己地秘书郎,实乃大智若愚的人物。

    儒林郎曹翰继续解释道:“校书郎的诗第一句算是好的,可惜只有急才,后面三句虽然还是咏雪,但是明显的才情不继,井上一窟窿是说千里白雪,却留了井口一处无法覆盖,形容是贴切,但是言语过于粗鄙了。”

    杨广笑了起来,“曹爱卿说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黄狗身上白,白狗身上肿二句,”曹翰说到这里,也是忍不住的微笑,“这两句和第二句一样,都说雪中万物的景象,黄狗盖雪变白,白狗盖雪微显臃肿,观察仔细,形容不差,不过要说文采嘛……”说到这里的曹翰摇摇头,不知可否,可就算一旁的宫女和宫人都知道,儒林郎是给校书郎面子,这校书郎风趣是风趣,但文采想必是差地。

    萧布衣望了曹翰一眼,见到他向自己微笑下,知道他和虞世南一样,并非刻意贬低自己,而是为了自己着想。虽说文人多相轻,可在秘书省的众人,倒都不和庙堂之人勾心斗角。

    杨广挥挥手道:“曹爱卿和朕想的一样,赏酒一杯暖暖身子吧。”

    曹翰谢恩饮酒退下,萧布衣也和虞世南退到一旁,陪着杨广欣赏歌舞。群臣都是冷的不行,偏偏杨广却是兴致盎然,萧布衣大为奇怪,因为怎么来看,这个杨广都不是习武之人,怎么别人无法抗拒寒冷,他却若无其事?

    只是再歌舞了片刻,杨广虽然不冷,却有些倦了,摆摆手道:“倦了,都在这宫里歇息了吧。”

    天色将晚,杨广不让群臣回转东都城,看似体贴,群臣都是皱眉。杨广是觉得我让你们陪我赏雪是给你们面子,你们应该感恩戴德,可群臣雪中伫立,都是苦不堪言。本以为圣上赏雪完毕,快马回转,舒舒服服回去休息,没有想到还要在这里呆上一晚,那真的是活受罪的。

    只是圣上发话,没有人敢违背,都是齐声说谢恩,等圣上先走后,这才依次被宫人领到各宫殿安歇。

    各宫殿毫无例外都是燃着火焰山,香气缭绕,温暖如春,虞世南和萧布衣一道,却是到了同殿地两个房间,有宫人宫女侍奉,倒也算舒适,只是吃完饭菜洗浴完毕。宫人和宫女早早地退下,虞世南只是过来说了几句话,让萧布衣安睡这一夜后,万万不要随处走动。这里一不留神,冲撞了宫中之人,那可是死罪。

    萧布衣不觉得虞世南唠叨。只知道他生性沉稳,这般对自己推心置腹,已经算是很看得起他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显仁宫外虽然戒备森然,宫内的护卫倒算不上太多,要想出去走走多半也是没事,可知道弼马温多半暗中想着算计自己,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好在他一个人独居惯了,左右无事。继续打坐练气,修炼易筋经。他自从诛杀了李公子后,只感觉体内气息随意流动的随心所欲,心知道易筋经的第一重练气已经有了门径。暗笑自己如果再回到千年后,也算是个气功大师了。易筋经法门简单,却是数百年的积累,再经过虬髯客去粗取精,萧布衣练来,只是照搬就好,他生性勤奋。几个月修炼下来,倒也小有所成。

    他习练了一个时辰后,周身无不舒泰,更觉耳聪目明,方圆十数丈的动静清晰可闻。正考虑是否习练下去,萧布衣突然睁开眼睛。露出警觉,向门口处望过

    过了片刻后,一个轻轻地脚步声在门口停下,迟疑了片刻,拍打下房门,一女在门外低声呼道:“校书郎,校书郎,萧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犹豫下。听出声音很是陌生,还是走到房门处打开房门,见到一宫女模样地女子,容颜姣好。雪花披肩,竟似远道而来。

    微皱下眉头,萧布衣沉声道:“姑娘何事。”

    女子闪身进来,带上了房门,萧布衣有些错愕她的胆大,并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关上房门后,女子这才拍拍胸口,轻舒了一口气道:“吓死我了,好在一路行来没有被人发现。”

    见到萧布衣有些狐疑的眼神,女子‘噗嗤’一笑,“校书郎一本正经,怪不得梦蝶姐姐夸个不停呢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诧异道:“梦蝶让你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呀,不然你以为是谁,”女人哼了一声,有些撒娇地味道:“我就对梦蝶姐说了,男人没有靠得住的,不是梦蝶姐姐让我来找你还有哪个想找你?是你在宫中还有其他的相好,还是觉得自己有大才,风度翩翩,别人看上了你,冒着杀头地危险来找你?”

    萧布衣脸色有些不自然,“姑娘,梦蝶让你找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,做什么,你眼中只有梦蝶姐姐,我冒着杀头的危险给你们报信,难道连个名字都不问一下吗?”

    萧布衣拱手道:“那敢问姑娘大名?”

    女子哼了一声,还是道:“我叫彩凤,你记好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含笑道:“我记下来了,彩凤姑娘,现在你可以说说梦蝶找我什么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看在梦蝶姐姐的面子上,就你这态度,我才不来呢。”彩凤摇头道:“不过看在梦蝶姐姐望眼欲穿的份上,我还是说一下吧。她到了东都后,就是大病一场,后来病好了,容貌却差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她说的淡淡,虽然很是悲痛,但口气总感觉有点幸灾乐祸,皱眉道:“女子在德不在容,彩凤姑娘,还是捡些要紧的说吧。”

    彩凤姑娘有些诧异,又上下的打量了萧布衣一眼,“你能说出这种话来,也不枉梦蝶姐姐对你的一往情深。梦蝶容貌差了,圣上见了不喜,所以一直没有临幸,可是又觉得她弹琴好听,一直把她留在了东都。她对你朝思暮想,却怕你觉得她长的差了不喜,今日见到你来看也不看她一眼,回转后长吁短叹,只怕就要上吊。我说这有何难,我来找校书郎,和他当面说个清楚,他若对你有意,今夜就来,他若是因为你的容貌不堪不来,你也就死了这份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萧布衣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原来如此,原来如彼地,”彩凤有些不满,“我告诉你,去见梦蝶是有些危险,被人发现,甚至可能砍头,我来这就是不怕砍头,不知道校书郎你呢,是否害怕呢?”

    “我倒不怕被砍头的。”萧布衣笑道,脚下却是一步不动。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?”彩凤伸手去拉萧布衣。“快走吧,走晚了我只怕梦蝶姐姐多想有事。”

    她用力去拉萧布衣,发现他是纹丝不动,不由跺脚,“校书郎,你是不是个男人?”

    萧布衣悠悠道:“我是不是男人不劳彩凤姑娘惦记。我是不怕被砍头,我只怕被人不明不白地砍头!”

    彩凤一愣,诧异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只想说的是,要来找我,彩凤姑娘一个人足够,不知道雪夜外埋伏的数十人又是来做什么?”萧布衣言辞平静,长吸了一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数十人,哪里来的数十人?”彩凤讶然道:“原来校书郎如此多疑呢。既然你怀疑我,那我出去看看,只是你这样地男人,实在让人寒心。”

    她埋怨了萧布衣一句后,已经拉开了房门,径直走了出去,萧布衣没有拦,却也没有动,只是惊凛,他易筋经练到灵台清明之时。方才已经听到一人在前,数十人的脚步声涌了过来,这个彩凤当然是个饵,用同情之心诱使他出去,他只要走出房间到了外边,就算违禁。众人一抓,他想不被砍头都是不行!

    只是如今彩凤退出,他们是否会善罢甘休?宫中有谁对自己如此大地仇恨?当然不是梦蝶,只有宇文化及,他们一计不成,当生二计。可是他现在能如何处理,萧布衣心思飞转,却是想不到一个好的主意。旁边房门一响。虞世南走了出来,有些诧异道:“萧兄,方才何事?”

    萧布衣还没有来得及说明由来,大殿外脚步声繁杂急乱。数十名兵卫一拥而入,或执长枪,或拿单刀,已经把萧布衣和虞世南围在当中。一女子越众而出,凤目柳眉,厉声喝道:“不错,就是他,来人,把他拿下。”

    女子旁边一男人脸若重枣,身材魁梧,喝了声,“来人,把校书郎拿下。”

    数十名兵卫齐齐的上前一步,厉喝一声,长枪虚刺而出,已经把萧布衣和虞世南罩住。

    萧布衣眉头微皱,知道多半是弼马温搞鬼,虞世南身为文人,见到这种场面,却是并不惊惶,沉声道:“退下。”

    数十名兵卫被他口气威严所摄,竟然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,这里的人谁都知道虞世南虽是个秘书郎,可屡次随驾,深得圣上赏识,再加上他大哥是虞世基,内史省的头儿,就算大将军都不能轻易得罪,他们个小兵,如何敢惹?

    “秘书郎,这里地事情和你无关。”凤目的女人尖声道:“你莫要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女人态度很是嚣张,想必是在圣上面前得宠才养成地性格,虞世南并不理睬,只是望着那面如重枣之人道:“祖郎将,不才一事不明。”

    面如重枣之人喝了声,“罪臣是萧布衣,你们用兵刃指着秘书郎作甚,还不退下!”

    兵卫不知所措,又是退后了几步,只是都虎视眈眈的望着萧布衣。

    那人呵斥完兵卫后才道:“秘书郎,不知道你有何事不明?”

    虞世南淡淡道:“不才虽是无知,却知道翠华院实为上林苑十六院之一,张夫人身为上林苑四品夫人,却不过是荣耀,没有兵权。张夫人得圣上宠幸,可随驾显仁宫也是个荣耀而已。我也知道左右监门府是掌管殿门禁及守卫事,祖佐你身份右监门府郎将,有护卫圣上安全一职责,可是秘书郎就不懂了,什么时候上林苑地夫人有权统领监门府,而且在朝廷大员前指手画脚,不把朝官放在眼中,那把圣上的威严放到了哪里?”

    张夫人脸色一下子变的苍白,后退了一步,辩解道:“我不是让祖郎将抓人,我只是指出罪臣萧布衣而已。”

    虞世南虽是秘书郎,毕竟为官十年,看的

    比这个张夫人用的脂粉多的多,对于宫中一切当然了句话吓退张夫人后,正眼不望张翠华,只是沉着的望着祖郎将道:“祖郎将,现在秘书郎虽不知道发生何事,却知道萧布衣身为校书郎,官为九品,虽然不大,却也算是朝官。他若是犯罪,也要圣上知晓,刑部下文,交付大理寺审理定罪。定罪之后。才为罪臣,祖郎将身为监门府郎将,怎么会不知晓这个道理?你若是说他是罪臣,请出示刑部文书,可你若拿不出刑部文书,你有什么资格说朝廷官员萧布衣是罪臣?当然。如果祖郎将都没有资格说萧布衣是罪臣,我想张夫人更是没有地。”

    张夫人又退了一步,只觉得这个秘书郎言辞犀利,宫事精通,实在不易对付。祖郎将面红耳赤,沉吟片刻,终于拱手道:“秘书郎,末将一时失察。言语不慎,还请秘书郎恕罪。”

    虞世南淡淡笑道:“我是没有资格恕罪,在下秘书郎,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,不敢指责祖郎将,只是说出事实而已。现在我想祖郎将可把发生了何事说个清楚,不必如此剑拔弩张吧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直保持沉默,也知道这个时候沉默最好,任何辩解都易被人抓住漏洞。只有十拿九稳地回击置敌于死地才算是聪明的法子,更何况他现在也想知道这些人说的罪名是什么。

    祖郎将咳嗽一声这才说道:“校书郎得圣上恩遇,不思回报,方才进了春丽殿盗窃珠宝,调戏宫女,张夫人幸好见到。却被他走脱,这才一路追到这里,末将也是捉贼心切,一时间忘记了规矩,口出不逊,不过我想圣上知我忠君之意,应该不会怪责。只是这事和秘书郎无关,而且太仆少卿已经奏请圣上。圣上这时想必已经知道此事,不久就会有圣旨到了,还请秘书郎退到一旁,避免受到无辜的牵连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不卑不亢。已经开始反击,口口声声圣上,让人拿不到错处。虞世南脸色微变,晒然道:“捉贼捉赃,不知道当时有谁见到校书郎到了春丽殿?”

    “我见到难道还不行?”张夫人终于插上话道:“秘书郎,我小女子一个,很多事情不如秘书郎懂地多,不过我想看到地事情还是可以说出来的吧?”

    虞世南皱眉没有发话,几个冲入萧布衣房间的兵卫已经走了出来,手中捧着一把珠宝道:“祖郎将,这些珠宝是从校书郎萧布衣房间搜出的。”

    这下不但虞世南脸色改变,萧布衣也是明白过来,这些人用那个彩凤勾引他不成,早就有了后招,那就是直接栽赃嫁祸,萧布衣当然知道自己的房间没有这些珠宝,虞世南也明白,可是现在人赃并获,就算是虞世南口吐莲花,也是不易分辨。

    祖郎将望了张夫人一眼,隐约有了得意,却被萧布衣捕捉到,已经明白这个张夫人,祖郎将,还有宇文化及一伙今天就是来陷害他,而且要把他置于死地!

    “秘书郎,我也不希望校书郎有罪,可眼下人证物证都有,我想就算哪个口吐莲花,也是无法的。”祖郎将叹息一声,虞世南却是眉头紧皱,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祖郎将一时也不敢和他顶翻,突然外围传了一声喊,“圣旨到。”

    众人霍然大惊,齐齐的跪倒,通事舍人高声道:“宣校书郎萧布衣,秘书郎虞世南,监门府左郎将祖佐,四品夫人张翠华显和殿见驾。”众人面面相觑,却齐声道:“臣接旨。”

    本来地抓捕行动变成了见驾,祖郎将让兵卫拿着贼赃一块前去。众人到了显和殿,见到护卫森然,都是暗惊,三呼万岁后,杨广高高在上,沉声道:“翠华夫人,到底何事闹地鸡犬不宁?”

    一众大臣都在两班,宇文化及赫然在内,杨广面色不善。张翠华站了出来,款款下拜,这才说道:“回圣上,妾身今日在春丽殿休息,陡然听到外边嘈杂,出来一看,原来是校书郎萧布衣不知何故到了这里,正和宫女彩凤调笑。妾身看到于规矩不符,这才劝校书郎回转,呵斥了彩凤,没有想到校书郎竟然对我斥责,说圣上对他赏识,我们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张翠华,脸上红晕,“这些话都是难以出口,贱妾不敢说,只怕有辱圣上。贱妾听到他对圣上不恭,厉声呵斥了他两句。他似觉得羞愧,惶惶而走。贱妾才要回转,没有想到宫女来报,说他闯入了一个房间,那里丢失了珠宝。贱妾不知道如何是好,正巧祖郎将和太仆少卿路过,听到惊惶过来察看。太仆少卿知道此事,说是校书郎现在恃才放旷,他也无可奈何,只能去禀告圣上定夺。祖郎将因为事关自己地护卫之责,和贱妾一时冲动,去了校书郎的住所。从萧布衣地房间起出了珠宝,圣上,妾身不能免却受辱,愧对了圣上的恩爱,也是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她话一说完,手帕掩面,眼泪包着眼圈,盈盈欲滴楚楚可怜的样子。

    杨广大为皱眉问道:“祖郎将。事情可如翠华夫人所言?”

    祖郎将拱手道:“前面的事情微臣不敢说,因为微臣并没有见到。只是听到春丽殿一片喧哗,微臣和太仆少卿赶过去地时候,就见到翠华夫人在哭泣,后来地事情倒和翠华夫人说的一样,微臣的属下从萧布衣房间起出了这些珠宝,还请圣上过目。”

    早早的有属下送上了珠宝,内侍郎接过给杨广过目,杨广只是看了一眼,一拍桌案。怒声道:“萧布衣,你还有何话说?”

    群臣凛然,看死人一样的看着萧布衣,都是露出了怜惜之意,无论事态如何,如今翠华夫人。祖郎将,太仆少卿都是咬定萧布衣有罪,他就算没罪,也是难以置辩!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喟叹,缓步出列施礼道:“臣下罪该万死。”

    他若是顶嘴,杨广盛怒之下,说不定直接把他拖了出去打死,可萧布衣不急不缓。直接认罪,杨广都有些奇怪问道:“你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萧布衣沉声道:“臣罪一在于,见识浅薄,如今第一次才入显仁宫。到现在还不知春丽殿在何处,此为无知之罪……”

    杨广微愕,皱起了眉头,虞世南却是目露赞赏之意,无论如何,萧布衣以退为进,以柔克刚,不和杨广顶撞,不急急的为自己分辨而落入别人精心设计地圈套,实在是高明地手段。无论他辩解的如何,如今总有让杨广有思考的机会。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愤怒,只想当场杀了张翠华和祖郎将还有宇文化及这三个狗男女,这三人明显串通要置自己于死地!他已经决定如果杨广不听自己解释,当下就杀出显仁宫,管得了那多,这里谁的性命还有自己的性命重要?可他还是要辩解,

    道要想更好的活下去,不是只能靠拳头,目前就是他危机,他不能输给宇文化及!

    “臣罪二在于,虽是不知春丽殿在哪里,却能找到春丽殿,此莽撞之罪。”萧布衣沉着道:“臣罪三在于,臣本一个小小地校书郎,官不过九品,竟然呵斥四品夫人,此胆大妄为之罪,臣罪四在于,臣竟然敢在天子眼下去调戏个什么宫女,此乃色胆包天之罪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的不急不缓,说了几个罪名后,杨广盛怒之下反倒平和了很多,目光中有了思索,宇文化及和祖郎将互望一样,彼此都是警惕之意,这个萧布衣明是认罪,其实却是在反驳。翠华夫人还在嘤嘤哭泣,可却透过手帕看着杨广的脸色,也有了不安。

    “臣罪五在于,犯此大逆不道地错事后,生怕死地不够彻底,还要去偷窃点珠宝,罪上加罪,”萧布衣继续说道:“臣罪六在于,明知必死,却不逃命,还在房间中等候人抓,此愚蠢之罪。臣罪七在于,明知道珠宝是罪证,却留在房间内等别人来搜出,此利令智昏之罪……”

    杨广眉头越锁越紧,萧布衣又道:“臣之罪,罄竹难书,只是臣虽犯罪,却是一直在想着一事,臣是左思右想都是想不明白,还请圣上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明白何事?”杨广问道,口气已非方才那样愤怒。

    萧布衣听他口气,知道他还是有脑子,也懂得思索,心下一喜,“臣不解之处在于,臣初入秘书省,兢兢业业,有秘书郎提点,想出雕版印刷之法,臣到四方馆,以君为重,不想让人辱了我泱泱大国之威,臣虽驽钝,也是个粗人,却知道前程虽不算大好,却也不至于自断生计,如今一没醉酒,二没发疯,布衣得圣上称赞,说诗词狗屁不通,却有急才,如此看来,布衣并非蠢人,而我说的上述罪责常人眼中都是认为愚蠢,布衣又怎会去做?”

    他语气铿锵有力。平和中带有激愤,显和殿中一片寂静,群臣中不满宇文化及之人地都是心中叫好,杨广双眉紧锁,半晌才道:“校书郎,你这等辩解。可是说他们都在冤枉你不成?”

    “臣下不敢。”萧布衣恭声道:“不过臣知圣上英明,明察秋毫,必定不会让宫中有冤屈的事情发生。”

    虞世南只想拍手叫好,心道萧布衣算是抓住了杨广的短处,圣上最好面子,萧布衣此话一说,大拍马屁,圣上必定谨慎从事。如此一来,清者自清,加上裴阀地努力,终有转机!

    “少卿,你有什么意见?”杨广目光望向了宇文化及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站出来道:“圣上,臣只知道方才校书郎自陈中的利令智昏,色胆包天八个字很有道理,这八个字之下,所有不可理喻的事情都有了解释。”

    杨广又是沉凝起来,萧布衣心中叹息。知道这个杨广优柔寡断,自己方才一番辩词被这八个字冲淡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秘书郎,你地看法呢?”杨广又问。

    虞世南上前道:“微臣很多事情不知,却觉得校书郎一直都在房间内,并未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觉得?”宇文化及冷笑道:“那秘书郎可曾亲眼见到萧布衣一直在房间?”

    虞世南犹豫一下才道:“那倒没有,可圣上。臣下和校书郎相处时间虽是不长,却知道兢兢业业四个字最能形容他的态度,此人虽是粗人,但是做事认真,性格和善,明大是大非,我想四方馆校书郎在圣上的恩许下,舌战外使。那是有目共睹。”

    他和萧布衣一样,都是拿这两件事说下,只求缓缓事态,杨广又是犹豫起来。宇文化及才要坚定杨广的信念,务求要斩杀了萧布衣,一舍人匆匆忙忙的进殿跪道:“启禀圣上,裴茗翠求见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愕然,虞世南面露喜色,群臣微微动容,杨广却是哈哈大笑道:“茗翠来了东都?宣!”

    萧布衣要是没有经过袁岚说及,多半不知道裴茗翠在杨广心目中分量如此之重,可就算没有袁岚说及,见到杨广龙颜大悦地样子,也知道裴茗翠在杨广心目中的地位远比什么都重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紧咬牙关,上前一步道:“圣上,今日之事适宜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外边已经一个爽朗的声音大笑道:“少卿,什么今日之事,可否说给我听听?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吓了一跳,没有想到裴茗翠来地如此之快,转瞬想了明白,裴茗翠多半早入显仁宫,方才就在显和殿之外,听到宣字当下就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裴茗翠还是华服在身,作风豪放,但是衣冠总算是正地,只是脸上隐约有了憔悴之色,想来一路鞍马劳顿,不得歇息。她问了宇文化及一句,听不到回答,也不理会,堂堂的太仆少卿在她眼中视若无物,前行几步,跪倒道:“茗翠恭祝圣上万安。”

    她并不说什么吾皇万岁之语,杨广也不见怪,微笑摆手道:“茗翠起身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冷眼旁观,见到杨广对裴茗翠更多的感情像是父爱,和男女之情倒是扯不上关系,由此可知裴茗翠一女儿之身,能得到杨广的器重,那个陈宣华实在是功不可没。那个女人虽死,可是留下影响却是颇大,倒不知道如何倾倒众生,竟有两代君王为她痴迷。

    “茗翠,你说去了张掖,不知道有什么收获?”杨广把众事撇开不理,和蔼问道。

    裴茗翠笑道:“圣上,茗翠去了张掖,那帮使臣商贾都在问,不知道圣上何时能够再去,倒是极想见圣上一面。”

    杨广露出神往之色,似乎缅怀当年的风光,却是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裴茗翠察言观色道:“我对他们说,圣上公务繁忙,一心政事,虽然惦念他们,却是无暇再来,要是真心想见圣上,大可到东都来见。他们都说好,此刻多半都是在赶往东都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杨广‘哦’了一声道:“茗翠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他和裴茗翠没有什么君主对臣子威严,更像是唠唠家常而已,群臣却只有听着的份,宇文化及既不敢怒也不敢言,只是想着,裴茗翠到此,是恰时赶到,还是刻意为之?

    裴茗翠微笑道:“茗翠哪里有圣上辛劳地万分之一。不过这次茗翠在张掖从西域商贾手上买个好玩的东西,可给圣上一观。”

    “你每次都有好玩地东西带给我,”杨广笑道:“拿上来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从袖子中取出一物,内侍郎接过呈给杨广。那物就是个管子,也看不出什么稀奇,杨广拿在手上。不明所以。裴茗翠用手作势,示意杨广放到眼前一观,杨广透过那管子看过去,突然大笑道:“有趣有趣。”

    等到他放下管子,已经问道:“茗翠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在西域商贾中叫做望得远,茗翠叫它千里眼,这种东西两端就是波斯人用勃利所做。不但可以游玩,就算行军打仗也是不差的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解释的别人或许不明白,萧布衣却知道那是和望远镜差不多,不由好笑。

    杨广把玩着手中的千里眼,很是喜爱,裴茗翠却问道:“如此深夜,不知道圣上殿审为何?”杨广放下千里眼,摇头道:“你不问我几乎把殿审地事情忘了,让他们和你说说吧,茗翠。你自幼聪明,我看看你有什么主见。”

    圣上发话,张翠华只能再哭眼抹泪的又去死一回,祖郎将也只好忠心耿耿一回,等到二人说完,不等萧布衣陈述。裴茗翠已经摆手止住他道:“祖郎将,你可亲眼见到萧布衣闯进了春丽殿?”

    祖郎将犹豫下道:“那倒不曾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淡淡道:“你没有亲眼见到萧布衣闯了春丽殿,只听信张翠华地一面之词,就去动手抓人,不知道谁赋予你的权利?你权利如此之大,若是有别的夫人心情不好,说少卿闯入了春丽殿,你也去抓吗?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一愣。祖郎将面红耳赤,只是拱手对杨广道:“圣上,微臣也是忠心耿耿,一时情急。”

    杨广挥手道:“让茗翠问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一时情急。”裴茗翠点点头,“有情可原,有情可原呀,你的手下在萧布衣房间搜出了珠宝,而且是张翠华的宫内所丢失的,这个我没有听错吧?”

    祖郎将和张夫人都是点头,“是地。”

    “张翠华,萧布衣调戏你的丫头不成,冲出了春丽殿,不是飞出去地吧?”裴茗翠问。

    张翠华强笑道:“当然是冲出去的,人怎么会飞?”

    “少卿你可见到萧布衣进了春丽殿?”裴茗翠又换个人问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见到裴茗翠笑意盎然,却是心寒起来,缓缓道:“方才祖郎将说了,我们都没有见过,不过我想珠宝总是不假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点点头,“不知道少卿和祖郎将深夜去春丽殿又做什么?你们一个太仆少卿,一个监门府的郎将,风马牛不相及,难道约好去春丽殿饮酒吗?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脸色微变,心道这个帽子扣下来,自己是死罪,这个裴茗翠随意一问都是大有深意,正想着如何回答的时候,祖郎将却是拱手道:“末将和少卿有些交情,护卫显仁宫地时候,碰到少卿,就和他随意聊了两句,路过了春丽殿,并非约好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笑道:“是呀,随意聊两句,你拿着圣上给的俸禄,护卫显仁宫的时候,只顾着和别人聊天,倒也是忠心耿耿,忠心耿耿呀。”

    祖郎将汗珠子一下冒了出来,重枣的脸变成了烂杏般地酸,只能道:“微臣失职,还请圣上严惩。”

    “失职不要紧,下次小心些就好。可下次千万不要这么大意,万一因为你的失职,有人惊动了圣驾,你长八百个脑袋都不够砍的。”裴茗翠话题一转,又问道:“祖郎将,你的手下除了珠宝外,在萧布衣的房间有没有搜出别的东西,比如说夜行服什么地?”

    祖郎将一愣,“那倒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除了珠宝外,什么都没有?”裴茗翠又问。

    祖郎将隐约觉得有点不妥,却只能道:“的确只有珠宝,别无他物。”

    “张翠华,你当初亲眼见到校书郎,不知道他是穿着现在的衣服吗?”裴茗翠扭头问道。

    张翠华虽然是上林苑中翠华院的四品夫人,听到裴茗翠的询问,只能硬着头皮答道:“校书郎就是这身衣服,贱妾不会看错的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话题一转,拱手道:“圣上,这显仁宫的校书郎只有萧布衣一个吧?”

    杨广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也只有一个,能以校书郎官阶进入显仁宫的,我记得好像只有萧布衣一人。”裴茗翠这才微笑着望着萧布衣,“萧布衣,皇上待你不薄呀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不解其意,只是说,“裴小姐说地极是,布衣感恩图报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问完这些,上前两步施礼道:“圣上,茗翠虽然没有亲身经历此事,却也多少问出个解决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法子?”杨广很有兴趣问。

    裴茗翠上下打量了眼萧布衣,尤其看了下他的鞋子,这才沉声道:“我大隋服饰仪仗制度本是吏部尚书牛弘所制,圣上当然知道。天子之服,百官服饰都是华美壮观,务求隆重,可是绝不重样,校书郎官位虽小,也是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杨广还没有明白的时候,宇文化及已经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裴茗翠又道:“文武百官地服饰,官品不同,服饰不同,所司不同,服饰也不同!这点任谁都是明白,显仁宫只有萧布衣一个校书郎,这么说他的服饰和别人也是不同,不但衣服不同,鞋子也是不同的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神色一动,想到了什么,虞世南却是喜形于色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杨广问道。

    裴茗翠正色道:“如果校书郎的鞋子在显仁宫只有一双,那么在雪地上留下的鞋印也只他一个人的是吧?”

    杨广已经醒悟过来,点头道:“茗翠说的一点不错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笑容敛去,冷冷的望着张夫人道:“方才我问了张翠华和祖郎将,他们都说见到萧布衣当时是穿着眼下的服饰,从萧布衣的房间内又没有搜出第二套衣服,张夫人说的好,人怎么会飞?那我想萧布衣要是到了春丽殿,一定会留下脚印,而且是独一份!张翠华春丽殿前的脚印被少卿和郎将带兵踩来踩去,或许分辨不出,不过从春丽殿到萧布衣所住的地方,距离颇远,总能寻上一处脚印。圣上喜欢赏雪的地点和春丽殿南辕北辙,倒是不虞脚印失察,裴茗翠不才,知道大雪才停,覆盖不了脚印,愿请领兵卫去搜寻,只要搜出一双脚印是萧布衣的,萧布衣不懂宫中的规矩,随意出行,按宫中规矩,应当杖责四十!”

    “可若是没有萧布衣的脚印呢?”虞世南一旁问道。

    裴茗翠脸色森然,一字字道:“那就说明张翠华犯了欺君瞒上,陷害忠良之罪,按律当斩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按律当斩后,张翠华已经呻吟一声,软软倒地,昏死了过去,宇文化及和祖郎将都是大汗淋漓,面色惶恐,大殿内刹那间静寂一片,只闻火焰山燃动不休,‘啵啵’响声,烧在人的胸口一般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