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一二六节 皇亲国戚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布衣出手不想拦截刺客,而是想要救刺客一命!

    他跃下酒楼的时候早就想的明白,刺客骑马而逃,又被刺了两枪,想必已经是筋疲力尽,不能高跃,可骑马逃命在这里还是找死,现在刺客唯一的出路就是上房顶逃命,重伤也是顾不得。这里的房子鳞次栉比,以刺客的功夫从房顶上逃命算得上最后的方法。

    他一拳击断旗杆,才发现自己现在的潜能是无穷无尽,击断旗杆的一拳竟然是行有余力,他力随意动,挥舞起碗口粗细,颇为沉重的旗杆居然也不费力气,让他越来越发觉易筋经的妙处。

    萧布衣跳下楼的时候,早知道这二楼对他而言并非难事,可为了稳妥和掩饰,还是扯着旗杆溜下来,这在杨得志眼中已经算是了不起的功夫,送刺客上房顶的时候,他又特意将旗杆扔的歪斜出去,只是为了掩饰使枪投掷的功夫。

    当初他一枪刺死李公子,若是在旗杆上露出半点投掷的神准,难免会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他是谨慎,多少也有点做贼心虚,只怕李柱国看出自己的武功,怀疑到他身上,这已经是他能给刺客做到的最大极限。可他怎么说也是为这个什么公主扶了把轿子,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的,但丫环虽然叫着壮士,可看着她的眼神中,居然没有感谢,甚至可以说是带有很浓的厌恶。

    萧布衣不明白宫中的丫环脾气太大还是怎么地,又觉得是自己的错觉。因为转瞬的功夫,丫环的脸上已经浮出了笑容,“壮士,你怎么了?我在问你话呢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道:“在下校书郎萧布衣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萧布衣?”丫环微愕。

    萧布衣不解道:“姑娘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丫环才待说什么,听到对面马蹄声响起,丫环急急的略过萧布衣,上前道:“李大人受惊了。”

    李柱国弃轿乘马过来,远远看去。面白如玉。三偻长髯。虽是年纪不小,看起来年轻也曾潇洒过,其实就算现在看起来,脸上也还有俊朗的影子。萧布衣知道他娶了乐平公主的女儿,想必长的太丑估计女人也不乐意。乐坊地姐儿爱钞不爱俏,乐平公主地女儿什么都有,最不缺地就是钱。当然要找个英俊点的老公。萧布衣已经知道,乐平公主是杨广的姐姐,不过几年前随杨广西巡的时候已经病死了,这个李柱国要是还不知道收敛的话,只怕没多久就要去见他丈母娘的。

    乐平公主算是个悲剧性的人物,她地老子隋文帝篡了她儿子北周国君的位,她也就由皇后皇太后降级为公主,世上最滑稽的事情也是不过如此。乐平公主后来没有再嫁。想必是无法接受如此巨大的反差。她能熬到为女儿谋取福利后再死也算是极为坚强的女人。

    李柱国的目光从萧布衣身上掠过,望向了小轿子,下马施礼道:“刺客让公主受惊。微臣罪该万死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是皇亲,权倾朝野,不过对公主的礼数倒是不能废,见公主的态度也算是恭敬,萧布衣见了,倒觉得这人远没有他儿子那般嚣张,可以说是个深沉地人物。他自己遇刺,反倒安慰公主,最少表现地是大无畏的精神。

    “柱国免礼。”轿子中的公主并没有出来,只是柔声道:“方才不知是谁大胆想要行刺?李柱国劳苦功高,竟然有人胆大包天,难道真地没有了王法吗?”

    公主的声音甚为娇脆,黄鹂之声,严冬听起来,让人心生暖意。

    李柱国嘴角一丝苦笑,“臣下也是不知,不过正在让手下搜寻,只是因为微臣的原因,惊动了公主的凤驾,实在让微臣诚惶诚恐。”

    “柱国太过谦逊了。”公主劝慰道:“倒是柱国无事,国之幸事。我算不上什么惊动,不过是轿夫不小心而已,不过多亏了这位壮士相助,不然就是难说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金顶玉帘的轿子密不透风,公主却像对自己看的清清楚楚,想必是轿子就算没有李柱国的铁板龟壳,也有点观察轿外的设施。

    “还不知道这位壮士高姓大名?”李柱国望着萧布衣,拱手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只能施礼,“在下并非壮士,李大人,我是校书郎萧布衣。”

    他在四方馆给人答疑解惑的时候,也是留意了四周大臣的面孔,记得倒的确没有这个李柱国。想必是杨广不喜这个柱国,也就没有找他去四方馆。

    “哦?”李柱国满是诧异,“你就是那个扬威四方馆的校书郎?”

    萧布衣只好说,“不敢说扬威,只是有天子之威的庇佑。”

    李柱国眼中闪过一丝惊诧的光芒,嘴角却是浮出微笑,很是欣慰的样子,“没有想到校书郎不但智谋极高,还是文武全才,实在罕见,方才那个刺客我的护卫都是不能抵挡,偏偏校书郎能够以一力抗衡,真是让人意外。看来仆骨扬名一事,倒非虚传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抱拳道:“校书郎实在汗颜,李大人为国为民,实在劳苦功高,校书郎在酒楼上见到竟有人刺杀李大人,气愤填膺,恨不得为国尽力,擒得贼人。没有想到的是,弄巧成拙,反倒放走了贼人,实在无能,还请李大人恕罪。”

    李柱国哈哈大笑起来,用力拍拍萧布衣的肩头,“校书郎,这里怎么能有你的责任,按你这么说,我的那些护卫放走了贼人,不都是成了无能之辈?”

    几个护卫跟上来围在李柱国的身边,见到李柱国对萧布衣的亲热,眼珠子差点掉了下来。一个校书郎不过是个九品芝麻官,可李大人身为柱国。又是封为左光禄大夫,权倾一时,

    堂官阶荣耀少有人及,除了那个死去的杨素,也就是比他位重一些,这样地人居然拍了拍萧布衣的肩头?

    “校书郎绝无此意。”萧布衣急急的辩解,脸上很是惶恐,心中却是冷笑。暗道这个李柱国收买人心大有手段。听他的口气。倒也不知道他是否猜忌自己放走了刺客。

    李柱国叹息一声,“我对圣上忠心耿耿,性格耿直,屡次得罪别人,这世上却总有奸佞之辈对我不满,实在让人寒心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也跟着叹息一声,“在下虽是个小小的校书郎。也对此大为疑惑不解,不过我想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的说法不会有错,李大人万勿因为这次刺杀消磨了心境才好。”

    李柱国缓缓点头,“校书郎文武双全,难得是为人谦卑,不好风头,只做个校书郎实在有点屈才。老夫看来有机会倒要为校书郎鸣不平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愕然。不解其意,李柱国却是不再望向萧布衣,又向轿子拱手道:“公主。今日有人行刺,我只怕公主回转宫中的途中,还有意外,不如让老臣派几个手下护卫公主回宫,不知道公主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公主见到李柱国和萧布衣闲聊,也不起驾,闻言道:“不劳李大人费心,李大人千金之躯,还请李大人自重,我要和校书郎说几句话,恕不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李柱国转头望了萧布衣一眼,微笑道:“既然如此,老臣告退。”他再施一礼,已经带着兵卫离开,萧布衣不知道公主要和自己说什么,难道真地是自己英雄救美,让人家一见倾心?转念一想又觉得好笑,自己不过是扶了下轿子,放走了反贼,若说什么英雄救美还是八杆子都打不到地。

    “校书郎不但智谋极高,还是文武全才,实在罕见。”公主轿子内终于说话。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她和李柱国说地一模一样,不解其意,只好道:“公主过奖,在下不过是个粗人,会两下粗浅的把式,虽是个小小的校书郎,见到有人藐视王法,东都城内刺杀朝廷命官也是异常的愤懑,这才出手拦截贼人,全才那是万万说不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公主说的声音很轻,“能做出举头红日白云低,四海五湖皆一望两句的人,也算是粗人吗?”

    萧布衣胜在耳力极强,公主说地虽轻,他倒是听的清清楚楚,不由愕然,没有想到红日白云的影响力如此之强,竟然连这个公主都是听过。

    “校书郎随口一说而已。”萧布衣微笑道:“没有想到粗鄙之言竟然落入公主的耳中,实在汗颜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公主说了一声后,半晌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天气颇冷,几个轿夫被冻的跺脚搓手,丫环也是走来走去,却没有什么不耐。这是公主,公主就算让他们冻死,他们也是不敢有什么怨言的。

    萧布衣倒是不冷,只是琢磨这个公主的用意。按理说,这是自己和公主的头次见面,不应该有什么瓜葛。他们或者连见面都说不上,因为到现在为止,他不过是听到公主地声音而已,公主口气虽然娇脆,但是却让人听不出心情,估计也是深宫养出地性格。

    “我该走了,起驾吧。”公主终于发话。

    四个轿夫闻言大喜,都是不迭的抬起了轿子,公主却又问了一句,“校书郎,你聪明如斯,可猜得我为什么要留你在此聊上一聊?”

    萧布衣现在听到聪明两字就头痛的要死,因为现在别人一说他聪明,就要考校他个问题,他宁可别人把他看成蠢笨如牛,那样地话,他倒能得知更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公主过奖,校书郎实在很笨,猜不出公主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和你聊天,只是因为那面有血,我不想经过的。”公主仿佛看出了萧布衣的疑惑,又解释道:“我也不想和李柱国一起走的,所以只能留在这里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后,公主再没有了声息,几个轿夫果然反身沿着李柱国离开的方向走去,只留下伫立在雪中的萧布衣,大惑不解。

    公主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?她和李柱国今天见面,很是谦让。不像有什么瓜葛。但她口气明明是暗示她痛恨李柱国,这才不和他一路?她堂堂的一个公主,又会和李柱国有什么冲突?她最后说这么一句,是说他萧布衣既然站在李柱国地身边,那就是和公主为敌?萧布衣这会的功夫已经想出太多的解释,没有一个肯定。胖槐早就不迭的跑下楼来,兴奋说道:“少当家,你可真够厉害。这么粗的旗杆你一拳就能打断?”

    萧布衣望着折断的旗杆。对自己武功的进展也是颇为满意。“你还没有看到更厉害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更厉害地?”胖槐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更厉害地就是我窜下楼来,钱都不用付地。”萧布衣含笑道,却已经望向酒楼道:“不过你们恐怕更厉害,明目张胆的不付钱就走人。”

    胖槐这才一拍脑袋,“没错,钱是忘记付了。”他回转头去,发现掌柜。伙计已经大呼小叫拿着烧火棍擀面杖冲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金顶玉帘的小轿子一路前行,逆洛水而上,却是从东太阳门进入了皇城。轿子就是通行证件,兵士见到轿子直接放行,并不过问。

    小轿子过太微城进了紫微城,到了皇宫最深的一宫殿处,这才停了下来。轿帘掀开,一女窈窕的走出来。带着珠玉串成的罗。让人看不清面容,只是一双眸子露在外边,黑漆两点。颇为灵动。

    她缓步前行,一直走到宫殿里面这才坐了下来,整

    除了她和那个丫环,竟然没有旁人服侍,她坐了下来话,但已经看出了落寞无限。

    “公主,喝口茶吧。”丫环快手快脚的端了杯热茶过来,虽然没人,还是看了下四周,压低了声音,“这次出门,我都要被冻死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小月,你辛苦了。”公主掀开罗喝茶,露出略尖地下颌,光洁玉润,樱桃小嘴甚是端正,喝茶的时候,又露出了如贝玉齿,想必面容不俗。喝了茶后,她放下罗,虽是宫中,看起来也不想让人看到一张脸的。

    “公主,如能成事,我这点辛苦算得了什么。”小月恨恨道:“可惜让那个校书郎坏了我们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公主放下茶杯,摇摇头道:“他没有坏了我们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算没有坏了我们的事情,可他……”小月又是四下望了眼,见到无人,低声说道:“可他好像是势利之辈,对李敏极为谄媚之言,想必也是指望出出风头,博得李敏的赏识上位。”

    公主幽幽叹息一声,“这世上淡泊明志的又有几人?谁都想往上爬地,就算他想讨好李敏,也是无可厚非。再说岳平事败,和他无关地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和他无关?”小月撅着嘴,“我们辛苦设计把李敏堵在长街,就等岳平给李老鬼致命一击。要不是萧布衣他虎虎的打断大旗,打倒了岳平的马儿,平怎么会被逼地上房逃命,我远远见到,他好像受了重伤,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呢。”

    丫头嘴一扁,看起来要哭出来的样子,转瞬愤愤道:“校书郎不得好死的,平本来已经冲出了重围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伤势很重,骑马只怕不行的。”公主轻叹道:“萧布衣横生杀出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他看起来武功也不差的,如果全力以赴,岳平不见得能逃命吧。岳平从房顶逃走,在我看来,已经是唯一的生路。”

    小月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,“公主,你总不会说,萧布衣拦住了岳平,反倒是救他了一命?”

    “从目前来看,应该的这样的,”公主点头又是摇头,“只是到底如何,我想只有萧布衣能给我们解答的。”

    “萧布衣和我们都没有见过,为什么要帮我们?”小月茫然不解。

    公主摇头,“我怎么知道?不过我在轿子中察看此人,发现他甚为沉稳,处变不惊,看来裴茗翠有识人之能果真不假。他是向李敏示好,还是帮助我们,谁都搞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管他是帮我们还是害我们,”小月有些焦急道:“公主,你这一路回来,岳平也没有消息,他会不会被李敏抓住?他要是被抓住。那我们不就是败露了一切,李敏如何会放过我们?”

    公主口气中有了无奈,“小月,我不是不急,而是我们现在实在什么都做不了。李敏那个老鬼过来找我,我当时吓的要命,只怕他看出了是我想让岳平杀他。我推辞不想和他同行,只怕被他问出破绽。可他手下无数。我只怕我们回转宫中地一路。都被他密切监视的。既然这样,我们怎么能去找岳平?”

    小月吓了一跳,“那可怎么办?如果李老鬼真的监视我们,平呢,他要是回转,不就被他找个正着,他若是不回来。他可是卫府卫,一两天还可以说是休息,时间久了,宫中都要查的。”

    公主也是起身四下走动,罗叮当作响,显然是心情颇为急躁,可却也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“现在只希望岳平伤的不重,而且能够及早回转宫中才好。”公主坐了下来。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可他若牵累了公主。还不如马上死了好。”小月看起来也有些着急,“亏得他向我们吹嘘武功盖世,没有想到也是不堪一击。不过李老鬼也真的是个龟儿子。做的轿子竟然有龟壳,倒让人意料不到。”

    她急的满嘴粗话,龟壳当然就是说李敏轿子里地铁板,她骂完后自己先是忍不住地笑,公主听了后却是没笑,幽幽叹息一声,“其实就算连累我,也没有什么地,我现在的境况,还不如死了的好!”

    萧布衣第二天早上才醒来,就听到房门‘啪啪’作响,心中愕然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他和杨得志和胖槐回转后,也私下讨论下杀手是谁,不过他绝对想不到是公主暗中的举动,更是不明白公主和李柱国到底有什么化不开的恩怨,这个公主一定要找人杀了李柱国。几人议论的结果是,这个李柱国坏事做绝,什么人都可能要杀他,不然他轿子中也不会装有铁板的,既然没有什么结果,萧布衣还是依照他地惯例,随机应变就好。

    缓步的走到房门前,听到外边黄舍人大声的喊,“老弟,快起床,快起床。”听到他口气中的振奋,萧布衣知道最少不是来抓他,才打开房门,两个宫人已经冲了进来,直接架着他胳膊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萧布衣不好挣脱,这种场面也见过一次,上次是在东城候驾,这次难道又是杨广找他?两个宫人架着萧布衣急急的赶路,杨得志和胖槐早就窜了出来,胖槐以为官府抓住了萧布衣,就要动手,却被杨得志一把拉住。萧布衣向二人摇摇头,示意没事后,已经足不点地的到了客栈的外边。

    客栈外早有华丽马车等候,萧布衣钻进马车,见到黄仆江也跟了进来,忍不住问,“黄大人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私下他和黄仆江称兄道弟,不过官面上还是会叫声黄大人。

    黄仆江眉开眼笑,看起来和自己的好事一样,“兄弟大喜了。”

    黄大哥何出此言?”萧布衣不解道。

    黄仆江微笑道:“兄弟,这次不是圣上想要见你,却是皇后娘娘想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有些头大,吃吃问道:“皇后娘娘怎么会见我,我,我,我只见过她一面而已……”萧布衣这次说地倒是大实话,因为当初他在显仁宫见到杨广后,不敢多看,皇后对他而言,不过是惊鸿一现而已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皇后会要召见他。

    黄仆江瞥了眼四周,压低了声音道:“兄弟,真看不出你守口如瓶竟至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我守口如瓶什么?”萧布衣问。

    黄仆江几乎要趴到萧布衣地耳边,好在萧布衣知道他是舍人,不是太监,不然恶心都够喝上一壶的,“兄弟可是姓萧?”

    萧布衣想了半天,“我不姓萧姓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笔写不出两个萧字,兄弟不知道萧皇后也姓萧吗?”黄舍人很是热诚。

    “天下姓萧的多了。”萧布衣只能稍微推开点黄舍人,“我想大哥多半是误会了,我家世代都是种田地。”

    黄舍人摇摇头,“兄弟你就瞒吧,你若不是皇后娘娘的亲戚,她找你做什么?”萧布衣也是疑惑。心想王八之气是不可能的,看上自己地英俊更是扯不上,因为就算看上也不会如此的大张旗鼓的找自己。莫非是自己的江山大一统颇有文采,皇后爱才所以找自己?

    左思右想想不明白,萧布衣索性不想,黄舍人却是压低了声音,“兄弟,以后若是飞黄腾达。可别忘记了大哥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道:“怎么会。黄大哥看我是那种人吗?”

    黄舍人微笑道:“我知道兄弟不是。不然怎么会抢得这个消息过来报喜,不过这几天圣上的心情不好,兄弟还是要谨慎些才好。”

    马车一路畅行无阻,过东城进了紫微城,萧布衣再次入了紫微城,只觉得恍如隔日,京城的他算不上大起大落。可总都是杀机暗藏,远不如在山寨打劫肥羊来的痛快。沉思中,马车到了一个宫殿前,飞檐如凤,气势磅礴,正是萧皇后所在凤霞殿。

    萧布衣和黄舍人下了马车,黄舍人一路领他入了凤霞殿,宫殿的大气磅礴自不用说。不过大气之下。宫殿却是处处显着柔和地色彩,让人心生暖意。

    宫殿外是卫士护卫,宫殿内四处都是宫女站列。有些好奇地望着萧布衣,显然是觉得萧布衣是在正确地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场所,说直白点就是他根本不应该在这里出现。

    凤霞殿重重叠叠,进深极远,黄舍人领萧布衣进了三道门后,也不能进入,需要宫人通传,萧布衣见惯了这里的架子和奢华,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这次却比在东城幸运了很多,宫女通传没有多久,就宣二人进殿见凤驾。萧布衣目不斜视的前行,见到前方开阔的大殿上地方不小,人却没有几个,比起可敦的声势倒是小了很多。

    大殿正前方坐一女人,脸上戴着罗,从成熟的风姿来看,就是萧皇后,萧布衣虽然目不斜视,可是正视之下见到一人,差点跌坐在了地上,皇后右手不远处坐着一人,却是袁岚!

    萧布衣转瞬明白了过来,原来袁岚认识皇后,怪不得他有恃无恐,而且敢对抗宇文化及,他当初对自己说,一切早有安排,莫非就是给他争取这个见面地机会?可自己见到皇后能有什么用,难道真的如黄舍人所说,袁岚认定自己和萧皇后沾亲带故?

    虽然说一笔写不出两个萧字,可冒认皇亲可是死罪,萧布衣心中惴惴,抱定主意打死也不说自己是皇亲国戚,这个袁岚处事向来稳妥,这次看起来并非明智。

    殿上除了萧皇后,袁岚和宫女外,袁岚的对面还坐着一个官员,正和袁岚谈笑风生,萧皇后脚下却是卧着上次赏雪的那两条小狗,一黄一白。

    根据萧布衣浅显的心理学还有那个时代的见识而言,养狗的女人通常可以划分为两种类型,一种是想要炫耀自己的与众不同,另外一种就是因为内心空虚寂寞。萧皇后当然已经不需要炫耀自己,这么就说明她其实还是很空虚地。萧布衣想到这里倒是理解,毕竟她虽是皇后,美貌非常,可碰到杨广这种丈夫又能如何?听说上林苑十六院,光四品夫人就有十六个,更不要说什么三宫六院,后宫三千,再美地东西看多了也是寻常,杨广这些年来能对萧皇后礼遇有加,已经算是难得的异数。

    不及多想的时候,黄舍人已经复旨,萧布衣如同他地样子施礼道:“皇后娘娘万安。”

    “萧卿家免礼。”萧皇后声音柔和亲切,“赐座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虽然不明所以,倒还是不卑不亢,坐下来也不多问,只是望了眼袁岚。

    “袁卿家,你说的什么萧布衣仆骨扬名的事迹,还没有说完,不妨再说下去。”萧皇后虽找萧布衣过来,却不说明用意。

    袁岚微笑道:“谨听皇后娘娘的旨意,对了,国舅,方才我讲到了哪里?”

    萧布衣看了眼袁岚对面那人,才明白原来那个大官是萧皇后的兄弟,怪不得可以坐在这里,只是袁岚为什么可以在凤霞殿出入自如,倒是让人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国舅长的倒是颇为耿直,通天鼻,嘴唇甚厚,肤色微黑,听到袁岚发问。含笑道:“袁兄说到,萧布衣浴血奋战杀退了历山飞,一路平安才到了仆骨。”

    国舅居然对袁岚也很客气,倒是让萧布衣大为意外的事情。袁岚脸上并没有什么得意地表情,只是说,“萧家总有大才,布衣以一介布

    仆骨,看似异数。其实却是萧家祖上庇佑的缘故。

    萧皇后缓缓点头。“袁卿家说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袁岚不再卖关子。继续说道:“商队到了仆骨,哪里想到多生事端,涅图酋长居然不想我们入仆骨去见可敦,当下商队和仆骨兵士争斗起来,好在布衣聪明,懂得忍让,这才化解一场危机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代虽然没有小说。袁岚本身却颇有小说家的潜质,一件寻常的事情都让他讲解的惊险异常,反正只要是解决了问题,萧布衣绝对不能被落下,出塞一事,萧布衣功劳用第一都是难以形容。萧布衣虽然皮厚,听到袁岚的称许也是脚面上发烧,只好垂头表示谦逊。

    等到袁岚讲到萧布衣单骑救主。千军横行的时候。饶是袁岚沉稳,也是唾沫横飞,眉飞色舞。如同身临其境般。虬髯客当然早不在考虑地范围内,千军也变了三四千人,萧布衣这个鸟人变成力斩百来人,愣是在千军中杀出一条血路,活擒莫古德王子!

    国舅本来还有些淡然,对袁岚地恭敬也是事出有因,不过听到这里地时候,拍案而起道:“没有想到校书郎还有这种本事!”

    袁岚这才将演讲告一段落,含笑道:“国舅爷说的好,只恨我是口才不好,不能讲出布衣神勇的十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萧皇后笑道:“虽不及十分之一,却已经听的我心潮澎湃,热血上涌。校书郎仆骨扬名,妹妹来信说给我听,我还有些不信,怎么会有人能力抗千军?当年张大人以五骑之少,抗拒贼人数万,我已经以为言过其实,再加上张将军的神勇天下无双,只以为天下这种奇才只有一人。现在我才发现,自己久在深宫,见识短浅,身边有校书郎这种奇才竟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她口气柔和,对袁岚居然也是十分熟络。

    萧布衣只是倾听,想着这个妹妹可能就是可敦,萧皇后称呼可敦为妹妹,想必是更为亲热的缘故。张将军五骑之少,难道就是说的张须陀?对于张须陀,萧布衣向来是只闻其名,不见其人,也只有敬仰地份,倒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也有和他相提并论的时候。

    袁岚又把回转的事情说了下,虽然不如单骑救主威风,却也惊险十分,萧皇后双眸睁的颇大,听的倒也津津有味。萧布衣突然有个很奇怪的想法,这个萧皇后不是对袁岚讲故事感兴趣,而是对有人陪她聊天有兴趣而已。这个念头一闪而过,袁岚也终于把出塞回转讲的清楚,不过这里的主角当然就是萧布衣,其余地人,诸如贝培之流那就是忽略不计地。

    国舅听完袁岚的陈述,目光中也有了赞叹,“校书郎看似文弱书生,没有想到居然文武全才,倒让人意料不到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旁没事人的听着自己地故事,若非身临其境,几乎以为是神话。萧皇后高高在上问道:“校书郎,你也姓萧?”

    来了,终于还是要攀亲了,萧布衣心中一颤,挤出笑容道:“回皇后,校书郎的确姓萧,叫做萧布衣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真的听的糊涂了,”萧皇后口气中有了笑意,“我当然知道你是萧布衣,我也姓萧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只能诚惶诚恐道:“那倒是布衣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这孩子,恁地谦逊。”萧皇后笑道:“本来我还觉得袁大哥说的不符实际,试问天底下的英雄只要有些本领,莫不桀骜不驯,校书郎以惊人之能,谦虚如此,实在让人意料不到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下骇然,国舅称呼袁岚一声袁兄已经让他惊诧,萧皇后以皇后之尊,却称呼袁岚为袁大哥,这个袁岚到底是什么来头?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想问的是,”国舅不以萧皇后称呼为意,只是望着萧布衣道:“校书郎文武全才,想必也是士族出身,家学渊博吧?”

    萧布衣摇头道:“国舅爷,布衣实实在在的一个布衣,家父也是种田出身,哪有什么家学士族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国舅和萧皇后互望一眼,国舅沉声道:“还不知道校书郎的父亲何名?”

    萧布衣犹豫下,“家父叫做萧大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国舅和萧皇后都是异口同声的诧异,国舅更是豁然站起,袁岚眼中也有了诧异和惊骇的表情。

    萧布衣暗叫糟糕,听说萧大鹏是逃兵,对于以前的事情,萧大鹏倒是只字不提,可天底下重名之人甚多,再说一个逃兵哪有谁能记住,怎么国舅和萧皇后都是如此诧异的神情,好像认识萧大鹏的样子?

    国舅站起后,离席走了出来,到了萧布衣近前,急声问道:“校书郎,你说你父亲叫做萧大鹏?”

    萧布衣无法抵赖,只能硬着头皮道:“不错,不过我想重名之人也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以问问他长的如何吗?”国舅追问道。

    以国舅之尊,竟然是征询的口气,见到他的诧异和急切,萧布衣心中诧异,却已经明白萧大鹏最少和他们没仇!

    他分析精准,目光敏锐,先前还准备隐瞒,从国舅和皇后的神色就已经决定,如实作答。

    等到听完萧布衣的描述后,国舅却有了失望,回头道:“姐姐,好像不是那个萧大鹏。”

    萧皇后却是沉吟道:“校书郎,你说你父亲叫做萧大鹏,长相粗豪,不知道是天生如此,还是后天的伤痕?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