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一三三节 试刀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布衣一箭射爆箭靶后,众人动容,李渊大皱眉头,沉就算是李世民都忘记了去安慰柴绍,只为这一箭所摄,心想都说这个萧布衣千军横行,自己以为多少有些夸大其词,可只凭这一箭,萧布衣就是能人所不能,比自己的准姐夫要强上很多!

    苏威早早上前道:“回圣上,千牛备身射穿了六重皮甲,校书郎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杨广凝望着远方的碎屑,嘴角一丝微笑,向萧皇后问道:“萧布衣果然箭法高强,勇猛过人,皇后,他没有辜负你的举荐。”

    萧皇后心中窃喜,“圣上,妹妹向来不会夸大其词,布衣也没有让圣上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杨广嘴角一丝笑意,却已经向下道:“苏卿家辛苦了,下一场殿试是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回圣上,是文试。”苏威被一句辛苦了安慰的有些飘飘然,使了个眼神道:“这次却是儒林郎曹翰出题,老臣都不知道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杨广点头道:“不要咏雪作诗了,这个校书郎作诗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曹翰颤巍巍的走了出来,早就让宫人准备了笔墨纸砚,上前施礼道:“回圣上,这次考的是校书郎的见识,微臣斗胆让校书郎以圣上开通运河为题,说一下圣上良苦用心,还请圣上恩准。”

    杨广没有说什么的时候,萧布衣已经心思转动,他不知道这个曹翰是未卜先知,或者是得到了杨广的授意。不然怎么会出地题目就是他和杨广说的内容?

    杨广虽表面对他生气,但是却对他拍的马屁颇为满意,所以才授意苏威和曹翰出这个题目?这个念头一闪而过,萧布衣不等多想的时候,曹翰已经缓步走到了萧布衣的身旁,微笑道:“校书郎,笔墨纸砚已经准备好了,还请校书郎移步书写。书写是苏大人之意。只想着校书郎骑射不差。想必书法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硬着头皮走到桌案前。发现居然是虞世南给自己研墨,不由受宠若惊。伸手抓起毛笔的时候,已经引起了众人的窃窃私语,惊诧不已,甚至超过了他一箭射爆了箭靶子之时。萧布衣拿毛笔是五指虚抓,不依常规,这个时代恐怕没有任何一人是采用他这样地握笔之法。

    曹翰见到他姿势僵硬。握笔如同提着个百来斤地锤子,吃力非常,想笑又是不敢,“校书郎,你可以坐下来写字地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坐下来,只是想着写什么,他本来文采就是不行,拿着毛笔别扭十分。这段时间又是勤于习武。对于书写一事根本就没有学习的念头,虽说不上什么提笔忘字,可这时代文字都是繁琐非常。他想写出几个完整的出来,真的不算容易。

    群臣见到萧布衣钉子一样的扎在凳子上,像是构思,又像是发呆,都是纳闷,萧布衣提笔蘸墨,拎了起来,想着到底应该写什么的好。‘吧嗒’一声响,浓浓的一滴墨落在宣纸上,惊醒了萧布衣,曹翰见到他地茫然,只好低声提醒道:“校书郎,不用写太多,或许写几个字即可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几个字的时候,灵光一动,暗骂自己愚蠢,不再犹豫,挥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大字,只看到比划歪歪扭扭,粗细不一,藕断丝连,有如现在快被憋死的自己,觉得屁股都有些发烧,却也顾不上许多。

    写了几个字后,萧布衣想了下,又是蘸墨写了一行小字,个个紧凑的如同战乱逃荒的难民般,分不清哪个是哪个。

    放下笔来,萧布衣这才长舒了一口气,稍微等下墨干,感觉到方才落的一点墨迹有如讥笑自己一点墨般,有些脸红道:“曹老先生,校书郎已经写完。”

    群臣又是一阵骚动,都道这个校书郎简直是奇才。他方才虽然耽误点时间,可人家那是在构思,儒林郎出的运河之题其实已经有了忌讳,想写好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地事情。

    曹翰接过那张宣纸来,皱眉地盯着,仿佛在研究什么般,萧布衣知道他在研究自己写的什么。自己写的是简体字,现在也顾不上许多,只是难为了这个饱学人士儒林郎,估计也在为认他那几个字在发愁了。

    “曹卿家,把校书郎写地呈上来,朕要看看。”杨广见到曹翰犹犹豫豫的样子,一时间也是犯嘀咕。萧布衣猜的一点不错,这个文试是他授意下曹翰和苏威,让萧布衣以运河为题,只盼他能写出那日所说之话,可感觉萧布衣好像榆木疙瘩,不解天子之意,这才让儒林郎为难,不敢念出来,既然这样,他不如自己先看下,以免萧布衣写出什么贻笑大方之话。

    曹翰如释重负,赶快把那张宣纸送上去,虞世南却是低声问,“萧兄,是当吧?”

    萧布衣愣了下,慌忙点头,“不错,是当,是当。”

    虞世南嘴角一抹微笑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旁边撤下笔墨纸砚的宫人都是不明所以,搞不懂这两位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众人见到圣上拿着宣纸,眼珠子也盯在上面,有如曹翰一般,表情好像是困惑,又像是不解,好

    那么一点点欣喜或是恼怒,真的也想看看萧布衣到底竟然让圣上和儒林郎看的如此出神。苏威心中惴惴,只想掐住萧布衣的脖子问到底写了什么,连累了他可是大大的不妙。

    过了良久,杨广突然大笑了起来,萧皇后也是莞尔道:“圣上,校书郎写的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杨广笑声不止,只是摆手道:“秘书郎过来。”

    虞世南快步上前道:“不知圣上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都说你是博学多才,那就由你来读读。校书郎到底写了什么。”杨广虽然笑声不在,却还是满脸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臣遵旨。”虞世南取过宣纸,只是看了一眼,就已经洪声念道:“萧布衣写地是利在当代,功在千秋。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群臣愕然,转瞬醒悟过来,面面相觑,心中叹息。他们不知道萧布衣把大运河的作用早就说过一遍。只以为萧布衣临时想的出来这八个字。他这个马屁拍的可算是登峰造极。炉火纯青,怪不得圣上欢欣不已。

    利在当代,功在千秋,怎么此人每次说话,都是好大的口气。

    听到虞世南把萧布衣所写念了出来,杨广倒是有些诧异,他要是没有和萧布衣谈过。乍一看,也绝对猜不出萧布衣写的狗爬之字是什么,尤其那个当字,歪歪扭扭,缺笔少画,十分的难懂。他不知道萧布衣写的是简体字,只以为他大字识不得几个,当字太复杂。他只能模糊对付。他也不知道方才虞世南一旁见到。已经在辨认这个字,而且询问了萧布衣,所以能够顺畅地读出。

    听到虞世南念出这几个字来。杨广愕然后又是叹息,“都说秘书郎博学多才,看来不假。”

    群臣都是躬身道:“利在当代,功在千秋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”

    杨广捋着胡须,心中大乐,觉得今日地殿试实在是三征高丽以来最为高兴地一天。

    萧布衣别人不佩服,对虞世南竟然能读出他写的什么实在是佩服的五体投地。当然他也知道,虞世南聪颖非常,只要识得了一两个字,其余的意思顺下来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等到群臣称颂完毕,杨广这才道:“秘书郎觉得萧布衣写的如何?”

    虞世南施礼道:“回圣上,萧布衣对运河的评价极为中肯,只是这字嘛,微臣不敢恭维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叫做字吗?”见到萧布衣狗爬一样的字,杨广早把他地红日白云忘到脑后,只是这次并没有如何嘲弄。毕竟他让殿试继续就代表已经看好萧布衣,再说萧布衣又是皇后的远房子侄,这点面子他还是要给皇后的。

    可见到这极为称心的八个字文一样,杨广心中多少有些不爽,只觉得字体辱没了评价,他书法极好,可偏偏不能自己来写,一眼望见虞世南的微笑不语,杨广来了主意,“秘书郎,你把萧布衣写的重新写上一遍,我只怕校书郎写的字实在太差,别人不识的。”

    他欲盖弥彰之意颇为明显,虞世南却是恭声道:“臣领旨。”

    那面早早地有人又把宣纸铺开,虞世南随手拈过一只毛笔,挥毫疾书。他笔法纯熟,姿势稳健,握笔有如萧布衣握刀般,纵横捭阖,挥洒如意。

    萧布衣写地字数不多,虞世南照搬之下一蹴而就,等到挥毫完毕,苏威知道杨广的心意,早就让人把两幅字并列排起,一字字的念道:“利在当代,功在千秋。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虞世南笔致遒劲圆通,外柔内刚,飘逸不羁,看起来实在是难得地享受。没有美显不出丑来,萧布衣本来就觉得羞愧,让虞世南的书法一比,更是丑的没边,只恨地上没有个耗子洞让他钻进去。

    群臣指指点点,当然毫不例外的都是指着虞世南书写所说,见到萧布衣跟在苏威的身后走过来,都是说,校书郎笔法不拘一格,让人佩服。

    萧布衣恨不得拿宣纸挡着脸,小媳妇一样的周游一圈,这才回转,杨广却是心情舒畅,觉得溜须拍马之言却没有萧布衣的大实话更合自己心思。

    “苏爱卿,还有一项比试吧?”杨广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圣上,如今骑射文采都是考核完毕,品评自有圣上定夺,最后一项却是由左骁卫大将军张瑾,武侯府董中将共同举荐武侯府郎将冯毅中试一下校书郎的武艺。”

    杨广用意已经达到,对最后一项的比试并不在意,这次殿试他最主要的目的却是想借萧布衣之口说出利在当代,功在千秋八个字,其次才是考核萧布衣,看给他个什么官做。萧布衣不负他望,终于在群臣面前写出了那八个字,已经让他觉得萧布衣孺子可教,这第三项比试无论输赢。萧布衣肯定会得到提拔,“既然如此,十招为限吧。”

    杨广挥挥手,苏威见到了他的不感兴趣,已经明白了他地心意,高声喝道:“冯郎将出列。”

    一人站了出来,施礼道:“末将在。”

    冯毅中面色黝黑,长的彪悍矫健。只是一站出来就

    生威。威风八面。萧布衣见到都是暗自喝彩,好一

    “圣上让你十招为限和校书郎过招。”苏威眨眨眼睛,“你务须全力以赴,让校书郎使出真功夫才好。”

    冯毅中抱拳道:“末将知道。”他眼中闪过一丝无奈,望向萧布衣的目光有了不屑,“校书郎,末将武学平常。还请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望见他的不屑,只觉得和他的神色不符,一时间倒是不明所以,拱手道:“应该说校书郎本领低微,让冯大人手下留情才对。”

    冯毅中嘴角一丝讽刺的笑容,却是大踏步的走进了比武场地,伸手按刀,静等萧布衣到来。苏威却问道:“不知道校书郎对什么兵刃熟悉些?”

    “下官也是用刀的。”萧布衣说道。转瞬地功夫。苏威已经让人奉上最少十数把刀让萧布衣选择。萧布衣望了冯毅中一眼,伸手捡了把厚背砍刀,缓步地走到比武场地。拱手道:“冯郎将请。”

    冯郎将伸手缓慢拔刀,弃刀鞘在地,以刀指地,动作从容。萧布衣亦是砍刀在手,举重若轻地望着冯郎将的一举一动。风雪已停,万众无声,所有人目光都是凝望在场上两人身上,一个武侯府赫赫有名的冯郎将,捕贼无数,武功高强,另一个却是如今东都风头最健的校书郎萧布衣,这世上好像没有他不会的事情,出手向来事无不成!这一仗下来,谁胜谁败,众人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萧布衣凝望冯毅中的一举一动,虽在万人瞩目,内心却是平静十分。此人算是他到东都城后见到的少有高手,一举一动看似缓慢,却是极为凝重,拔刀挥刀已给旁人一种无形地压力。

    冯郎将听到请字,并不急急上前,跨步向左上走去,他一动,萧布衣脚步跟随移动,却是反向而行,二人绕了半圈,不约而同的低吼一声,纵身跃起,挥刀直砍。

    众人揪心般的看,没有想到二人一出手就是生死搏杀,不留情面。二人跃起有如苍鹰,挥刀的速度都是好似电闪,让众人觉得窒息不已,心悸莫名。

    冯郎将高跃直砍之际,见萧布衣同样彪悍砍来,心中一惊,已经有了犹豫。冯毅中久经打斗,捕盗无数,从萧布衣的步伐握刀来看,发现他竟是少见高手,不由大为诧异。

    他是武侯府的郎将,职责是捕贼,这次出来和萧布衣比试不过是陪太子读书。苏威虽然没有说什么,不过张瑾董中将两个顶头上司都说了,这场他不一定要输,但是要给足萧布衣面子。这让他心中多少有些郁闷,可是他不能不听从上司的安排,人在屋檐下,怎能不低头?

    所以方才他说什么手下留情的事情,对萧布衣已经有了不屑,他觉得这个校书郎多半是皇亲,武功寻常,这次比武不过是走走形势罢了,让自己让招之人会有什么真实地功夫?可是从萧布衣一跃之下,挥刀之间他就已经发现,自己全力以赴都不见得赢他。

    二人挥刀对砍,已经是生死一线,这人胆豪如此,却让冯毅中心寒。他不怕萧布衣地勇猛,只怕自己伤到了萧布衣,那是赢了也是输了,他身家性命都在东都,一家老少指望他生活,他不能伤了萧布衣!

    只是转念的功夫,冯郎将已经挥刀去挡萧布衣的来势,不想和他拼个两败俱伤,只是他方才气势如虹,这下犹豫变招,招式中已经有了瑕疵。萧布衣如今已算高手,目光敏锐,转瞬已经发现冯郎将肋下出了破绽,毫不犹豫地变砍为刺,空中急点冯郎将的肋下。

    冯郎将一刀隔空已是吃惊,见到萧布衣不拘一格,刀走剑势,隐约武学大家的气势,更是气馁,骇然萧布衣的变招莫测,空中身子急扭,陀螺般向一旁落下去。

    只是他变招虽快,却被萧布衣一刀刺中肋下衣襟,斜挑之下,冑甲离身。众人都是骇然,没有想到萧布衣武功如此精湛,一招就已经占了武侯府捕贼郎将的先机。

    萧布衣空中吸气,身子一折,半空居然紧追不舍,冯郎将人一落地,发现眼前刀光霍霍,心中凛然,厉喝一声,脚下急扫,地上雪花翻涌而上,直奔萧布衣扑来。

    萧布衣长刀一划,已经劈开雪雾,冲入了雪阵之中。雪花翻涌,腾腾而起,众人见到二人身影被雪舞弥漫,见不到招式动作,只听到乒乒乓乓中火花四溅,双刀相砍猛烈非常,一颗心都是提到嗓子眼。萧皇后有些焦急,只是道:“圣上,好了,别比了,伤了谁都是不好。”

    萧皇后话音未落,雪雾中已经飞出一把砍刀,萧布衣踉跄后退出了雪阵,雪雾散去之时,冯郎将立足雪堆,脸色却是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--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