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一三四节 连升九级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布衣和冯毅中雪中激战,竟然没有哪个看清楚二人的

    虽然只是几招几式,可是雪花狂涌,身影起伏穿梭,任谁都是吊了一口气在嗓子眼。见到萧布衣使的砍刀飞了出来,人也是踉跄后退,很多人都是认为萧布衣先赢后输,毕竟还是不敌身经百战的冯郎将。

    冯郎将人在雪中,极力压住胸口的气血翻涌,只怕一不留心就要喷出血来。没有谁比他还要明白,这场比武他输的很彻底,他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。他杀敌凶猛,臂力强悍,怎么想到萧布衣臂力更宏,他来的稍晚,只见到萧布衣写的文,并不知道萧布衣开了六石强弓,不然一出手就会谨慎非常,不会硬拼,而会考虑以巧破力。

    他出手之时就犹犹豫豫,不知道如何让的巧妙才让人看不出破绽,可他没有想到,他就算拼尽全力都是赢不了萧布衣,更不要说让。萧布衣方才一口气砍出了十数刀,逼的他刀刀得架,还手的余地都没有。萧布衣每刀都是后劲奇大,冯郎将只知道这样下去,自己不用比什么武功,拼刀也要被萧布衣活活的累死,萧布衣的刀法有如碧海潮生,无穷无尽,一刀砍下去又是另外一刀的开始,让冯郎将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他实在有些无力支撑的时候,只想弃刀认输,可只怕这一弃刀,以萧布衣刀法的凶悍,说不定会砍掉他的脑袋,眼见萧布衣又是一刀劈来地时候。他奋力去格,只觉得手臂酸麻,知道这一刀极可能招架不住,刀被劈飞也是说不定的,可是不料刀是飞了一把,飞的却是萧布衣的砍刀!

    萧布衣这次一刀劈来,力道并不猛烈,只是意思下而已。他的砍刀竟像是自己扔出去的。可这怎么可能?冯毅中疑惑的时候。发现萧布衣已经踉跄后退,心中一惊,只以为他在耍什么花招,更是心寒。这次自己要是伤了萧布衣,得罪了张瑾,苏威和董中将,那后果可是异常的严重。

    正疑惑地时候。萧布衣嘴角好像笑了下,转身向杨广地方向走过去,冯毅中狐疑不定,只好弃刀跟随,只想听听萧布衣是否想要说自己地不是。

    他走到离萧布衣身后几丈的距离,听到萧布衣已经大声道:“圣上,冯郎将武功高明,萧布衣全力以赴。十招之内仍是不敌。让圣上大失所望,还请责罚。”

    冯毅中愣在那里,心中却涌起了感激之意。他发现自己实在小瞧了萧布衣。他小瞧萧布衣的不仅仅是他的武功,还有他的气量。他本可胜自己,却是宁愿忍受圣上的责罚,也不让他这个郎将丢了面子。

    杨广没有责罚,只有微笑,“你们方才打的也算好看,只是想必都是全力以赴,打到雪堆之中,雪中我倒看不清楚。萧布衣,冯郎将岂是这么容易被击败,不然朕如何能把东都城捕贼地重任交付给他?”

    “圣上英明。”萧布衣含笑道。

    “冯郎将觉得校书郎武功如何?”杨广笑问道,看起来心情舒畅。

    冯毅中沉吟片刻才道:“都说校书郎文武全才,末将本以为夸大其实,没有想到他武功比末将想像的要高明太多,方才校书郎的十招,招招猛烈非常,末将几乎也是抵挡不住。”

    杨广笑了起来,“他还是有点门道的,你也不要轻视他,冯郎将辛苦了,赏赐白银五十两,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等冯毅中退下后,杨广望了眼萧皇后,微笑对群臣道:“如今殿试已过,不知道校书郎该升为何官?苏纳言,你先说说。”

    苏威咳嗽声,“三试已过,校书郎骑射功夫一等,文采二等,武艺三等想必都是有目共睹,老臣倒认为武职比较适合萧布衣,当然老臣这不过是从考核成绩来推断,想必别人或许还有更好的建议。”

    杨广点点头,“苏爱卿倒是和朕想的差不多的,宇文将军,不知道你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宇文述在萧布衣殿试的时候,一直都是盯着萧布衣来看,眼中含义万千,听到杨广询问,恭声道:“回圣上,萧布衣仆骨立功,四方舌战群外使,都算是给大隋立下了不小地功劳,依照老臣地看法,若是封给他银青光禄大夫一职倒是颇为适合。”

    群臣唯有骚动,议论纷纷。苏威大摇其头,他在朝已久,如何不知道这里面的猫腻,大隋官位很多采用北周之制,设立勋位十一等,上柱国,柱国都算是十一等中上等的勋位。这种勋位是用来酬答有功之臣。不过圣上如今异常吝啬,这个勋位少有赏赐,甚至对当年老子赏给李敏柱国一事都是大有怨言。大隋又设特进,大夫等散官地称号,用以加封品德高尚,声名著称但不理朝事的官员,大隋中有职责的叫做职事官,不干活只拿俸禄的就叫做散官。

    这银青光禄大夫就是散官的一种,地位比金紫光禄大夫为低,不过比

    朝议大夫要高一些,但却是有名无实的官位,宇文述萧布衣银青光禄大夫一职,用意当然还是和让萧布衣做什么校书郎一样,有个官名,有名无实罢了。

    不等苏威有什么意见,萧皇后的手已经按到了杨广的手旁,缓缓摇头,眼色中大为不满。萧布衣怎么说也做官的时日不短,对这个银青光禄大夫具体什么也是知晓,他倒是可有可无,可见到萧皇后无声无息的给自己争取,大为感谢。自己这个远亲或许对萧皇后没什么感情,可萧皇后对他却是竭力的爱护。

    杨广沉吟片刻,“这银青光禄大夫嘛,有待商榷,虞侍郎,你觉得应该给萧布衣何职为妥当?”

    为了一个校书郎的官位,竟然由圣上钦点。朝中几贵商议,实在是大隋开国以来前所未有地事情,众人一见圣上不认可宇文述的提议,已经心中有底,虞世基出列拱手道:“回圣上,依老臣所见,萧布衣骑射纯熟,武功不差。虽然不敌武侯府的冯郎将。不过武侯府毕竟是职责所在。缉拿悍匪,选用的都是武功高强之辈。如今监门府和右卫府的郎将一职都有空缺,因为是要保护宫中安全,需要有勇有谋,智慧极高之人,萧布衣虽然武功差了点,可头脑活络。老臣认为他适合卫府郎将一职。”

    虞世基话一说完,群臣又是议论纷纷,有的摇头,有的点头,只是毫无例外的觉得萧布衣实在是走运。因为校书郎一职不过官是九品,银青光禄大夫领地是六品地俸禄,而郎将一职直接就到了正五品。算上正从品交替,如果萧布衣真地当上了郎将。那就是连升了八级。大隋开国以来,有如此机遇之人他算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杨广点点头,“虞侍郎说的大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众人都明白了。圣上对这个萧布衣大为器重,就是要为他弄个好官,只是自己不好封赏,只让群臣提出来最好的一个。再加上现在朝中都传开了,这个萧布衣本来是萧皇后的远房子侄,这次官位算不上裴阀举荐,却是萧皇后为萧布衣来求。圣上虽然后宫三千,对萧皇后一直都是恩爱有加,萧皇后所求甚少,就算是她的弟弟萧瑀,也不过是做了个银青光禄大夫之职,有名无实,萧皇后这次看来却是铁心要为萧布衣争取个实权了。

    “裴御史,你觉得萧布衣应为何职?”杨广望向了一人,若有期待。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微颤,扭头望过去,见到一人面色清癯,凛然正气的样子,心想难道此人就是御史大夫裴蕴?裴蕴裴矩都是裴阀中在朝廷的重臣,他虽得裴阀举荐,却是总见不到这二裴,听说裴矩还远在张掖,这个御史大夫倒算是如今裴阀在东都地骨干力量。

    裴蕴上前,正色道:“回圣上,如由九品之官提拔到郎将,连升八级,实在于理不合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愕然,心道这个裴蕴葫芦里面买的什么药呢,萧布衣本来就是裴阀的人,难道你举荐了他,还要打压他不成?

    裴蕴见到群臣的愕然,微笑道:“不过圣上破格提拔,却实在是因为萧布衣的功劳赫赫。想萧布衣出塞仆骨,扬名草原,就算可敦都是大为赏识。他力擒莫古德,化解拔也古和仆骨族落之间的危机,虽看起来和大隋绝无关系,可谁都知道,拔也古仆骨都是铁勒部落最大族落,虽看起来和始毕可汗一路,却是真心拥护大隋,萧布衣这次得以功成,让两部落不起冲突,功劳实在不差于戍边的大将。”

    众人默然起来,才知道这个裴蕴是先抑后扬罢了。

    杨广眯缝起眼睛,嘴角一丝微笑,手指轻扣桌案,颇为满意。

    “萧布衣来到东都,以他的功绩,就算封个银青光禄大夫地散官都是不足为过。”裴蕴见到杨广微微皱眉,含笑道:“可圣上只怕他草民出身,蓦然官至六品,难免不居功自傲,反倒坏了可敦举荐地苦心。圣上让他当个校书郎的小官,不过是磨磨他的锐气,圣上地良苦用心,只怕少有人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杨广心中大悦,无法压抑,浮上了脸皮。群臣都是嘀咕,心道你当我们都是傻子不成?萧布衣是你们举荐,如今朝廷内斗,李阀宇文家还有形形色色的都是对他忌惮,这才对圣上施压,做了个校书郎而已,你这么一说,反倒变成了圣上的良苦用心了。只是见到圣上颇为满意,都知道这个时候触动圣上的逆鳞,实在是傻子才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杨广到底是否这般心意,都是无人追究,裴蕴又继续道:“萧布衣身为小小的校书郎,却是绝无怨言,兢兢业业,甚至奇巧构思,发明了雕版印刷术。此法一成,我只怕全天下的读书人都要盛赞圣上的英明所在,圣上的深意也能流芳千载,万年称颂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搞不懂为什么自己发明了雕版印刷术,流芳的却是圣

    “校书郎发明了雕版印刷,一样地居功不傲,四方馆急辨,智答外使,看似小事,可在我等看来。却是扬威海外的大事。圣上一直都说。日月所照。风雨所沾,孰非隋臣,志向远大蛮夷却是不知,这次外使回转,多半都是心生敬意,向四海宣传圣上的威名。可以说是四方馆一事,校书郎为我大隋挣得了体面和威严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没有威严。只有汗颜,裴蕴继续道:“群臣都以为这次殿试考核后,以萧布衣骑射一等,文采二等,武艺三等封为个郎将极为不妥,可却不知道考核早在几个月前就已进行,如今校书郎样样出色,忠君之心可照天日。我却认为。这个郎将一职都是有些屈才的。”

    群臣面面相觑,却是不好多说什么,如今圣上。皇后,可敦,裴阀都是要给萧布衣要官,这种威势之下,只怕就算李阀宇文家都是难以阻挡的。

    “那依照裴爱卿所言,这萧布衣做个什么官较为合适?”杨广问道。

    裴蕴恭敬道:“老臣听说萧布衣此人扬名仆骨,最重要的一点却是他驯服了龙马,被当地草原人尊为马神。根据老臣的默默观察,萧布衣此人养马驯马都是颇有经验,如今太仆少卿一职正有空闲,依微臣所见,萧布衣功劳赫赫,封赏萧布衣是一个目的,量才使用却才是圣上英明地地方。太仆少卿本是掌舆马畜牧之事,萧布衣正合此职位要求,微臣斗胆揣摩圣意,觉得这个太仆少卿地职位才是圣上想要封赏给校书郎地真正职位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一落,宇文述脸色铁青,群臣肃然,都道宇文化及才被削职为民,你裴蕴为萧布衣求太仆少卿一职,可算是明里和他作对,这下子涉及到门阀之争,倒是无人发表反对和赞同的意见。

    只是太仆少卿官从四品,比起郎将还要高出一位,萧布衣以九品之职,遽然升到从四品,连升九级,若能成事,那可算是大隋前所未有的壮观场面。

    杨广斜睨着宇文述,心中也有些犹豫,裴蕴的这番马屁拍的他心中大悦,何况封萧布衣个官做那是大势所趋,只是官职大小的事情了。就算是他都觉得,这小子有时候说话不知轻重,可有时候说话又是极为的说到他地心里,让他颇有知己之感,但是宇文述也算是老臣,和自己关系很好,太仆少卿一职对萧布衣而言,目前已经算是极点,可若是赏给萧布衣的话,因为宇文化及的缘故,宇文述多半不会高兴的。

    他高高在上,却是极为寂寞,所有的政事大业都是他亲力亲为,所有的臣下不过是添砖加瓦而已。他不觉得任何人的想法能高过于他,不然他也不会当着群臣说什么,若论文采考核,他也是应为天子的。可就是因为这样,所有地人给他建议在他眼中都是和他对着干,不足一提或者是远见有限,他开运河,雄心勃勃,好家伙,一帮人都说他是劳民伤财,无人称颂,他修长城,无数人竭力反对,为此他都斩了那个太常卿高颖,他所作所为只为天下,可天下竟然没一人能够懂他。世上成大业之君王,哪个地丰功伟绩不是建立在百姓的付出上,秦始皇若不死人,如何能建长城,汉武帝征伐匈奴,死的人又比自己少地了多少?历史就是君王的战绩,百姓的枯骨而已,他多次减免赋税已经足够的恩赐,哪里管的上许多。萧布衣说出他的心思,说中了他的心思,说明了他的心思,这个萧布衣,任何功劳都不如知道他心意的功劳巨大。他当然还没有听到萧布衣的一将功成万骨枯,不然多半更是引为知己。

    宇文述不高兴也就不高兴了,皇后一辈子为自己,数十年如一日,没有求过什么,这次终于求了自己一次,自己焉能不让她满意开心?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杨广望向了李浑道:“申明公,你觉得裴卿家说的如何?”

    此刻的他早就定下了主意,无论是谁反对,都是不给面子,老子贵为天子,难道封别人个官都要听你们啰?我让你们兼吏部尚书一职,升迁任免,可天下老子最大,问你们是给你们面子而已。他问申明公是大有深意,知道李阀裴阀不和,这个申明公多半会反对,好的,你要是反对,老子就削你的面子,让你们知道谁才是天子,宇文述和申明公虽然都是反对裴阀,却是不和,见到自己削了申明公的面子,想必心中会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不出杨广所料,李浑椅子上施礼道:“回圣上,老臣以为,裴御史说的有些不妥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