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一三七节 无忧有忧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环叫小月,她见过萧布衣,她第一次见到萧布衣的时不过是个校书郎,很谦逊的样子,可她还是看不上萧布衣,只是因为萧布衣破坏了她们的计划。她借乘黄令的错处,本来想给萧布衣个下马威,没想到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,她还没有给萧布衣脸色看的时候,萧布衣倒先给她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萧布衣笑的时候,人显的很帅,让人如沐春风,可是他要是扳起脸来,小月见了竟有点心寒,不想折了威风,小月道:“你神气什么,你以前不就是个校书郎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以前的确是校书郎,不过现在升为太仆少卿倒是圣上钦点,不知道你可有不满?”萧布衣不咸不淡的问。

    小月又是凝滞,脸涨的有些红,那面的公主却已经说道:“小月,不得无礼。”小月眼珠一转,突然‘噗嗤’一笑道:“萧少卿,我方才是给你开个玩笑,希望你大人有大量,不要见怪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萧布衣笑道:“那我方才也是开个玩笑,小月姑娘也请不要见怪才好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虽然在笑,小月却从他眼中发现不了一丝笑意,心寒之下,倒不敢多嘴,只是回手指道:“公主摔的不轻,你就算是少卿……”她话未说完,人却愣在了那里,公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盈盈站了起来,款款向萧布衣这个方向走过来。小月摸了下脑袋,高声道:“公主。你方才扭了脚,千万不要乱动,御医很快就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小伤,不妨事地。”公主双眸如水,含义万千,“上次萧少卿仗义出手,我还没有谢谢,这次再见。总是要说一声谢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施礼道:“微臣上次不过是举手之劳。不能擒拿刺客。倒是汗颜。”

    他说刺客两字的时候,发现公主垂下头来,半晌才道:“刺客是谁,萧少卿可有了眉目?”

    萧布衣摇头笑道:“微臣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,这查贼办案的事情,不归太仆寺管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公主舒了口气道:“那实在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轻声细语。乘黄令也放弃了堆雪人,他失误惊马惊吓了无忧公主,心中惶恐,小月说愿罚的话就堆个雪人让公主开心,他没有多想,却不知道此事惊动了太仆少卿,更是惶恐。悄悄的走到刘江源身边问,“少卿为什么会来?”

    刘江源苦着脸道:“小月姑娘吩咐的。她说少卿要是不来。你就是有杀头地罪名。”

    赵成鹏眉头紧皱,心中忐忑。

    萧布衣耳力精湛,早听到二人地对话。对无忧公主刻意找自己过来已经是心知肚明,却还是不动声色道:“公主不慎跌落马下,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大碍?乘黄令粗心大意,回去下官定要重重责罚地。”

    公主摇摇头,脸上罗珠玉叮当作响,“没什么大事,只是小月大惊小怪罢了,我有些闷,就让赵成鹏帮我堆个雪人,只是堆来堆去总不能让我满意。校书郎,不,应该说是萧少卿,你能帮我堆个雪人吗?”

    她吐气如兰,软语相求,双瞳剪水,只是望着萧布衣。

    四署令面面相觑,从没有想到过事情发展到这种程度,公主让堂堂的一个太仆少卿跑过来竟不过要堆个雪人,可这条件看起来也简单,只以为萧布衣堆个雪人就好,大家皆大欢喜,没有想到萧布衣施礼道:“回公主,这个微臣恕难从命。”

    小月双眉一竖,“萧布衣,公主看得起你让你堆个雪人,我没有资格说你,难道堂堂公主也没有资格?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月,不得无礼。”公主挥手止住小月的下文,只是盯着萧布衣道:“少卿,不知道你能否给我个拒绝的理由?”

    “回公主,在下职责所在,是为圣上养马驯马,培养出天下一等一的马匹。”萧布衣微笑道:“微臣食君俸禄,不敢说与君分忧,却也只想兢兢业业就好。公主可让我帮助驯马,可却不能让我去堆雪人,这并非微臣的职责所在,所以微臣恕难从命。”

    小月哼了一声,“驯马驯马,你们驯马很好吗,为什么公主会跌下来?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微皱眉,只说道:“乘黄令失职,还请公主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说可以帮我驯马,”公主并不介意萧布衣的拒绝,淡淡道:“那我现在想骑马了,不知道少卿可否教我骑马?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愕,“臣本粗人,沗为太仆少卿一职,教人骑马并非所长,不由让乘黄令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如让乘黄令摔死公主好了。”小月大声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皱眉,“既然公主不信任乘黄令,那车府令也是精通驭马……”

    “车府令?”小月冷笑道:“看来萧大人也是不懂规矩地,这车府令只负责王公之下的驭马事宜,你让他教公主驯马,可是看不起公主吗?”

    萧布衣不理小月,只是望着公主道:“那倒是微臣的失察,微臣初次上任,难免有规矩不懂,还请公主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公主摇头道:“不知者不怪,少卿做到今日这种程度,其余已经远出我的意料。只是这里好像除了你,没有谁有资格教我乘马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本来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和李渊一个档次了,他掌大旗,自己抢过弼马温的马鞭,一路扬鞭

    大是光明,哪里想到还要教人乘马,“既然如此,微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恭敬不如从命?”公主喃喃念了遍,微笑了下,也不知道笑的什么。

    萧布衣却是走到雪地红马的旁边,上下打量了红马下。发现难得地神俊,暗道乘黄令眼光不差,给公主送地马儿很不错,过几年要是天下大乱地话,这些人在别人眼中算不得什么,可对他萧布衣而言绝对是个人才,以后倒要想办法拉拢这四个手下,为将来着想。

    他寻思的功夫。目光从马颈上一划而过。微微皱眉。却已经把马儿牵了过来,四下望了眼,乘黄令早知道他的意思,奔出去就要去取马凳。公主当然不能独自上马,要踩马凳才能上马,然后就是手下牵着马溜着,这教乘马如果不出事。倒算不上什么辛苦活。

    公主不等马凳过来,只是伸出手来,轻声道:“萧少卿,请扶我上马。”

    乘黄令止住脚步,其余地三令一丞都是面面相觑,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公主千金之体,虽是教她乘马,可不要说扶。就是手都不能碰一下的。这也是宫中的规矩。可公主主动伸出手来,那萧布衣倒是不能拒绝。只是看公主地意思,好像对少卿大有好感?不过这也难怪。公主深宫独处,少卿英俊权重,说不定公主有意少卿也是说不定地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公主伸手过来,也有些诧异,公主玉腕胜雪,指若春葱,搭上地时候只觉得触手冰凉,却是柔若无骨,让人心中不由一荡。萧布衣却是低声道:“公主小心。”他手上一用力,以手轻托公主腰部,已经把她送到了马上,举重若轻。

    公主只觉得一宽厚温暖的手掌握住自己的小手,转瞬一股大力传来,人如腾云驾雾般飞起,不等惊呼,已经坐在马上,却见到萧布衣已经牵马缓行,一时间不由心中暖洋洋的一片。

    这种场景她不知道多少次梦中经历,却没有想到牵马的男人却是萧布衣。当初刺杀李柱国的时候,才见到他的一面,只觉得此人武功高强,这次见其面容,望其项背,才觉得此人亦是潇洒不羁。不知道何故,凝望萧布衣地背景,公主微微心酸,神色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萧布衣牵马缓行,绕着后花园转个大圈,这里虽然人不算多,可是花圈颇大,萧布衣行到一假山处,突然心中一凛,只觉得手中缰绳发紧,红马长嘶一声,竟要人立而起。

    ‘哎呦’公主高喊了声,已经要从马背上滚了下来,萧布衣应变极快,低喝一声,反身一掌压住了马儿的脖颈,马儿人立而起,力道十足,却被他硬生生的压住了起势,萧布衣身形一晃,已经拉住了公主的手臂。

    公主人在马上晃了下,稳住了身子,眼中有些诧异,拍拍胸口娇声道:“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双眸只是盯着公主道:“公主受惊了。”

    远方的四署令见到又是惊马,一颗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,就要冲过来,见到萧布衣居然能止住惊马,都是停下了脚步,心中对这个太仆少卿可算钦佩到了十分。让萧布衣来太仆寺,不是老天没眼,而是圣上英明,量才使用。

    “好在没事。”公主马上道:“萧少卿,你的本事比乘黄令还好呢,偏偏说什么不精马术,可是不想帮我吗?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责怪,可口气却是小女孩撒娇一般,眼中满是笑意。男儿落到如此温柔乡中,难免不心旌神摇,萧布衣却是冷的和冰一眼,目光又从马颈扫过去。

    “少卿,你怎么了?”公主吃吃问道,眼中有了不解。

    “微臣没有乘黄令地本事。”萧布衣终于道:“可是微臣想必也有乘黄令一样地疑惑,公主,有句话不知道下官该问不该问?”

    公主笑容敛去,轻声道:“不知道少卿要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微臣虽没有什么大才,却自认做事认真,兢兢业业,”萧布衣嘴角露出迷人的微笑,眼中却是寒光闪现,“乘黄令和微臣想必是一样,都是专心教公主骑马,却不知道我们哪里得罪了公主,要公主刻意为难的?”

    公主轻垂眼帘,低声道:“少卿在说什么,我怎么不清楚?”

    萧布衣嘴角冷笑,声音却还是平静,“马儿是好地,驯马的人也是好的,这马儿一天两惊,很是出乎别人的意料。谁都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,微臣其实也是不知的。只是微臣眼神好一些,方才见到这马儿地鬃毛上有了点血迹。”

    公主并不抬头,轻‘哦’了一声,“好好的马儿,鬃毛上怎么会有血呢?”萧布衣微笑有了讥诮:“微臣对这个也很疑惑,这马儿要是乘黄令牵来的,为示恭敬,肯定早把马儿洗刷的干干净净。这么说。马儿身上的血是后来带的。”

    “少卿想说什么?”公主终于抬起头来。少了柔情,多了冷漠。

    “我想现在公主的手里还是应该有根银针的。”萧布衣目光闪烁,“公主在乘黄令和微臣前面牵马地时候,用针刺马儿,马儿疼痛,这才惊起,这滴血就是方才公主用针刺出来地。这银针我已经见到公主藏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伸手在马儿地鬃毛上掠过,手掌平伸,指尖殷红一点,冷冷道:“微臣不解,还请公主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

    吗?”公主冷冷的问,凝望着萧布衣。

    萧布衣也是凝望着公主的双眸,并不闪躲,“公主千金之体。高高在上。当然不需要向我解释,只是微臣想要告诉公主的事,公主对微臣有什么不满。大可直说,再要刺马儿的事情大可不必做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目光一对,都看出彼此的敌意,公主凝望萧布衣良久,这才摊开手掌,露出一根银针,手掌微微倾斜,银针已经落入雪地,转瞬不见,“少卿目光如矩,我今日总算见识了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过奖。”公主不说,萧布衣却在想着公主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我累了,回转吧。”公主意兴阑珊,挥挥手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,牵马回转,扶公主下马后,这才说道:“公主,今日天已晚了,若是公主还有骑马地兴致,以后再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公主点点头,并不多话,小月有了诧异,却也不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萧布衣又是使了个眼色,典牧令早早的拎着礼盒上来,萧布衣道:“公主,今日赵成鹏粗心大意,让公主受惊,好在公主宽宏大量,这点礼物算是太仆寺上下的歉意,还请收下。”

    小月毫不客气的收了过来,有些高兴,萧布衣却是施礼道:“公主如无他事,少卿告辞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公主并不说话,带着手下离开,只是要离开后花园的时候,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,只见到公主还是立在那里,白衣胜雪,却比雪花还是飘忽难以琢磨。

    “公主,他们走了,回去吧,别冻坏了身子。”小月拿着礼盒,打开看了眼,有些惊喜道:“公主,这里有你喜欢吃的果脯,不知道太仆寺有多久没有送了,今日的这个萧布衣总算还知道人情世故。”

    公主不望果脯,只是缓步的走回道宫殿,落寞地坐了下来,问了句,“小月,要过年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小月偷嘴吃了口,突然想起了什么,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过年了,就要开春了,”公主眼中终于露出焦急之色,“开春了,雪化了,我就要嫁去突厥了,小月,我不想嫁去突厥,你一定要帮我想个办法才好。”

    小月被口中地果脯差点噎的喘不过气来,“公主,我也不想你去突厥呀,你要是去了,我不也要去的?我听说那里野蛮非常,女人通常不止一个丈夫,老子死了,儿子娶老子地女人,兄弟死了,女人也要被别人要过去,和货物一样,想想都怕的。”

    公主眼中满是无奈,“我不去,我不想去,我也不能去突厥,小月,你再想想还有别的方法没有?”

    小月好不容易把果脯咽下去,“公主,还有什么办法,圣上发话了,没有谁能反抗的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李敏那个老贼,”公主愤怒的一拍桌子,茶杯乱响,“他儿子不学无术,偏偏要向父皇来提亲,我拒绝了他,他们就怀恨在心,向父皇说我的坏话,要把我嫁到突厥去。父皇现在除了大业,什么都不想,居然听信了他们的话,如今李敏的儿子死了,也算是报应。只是报应应该给他们,为什么要让我无辜的受到牵连?”

    小月轻轻的坐到了公主的身边,没有了笑容,满是哀愁,“公主,岳平好在回转了,只是重伤在身,再行刺那个老贼是不行了。今日本来说好了,要惊马受伤要挟萧布衣,让他给你想个方法,你为什么中途而废,浪费了我们苦心的算计?”

    “他发现了我们的计策。”公主无奈道:“我只怕要挟不成反倒多了个敌人。这人极为聪明,我们骗不过他。”

    小月撅着嘴,“他这么聪明,却是冷血,公主你这么对他软语相求,他竟然对你无动于衷,瞎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算嫁个瞎子瘸子,我也不会不去突厥,如果真的要我去突厥,我毋宁死!”公主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    小月眼珠一转,哑然失笑道:“如果公主连瞎子瘸子都肯嫁的话,我倒有个好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方法?”公主急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萧布衣尚未娶亲,而且目前极为受到圣上和皇后的器重。”小月笑道:“公主要是嫁给他了,自然不用去突厥和亲了。”

    公主一呆,“嫁给他,怎么嫁给他?”说到这里的她有些脸红,想到了萧布衣扶自己上马的情形,耳根发热,小月却是叹息一口气,“公主,我看你是急傻了,离开春还有几个月,只要我们好好想个办法,嫁人不比杀人,总是容易一些的。”

    公主垂下头来,只是在想,嫁给萧布衣,比起去突厥来,好像也是个不错的主意!

    --

    ps:限,墨武拼了老命爆发继续求票,朋友们,麻烦点时间,看到这里再砸上点推荐票吧,多谢。

    以下广告时间:

    一个现代武林“小”家族人士的穿越,附身在一个贫苦懦弱的贵族孤儿!

    以内力来激发异世魔晶武器,以毒药刺激来修炼内力。

    王者即无双,孤独傲天下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