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一三八节 借壳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布衣才回转到客栈的时候,就听到里面大呼小叫,十着自己的房间前,客商都是远远的看着热闹,指指点点。萧布衣几乎以为历山飞躲在自己的屋子里面,走过来一看才知道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一人斯斯文文,身材中等,见到萧布衣走来,拨开众人上前施礼道:“萧大人,属下典厩丞赵凌晓,知晓大人目前还住在客栈,实在是属下的疏忽,现特请大人去太仆府居住。这些兵士是属下带来的,只是看大人有什么东西要搬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他们动作倒是麻利,主动为自己解决居住问题,住什么太仆府想必比客栈要强了很多,杨得志和胖槐都是面面相觑,多半也没有想到萧布衣贩马贩到了太仆府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东西要搬的,带我们去就好,”萧布衣瞥了眼杨得志和胖槐,“我多带两个人去住应该不是问题吧?”

    赵凌晓含笑道:“大人说笑了,太仆府是大人居住的地方,随便你的安排,属下怎好过问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进客栈收拾了东西,他行李简单,杨得志胖槐带的也不多,几人在十数个护卫的保护下浩浩荡荡的开拔,太仆府在履顺坊,和李靖办公地方思恭坊相邻,倒也方便。

    进了履顺坊,太仆府虽没有裴宅的豪阔,却也绝对不小,整个太仆府画梁雕栋,飞檐翘角,豪奢异常,和李靖在寻善坊的大宅无论从规模和气魄上。都是没有什么可比性,因为一比地话李靖那里只能算是个窝,而这里才算是人住的地方。李靖熬了十年,不过是清贫的员外郎,萧布衣来了几个月,已经官至从四品,福利待遇都是差的太多,萧布衣想到这里的时候。不知道该哭还是要笑。

    太仆府有湖有山。有绣有松。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,外景都是毫不逊色,可太仆府就是没人。整个太仆府空空荡荡,每个房间除了必备生活用品外,可以说是异常简陋。

    赵凌晓偷偷的望着萧布衣,多少有些尴尬道:“萧大人,这里的东西前几日都被搬空了。属下也是不敢阻拦,不过大人放心,大人需要什么,只管吩咐我就是,搬走了也好,说不定大人对以前的东西也不会中意地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宇文化及余毒未清,多半知道自己当了太仆少卿,这才气势汹汹地搬走了这里地一切。宇文化及现在虽然是削职为民。但也不是赵凌晓能够阻挡的。

    拍拍赵凌晓肩头,萧布衣微笑道:“这已经准备的很好,辛苦兄弟们了。”随手掏出锭银子给了赵凌晓。“买什么倒是不用,今晚我还有事,不能请你们喝酒,麻烦你带这些兄弟们喝口酒去,暖暖身子。”

    十数个兵士站在空荡荡的大厅中都是尴尬,见到银子后轰然谢过,脸上满是兴奋,觉得大人不错。赵凌晓接过银子,诧异十分,从来没有想到这个大人如此豪爽。宇文化及也很富有,可是吝啬的要死,这等闲事做下来,不要说赏钱,不满意那是非打即骂的,钱不少,眼前这个大人的心意又很是让人感动,“萧大人,我们这都是份内地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了起来,“无论做什么,只要跟着我,做的好了,吃亏占便宜不用算的那么清楚。”

    赵凌晓感动的带着兵士离开,却还是留着两个兵士守着太仆府,有事传达,不然太不体面,萧布衣却和杨得志胖槐游览下了太仆府,走了炷香的功夫竟然没有看完,可见宅邸之大。

    胖槐走的脚累,进了一厢房已经一屁股坐了下来,嚷嚷道:“,不看了不看了,有时间再说看。老子头一回住这么豪阔的地方,可要好好地享受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享受?”杨得志问。

    “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,房间却最少有三十间还多,一人住十间不成问题吧?”胖槐很有占有地欲望。

    杨得志看了他一眼道:“我住一间就好,为了省钱住客栈和你一间,听胡噜都累,今晚总算可以睡个好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九间分给我。”胖槐憧憬道:“我一人住个十九间的房子,今夜可要好好地爽一爽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怎么住十九间房子?”萧布衣问道:“难道把你大卸十九块,一个房间里放上一块?”

    “少当家你真的够恶毒,我没有得罪你吧?”胖槐大为不满,“我虽然不聪明,也不会蠢成那样,我准备上半夜睡一间房间,下半夜再去睡一间房间,另外十七间出租赚点开销,咱没有少当家的能力,做不了太仆少卿,做个店老板不也很威风?”

    “秀逗,看你这点出息,不知道你在享受还是在遭罪。”杨得志做个鄙夷的手势,“布衣,和你说点正经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我说的就不正经一样。”胖槐嘟囓句,还是安静了下来,萧布衣倒是知道杨得志不会无的放矢,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布衣,还记得你当初的贩马理论吗?”杨得志问。

    萧

    头,“当然记得,只是有时候,我发觉想是一回事,另外一回事。”他说的深有感触,当初在山上侃侃而谈的萧布衣和现在比起来,又显得幼稚了很多。

    杨得志笑道:“你当初说贩马的马源,市场都是我们需要考虑的因素,其实你已经做的很好了。你是草原的马神,还是大隋的太仆少卿,以你这种身份贩马之便利,我只怕大隋都找不出第二人来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道:“莫风在草原也有些时日,只要稳扎稳打的话,我想只要开春过后,草原的马源不会是什么问题,我们不要把所有地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面。山寨是一个据点,更大的据点却在草原,如果养马的据点能在草原族落再铺开的话,过几年天下大乱,我们只等着收获个盆满钵满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天下总是不乱呢。”胖槐嘟囓道:“我在马邑听说中原已经烽烟四起,可到了东都一看,还他娘的歌舞升平,一点乱的迹象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三人说起大逆不道之言。倒是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杨得志摇头道:“乱和不乱。恐怕只在杨广的一念之间。但这个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,不过现在马源已经不愁,需要考虑地是我们把马儿卖给谁。”

    “卖给谁?”胖槐看白痴一样地看着杨得志,“当然是卖给反王了,这还用讨论?我知道山东地王薄,瓦岗的翟让,江淮的杜伏威。齐郡的卢明月现在肯定都是缺马的,如果我们有马,卖给他们抢都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杨得志也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胖槐,“那我只怕你卖不了多少,脑袋就要一块卖了。布衣现在是少卿,众目睽睽,你以为他把马儿卖给反王,杨广会让?”

    胖槐愣住。“那怎么办。马儿卖不出去,难道要烂在手上?”

    “除了反王,当然还有别人需要马儿的。”萧布衣笑了起来。“那就是想反之人,我只怕薛举,梁子玄,刘武周之流天高皇帝远,恐怕早就有反意,说不定也在暗地里招兵买马。这种路子也是危险,现在不妨早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杨得志露出赞赏之色,“布衣说地不错,不过这也是大有危险。因为你如果和他们勾结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杨得志说的时候脸上有些好笑,胖槐果然纠正道:“词不达意,我们应该说是合作才是。”杨得志点头称是,“对,如果我们和反王,或者想要造反的合作的话,也有很大的风险,首先我们要是一合作,肯定就是和他们一条船上,无论薛举,梁子玄,还是刘武周,都说不准会反叛,至于能否成行那就是只有天知道了。布衣要是和他们合作,被人告密的话,我想脑袋说不准,这个位置也是坐不长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,知道杨得志心思缜密,说地大有道理,又想到杨得志不知道天下到底如何,他却知道老李会成功,可是这老小子到现在还是韬光养晦,感觉自己反了老李都够呛会反,想卖给他也得他买才行啊。他现在不但没有抱住了李渊地大腿,反倒把他女婿踩了一脚,也不知道他们会否怀恨在心?

    “你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的,那我们怎么办?”胖槐问道。

    杨得志抑郁的脸上有了狡黠地笑,“我的马儿倒有买家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?”萧布衣都是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杨得志笑道:“卖给朝廷。”

    胖槐还是茫然的时候,萧布衣拍案叫绝道:“得志说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的?”胖槐还是摸不到头脑。

    杨得志很是高兴萧布衣猜出了自己的心思,解释道:“我们不着急把马儿卖给反王反臣,目前只需要去找一家马贩子,有官方许可,以后布衣可以利用官方的身份对各地贡马压价,只取一家,而我们只需要和那家达成合作的关系,抽取他们的获利,或者以他们的名义夹杂我们的马匹,这样借壳壮大,马源不用发愁,过几年无论反或不反,我们都是稳中求胜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赞赏道:“得志这招借壳计果然高明,不过要谈好一家,能和我们精诚合作的不算容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杨得志点头,“布衣,所以我准备这段时间去江南一趟,你肯定在京城不能抽身,我看看是否会有门路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门路?得志,我发现你小子总有自己的道,说出来听听。”胖槐问道。

    杨得志摇摇头,“我也没有太大的把握,只是看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杨得志既然提议,就有了他的打算,他不说出来,可能是心中没底的缘故,可对于出生入死的几个兄弟,他没有理由不信任。牧场发展远大,着手下来有很多地方都要考虑,本来觉得前途茫茫,杨得志突然想出个主意,萧布衣倒是觉得豁然开朗。“对了,马行空这个人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杨得志凝眉道:“马行空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萧布衣得到答案,点头道:“你不认识就好,既然我们要搞垄断,就要

    玩玩,大家都和马行空没有交情,我就贪上一把,从了。”

    杨得志会心的笑。明白萧布衣的用意。那就是以贪官之名。抑制一些马场的发展,争取市场,虽然做不到这全天下只有他们一家贩马,可少几家总是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二人又是聊了会儿,都是同时的止住了话题,扭头向一旁看过去。房间突然静了下来,胖槐倒是吓了一跳。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萧布衣却是身形一闪,已经窜出了房门,两兄弟紧跟不舍,见到萧布衣已经站到一个房间门前,双眉紧锁。

    ‘咚’的一声响从房门内传了过来,守卫的兵士不会随意住到太仆府里面,诺大地太仆府只有这三人存在,这个房间内怎么会有声音?

    这时候天色已暗。又是‘咚’地一声响。‘鬼呀’胖槐哇地一声叫了起来,杨得志怒瞪他一眼,心道有鬼也要被你吓走的。

    萧布衣居然敲敲房门道:“不知道何人在此。可容我进来一叙?”

    胖槐心中恐惧,又觉得好笑,只觉得里面说不定是只老鼠,房门却是‘咯吱’一声响,胖槐吓的连连后退,一个比老鼠好看不了多少的脸露了出来问,“萧大人最近有空了吗,要找我聊什么?”

    萧布衣愣住,房间里面竟然是贝培,“贝兄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能在这里?”贝培黑着脸,“我和萧大人出生入死,并肩御敌,现在萧大人官运亨通,位及四品,又是大宅,又是美女,贝培却是只能在客栈栖息,盘缠用尽,如今暂且在太仆府住几天,不知道萧大人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萧布衣连连点头,“贝兄大可来住,这里房子极大,我正嫌寂寞一些。”

    胖槐等到了和萧布衣远离贝培后才道:“太不像话了,布衣,这人真的没有规矩,要不是你拉着我,我真的想让他知道什么是谦逊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出塞,也就没有见过贝培,可听杨得志说过,这次见到,感觉说不出的讨厌,当然还有点怕。

    萧布衣看看自己地双手,喃喃自语道:“我方才好像没有拉人,得志,你见到我劝阻谁了吗?”

    杨得志摇头,“我只感觉有人在我身后发抖,只怕别人射出冷箭来。”

    胖槐有些脸红,感觉到贝培在这里,他不要说睡几十间房子,就是睡一间都是不安生的,“少当家,我觉得他来这里,就是想要监视你的,裴茗翠对你不放心,知道你不地道想要造反。不如我们齐心把他赶走,你说如何?”

    萧布衣打了个哈欠,“这里房子也多,他和我没有什么利害冲突,我那么起劲做什么,很晚了,洗洗睡吧。”

    胖槐慌忙叫道:“少当家,你这怎么连个丫环都没有,你这么有钱,明天买几个丫环吧?”

    ‘砰’的一声门响,萧布衣懒得回答,关门接客。胖槐心有不甘,“得志,你说说少当家,都是四品的官了,丫环都没有一个,也太寒酸了点了吧?”

    见到杨得志无语要走,胖槐只能退而求其次,大声道:“得志,今晚我们扮作鬼去吓吓那小子如何?我觉得他对少当家不怀好意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”的又是一声门响,杨得志也是带上了房门,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胖槐嘟囓句,“无胆鼠辈,都不敢得罪人,看我今晚去把他吓走。”一阵冷风传过来,胖槐只觉得脖子后有些发冷,回头望过去,只见到一双黝黑的眼睛幽幽的望着自己,不由一声惨叫道:“我地妈呀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第二天早上顾不得给胖槐去请神医,只让杨得志照顾他一下,胖槐被贝培地一双眼睛吓的不轻,第二天死活不敢出门,只说自己发烧。萧布衣径直的到了衙署,屁股还没有坐稳,乘黄令就走了进来,“萧大人,张须陀大人帐下地秦叔宝程咬金求见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他们尽心尽责,见过皇上后肯定会来请调马匹,今日早早的来到这里就是在等他们,“请他们进来。”随手翻了下手上的档案,萧布衣寻思着,如今军马的供给江南就有近十家,一家家的找毛病也不容易,现在京城备用的马儿八千多匹,如今烽烟四起,张须陀剿匪缺马,倒不是地方供给不利,而且路上多有被抢,这么说强悍的防护也是必不可少。自己现在虽有山寨后应,不过百来口人,可用之人不过几十,还都是留在牧场护卫,自己老哥一个白手打天下,就算不造反,也要培养自己的势力,乱世之中,就算自保也要有足够的战斗力,可这人不和马儿一样,又去哪里去找?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