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一四八节 马屁专家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布衣想过天书的千百种可能来由,可是他还是没有想霸居然说天书是他写的。

    天书的怪异之处萧布衣当然想过,虬髯客当初说张角宣传反对剥削,均贫富等理念的时候,他就觉得张角这个人的见解很现代,虬髯客说及张角事迹的时候,他又觉得这个张角很神秘。等到李玄霸说什么天书是张角用简体字写的时候,他真觉得这个张角很让人闹心。

    都说是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,可他现在发现是前人造孽,后人遭殃。

    种种原因下,他不能让人知道他是穿越过来的事实,可他没有想到张角这个事实想要遮掩都遮掩不住,现在张角和天书在李玄霸眼中当然还是不可思议,颇费思量,可在他萧布衣眼中看来,已经很好解释。

    张角在萧布衣眼中,算是个不成功的穿越人士,但是人家虽不成功,却比自己可要强上太多,自己不过是会点马术,历史是一知半解。可根据他的了解,张角最少会医术,懂历史,可能还会兵法,懂得现代作战之法,张角的医术在那个时代人眼中,只要稍加掩盖,就可以看成是巫术,至于他的历史嘛,那在旁人的眼中就是神秘莫测的纬之术,当然后人的历史和真实发展的有很大区别,但是只要张角聪明些,假装预测出一两样的变化,那在百姓眼中,就是了不起的成就。他还利用现代的民主思想来影响贫困百姓跟随,利用这三样制造神秘。揭竿而起,用意当然是拉拢百姓来争夺天下,可他还是失败了,根据虬髯客所说,他是病死地!萧布衣想到这里的时候,只想着要抓紧时间认识老孙,这个有病要看,而且拖不得。

    张角失败了无所谓。那毕竟离萧布衣太过遥远。同是天涯穿越人。相识不用太龟毛,萧布衣闹心的是,这个张角居然把他知道的历史又用天书的形式写了下来,而且用的是简体字。这也怪不得后人觉得天书难懂,一知半解,搞了良久才出来一两个预言,只是因为繁体简体说的简单。可是古人今人看待就是不同,今人看待易,古人猜测难。只举一个‘时’字为例,现代人简体就是形符为日,声符为寸,简单是简单了,但是古人造字的涵义全没有了。古人时字形符和现代相同,声符却是为寺。日地解释当然明确。就是太阳,这就说明时和太阳运转有关,而寺在古语中地解释是。廷也,有法度者也。太阳运转地法度就是时,而且和太阳离土地的尺度有关!太阳运动,才有春夏秋冬四时。简简单单一个繁体的時字,实在是包含了古人太多的智慧和对世界的理解,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文字有如此的魅力!后代化繁为简地效果不好评测,可这简体字简单的到了古人的眼中,那真的是和天书一样的难以猜测。

    既然理解了天书,地势倒是不清楚,但那人命也好理解,无非记载的是某些人物传记之流,生卒年之类,让古代人一看很神秘,觉得通晓人的生死,这让萧布衣觉得哭笑不得。如果真的如他所猜测地一样,世人争夺地三书对他萧布衣而言,就是废纸两册,当然那个地势是什么,还值得他考虑,但是天书落在旁人的手上是不懂,落在能懂的人手上,如他萧布衣有了却是没用,世上难道还有比这还要滑稽地事情?

    “萧兄不说话,是否就代表了默认?”李玄霸自从说出这骇人的秘密后,就是一直观测萧布衣脸上的变化,他知道萧布衣的沉稳,可这次萧布衣的变化出乎他的意料。萧布衣先是诧异,后是发愣,然后是嘴角浮出常见的微笑道:“有时候我不说话,也代表不屑辩解的。我和张角差了几百年,你说我写的,可是咒我死吗?”

    “哦?”李玄霸目光灼灼,“如果不是萧兄所写,那萧兄何以解释自己写的字和天书所书一模一样?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天书的文字?”萧布衣问。

    李玄霸笑了笑,做了一件让萧布衣诧异的事情,他一掌拍碎了龟壳!

    萧布衣虽然对天书落在谁手并不关心,可见到李玄霸居然毁了龟壳第三还是忍不住的诧异,他不敢相信李玄霸对天书如此重视,居然轻易毁了龟壳。

    龟壳成了粉末状后,一件东西却露了出来,略带光芒,好像是一块薄钢板。

    李玄霸取出龟壳中的薄钢板道:“萧兄看看,这块钢板上的字体是否就和萧兄写的一样?”

    萧布衣内心诧异,却不能不佩服散放天书人的心机。谁要是龟壳在手,第一个念头就是寻齐四块,然后拼在一起研究天书的秘密,却有谁想到,原来秘密不在龟壳表面,而在龟壳里面,只是看着这块钢板之薄之韧,萧布衣又不由佩服古人的冶炼技术。

    伸手接过那块钢板,萧布衣只觉得甚轻,上面的确写着几个字,他看了眼,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李玄霸只是望着萧布衣,沉声道:“天书其实每到改朝换代之时必出,每出四龟壳只做一预言,东汉末年天书之语为‘代汉者,当涂高’。涂高本应魏字,魏,阙名也,当涂而高。可笑袁术自立为帝,只以为涂假途也,乃‘路’之意,他字中有路,以为自己才是真命天子,自取死路。北齐天书之谶语为‘阿那瑰终破你国’,是时茹茹主阿那瑰在塞北强盛,显祖忌之,每年征伐,却没想到亡齐者是属阿那胘云。如今天书又现,萧兄你既识得天书之字,却不知道预言是何,又做何解?”

    萧布衣丢钢板在桌上,淡淡道:“其实这字也不难猜,你既然知道了天书中当字写法。怎么会不知道这次预言的意思?你说改朝换代必出天书之语,可是认为大隋地江山有了危险吗?”

    他识得钢板上的字体,心中却想着自己手头的龟壳是否有钢板,如果有钢板的话,那上面又是写着什么?,

    李玄霸强笑道:“在下一时失言,想萧兄之豁达,定然不会记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道:“我是不会记在心上。只希望李兄也不要记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李玄霸知道他的意思。微笑道:“此事只有你我知道。我不过是好奇而已。”

    二人沉默片刻,还是李玄霸打破了沉寂,“我承认自己十分好奇,不如萧兄沉稳,玄霸斗胆问一句,这钢板上可是写着

    为天子六个字?”

    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饶是生平镇静。却还是握紧了拳头,萧布衣笑道:“李兄高明,我觉得好像也是这几个字的。原来李兄如此注重天书,却是因为李氏能做天子的关系,如此说来,这语说不定中在李兄地身上。”

    他说地玩笑,李玄霸拳头上却是青筋暴起,霍然抬头望向萧布衣。见到萧布衣地笑容。李玄霸松开双手,叹息一口气,“原来萧兄不过是玩笑之语。倒骇了我一跳。想我再活不过一年,这谶语当然不是说我的。”他说到这里的时候,手掌一紧,钢板竟然揉成一团疙瘩,完全看不出什么,他随手丢到了地上,苦笑道:“也请萧兄莫要把这句话说出去,我只怕万一说出去的话,依照圣上的性格,这天下不知道有多少姓李的要死于非命。”

    他随手一握,钢板成团,可见手力之威猛。萧布衣见状叹息一口气道:“好在此事只有你知我知,天知地知,看来姓李的躲过大难,要感谢你我才是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叹息,暗想如果这六个字真地是天书所说,过几年后定当神准,只是这次预言还是和以往一样,含含糊糊的让人无法肯定。李氏当为天子,可这天下姓李的有多少,就算有人怀疑到李敏,李浑,李密之流,也很少有人会想到掌大旗的李渊!

    李玄霸微笑敬茶道:“我也姓李,那我先谢谢萧兄了。”他放下茶杯的时候,叹息一声道:“其实我苦苦的找寻天书,只是想要找到人命一书,看看我自己的命运,只是和萧兄一席谈话后,才知道自己过于执着,这人命知或不知,都已经无关紧要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的意兴阑珊,萧布衣却知道李玄霸这人肯定早死,演义不足为信,但是正史这人也是一直默默无闻,以李元吉那种纨绔子弟都有记载,他是李渊地儿子,若有什么功劳地话,没可能不详细记载。

    “李兄……”萧布衣才要说声安慰的话来,房门一响,李建成门外道:“玄霸,我可方便进来?”

    李玄霸长身而起,打开房门道:“大哥,什么事?”李玄霸对李建成态度很是恭敬,李建成看了萧布衣一眼道:“萧兄,打扰你们真的惭愧,只是圣上有旨,新年要宣玄霸世民入宫晋见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着站起来,“既然如此,我就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连连抱歉,吩咐李玄霸去找李世民,自己要陪萧布衣出门,才走到李宅地大门处,见到李渊正陪着一人闲聊,那人见到萧布衣,高声道:“布衣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李渊见到萧布衣,没有了当初在李靖家的官威,居然送上了笑脸,“少卿何时来的,我怎么不知道?有失远迎,有失远迎,还请莫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李渊高颜皱面,这一笑起来,十足个老太太的样子,萧布衣含笑道:“李大人太过客气,我是应三公子的邀请过来,没来问候李大人,失礼失礼。”

    和李渊聊天的居然是黄舍人,当然是萧布衣的老相识,见到萧布衣过来,微笑道:“布衣,我正要去太仆府找你,圣上宣你入宫晋见,如此倒不用我跑去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对于这种宣召也是司空见惯,毕竟他现在也算是个四品官,皇亲国戚,过年见见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李渊一旁却是笑道:“少卿真的好机缘,我方才本想设宴请你,看来只有改日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只能和他客客气气。李玄霸和李世民早就准备妥当出来,李玄霸听说萧布衣也要入宫,只是说巧,李世民却是笑着走过来,抱拳道:“萧大人,上次武德殿我要抢你的功劳,无知之处,还请恕罪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没想到李世民主动服软。只是笑道:“过去地事情。不如就这么算了如何?”

    李世民虽和李玄霸同龄。看起来比李玄霸要小,人却比李玄霸长的要英俊太多,面白如玉,额头宽广,双眸黑白分明,神采飞扬,听到萧布衣说就这么算了。赞叹道:“都说萧大人气量宽宏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暗道,老子又没有损失什么,算了也无所谓,只求你们莫要给我穿小鞋就好。听到善纳谏的唐太宗都说自己气量宽宏,萧布衣难免也是得意,却没有忘形。“什么宽宏不宽宏的。要说真正的大度,那当属圣上,这不。百寮宴在即,还不是外使仰慕我大国之威,圣上的宽仁才来的?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称是,心中都道,此人厚颜至极,也是异数。

    萧布衣和李玄霸兄弟上了豪华马车扬长而去,李渊目送几人,等到消失不见才回转,拉住李建成的手来到一间房间,这才问道:“建成,玄霸为什么要找萧布衣?”

    李建成犹豫下,“我想是为了传说中地天书一事。”

    “荒唐。”李渊怒容满面,“圣上最近多疑,我几个月前说有病不敢见圣上,圣上就问我死了没有,他今日就找萧布衣问天书,可是怕我死地不够快吗?”

    “我倒觉得萧布衣此人真地不差,”李建成安慰李渊道:“爹,这人其实颇为中庸,我们只要不得罪他,他倒也不会踩我们上位。现在都说他当初在武德殿是让了冯郎将,他既然连冯郎将都不踩,我们李家和他无怨无仇,再加上如今势力低微,想必他不会找我们的麻烦。再说玄霸心思缜密,天书一事现在京都不知为何已经传开,既然玄霸向萧布衣问及天书一事,想必有他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无怨无仇?”李渊皱起眉头,重重的一击桌案,“世民无知,为柴绍的事情得罪了萧布衣,我一直在想办法补救。我和李靖素来不和,又因为要马儿的事情再次得罪萧布衣,萧布衣现在火的一塌糊涂,圣上,皇后,可敦和裴阀四股势力捧他,我怀疑他是裴阀捧出来地挡箭牌,专门用来对付那些旧阀之人,他不见得能对付那些根深蒂固之人,但我们两次得罪他,难免不让他拿我们开刀立威,这样一来,李家危矣。”

    “那父亲觉得应该怎么办?”李建成也是大皱眉头,他倒是觉得父亲太多忧心,只是在圣上眼皮底下呆上几年,不忧心也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“高士廉因为斛斯政的缘故,已经下了死牢,皇后也不说情,我只怕他是凶多吉少。”李渊本就

    相,皱眉苦脸和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子仿佛,“高士廉那我们就要小心,避免被牵连。我让世民和长孙无垢的婚事先缓缓就是看情形再说,没有想到又出来柴绍这事,你告诉采玉,这段时间远离柴绍,莫要走的太近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无奈点头道:“那,一切都听爹的主意!”

    萧布衣不知道自己害怕李氏父子地时候,李渊这个未来地唐高祖也在提防着他,而且怕的厉害,为他不惜拆散两段婚,坐在马车上,听着车声,望见李世民望着自己在笑,萧布衣忍不住问,“我脸上长了花?”

    “萧大人脸上倒没有花,我只想看看萧大人到底哪里与众不同,竟然能做出这么多惊天地的事情。世民不才,倒想跟随萧大人左右见见世面。”见到萧布衣喷饭地表情,李世民不解问道:“萧大人,世民哪里说错了?”

    萧布衣只是在想着,如果李世民跟着自己去贩马的话,那谁来当唐太宗呢?如果没有唐朝的话,那还会有以后的马术师吗?如果没有马术师穿越过来的话,那萧布衣是不是早就死了,也就没有如今的太仆少卿,那李世民跟谁呢?这个回环曲折想想都是让人头晕的事情,萧布衣索性不想。“二公子其实会有更好地发展,我想只要再等上一段时间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只以为萧布衣是托词,还要再说,李玄霸却道:“世民,萧大人说话每有深意,你要细心的体会,目前他只是让你暂时的等待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这样。”李世民有些失望。相对李玄霸的沉稳而言。他是多了一分活力。“萧大人,我听说你扬威仆骨,千军之下如入无人之境,世民总是在东都,还没有见过这种大场面,本来不信的,不然也不会让柴绍和你争。可是后来见到你武德殿拉得开六石的硬弓。轻易击败冯郎将,才知道所言不虚。不知道当初草原的时候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场面,都说突厥人凶猛非常,萧大人那个时候,可曾想过失手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什么都没有想过,脑海一片空白而已。”萧布衣微笑道:“能够擒得莫古德,侥幸地成分很大。”

    他是说地实情。李世民只以为他谦虚。李玄霸笑道:“投之亡地而后存,置之死地而后生多半就是萧大人当时地情形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恍然,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路行来。反倒是李世民说的多一些,以萧布衣的看法,这个李世民聪明活络,好动十分,尤其是精力十足,只不过眼下倒没有什么龙虎之姿,要说以后君临天下,恐怕他自己都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马车进了紫微城,行到福顺殿停了下来,萧布衣见到福顺两字,暗想杨广多半也要讨个吉利,他在大业五年之前顺风顺水的,之后就是百事不顺,这次新年招旧臣在福顺殿,难道是想借新年伊始重振旗鼓吗?

    三人入了福顺殿,都是不自觉的放轻了脚步,到了正殿之内,发现杨广和皇后都是高高在上坐着,一旁案几旁坐着宇文述和裴蕴,宇文述身后立着两人,其中的一个竟然是宇文化及,见到宇文述和宇文化及地时候,萧布衣心中咯噔下,知道这场见面不见得是好宴。

    福顺殿除了这几个人外,还有一人就坐在杨广的下手旁,自斟自饮,就算见到三人入殿,目光也不望过来一下。那人身着华服,堂堂的仪表,要说英俊的话,实在少有人及,只是此人看起来异常的孤傲,不但不给萧布衣三人面子,就算杨广都是不给面子的。

    萧布衣早非当初入东都的懵懂,这些天除了吃喝就是应酬,却也知道了太多京城复杂的关系。这些关系百姓看起来神秘,但是他已经打入了群臣内部,才知道很多事情早在朝臣中流传开了,只是心照不宣,不好明言而已。他知道这全天下如果有一人敢当面不给杨广面子地,也就是齐王杨暕了。杨广有三个儿子,大儿子元德太子早死,三儿子杨年纪尚幼,这个齐王杨暕是杨广地二儿子,自以为是帅哥,又是王位的继承人,嚣张跋扈,甚至都可以不把老爹放在眼中。后人都说杨广风流下流,大被同眠,美女万千,李渊也是个酒色之徒。可李渊这样的人,后来都有二十多个儿子,杨广这么风流地反倒只有三个儿子,倒也是很让人疑惑的事情。萧布衣私下也想过这种事情,得到两个结论,一个就是杨广生育能力不强,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杨广只忙着大业,都没有时间生儿子,至于到底是什么结论,那就是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杨暕,袁岚也告诉了萧布衣很多内幕,这小子如果用袁岚的话说,就是很不地道,远远比不上他老爹那时候的聪明。杨广为了皇位做戏了十数年,夹着尾巴做人,杨暕却觉得老大元德太子死了,皇位迟早是自己的,和老爹在一起的时候,向来不懂得维护老爹的权益,就算出去打猎,都是让手下把猎物往自己这赶,居然敢让老子一只都打不到。更为过火的是,这家伙真的风流下流,私通大姨子,生了个儿子后,手下都起哄说这个大姨子日后一定是皇后。现在这个杨暕和杨广的关系微妙紧张,可这家伙依旧我行我素,萧布衣听到这些内幕后,只觉得这小子出生的时候脑袋一定被门板夹过,不然没人能解释他的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见到杨暕醉醺醺的样子,萧布衣更是确定了自己地想法。只是元德太子杨昭和齐王杨暕都是萧皇后所生,杨广纵容杨暕很大的程度是照顾萧皇后的面子。三人施礼后,到一旁坐下,皇后却是挥手道:“世民,过来坐,这些时日少见你了,今日是你母亲的祭日吧?”

    李世民恭敬上前,坐在皇后娘娘身边。眼圈有些发红道:“多谢皇后娘娘的牵挂。”

    萧皇后有些惘然。“我如何不记得。我是记得,这才让圣上招你们入宫的。你母亲过世已久,你们就莫要伤心了。”她说完话后,看了眼身旁的杨广,微笑道:“圣上,世民这孩子也长大了呢。”

    杨广扭头望了李世民一眼,颇为温和。“谁都能长大,世民当然也是一样,能饮酒吗?”

    “一点吧。”李世民犹豫道。

    杨广亲手满了杯酒递给了李世民,李世民单膝

    过,杨暕见了冷哼声,端起酒杯道:“父皇,孩儿敬祝父皇身体康健。征伐辽东顺利。”

    杨广脸色一下变的下雪天般。阴沉不见阳光,萧皇后却是斥道:“暕儿,好好地饮酒。今日莫说其他。”

    杨暕一出口就是犯忌,也就是个皇子地身份,不然早就被杨广斩个十段八段。杨暕却是丝毫不觉得危险,干了杯中酒后,摇摇晃晃地起身,“母后父皇,孩儿不胜酒力,先行告退。”他话一说完,不等杨广允许,早就晃晃悠悠的出了大殿,杨广冷哼了一声,扭过头去,见到李世民还是单膝跪地,“世民,怎么不饮酒?”

    “圣上,今天是家母祭日,世民不想,也是不能饮酒。”李世民回道。

    杨广哦了一声,“我倒忘记了这规矩,这酒,你不喝也罢。”

    “谢圣上。”李世民捧着酒杯回转桌位,恭敬的放在位置上,杨广却是斜睨着萧布衣道:“萧布衣,你能喝酒吗?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起身,“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杨广满了一杯酒,示意宫人把酒递过去,萧布衣一饮而尽,杨广微笑道:“好酒量,化及,你也敬萧布衣一杯吧,以往的恩怨,都在酒中一笔勾销了吧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揣摩不透杨广的用意,却见到宇文化及恭敬的端了杯酒过来,笑脸道:“萧少卿,在下当日多有得罪,还请萧少卿恕罪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接过那杯酒,倒是不虞有毒,只是琢磨着宇文化及是否想要暗里下刀子,“过去的事情,我多半不记得了,不敢说什么地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先干为敬。”宇文化及举起酒杯一饮而尽,萧布衣微笑的喝下,杨广手指轻拍桌案道:“你们对朕都是忠心耿耿,以后要是一殿称臣,不要伤了和气最好。”

    宇文述远远举杯道:“圣上英明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裴蕴嘴角的冷笑,知道他肯定不满,但是却不想因小失大。如今的形势很明朗,宇文化及又要上位,宇文述在给儿子求官,杨广这样已经算是给他萧布衣面子,当殿和解,只怕二人闹什么矛盾。看来衣不如新,人不如故的说法一点不错,宇文化及纵然有千般错处,可是在杨广眼中,这小子还不错,说的话合我心思,这就足够,杨广需要的无非能合自己心意之人,并非是对他萧布衣另眼相看。这让萧布衣多少有些失落,又有些好笑,自己是谁,一个布衣而已,难道真的以为可以翻云覆雨?这世上最不缺乏地就是不自量力之人,李靖当初离别东都之时地告诫那可是千锤百炼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圣上圣明。”萧布衣也不抗拒,心想都说宇文化及弑君,我是为你解决难题,你既然不领情,我也犯不着舍生取义,任由事态发展就好。

    一通事舍人匆匆的赶到,“圣上,郡丞王世充昼夜兼程,如今赶到东都,只求见圣上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王爱卿来了?”杨广霍然站起,脸上现出喜意,挥手道:“快宣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快宣后,竟然走下了高台,走到大殿前举目守候。

    萧布衣对这个王世充大升惊诧之意,暗想除了张须陀,还真地很难见到杨广如此热烈的欢迎一个人的,不知道这个王世充有什么过人之能,不过印象中这家伙好像最后也反了,不过呢,那时候好像算不得反了,因为杨广身死,只能说是争夺天下而已。

    片刻的功夫,殿外疾步走进来一人,身材高大,居然是金发碧眼,鹰钩大鼻子可以勾起来一只兔子,远远的见到杨广站在大殿之上,加快了脚步,高声呼道: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……”

    紧接着高呼之后,就是‘噗通’的一声大响,王世充诺大个块头已经栽倒在了地上。萧布衣吓了一跳,不知道怎么回事,王世充栽倒后却是迅即爬起,以膝代足,跪行而来。

    他虽是跪行,竟然爬的飞快,想必是平日也有练习的缘故,等到到了杨广的面前,这才大声道:“臣下太久不见圣上,今日一见,激动之下,以致栽倒失礼,还请圣上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王爱卿淮水击破了贼帅十万大军,哪有什么过错。”杨广龙颜大悦,伸手道:“王爱卿平身。”

    在萧布衣以为王世充要起来的时候,发现他做了一件让所有人意料不到的事情!他俯身在地,双手攀住杨广的小腿,以嘴亲吻杨广的一双脚丫子,连吻之下,杨广却是哈哈大笑,不以为忤。

    萧布衣暗道奇怪,却见众臣都是脸上鄙夷,李世民埋头,好像强忍住笑容。王世充亲吻完杨广的脚丫子后,这才抬起头来,“圣上,微臣本来一路奔波,甚是劳累,没有想到闻了天子之脚,那是精力倍增,还请圣上恕微臣失礼之罪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只能佩服这家伙脸皮之厚,自己都是赶不上的,什么捧臭脚捧臭脚的,估计就是从这里流传过来。这家伙无耻至极,却能击破贼军十万,也算是个异数。

    杨广乐不可支,极为开心,“王爱卿无罪,免礼平身,只是你讨伐贼军有功,不知道想要什么封赏?”

    王世充这才站起,退后了两步,微微拉开和杨广的距离,这才大声道:“微臣只有一个不情之请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爱卿但说无妨。”杨广和蔼道。

    “微臣久在江都作战,不能常日在圣上身边聆听教诲,难免想念,如今闻了天子之脚,精神抖擞,突然发了奇想,斗胆请圣上御赐常穿袜子一只,臣下以后就可以天天带在身上,也能聊慰不能相见圣上之苦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极为肉麻,杨广却是颇为感动,居然拉起王世充的手道:“王爱卿,要说这对朕的忠心,你绝对是不让他人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想吐,暗道朝臣虽是不说,可自己在他们眼中,想必也是个拍马的小人,和宇文化及一个路数,只是如今一看才知道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他和宇文化及加起来的无耻,那是连王世充的一半都是远远赶不上的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