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一四九节 命不由己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世充马屁拍的登峰造极,杨广只觉得此人忠心耿耿,才,居然罕见的拉着臣子的手道,“王爱卿,来,朕给你介绍另外一个忠心之人,以后你们一殿为臣,齐心协力的保朕的江山才好。”

    他拉着王世充到了萧布衣的面前,“王爱卿,这就是太仆少卿萧布衣,也是王爱卿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王世充脸上满是诧异和夸张,“难道这位就是威震仆骨,扬威四方,武德殿骑射,文采,武艺无不精熟的萧大人吗?我是久仰大名,今日一见,才知道圣上慧眼识人,真的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才要谦虚下,见到人家话题一转,又把功劳算到了杨广的身上,和自己没有什么事情,拍马屁的手段简直是炉火纯青,游刃有余,准备的腹稿只好变化道:“王大人在江都破贼兵十万,就算张大人也是不过如此,这样看来,圣上提拔人才的能力就让我等仰慕万分。”

    王世充目光闪烁,有了诧异,“萧大人说的极是,我在江都之时,每念及圣上的英明,都是精神百倍,这才能奋勇杀贼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含笑道:“王大人忠君为国,那是我等自愧不如的。”

    他适时的收手不再拍杨广的马屁,只是架不住王世充的谄媚如涌,那是真真的自愧不如。王世充摇头道:“萧大人此言差矣,群臣都是因为圣上的圣明,做起事来才是精神百倍。我们作为臣下,只是分工不同,所以效果看起来也就有了差别。但要说忠君之心,那没有什么自愧不如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大为叹服道:“王大人所言极是。”

    杨广见到两个忠心耿耿地朝臣,龙颜大悦,赐酒给二人,又赏了王世充不少金帛钱财,这才分君臣落座。杨广问王世充些江都的事情。听到王世充说的春回大地般。不由露出向往之意。喃喃自语道:“朕也有些日子没有去江都了,不知道宣华可好。”

    他自言自语的时候,流露出伤感,萧布衣耳力甚强,听到他在想念陈宣华,知道他并非做戏,倒是觉得以一个君王。如此念念不忘个逝去的女人,也算是难得了。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杨广当晋王那刻,在江都时日甚久,对江南很有感情,再加上陈宣华埋骨在江都,所以江都这个地方对他而言,充满了魅力。

    宇文述一旁道:“王郡丞,这龙舟赶造一事如今做的如何?”

    王世充露出为难之色道:“回大人。下官一直全力围剿贼匪。这龙舟赶造一事,是归江都宫监张衡所办。”

    “张衡吗?”杨广脸上露出不悦之色,“他最近瘦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回圣上。张大人心宽体胖,最近发福了很多。”王世充毕恭毕敬道。

    杨广用力的一拍桌案,“朕让他为朕分忧,他倒是好,竟然还是心宽体胖,看来一点不把朕的心思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王世充慌忙站起施礼道:“回圣上,微臣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“准讲。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人在江都之时,只说圣上一时不会再到江都,频频减少江都各宫地设备物品,说是要节俭为重,因此一事,在江都颇有声望……”王世充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杨广双眉竖起,“他可是拿朕地天下收买人心吗?”

    王世充慌忙道:“微臣绝无此意。”

    杨广冷哼一声,“王爱卿,朕知道你是忠心耿耿,可是这个张衡督办不利,明日朕就削了他地官,把他拉到江都闹市杀了他,看他还能不能收买人心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惊凛,知道杨广喜怒无常,王世充身为江都郡丞,张衡是江都宫监,想必是二人平日多有纠葛,王世充这才借上京参他一本,张衡到底有没有收买人心不得而知,只是这个杨广只听信一面之词就要治张衡的死罪,那也是让人心寒的事情。不过这个王世充深通阿谀奉承之术,心机也是深的,不动声色除去对手,不言而喻,以后张衡一死,这人在江都就可以一手遮天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龙体要紧,”王世充打击了对手后,诚惶诚恐的表情,“微臣本不想说,怕惹圣上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事和王爱卿无关,”杨广摆手道:“王爱卿不用自责。”

    杨广发怒过后,只是喝着杯中之酒,似乎想着什么,福顺殿开始有些不顺,众人也是跟着喝着闷酒。李世民本想为高士廉求情,可是见到杨广暴怒,知道这个时候求情,无疑是极不明智的事情,不由心中暗骂王世充的无耻。

    王世充达成心意,心满意足,暗道张衡就算不死,也是扒了一层皮,以后江都还不是任由自己大权独揽?不过来到东都之前,就已经听说这个萧布衣是圣上地红人,本来以为毛头小子,不足为惧,今日一见,居然看不穿他的心意,此人并不简单,若是能够拉拢那是最好。

    “宇文卿家,你说今日有事要和朕说?”杨广神色不定,突然道。

    宇文述站起来,“回圣上,老臣的确有一事禀告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只以为他要为宇文化及求官,知道自己是抵挡不住,望了裴蕴一眼,发现他也是望着自己,缓缓摇头,萧布衣知道他让自己莫要多事,索性只是喝着闷酒。

    “宇文爱卿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老臣最近在东都听到一流言,让老臣很是惶恐,”宇文述四下望了眼,“老臣不敢隐瞒不报,却又怕圣上听了不悦。”

    杨广皱紧了眉头,“到底是什么流言?”

    宇文述犹豫下,这才说道:“老臣还请圣上宣见一人,此人叫做安伽陀。本是道训坊一方士。”

    “宣。”杨广不问缘由

    点头。

    萧布衣觉得有些奇怪,望了李玄霸一眼,见到他也是望着自己,眼中却是有了忧愁。萧布衣心中有种疑惑,只是因为杨广和宇文述一问一答好像都有了默契般,宇文述要是想给儿子求官,和方士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方士在萧布衣的印象中。就是那些遵崇神仙思想地人。没事就是炼药召鬼。行气吐纳之流,当然还可能装神弄鬼,危言耸听或者羽化成仙。萧布衣认为成仙无稽,不过皇上多有信的,远来说有秦始皇,如今看来,杨广对这种人也不排斥。

    安伽陀走进福顺殿的时候。仙风道骨,三缕长髯颇为飘逸,见到杨广只是稽手,并不下拜。杨广不以为忤,扭头望向宇文述,“宇文爱卿,你找此人上殿是何用意?”

    宇文述恭声道:“老臣只想说此流言已非老臣一人知晓,东都早就流传开来。安伽陀。你把所听来的说与圣上听。”

    安伽陀微微犹豫下,这才说道:“圣上,如今东都上空妖气弥漫。大街小巷都是妖言流传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何妖言?”杨广有了一丝不耐。

    “这妖言只有六个字,那就是,”安伽陀顿了下道:“李氏当为天子!”

    他此言一出,萧布衣差点跳了起来,今日他才和李玄霸看了天书,天书就是这六个字,怎么会在东都早就流传开来?自己没有说,李玄霸当然也不会说,难道又出来个天书?

    李玄霸脸色微变,见到萧布衣望向自己,满是惊讶,摇头不语,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以杨广地心性,这六个字会带来怎样地一场灾祸,当年隋文帝在时,为了巩固皇位,不知道杀了多少旧臣,从宇文阀被他斩尽杀绝可见一斑。无论哪朝的皇帝,英明还是昏庸,但是遇到威胁王权的时候,都会毫不犹豫地下手扼杀潜在威胁地势力,杨广也是一样!

    杨广听到这六个字地时候眼角跳了下,半晌无语,众人都是凛然,知道沉默后就是爆发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大响,酒水四溢,杨广已将金樽重重的摔在地上,怒声道:“找董奇峰,司马长安,独孤机过来。”

    薰奇峰是武侯府中将,掌管昼夜巡察,执捕奸匪的职责,司马长安身为监门府的中将,主要掌管宫中禁卫和东都守卫之事,独孤机却是御卫府的中将,除了供御兵仗外,也负责东都护卫一事。这三人在东都或多或少都是有着护卫的职责,杨广一找就是三人,显然是雷霆震怒。

    薰奇峰三人忐忑地来了福顺殿,只觉得这个年是过不好了,听到杨广的厉声质问,都是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独孤机人长的瘦弱,和董奇峰年纪差不多大小,浑身上下却是精力弥漫,听到杨广责问,上前说道:“圣上,臣下失察,却是不知道这谣言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杨广冷笑道:“朕知道还用问你们?你们现在越来越不把朕放在眼中,薰奇峰捉贼不利,到现在都是找不到刺客何人,如今宇文将军都说谣言散布东都,你身为御卫府的中将,居然到现在还是不知?”

    独孤机惶惶而立,董奇峰上前一步道:“回圣上,微臣昼夜巡查,也是不知道谣言何处而来,还请圣上明察。如果传播只限于几个人的话,微臣这就去抓来问话。”

    宇文述冷哼一声,“董中将,你昼夜巡查,也是发生了刺杀李柱国一事,可见你的巡查也是有限。”

    薰奇峰苦着脸不敢多言,司马长安身材颀长,人在中年,缓步走上前道:“回圣上,微臣倒是听闻了这个流言,而且有传播泛滥之势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愣,杨广沉声道:“看起来还是司马爱卿忠心耿耿,可你既然知道有流言传播,为何隐而不报?”

    司马长安不慌不忙道:“回圣上,愚民多有流言,微臣不是隐瞒不报,而是怕事事都是烦劳圣上,那非臣下所应做的事情。大隋分工明确,臣下负责东都护卫一事,本以为这是小事,消弭于萌芽之中就好,是以臣下已经抓了散布流言之人,严加拷问。务求追查出源头所在。”

    宇文述一旁冷笑道:“这么说源头还是没有查到了?司马中将,你可知道,就是因为你的擅自做主,如今闹地东都人心惶惶?”

    杨广摆摆手道:“宇文爱卿,司马所说地也有道理,既然他已经着手,朕就让他追查下去,董奇峰。独孤机。你们二人务要全力协助司马长安追查此事。不得有误,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三中将听令退下,宇文述却是不解道:“圣上,三中将失察之罪可以不治,但我觉得空穴来风,未必无因,还请圣上勿要对谣言等闲视之。”

    “那依你之意呢?”杨广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老臣只为圣上着想。特意找到方士安伽陀,”宇文述郑重道:“他说此次关系到大隋的命数,绝对不可等闲视之。”

    他看起来有些危言耸听,杨广听了也是脸色凝重起来,“安伽陀,你的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回圣上,我觉得李氏当为天子地口号十分蛊惑人心,难免不让天下李姓者蠢蠢欲动。我这十数日来夜夜观测天象。发现紫微帝星虽是群星环拱,左辅,右弼均有助力。紫微帝星对四杀制化固然不差,可三日之前,帝座之旁突现一妖星,光芒迥乎寻常,甚至有压抑帝星光芒之格,圣上若不小心化解,只怕妖星欺主,难免四杀并照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胆,你敢诅咒圣上吗?”宇文述急声喝道:“安伽陀,四杀并照乃说无道之君,你竟然用此来形容圣上,实在其心可诛。”

    安伽陀慌忙道:“回圣上,四杀并照并非

    道之君,当初汉高祖白登之围前日,也是显四杀并照以我绝非有污蔑圣上之意。”

    杨广摆摆手道:“你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圣上。”安伽陀舒了口长气,继续道:“古人有云,夫病已成而后药之,乱已成而后治之,譬犹渴而穿井,斗而铸锥,不亦晚乎。这就是说什么事情,未萌芽之前来治那是最好,若是晚了来治,只怕要颇费周折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呢?”杨广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依我的看法,”安伽陀长吸一口气道:“为大隋江山着想,请圣上尽诛天下凡李姓者!”

    福顺殿一阵死一般地静寂,李世民眼中露出骇然之色,李玄霸以手帕捂住了嘴,居然没有咳出声来。他只怕自己万一咳了出来,就会被圣上记得他也姓李,他就算死了也无所谓,毕竟他还有不过一年地光景,可若是圣上真地听了安伽陀的言论,李家上上下下可是有了大难!

    萧布衣不能不感慨君威无限,才有古往今来那么多冤假错案的产生,杨广虽然狂躁,但最少目前还是掌握着生杀大权,他要是让谁死的话,那人不死也要扒层皮。这里没有任何道理可言,只是看君王一已的心意!

    安伽陀说完一切后,倒是安之若素,仿佛这里和他没有什么事情,杨广却是脸色阴沉的沉思不语,过了良久,抬起头来的时候,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心下惊凛,以为杨广就要宣布个骇人听闻地旨意,杀光天下的李姓之人。这虽然是难以想象,可是天威难测,杨广的心意却比天威还要难测!

    “杀光天下之李姓者?”杨广大笑了起来,在高位上前仰后合,半晌脸上一扳,“滑稽,滑天下之大稽!朕乃一代明君,当夸三皇,超五帝,下视商周,使万世不可及,若是听信你的一面之词,就要杀尽天下李姓之人,那比起桀纣又有什么区别?蠢不可及,一派胡言,退下!”

    “圣上!”安伽陀急声道:“圣上,我乃一片苦心,只请圣上明鉴,莫要一时的妇人之仁,误了天下江山。”

    杨广冷哼一声,霍然站起道:“一片苦心?你既然夜观天相,知晓天命,那想必无所不知的?”

    安伽陀微愕,“圣上,我不敢说是无所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真的预测神准,朕来问你,”杨广手扶桌案,冷冷笑道:“你预测自己何日会死?”

    众人见到杨广怒容满面,隐有杀机,除了李世民李玄霸外,倒都有些为这个安伽陀的脑袋担心,当然李世民恨不得这个安伽陀早死。他也是聪明之人,知道杨广这么一问,那是大有深意,这个安伽陀若是说自己过几年死地话,多半当下就会被杨广砍了脑袋,那预测就是大大地不准,可他当然也不会说自己马上会死,如此一来。命不由己。这个安伽陀还没有害尽李姓之人的时候。只怕自己先是脑袋不保。

    安伽陀倒还是镇静,脸上一丝苦笑,“回圣上,这命学一说颇为玄妙,并非单独推算可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可定?难道是别人的性命吗?”杨广淡淡道。

    安伽陀左手掐个念诀,目露沉思之意,算了半晌。脸色突然有些苍白,“回圣上,我已算出自己地命数,只怕对圣上不恭。”

    “你但说无妨,朕倒想看看你算的准或不准。”杨广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的笑意。

    安伽陀微笑道:“我本为大隋江山着想,如今泄露了天机,已经折损了阳寿,人终有一死。只是早晚问题。不足为憾。如今我已算定,自己是在圣上百年之后的前三年三月三日必死!”

    杨广愣住,萧布衣一旁都是冷眼旁观。看着这出千百年来反复出演地宫廷闹剧,听到安伽陀如此算命地时候,也是忍不住地佩服,知道他的命暂且算是保住了。只因为杨广犯不着为了和他斗气给自己添晦气,他若是当殿杀了安伽陀,那不是诅咒自己三年三月三日后必死?

    如今大业十一年,过了三年也就是大业十四年,萧布衣想到这里的时候心中突然震撼莫名,好像杨广真的是那时候死的,可若是他是那时候死了,难道说安伽陀今日必死无疑?或者这个安伽陀真的有点本事,居然能算出自己的生死?

    杨广脸色阴沉不定,良久才是微笑起来,“准也不准姑且不说,但如今新年,万物复苏,朕不想杀人,来人,赐安伽陀帛十匹,至于其他地,容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安伽陀退下后,杨广也是索然无味,对于王世充的马屁听起来也没有了多少的兴趣,众人都是提心吊胆的想着李氏当为天子几个字,如同脖子上悬着利剑般。

    等到杨广说散了的时候,众人都是如同得了大赦般,舒了一口长气,出了福顺殿后,这才感觉到喘气开始有些顺畅。李世民和李玄霸都是没有了兴趣,知道凭圣上的反复无常,说不定哪天想起李氏当为天子几个字的时候,起了杀心,顾不得高士廉,李家还是及早准备应对的好。

    萧布衣和李玄霸分手,想要回转太仆府,王世充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,一把拉住萧布衣,热情洋溢道:“萧大人,我来到东都想见地只有两个人,你猜猜是哪两个?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道你还挺天真,和我玩这种游戏,“王大人想见地第一个人当然就是圣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萧大人大才,一猜就中。”王世充满面的钦佩。他身材高大,金发碧眼,头发也是卷曲,再加上一个大鹰钩鼻子,配上满脸的笑容,让萧布衣忍不住想起了他那个时代地宠物狗。

    萧布衣现在对聪明天

    的都有了免疫力,知道自己很是拉风,如同黑暗中的样,总能被人发现光亮之处,“这第二个想见的人,王大人总不会说是想见我吧?”

    王世充哈哈大笑起来,没有拘束的拍拍萧布衣的肩头,“别人都说萧大人聪明,我还不信,今日一见,才知道闻名不如见面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大为诧异,“我和王大人好像初次见面,不知道王大人为什么想要见我?”

    他以为王世充又会说什么仆骨四方,这段日子,他不经意捞的资本很是雄厚,很长的一段时间都可以拿出来卖弄下,没有想到王世充微笑道:“萧大人聪明如斯,难道忘记我姓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姓王。”萧布衣话一出口,恍然大悟道:“莫非王大人和江南王家有什么渊源?”

    “萧大人果然聪明,只要提示下,居然又猜中了。”王世充大为钦佩的表情。

    萧布衣脸上有些高兴的样子,却是心中警惕。王世充看似热情,可他总觉得这人不很地道,单说张衡一事,就知道这老小子是明里掏心窝。暗地捅刀子的类型。不过他和王家毕竟有过瓜葛,顺着话题说道:“王大人现在想必在王家众望所归,如今身为江都郡丞,也算是衣锦还乡了。”

    “衣锦还乡?”王世充眼中露出颇为讽刺地神色,“萧大人想必还不知道我的出身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对王世充知道的确不多,边行边问道:“我对王大人的确所知无多。”

    王世充嘴角一丝冷涩的笑,“我其实是个杂种,萧大人从外貌就能看的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虽然看的出来。却没有想到王世充初次见面就是直言不讳。只好道:“英雄不论出身。世人不分贵贱,王大人不用妄自菲薄的。”

    王世充眼中露出诧异,半晌才道:“萧大人不但极为睿智,见识也是不凡。我以为以萧大人年纪轻轻,坐到如此地高位,难免桀骜不驯,意气风发。没有想到萧大人居然谦逊如此,实属罕见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笑,“王大人莫要捧我了,王大人就算出身卑微,我也强不到哪里,只有像大人这样凭借真实本事坐到高位之人,才是我真心钦佩地。”

    王世充大摇其头,却是赞叹不已。“都说连圣上都把萧大人引为知己。我还不信,可是和萧大人只是说了几句,就觉得萧大人深知别人地心思。我都想把萧大人引为知己了。”他和萧布衣态度甚为亲热,又说道:“我本姓支,出身西域,后来徙居到中原,我父亲早早的死了,我母亲因为长的还不差,就改嫁给同城的王粲做个小妾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听他说及王粲的时候,声音中不带有什么感情,知道王粲不见得对他好,也就养成这人生性凉薄的性格。

    “我长的怪异,萧大人虽然没有鄙夷,可是我自小就是被人骂成是杂种,”王世充淡淡道:“我性格不好,谁骂我杂种地,我就算打不过,也要拼命去打,头破血流的在所不惜,后来打的多了才悲哀的发现,就算我如何打倒了别人,或许别人打倒了我,都是不能改变在人心中的印象,萧大人不以我身份为异,你自己或许还不觉得什么,却不知道在我眼中,已经和那帮俗物有了天壤之别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没有想到一句安慰话居然有这个效果,暗道好人有好报的。

    “我的后爹本来不喜欢我,不过见到我拳头够硬,也就多少改变了对我的看法。他开始让我读书,我这才开始改变身份,先是在先帝时期做个翊卫,后来以军功拜仪同,又转兵部员外郎,每次打仗都是不要命地,这才坐到如今地位置,屈指算来,也就数十年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对这人倒是肃然起敬,“还不知道大人有这等坎坷的经历,实在让人钦佩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想说的不是这些,”王世充突然笑了起来,“我这人数十年才做到如今地位置,不过是官从五品,可是萧大人短短的数月,竟然坐到了四品的位置,这怎能不让我唏嘘不已?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容发苦,心想难道这位是算账来的?不过他说的也是实情,王世充竭尽心力数十年才到了如今的地位,反倒不如他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,心怀不忿也是正常,只是眼下说什么都变成了讥讽,萧布衣唯有沉默。

    王世充却是用手重重拍拍萧布衣的肩头,沉声道:“这说明了什么?这说明萧大人你比我聪明太多,我王世充除了圣上,最佩服的就是聪明人,我事后听元昆说了大人在仆骨的事迹,那是千军万马之中擒得贼首,保护可敦,提着脑袋做事,这样的功劳,不要说做个太仆少卿,就算大将军都是能够做得。萧大人虽然比我小上很多,可是我王世充服你,萧大人见我参了张衡一本想必觉得我是卑鄙小人,我承认,我就是卑鄙小人,那小子仗着手上有权,取了宫中之物收于囊中,比我还要卑鄙,我是无论如何都要踩他一脚,可萧大人这种凭借真本事上来的人,我王世充已经把大人看成是真朋友,硬汉子。只要大人说一句,只要不和朝律冲突,我是火里水里都是去得!”

    萧布衣这才愕然,真的搞不懂这个王世充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!他是真心的钦佩自己,抑或是耍一些手段博取自己的信任?只是这世上伪君子不少,这个王世充倒是可以算得上个真小人的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