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一五一节 藏甲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伽陀虽死,阁楼中却是仿佛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充斥笼衣无法呼吸动弹。安伽陀竟然说他是死人,说他是天机,这让萧布衣惊骇莫名,以袁天罡的相术,能看出他去年有难,难道以安伽陀的相术,居然能够看出他这人已死?

    自己是个死人?萧布衣想到这里的时候,虽被火焰包围,只觉得不寒而栗,他自己从未如此想过自己算不上活人,或者他活的不过是灵魂?

    萧布衣明白,如果用古代的说法来讲,他这种情况就是鬼上身,不然萧大鹏也不会找道士给他驱鬼,逼他喝香灰符水,如果按照现代的说法,他现在算是记忆体残存,或者是神经病,至于记忆体如何穿越时空是他那个年代都无法琢磨的事情,萧布衣自然不会指望这个时代人能对这个有所了解,可安伽陀是个方士,经常窥视天机,捉鬼请神的,难道已经真的可以看出鬼上身的情况?

    大火熊熊,眼看就要烧到萧布衣的身旁,萧布衣觉得周围热力难以抗拒的时候,终于惊醒过来。没有忘记向书案看了一眼,记得安伽陀说送给自己几本书的,恐怕里面会有秘密,拂袖一卷,已经把几本书全部收了起来,从窗口跃下楼来的时候,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他耳力极强,已经听到院墙外脚步踢踏繁杂,很多人已经向这里涌过来,喝令连连,这场大火好像已经惊动了官兵,身后轰然一声巨响。整个阁楼已经坍塌下来,萧布衣皱起眉头,只是想了下,大踏步的向院门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本来开始他还考虑跳墙走人,可想着安伽陀被人刺死,难免凶手不在暗中窥视动静,他若是跳墙走人,说不准会被人抓住把柄。反倒显得做贼心虚。既然如此。索性光明正大地走出去,反倒不会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才出了大门,长矛交错刺到萧布衣面前,有兵士喝令道:“站住,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大胆,还不退下,竟然对萧大人无礼。”不等萧布衣回话。一人已经越众而出,喝退了持矛的兵士,有些诧异的望着萧布衣道:“萧大人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那人身材颀长,人在中年,从容不迫的样子,正是在福顺殿见过的监门府中将司马长安!

    “我偶然路过这里,见到火起。一时情急想要进去救人。”萧布衣皱眉道:“没有想到安伽陀已经被人杀死在阁楼!火势凶猛。我已经来不及抢他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司马长安诧异道:“安伽陀死了?”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他带着兵卫不去救火,只是围在外边,忍不住道:“中将难道不需要去救火吗?”

    司马长安苦笑道:“我不是不救。可是萧大人,你看这火势,救火还有什么意义吗?我现在能做的只是让手下控制住火势,不让火势蔓延殃及到别家。这里的方士没事就是烧香点火,炼丹求神之流,所以圣上特意划分出了道训坊让他们居住。好在这里地房子都是孤零零地彼此离地倒远,也是考虑到万一失火的情形,本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安伽陀怎么办?”萧布衣懒得听他的防火措施,心中只是琢磨,谁杀的安伽陀?是李阀的人激于愤怒,还是宇文述想要杀人灭口,抑或是安伽陀泄露了天机,这才遭到了天谴?

    司马长安很奇怪的看着萧布衣道:“死了个方士有什么大不了的,反正他们不被人杀死,也是会吃药吃死地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看了司马长安一眼,垂下头来望着司马长安腰间的宝剑,微笑道:“中将说的极有道理,既然如此,我就不打扰中将救火,先走一步了。”见到司马长安望着自己手上的书卷,萧布衣扬扬道:“这是我从安伽陀桌案上取来的几卷书,本想查查有没有线索,看起来也是无关紧要了?”

    司马长安笑道:“的确没有什么要紧的,也难为大人看得懂他们看的书,你若不嫌麻烦,尽管拿去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不再客气,收了书卷离开,走到巷头地时候,回头望了眼阁楼,发现大火更旺,一股浓烟直冲云霄,仿佛妖气上涌,张牙舞爪地凝望着自己!见到司马长安也是望着自己,笑着挥手,火光一映,也有些狰狞。萧布衣向司马长安挥手示意,扭过身来的时候,心中琢磨,司马长安是用剑的,他及时带人赶过来,他对安伽陀地死漫不经心,他自己都没有留意到他的脚尖带有一点紫红,那极有可能就是安伽陀的血。从各种迹象来讲,这个司马长安大有可能是杀了安伽陀之人,他一击中心,只以为安伽陀必死,放火烧房后安然离开,然后带兵赶过来查看情况,只是司马长安要是凶手的话,他为什么要杀安伽陀,难道是得到了宇文述的授意?宇文述为什么要杀人灭口,可是怕安伽陀再说出什么?

    天机,人意?萧布衣想到这里缓缓的摇摇头,只觉得这里必然隐藏个惊天的阴谋,自己倒要小心应对才好。

    才转过了巷口,李淳风就胆怯的迎了过来,喏喏道:“萧大人,我见到官兵太多,就躲了起来,你可别见怪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拍拍他的肩头,安慰道:“我如果是你,只怕早跑的无影无踪了。”

    李淳风精神大振道:“萧大人,你真会说话,安伽陀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萧布衣倒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师父说的。”李淳风有些自豪道:“师父看人面相极准,他说前几日见到安伽陀印堂发黑,定有大难,安伽陀又一直对别人说,自己泄露了天机,定遭天谴,这不,老天要收他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沉默半晌才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二人回转了袁天罡住的地方,发现袁天罡居然还在喝酒。萧布衣失笑道:“袁道长,外边如此热闹,你倒坐地安稳。”

    “我算定你们没事,别人我如何管得了许多。”袁天罡微笑道:“如果要在冰天雪地去看热闹,或者是在家喝暖酒的话,我宁愿选择后者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连连摇头,“看来我是蠢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萧公子不同,我知道萧布衣每次出手必有目的所在。”袁天罡望了眼萧布衣手上的书卷。有些诧异道:“这是从安伽陀那里取来的。难道安伽陀真的死了?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,把书卷丢给了袁天罡,“麻烦道长帮我看看,这里有记载天机方面的内容

    袁天罡展开翻了翻,眼中有些惊诧,翻看了半晌,这才合上了书卷。有些不舍的递给了萧布衣道:“没有,是摸骨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萧布衣也不接书卷,只是问道:“道长并不详细翻阅此书,是否觉得此书不堪一阅?摸骨之法也是相术地一种吧?”

    袁天罡微笑道:“摸骨称骨都是相术,贫道虽和安伽陀不熟,却知道此人学究天人,每做高深地言论。我本来以为他只是研究天机,没有想到他对相人也是大有研究。此书并非不堪一阅。贫道正在研究称骨,只怕看了摸骨之书后,会舍不得还给萧公子。索性不看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长身而起,大笑道:“既然袁道长喜欢,反正我留着也没用,那不如送给道长算了。天色将晚,我也要回转了,道长和这位兄弟若是喜欢地话,有空可去太仆府转转,我是非常欢迎的。”

    “萧公子等一下。”袁天罡突然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萧布衣止住脚步,“道长何事?”

    “你可记得我曾说你眉梢额头有黑云笼罩,近日只怕有血光之灾?”袁天罡沉吟道:“贫道并非危言耸听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双眉一扬,“敢问道长如何破解?”

    袁天罡苦笑道:“破解方法就是远离东都是非之地,可我看萧大人多半不会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缓缓点头,“目前我是不想走,也是不能走。不知道道长可能具体看出我血光之灾应在哪里?”

    袁天罡目露难色道:“萧公子,非贫道故作神秘,而是贫道也不知道。你要知道命由己作,福由心生,同样,这祸也是由心而生反应到面相。贫道观人面相推测,却也不过是由人而断,萧公子虽是豁达,不经意间却是愁眉紧缩,杀机暗藏,这说明萧公子已经处身一不得不应付的漩涡之中,贫道说是预言,其实不过是提醒而已。但我想善有善报总是不假,萧公子对我们师徒都是平白施惠,不求回报,平日里想必也是如此,如果这样,善因得善果,关键时候有贵人出手帮忙化解难题也是说不准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他说的其实和没说一样,但仔细想想,却是平日做人的道理,看来袁天罡并非传说中的那么神,很多时候更多地是用智慧来推断命理罢了,“多谢道长提醒,不过我想生死由命,富贵在天,萧某不求害人,但求自保,唯有小心应对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萧公子胜在豁达,强在置身事外,”袁天罡微笑说道:“人一偏执,祸端必生,很多事情,公子顺其自然就好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谢过袁天罡,已经大踏步离去。

    送走萧布衣后,李淳风有些艳羡道:“师父,我总觉得萧大人和我差不多的年纪,怎么他就有如此的豪气,我却没有?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你没有,这世上像萧公子这样的人,我只怕也是少之又少,万中无一!”袁天罡眼中有了难以理解的含义,轻轻的叹息一声,他叹息的很轻,李淳风只是心驰神往的望着萧布衣远走地方向,幻想自己有朝一日能有萧布衣地威风八面,却没有发现师父表情的古怪。

    萧布衣回转太仆府后,径直回转房间,只想拿出龟壳敲碎听个响,才走到房门前的时候,有些发愣,他第一时间觉察到房间有人,想了想才推门进去,发现贝培居然坐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对于贝培地这种不请自来,萧布衣早就司空见惯。他地龟壳宝剑都是随手放到床头的衣柜里面,在别人眼中看的很重的天下,在他眼中不过是弥天大谎而已。

    贝培见到萧布衣进来,抬起头来道:“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这是废话,只是今天又是死人又是天机的,说他不寒心也是假的,只是他比别人知道的多,胆子也比别人大些。还能镇静的回转睡觉。见到贝培抬头地那一刻。总觉得他眼中藏着什么。他知道贝培是女人,却是一直没有拆穿,这个贝培也是一直留在他身边,和出塞般,少有话说,这让萧布衣一直不明白他到底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贝兄有事?”

    “在出塞地时候,萧兄救过我一命。”今天地贝培没有咄咄逼人。扭过头去,只是望着红烛。

    “若是没有贝兄,出塞的时候我早就死在历山飞之手,何来后来的救你?”萧布衣缓步找个椅子坐下来,“我知道贝兄虽然脾气差一些,可对于我来说,关爱之情丝毫不假。”

    贝培没有回头,良久才站了起来。伸手到了萧布衣的面前。托着黑黝黝的一件东西,“这个东西送给你。”沉吟了下才道:“这是为了感谢你的救命之恩,我出手向来都是有所目的。我知道你救我却是发自内心,如此一来,我总觉得欠你人情,这东西给你后,我们以后彼此都不欠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萧布衣伸手接过那个东西,才发现入手极轻,柔软如棉,抖开了一看,才发现好像是个背心。

    贝培也不多话,拔出匕首在那个背心上划了两下,他地匕首锋锐非常,竟然割不破背心,萧布衣不由咋舌,“这是什么东西做的?”

    贝培收了匕首道:“这是外域进贡的一件护身甲,我也不知道什么材料做的。他们总是搞些稀奇古怪的东西,这种护身甲可挡刀剑之伤,但是抵不住内劲,上次我被陆安右砍了一刀,幸得没有外伤,就是因为穿了这件护身甲。只是他刀掌都带有内劲,我虽然刀剑伤不了,却还是难免受了内伤。今日就把它送给你,只希望你以后能平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愕,“这是你的护身甲,你送给我,你用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有我的办法。”贝培本有柔情,转瞬又变的冷淡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。”萧布衣摇头道,又把护甲递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贝培愕然。

    “你要走了?”萧布衣突然问。

    贝培犹豫片刻这才点头,“可能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有任务?”萧布衣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贝培讶然,露出了一丝警惕之意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搬到太仆府,不是因为没有地方住,而是一直想要保护我地。”萧布衣感慨道:“我还没有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贝培眼中有了复杂之意,“你比那个胖子要聪明多了,

    一直想要赶我走地。不过你说的有问题,不是我要裴小姐让我到京城保护你,只是现在,你已经不需要我的保护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有些黯然,萧布衣要是不知道他是女人地话,多半不会发觉其中的伤感,“怎么不需要,我觉得前所未有的需要你的保护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贝培眼前一亮,转瞬黯淡,摇头道:“只是,只是就算再有人保护你,也不会是我了。萧布衣,在东都的这段日子,我永远不会忘记。”觉得感情多少有些流露,贝培嘶哑了声音,“我是不会忘记在东都的悠闲,你不要误会成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任务可是有极大的危险,这才需要你向我告别?贝兄,我知道,你本来不是这么没有把握的人。”萧布衣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人生有没有危险的时候吗?”贝培淡淡说了一句后,转身要走,却被萧布衣一把抓住手臂,贝培身子有些僵硬,冷冷道:“你还要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比我更需要这件护甲。”萧布衣不容置疑的抓过贝培的手,把护甲塞到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萧布衣,你有时候能不能聪明一些,为什么每次都要这么笨?”贝培望着手上的护甲,霍然抬头。双眸闪亮,“你可知道这护甲千金难求?你可知道多少习武之人做梦都想拥有这种护甲?你可知道以你地武功,加上这件护甲后,以后就算碰到历山飞都是无惧?你可知道我给你这件护甲,其实是,其实是因为裴小姐对你极为重视,可这样的一件护甲你却弃如敝履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萧布衣认真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其实什么都不知道,你不过是个蠢货。”贝培咬着牙。双眸紧盯着萧布衣。看起来有些哀伤。并没有咄咄逼人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护甲的珍贵,我也知道这护甲其实是贝兄送给我的,我更知道这护甲在贝兄心目中的珍贵,你把护甲送给我,实在是因为在贝兄眼中,你我的情谊比这护甲还要珍贵。”萧布衣握住了贝培的手道:“可是如果在护甲和贝兄安危中让我选一个地话,我宁愿选择后者。贝兄。无论前途如何危险,我总希望以后还能见到你,而不是你地遗物!”

    贝培愣在当场,垂下头来,一跺脚,伸手抓过护甲转身离去,说了一句,“萧布衣。你是个不折不扣地大笨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望着贝培闪身夜幕之中。无奈摇头,才关上房门,身后又传来敲门之声。萧布衣打开房门。见到贝培深沉如夜的眼眸,“贝兄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若是死了,你以后会不会想起我?”贝培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活着,我想忘记都难。”萧布衣含笑道。

    贝培幽幽叹息一口气道:“有时候我不过是枚棋子,死活又怎么会是我自己能够控制?萧布衣,谢谢你,谢谢你今天陪我说话,我走之前,能不能请求你做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贝培一直都是以冰冷示人,从不求人,从他口中说出个求字实在是极为罕见的事情。

    萧布衣毫不犹豫道:“你说,只要我力所能及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请你以后,如果有那么一点闲暇的话,翻来覆去想想我的名字就好。”贝培说完这句话后,一咬牙,转身就走,再也没有回头。萧布衣愣住,没有想到贝培居然求他这么个事情。

    他以为贝培求人的话,那问题多半严重到不可解决的地步,翻来覆去想想他名字就好,这算是什么请求?关上房门坐在床榻上,萧布衣喃喃自语道:“贝培,翻来覆去?贝培,翻来覆去,培贝,裴蓓?”想到贝培是裴阀地人,难道他也是姓裴?他让自己翻来覆去的念他的名字,难道就是提示她的真实名字?贝培叫做裴蓓?想到这里的萧布衣不解摇头,只觉得女儿心思难以琢磨,简简单单的一件事情偏偏要搞的这么复杂,智商稍微低点的这辈子都成疑团了。只是贝培好似诀别一样,这次裴茗翠又会叫她去做什么?

    萧布衣对于贝培地行踪百思不得其解,却没有忘记自己要做什么。上床头地衣柜中取出包裹,打开看看,龟壳竟然还在。

    对于贝培是否翻过他的东西,或者知道他有龟壳,萧布衣大为怀疑,可是贝培虽然任性,脾气不小,又是个女人,但很多时候实在比君子还君子的。

    掂量着两块龟壳,萧布衣微微沉吟片刻,挑出一块放在桌面上,凝气在掌,一掌拍了下去,他多少有些紧张,想起李玄霸地举重若轻,不知道自己到底和他相差多少。虽然和李玄霸一直没有交过手,萧布衣却对此人大为忌惮,他一掌拍下,龟壳碎裂,果然弹出了一块钢板,只是他用力之下,钢板连同龟壳都被他硬生生的拍到桌子里面,镶嵌一般。

    萧布衣有些难以置信自己掌力的随心所欲,最近他习练易筋经从来没有松懈,只因知道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年代,武功不可或缺。可如今已经没有了当初习练时的精气弥漫,而变成气血平和,但是感觉只有更加的敏锐,当初他记得虬髯客曾说过,易筋经要九起九落才有大成,虬髯客自己修炼四十余年,不过是练到第七重,他说萧布衣初始要由动化静之时,才算练气入门,只是以萧布衣的根基,大约要三年才能第一重有成。萧布衣感觉自己好像已经算是一起一落,可这又如何可能?

    不再去想武功到底练到了什么地步。萧布衣伸掌一拍桌面,力随意动,竟然又从桌子里震出那块钢板,萧布衣伸手抓住,发现钢板上面只有一个字,其余的都是画着密密麻麻地纹路,饶是萧布衣目光敏锐,也是看起来颇为吃力。钢板上的字是个‘藏’字。也是简体。萧布衣看到那个藏字。又见到上面画的密密麻麻的图样,无法不联想到这其实是一张藏宝图!

    望着那张藏宝图半晌,萧布衣茫然没有头绪,嘴角露出一丝苦笑,目光望向了另外一块龟壳,又是一掌拍去。这次力道适中,波澜不惊的拍碎了龟壳。取出里面的钢板,发现居然还是一字一图。字是‘甲’字,图也是复杂非常。

    萧布衣沉吟起来,这个甲字代表什么意思,和藏字,李氏当为天子联合起来又是什么意思?听说龟壳有四,最后那块钢板又会有着什么?如果藏是

    宝图的话,甲难道是铠甲器械的意思?这个大有可能地话。钱不能少,铠甲器械当然也是必须,天书已出。居然有人为世人提供造反之物,这实在有些滑稽!天书当然不是老天留下来地,根据李玄霸所说,是有人刻意为之,可他要是有钱有甲,为什么自己不去造反,却把这好东东送给别人?难道他知道李氏必为天子,这才不想做无用之功?可若是不想做无用之功,为什么费尽力气地预言,还准备了藏宝图和铠甲器械送给别人?藏宝图绝非一文两文,那可是诺大的积累,怎么会有人平白的送出去?

    萧布衣左思右想后得出了一个结论,此人有病!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萧布衣当然知道结论并不正确,天书出现的诡异,光是看这两块钢板纹路就知道此人比太多人要聪明,只是这中关键到底是什么,他现在却是打破头都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萧布衣有个好处,想不明白的事情也就懒得去想,把两块或许关系到诺大财富的钢板随意丢到包袱中,稍微收拾下,上床榻继续盘膝打坐,心中在想,革命无罪,造反有理,这天下老李老杏谁得到自己倒不算放在心上,自己还没有伟大到救世地地步,也不想去费那个脑筋,只是百寮宴过几天就要开始,不知道杨广还会不会让他去传道授业解惑呢?

    东都百寮宴算是东都的一大盛事。自从东都落成后,杨广就是喜欢上这调调,每年都要在这时候宴请百寮。

    以往的时候,百国之数只有过之,当然国家有大有小,有远有近,说是一个国家,有时候只不过是千来人的一个族落,不过杨广向来喜好热闹,不以为意,只要能来的都有厚重的打赏。如此一来,很多国家都被重利利诱,不远万里的赶来,捞上一笔回去,有的收获甚至可以养活个国家半年地。

    不过今年由于烽烟四起,倒少了很多国家,说是百寮,不过几十个国家地使臣到了而已,可就算这些人的到来在萧布衣眼中,也算是空前的盛况,突厥,新罗,靺鞨,琉球都是他比较熟悉地地方,龟兹、疏勒等国大多数是从西域而来,至于什么曹国、何国、穆国、衣密、失范延等等,那就是萧布衣都不清楚的国度,更不知道他们在地球的哪个角落。

    百寮宴在四方馆举行,东都今夜取消宵禁,所有的百姓可以在外郭随意出行,载歌载舞,向外使君主展现大国的歌舞升平。只是很多外使一路行来,被打劫的赤条条的很是牵挂,对这种歌舞升平多少抱有了怀疑的态度,只想着给大隋的天子说几句好话,带点金银财帛回去,当然能够被护送那是最好。

    四方馆在太微城,太微城到天津桥的一段篝火熊熊,照的四方有如白昼,不过太微城除了外使大臣外,百姓还是不能轻易进入。虽然少了很多百姓,可是居住在东都的外国人却可以畅行无阻,可见崇洋之风自古盛行。

    萧布衣人在四方馆,倒不用担心再被人考什么脑筋急转弯,因为这次百寮宴除了吃喝外,就是以外使的表演节目为主,没有他什么事情。只是文武百官若是无事,都要出席,他太仆少卿一个从四品的官在百姓面前不小,可到了这里才发现,原来排不上号的。

    除了裴矩远在张掖外,其余的五贵悉数在场,他们之上当然还有李浑和李敏,李浑李敏之上当然就是皇帝杨广和萧皇后。

    萧布衣夹杂在一帮外使之间,听他们叽里咕噜好不啰,好在他为人随和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见到这帮外使虽然说不了什么外国话,但是哼哼哈哈的微笑点头,就让一帮外使引为知己。

    牧民老埃基居然也在,对萧布衣颇为亲热,因为萧布衣为他的马驹找到了马娘,自然让他钦佩不已,拉着他的手给四周的人介绍,萧布衣管他是人是鬼,统统的敬上一杯,虽没有为那些人传道授业,酒量却让那些人已经佩服不已。当初在四方馆的外使在这里也有不少,知道不知道萧布衣的听到介绍是萧布衣的时候都是惊呼一片。不过那个雷萨克倒是不见踪影,让萧布衣大为奇怪,杨笑佛也在,坐在对席,见到萧布衣望过去,举杯微笑示意。

    萧布衣对席还以一杯,却听到宫人高高的声音喊道:“现在由波斯国为大隋国献上歌舞表演。”

    宫人声音宏亮,四方馆嘈杂声微微停顿下,紧接着音乐四起,和中原迥乎不同。萧布衣感觉倒和西洋乐有点类似,充满了欢快的氛围,扭头向甬道的尽头望过去,见到当前一个舞女扭动腰肢款款舞过来。

    舞女身后又跟随着四个伴舞的女子,虽然也是艳丽,可是任凭谁的目光都是望到当先那个女人的身上。当先的舞女黑发碧眸,身材婀娜多姿,最妙是衣衫穿着奇特,露出修长雪白的大腿和盈盈一握的纤腰。她脸上带有罗,让人看不清真实的容颜,可就是这种雾里看花的姿态让人心生瘙痒,急不可耐,女人的身材好,浑身一扭,随着音乐陀螺般的转向行走,舞技高难让人叹为观止,自然博得了众人的大声喝彩。

    就算是杨广李浑二人都是捋髯点头,为这异域的风情所打动。

    舞女路过萧布衣席案的时候望了萧布衣一眼,转瞬向前舞去,萧布衣见到她的碧眼中好像隐藏着什么,不由微微错愕,目光随着她的身形望过去的时候,突然心中狂震,他觉得自己好像认识此人,只是此人为波斯少女,远在千里,他又怎么会识得?

    乐曲声音渐急,舞女倏然进退,身形颇为灵巧,萧布衣只是望着她的动作,皱眉苦想,突然想到一人,差点惊的跳了起来,他不认识此女的身段,却认识此女的身法,只是因为他的直觉已非一般的敏锐。当初雨夜苦斗历山飞之时,就是这个身影毅然的挡在他的身前,义无反顾!

    此女就是贝培!她居然如此美貌,只是她化身波斯女人,来这里做什么?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