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一五二节 斗急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殿上波斯少女舞的正急,萧布衣心中比她舞的更急!

    贝培来到四方馆当然不止是跳个艳舞那么简单,群臣和外使都是被波斯少女之舞所吸引,可萧布衣想起贝培临别时候决绝,已经知道她这个舞跳下来,总是要见血,或者是贝培的血,抑或是旁人的血。

    只是贝培既然都没有把握,那说明这次任务极为艰巨,她自己都感觉到凶多吉少?

    她要杀谁?她是裴阀的人,裴阀以杨广为根基,这说明她行刺的目的当然不是杨广,因为裴阀绝对不会允许她如此的做法,她要不杀杨广的话,唯一还有的可能的只有刺杀李阀中人!

    谁都没有见过贝培的真实面目,谁也不知道舞女是谁,她以真实身份来行刺,死了却是默默无闻,怪不得不见了波斯的雷萨克,多半是雷萨克早被贝培制住,怪不得贝培想让他记住她的名字,一个人死后,若是没有一个人记得她的名字,那无疑是件悲哀的事情。她以波斯女的身份行刺,杀死李浑或者李敏,都和任何人无关!她以真实的身份来行刺,是否是想让萧布衣见她真实面目最初,也是最后一眼?或许萧布衣不能认出是她,或许萧布衣终于聪明了一回,可是她总是明白了她自己的心意!

    想到贝培说什么她不过是枚棋子,生死不由自己做主,萧布衣忍不住的心酸,又是多少有一些愤怒!他以为自己不是棋子。可他现在眼睁睁的看着贝培去送死,却连动地权利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绞尽脑汁也是无法阻挡这场刺杀的进行,他这时才悲哀的发现,有的时候,他连棋子都不如。

    李浑看起来老眼昏花的看着歌舞,李敏捋着长髯欣赏着波斯舞,李善衡坐在后席却只是喝酒,头也不抬。好像在他的眼中。酒比女人要好看可靠了太多。

    李阀中赫赫有名的三大人物都在当场。刺杀了哪个都算是轰动京都的大事,李浑曾是两代将军,战功赫赫,虽是年老,身手如何会差?都说李敏美丰仪,善骑射,歌舞管弦无所不通解。这样地人,想必也是有两下子。李善衡更不用说,他身为左武卫府中将,统领武卫无数,这样地人武技要是不行,如何能够服众?

    萧布衣心急之时,乐声已经越来越是急劲,萧布衣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上。知道刺杀就在下一刻。才要霍然站起,大声喝彩,一时失仪也是顾不了许多!

    “萧大人。这舞可真地好看,让萧大人都是看的目不转睛?”一个声音响起来,就在萧布衣的身侧。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一凛,才发现自己焦虑专心之下,杨笑佛不知道何时已经从对席绕过来,来到自己的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萧布衣忍住了站起的欲望,强笑道:“杨兄难道觉得不好看吗?”

    “好看是好看,不过更好看的应该在后面。”杨笑佛看起来是笑,双眸却是紧盯萧布衣的表情,萧布衣暗自戒备,笑容满面,“看不出杨兄居然比我们还熟悉这里地安排。”

    杨笑佛才要说什么,突然脸色巨变,失声伸手一指,“萧大人你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扭头望过去,双拳紧握,波斯女果不出他的所料,转到急劲之时,人借旋力,早早的高空跃起,手中明晃晃一根钢丝般的东西,抖的笔直,她刺的是李浑!

    所有的人那一刻都是茫然,有的甚至觉得这是舞女舞蹈中地一个动作而已,就算是李浑都是惊在当场,端着酒杯木然地愣在那里,不知道躲闪。他显然也没有意识到,会有千里之外的波斯女公然在四方馆前来行刺他!

    谁都不认为波斯女有什么危险,只是因为她穿的实在不多,众人只注意到她地雪白的大腿,纤细的蛮腰,可是见到她手持钢丝,凌空跃起的时候,所有的人都已意识到此人极度的危险!

    等到见到波斯女手中的钢丝从李浑右胸刺入,背后透出的时候,所有的人都是惊叫起来,难以置信。居然有人在天子眼皮底下,武卫环卫的四方馆刺杀了申明公,右骁卫大将军李浑?!

    申明公李浑最后的关头还是醒悟了过来,在波斯女刺来的一刻闪躲了下。

    他虽然年迈,却还是有点当年的底子,这一下闪躲避开了心脏要害,却被波斯女手上的钢丝刺中了右胸。一蓬鲜血透出李浑的后背,谁都认为他是必死无疑,李浑毕竟是老了,以往勇猛无敌,如今却已经躲不开刺客的一击!

    波斯女一刺得手,才要抽出钢丝,身侧疾风急劲,躲避不及,只觉得手腕酸麻,被一物击中手腕,松开了钢丝。一个酒杯不偏不倚的击中她的手腕,紧接着狂风大作,一桌案已经兜头打到。

    萧布衣这才发觉李善衡武功之高,实属罕见,应变之快也是骇人听闻,四方馆宴客,除了武卫外,文武百官不能带兵刃入内,李善衡身为武官也是赤手空拳。只是他见到李浑遇刺,第一时间反应过来,掷出手中的酒杯击中贝培的手腕,转瞬长身掀起桌案,轻若无物般的砸向贝培。

    贝培武功也是不差,居然躲不开酒杯袭来,可见李善衡的高明。李善衡兜头一案砸下,打击范围极广,也让贝培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贝培低叱一声,一掌拍在桌案处,借力使力,已经倒退了回去,她知道自己绝非李善衡的对手,知道如今逃命要紧,但她一掌虽然抵住桌案,却觉得大力涌过来,全身有如雷击般,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心下惊凛万分。

    李善衡一招就是逼退了贝培,却是不急于擒拿贝培,只是高喝了声。“护卫圣上,封锁殿门。”

    等到他喊出一声后,众武卫这才反应过来,齐齐的一声喊,一半聚在杨广之前,持戟护卫,另外地却是向殿门冲去,只要合上了殿门。贝培已经是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萧布衣大急。却被杨笑佛一双眼睛盯的死死的

    里又没有旗杆,捉拿她武卫的人手已足够,萧大人想要出手,只怕劳而无功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凛然,听出了杨笑佛的话中有话。这人莫非也是和李阀一起,此次特来监视自己?只是他要监视自己,何必出言提醒,只要让自己去救贝培,他萧布衣就算今天不死,以后也只能亡命天涯!可最怪异的一点是,杨笑佛怎么知道自己和贝培的关系,而且好像还知道刺客地真实身份?

    萧布衣被杨笑佛言语扣住。内心极为挣扎。贝培却已冲不出殿门之外。

    她凌空倒退,只觉得身后厉风一道,急转身形。一剑擦身而过,寒气逼人。司马长安冷笑道:“大胆妖女,还不伏诛!”他说了八个字地功夫,却是最少刺出了十剑,招招不离贝培地要害,司马长安用意和李善衡仿佛,都是先困住贝培再行捉拿之事,刺客虽然诡秘,可是武功不算高强,既然如此,他犯不着舍命去拼。

    司马长安只想等李善衡过来援手,却没有想到贝培不躲不闪,合身冲了过来,司马长安吃了一惊,却是毫不手软,手中长剑不停,直刺了过去,竟从贝培小腹刺穿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一招得手,微微愕然,不知道以刺客的身手,为什么如此轻易让他刺伤一剑,贝培中剑,身子毫不停留,居然从长剑上穿了过来,一拳击在司马长安的脸上。

    司马长安脸上吃痛,却发现眼前升起一股烟雾,吸到鼻中微微头晕,心中骇然之下,松开长剑,闭气倒滚急声呼道:“小心烟雾有毒。”

    李善衡这时也是倒退,狼狈不堪。他本来已经冲到了贝培的身后,一掌轻飘飘的拍过去,陡然发现一剑带血从贝培身上穿出向他刺来,饶是他艺高人胆大,却也心寒躲闪,不知道这个波斯女人耍什么花招。

    等到看清楚贝培已被司马长安刺了一剑后,李善衡真的哭笑不得,才待上前,就发现一股浓烟平地生起,迅即扩散,听闻司马长安大呼烟雾有毒的时候,眼前寒光几点射来,李善衡大喝一声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他人在空中,居高临下,见到波斯女身边地浓烟扩展极快,几个兵卫这时候也是冲了过来,他们却没有司马长安和李善衡的经验,长吸一口气后,摇摇晃晃的栽倒,其余的兵卫见了心中大惧,被浓烟逼的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李善衡见了不由心惊,才要闭气冲进烟雾中杀了贝培,陡然间一道寒光从浓烟中射出,直奔他而来。李善衡一声冷笑,伸手拿住了掷来的长剑,举重若轻。贝培掷来的势若奔雷的一剑在他眼中实在算不了什么,只是让他多了件兵刃。

    见到殿门处一窝蜂地士兵,殿门居然还没有关上,李善衡不由暗骂这帮武卫吃屎长大地货。见到浓烟已经成团,分出一线向殿门快速冲了过去,李善衡知道波斯女要跑,心道这如果也让你跑了,老子也不用混了。四方馆此刻已经混做一团,鬼哭狼嚎,完全没有了方才喜气洋洋的情形,很多外使准备了节目和家伙,就等着上演赚点封赏,这会儿一冲,混乱非常。李善衡提气高呼道:“刺客只有一人,大家不要惊惶,随意走动者,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他危机之时行权宜之计,这一声喊后,大殿稍微安静了些,却见浓烟已经到了大殿出口处,所有兵士都是硬着头皮冲上来拦截,突然哎呦妈呀,咕咚咕咚的摔倒一片。

    “烟中有毒,烟里有毒。”众兵卫都是大声喊,不由四散开去,李善衡大恨,持剑早早地拦截在殿门前,一夫当关。

    浓烟迅即冲到,李善衡目光敏锐,发现波斯女隐约就在浓烟之中,神色凛然,大殿那面的李敏却已经高声道:“你们还站着做什么,快煽走烟雾,莫要熏着了皇上。”

    拿团扇的宫人这才醒悟过来。纷纷聚到圣上面前,呼地煽了过去,浓烟才有蔓延过来的迹象,愣生生的全部给煽了回去。守卫的武卫大臣也是在找趁手的东西当扇子煽风,只怕一丝毒烟熏到了圣上。

    杨广高高在上,浓眉紧缩,漠视下方混乱一片,萧皇后脸色苍白。只是压低声音道:“圣上龙体要紧。不如先走?”

    “想朕乃大国天子。众外使面前一个刺客就吓的朕惶惶而逃,成何体统。”杨广皱眉望着殿下,叹息道:“若论忠心,看来还是以李家,司马爱卿为忠。”

    群臣见到刺客只有一人,倒都是反应过来,和卫士一样守护在圣上身前。听到杨广叹息,都有些脸红,又有些摇头,刺客是杀李浑,李敏和李善衡都是善于混淆视线,这一反应过来抢先围剿刺客,高喊保护圣上,反倒变成忠君之举了。

    烟雾中嗖嗖的穿出几人。倏然从殿门穿过。李善衡挥剑不及,不由诧异,搞不懂刺客怎么还会分身之术。才要拿剑刺去。突然觉得右手手掌有些麻木刺痛,手臂运转不灵,不由大骇,来不及阻挡刺客,自己性命要紧,脚下用力,跳到一旁。

    群臣或远或近,都知道李善衡武功高强,虽然殿门处的兵卫守护不利,可有李善衡坐镇,料刺客无处可逃。司马长安并没有追过来,只是指挥卫士守在圣上之前,怕万一再来个刺客,伤及圣上,自己就算把波斯女斩个七段八段地也是功不抵过,众人都对李善衡有着莫大地信心,却没有想到李善衡突然跳到一旁,甩了宝剑,都是大奇。

    群臣不明所以,李善衡却是苦不堪言,他右手不知何时已经起了一层层地大水泡,看起来都有些骇人,他这才明白波斯女的一举一动都是大有深意,烟雾中掷出长剑不是为了要射杀他,而是想要让他接住宝剑,她在拔剑掷剑的过程中早就下了极为厉害的毒药在剑柄上,李善衡哪里想到这点,恃技接过宝剑,一直没有留

    到毒性发作了才是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只是药性虽猛,却只是外伤,倒让李善衡放下点心事。

    李善衡跳开,烟雾中又是飞出了七八个人影,连珠箭一般,李善衡甩手不及,却知道跑了刺客的严重性,还想去捡地上的宝剑,醒悟过来暗骂自己的愚蠢,左手抢过一支长戟,已经跃出了殿门之外,外边守卫兵士已经向这个方向奔过来,嚣杂一片。

    司马长安是掌管宫中禁卫一事,所以可以持剑在四方馆卫护,董奇峰掌昼夜巡察,独孤机却主要负责宫外地事宜,二人已经发现四方馆的不好,早带着兵卫冲过来,见到李善衡气急败坏的冲出来,右手连甩,左手持戟,都是高声喝道:“李中将,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善衡见到二人警惕的望着自己,长吸一口气,平息了恼怒的情绪,“有刺客要害圣上,如今已经冲出了四方馆,我是出来擒拿,两位大人可见到可疑的人物没有?”

    薰奇峰和独孤机望着殿外昏厥的卫士,眼中有了怀疑,李善衡这才知道波斯女狡猾异常,她用毒烟熏倒了多人,方才更是掷出了这些晕倒的卫士混淆视线。见到薰奇峰和独孤机不语,李善衡怒声道:“此事事关重大,你们可是不信?要知道跑了刺客,你们二人都有罪责。”

    “李大人莫急。”薰奇峰问道:“现在圣上如何?”

    “圣上平安无事。”李善衡回道。

    “独孤大人,你留人守卫圣上,老臣和李大人去追拿贼人。”董奇峰到底经验老道。独孤机点头带兵卫守住四方馆地殿门,不要说人,苍蝇都是飞不出来。李善衡心中大恨,若刺客真地杀了皇上倒让他开心,只是刺客刺中了李浑,如今生死不明,若不抓住刺客,那李阀真的颜面无存。

    “李大人,我和独孤中将是从正面赶来救援,这一路并没有见到可疑人物。”薰奇峰犹豫道:“这么说贼人可能从两翼逃走,不如你我分头去追。还未请教大人刺客是什么摸样?”

    李善衡皱起眉头,向董奇峰解释刺客的长相装扮地同时,却是查看地上留下地痕迹。这里扫的干干净净,半点积雪都无,可是波斯女中了一剑,怎么地上一丝血迹也没有?

    有感波斯女的变化多端,李善衡都有些怀疑她会幻术,司马长安的一剑未刺中她也是说不定的。只怕波斯女走远,李善衡无奈之下,只能说道:“不如董大人从左边进行搜捕。我带人向右方查看?”

    薰奇峰连连点头。“就依大人所言。”

    二人分路追击。李善衡沿着四方馆向右行了数里,询问四周兵卫,都说人影不见,李善衡暗自皱眉,波斯女打扮特异,要是路过这里,没有理由不被别人发现。思索四方馆内的波斯女的一举一动。陡然想到了什么,跌足道:“他,中了这个狡猾妖女地奸计。”

    他想通了什么,不顾身边兵卫地诧异,疾步回转,可到了四方馆后才发现,这里已经风平浪静,浓烟早就被清除。外使此刻正在鱼贯而出。圣上和一帮大臣都是不见了踪影。显然杨广被刺杀干扰了心情,不想再把百寮宴开下去,众外使也是为自己地安危着想。早早的回转。李善衡四下张望,脸色大变,见到李敏居然还在,显然等候自己,快步上前压低了声音道:“叔父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敏皱眉道:“现在还是昏迷不醒,可能是惊吓过度,圣上已经找御医来看。善衡,难道以你之能,还是没有抓住刺客?”

    李善衡恨声道:“我中了妖女的奸计,她没有出了四方馆,想必趁乱躲在馆内,现在才走。”

    李敏只是想了下,就恍然道:“不错,当时场面极为混乱,我也因为叔父遇刺乱了分寸。波斯还有几个表演魔术的箱子,莫非她用浓烟掩盖的时候,躲到箱子里面?她故意丢人出去,就是引你出去追踪?”

    “多半如此。”李善衡叹息道:“此人善变,一举一动都是老谋深算,就连你我的应变都考虑在内,绝非等闲之辈,我这就去找箱子的下落,说不定能抓住妖女,可那些波斯人怎么会被圣上轻易地放过?”

    李敏轻叹一声,“波斯虽远,可在这里人数众多,影响广大,圣上自诩圣明,那些波斯人都说不知道此事,他也就先放走了他们,只说跑了和尚跑不了庙,要是事后查明波斯女和他们有关,再严惩不贷。”

    李善衡连连冷笑,哑着声音道:“我只怕圣上高兴还来不及,我先杀了妖女,再说其他。”

    李敏低声道:“善衡,你我心知肚明就好,你一切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李善衡冷笑道:“你放心,那个妖女饶是变化万千,也奈何不了我的。”李敏想要说些什么,终于还是压低了声音,“那你先带人去找,只是无论事成与否,都要第一时间回来找我,我有事和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李善衡点点头,心中气恼,只想抓住那个波斯女,将她碎尸万段。他久在东都,呼风唤雨,什么时候吃瘪如斯?可波斯女虽然武功不如他,却在他眼皮底下伤了他叔父,还是大摇大摆的逃命,让他如何不恼?

    问明波斯人的去处后,李善衡带几个护卫快马追过去,寒夜清冷,马蹄急促,踩到人的心中一样,众外使陆续向天津桥的方向走去,听到如此紧迫的追兵,都是自觉的躲到一旁,等到李善衡走后,指指点点,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李善衡听到外使地议论心中怒火更炽,眼看要追到太微城端门地时候,眼前一亮,几个波斯人正赶着车子向城门赶去,虽然是不紧不慢,但车子上赫然排列几个箱子,容人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李善衡久在东都,知道在东都中,波斯人算是最多的外国人之一,南市丰都附近就都是波斯风情的庙祠宇观,他们经常在百姓面前表演什么杂耍魔术,自

    和大变活人都是经常上演地节目。

    这次波斯除了歌舞之外,还要在圣上面前表演大变活人,李善衡武功高强,人也不笨,知道箱子中定有暗格,只是这次事发突然,他的一举一动简直可以说是被人牵着行走,一时间倒忘记了这点。

    李善衡离波斯人渐近,人在马上,长啸一声,已经马上跃起,扑到几个波斯人的马车前面。他这招也是先声夺人,让几个波斯人兴不起反抗之意。

    几个波斯人都是有了慌张,叽里咕噜地大叫,当先的一个年长之人颤巍巍的走上前来问道:“尊敬的大隋将军,你拦我们的路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老者碧眼卷发,满脸的皱纹,声音暗哑,有些畏惧的望着李善衡。

    “拦路为什么。你们心知肚明。”李善衡冷眼望着几个波斯人。心中有些失望。这几人都是有些害怕。但是转瞬镇定了下来,看到他们有些淡漠的神色,李善衡开始怀疑起自己地判断。

    “大隋地天子已经开恩说,此事和我们无关。”老者咳了声,辩解道:“我们和那女人真地没有瓜葛的,我们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刺杀大隋的大臣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李善衡听到老者说话啰嗦。有些不耐,伸手从兵卫手中拿过把宝剑,连挥几下,马车上的箱子转瞬四分五裂,几个波斯人都是大怒的围了上来,叽里咕噜个不停。李善衡只是望着箱子,里面果然是有暗格,可却是没人。李善衡大失所望。翻身上马,不管波斯人的怒骂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几个波斯人望着李善衡远走。又骂了几句,这才不情愿的收拾起散乱地箱子,赶车向端门走去。他们都是异域人,城兵并不为难,几人过了天津桥,来到个僻静的地方,一个波斯人用中原话向老者问道:“去哪里?”

    老者脸上皱纹更深,用手紧紧的按住小腹,轻声道:“当然先是要去南市,我们要防备有人跟踪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少了嘶哑,听起来绝对不像是个老年人。

    波斯人有些尊敬的望着老人,“你能不能挺得住?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。”老者终于还是坐在马车之上,淡淡道:“为了逃命,挺不住也要挺的。”

    他松开了捂住小腹的手,手掌边缘满是血迹,嘴角抽搐几下,却是在想,好在萧布衣没有出手,看来裴小姐算准了他的性格!只是他奋不顾身的样子,难道真地认出我来,在他地心目中,我的性命比他的前程还要重要吗?

    老者当然就是贝培!

    李善衡当然不知道贝培玩了个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地把戏。事实上贝培的确是诱使众人都以为她逃出四方馆,趁烟雾弥漫再加上混乱的功夫,躲入了箱子之中,箱子中早有衣物和止血药物,她被司马长安一剑刺穿腹部,要是常人多半毙命,可她并非常人。她自加入裴阀以后,接受的就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训练,懂得逆境求生,所以被刺了一剑后还能止血换衣,稍微化妆下,又将箱子里的血迹擦的干干净净,不然早被李善衡看出了破绽。她在箱子中跟随波斯人出了四方馆,知道李善衡可能会想到这点,她不躺在箱子里,却采用障眼法出了箱子,摇身一变成了个老者。李善衡很多事情想得到,却是差了一步,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箱子之上,却做梦也没有想到,和他侃侃而谈的波斯老者居然就是他极力想要捉拿的波斯妖女!

    李善衡一股怒气无处发作,回到李宅的时候,却已经镇静下来。他知道刺客能活,是因为她的计划周密,而且有足够的冷静,自己现在需要的也是冷静。

    见到李敏的时候,李善衡还是无奈的摇摇头,李敏见到他的神色已经知道了结果,安慰道:“善衡,你做的已经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说什么?”李善衡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很冷静,就算失败也不急躁,这已经做的很好。”李敏轻轻叹息声,“你要知道,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危险之地,不冷静的结果就是死!”

    李善衡沉默下来,“叔父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没有性命之忧。”李敏叹息道:“可是圣上已经把他接到了宫里,说是疗伤。”

    “是被昏君软禁了?”李善衡皱眉道。

    李敏半晌才道:“今日的事很是蹊跷,善衡你难道不觉得?”

    “我只觉得刺客是在那个昏君的授意下来刺杀叔父。”李善衡握紧了拳头,“大哥,先是你被刺,然后最近又出来了什么李氏当为天子的谣传,虽然那个昏君表面上对所有人说他不信谣言,可谁都知道他内心猜忌极重,这次刺杀叔父我怀疑就是裴阀搞的鬼!他们已经准备开始对我们动手,大哥,我们不能坐以待毙。”

    李敏缓缓点头,“叔父老了,前几日他竟然对我说,圣上说我洪字犯了当年先帝梦境的忌讳,希望我能自裁。”

    李善衡瞠目道:“昏君真的这么说,大哥,你不能死,你死了,李家在东都就不会存在!”

    李敏微笑道:“我当然不会自裁,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,想个方法让昏君自裁才好。”

    李善衡精神一振,“大哥说的极是,只要希望大哥想出妙计来,大哥说一声,我就是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二人相视而笑,窃窃私语起来,灯光一照,拖了两个长影在纱窗上,颇为诡异!

    。

    隆重推荐天堂羽大神的架空历史类新书《超级状师》书号1053180这个yd的大神和我抢饭碗了,呵呵,简介我只看到:美女与正义齐飞,香艳共诡辩一色。看《超级状师》带领你走进一段香艳又刺激的状师传奇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