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一六十节 便宜行事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布衣求见杨广的时候,正碰上兵部尚书卫文升。

    卫文升碰到萧布衣的时候,正想着如何处理李靖的事情。李靖是有才,更有领兵的能力,谁都知道放在京都闲置是浪费,再加上他和萧布衣交情很不错,这次押运辎重马匹更是克服重重困难,甚至张须陀都来奏折称许,不升职情理上是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这世上并非有能力就能做大官的,卫文升觉得选曹七贵的哪个能力都不如自己,可位置都在自己之上,萧布衣好像也没有什么本事,偏偏官运亨通,风头盖过自己。你想上位,第一要能攀,第二要会踩,这样上下借力才能爬的高。卫文升觉得自己攀错了大树,十分的懊丧,可李靖要说在官场上混,经验比他还是差了许多。李靖又姓李,如今朝廷正对李姓大肆下手,虽然圣上说不连坐不连坐,可除了李渊外,少有人能不被牵连的,不是被斩头就是被流放。不知道圣上对李靖的心意到底如何,自己倒是左右为难,只怕揣摩错了皇上的心意。

    见到卫文升一张灶王爷的脸,黑黑的好像才从炉灶下钻出来,萧布衣送上恭喜发财的笑容道:“卫大人,这么巧?”

    卫文升也挤出点笑容,“少卿,是有点巧,我是圣上召见,你也是吗?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,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块美玉来,“卫大人,这是我的家传美玉,辟邪增运。我看大人最近气色不好,多半休息不好。只希望这玉能给大人带来点好运,下官就是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卫文升忍不住摸摸脸,“我也觉得最近精神很差,少卿费心了。”伸手接过萧布衣地玉,卫文升看看,美玉倒不算稀少名贵,更不知道萧布衣偷师红拂女。只觉得这小子没有什么能力。但是人情世故很是练达。转念一想。人情世故其实也算是一种能力,这小子最近飙升的快,圣上甚为器重,他拿这块玉出来,不是暗示卫隽的那事吧?想到不成器的儿子,卫文升就是大为头痛,心中惴惴。他就那么个儿子,还指望养老送终,可最近总是为了李媚儿要死要活的。这种儿子,有了老婆忘了爹的,为了李媚儿,恨不得让他老爹去送死,真的不孝。可再不孝也是他的儿子,卫隽刺杀萧布衣虽未成功。难保萧布衣不暗地下黑手。如此一来,自己更不能明里得罪了他。

    二人并肩入殿,卫文升抬头望过去。见到宇文述也在,心中咯噔下,圣上地脸色看不出阴晴,旁边居然还有个道士。

    道士仙风道骨,卫文升居然认识,实际上现在京城不认识这个道人地已经很少,都说这个道士相面算命极准,叫做袁天罡,最近一段时日声名鹊起,却只在街上摆摊算命,贫富等同看待,甚得百姓地称许。只是没有想到,如今他居然也到了圣上的身边,想起了那个安伽陀,卫文升心中凛然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个道士就是宇文述找来的,不知道这次又会有什么腥风血雨,卫文升悲哀的想。

    别人或许不清楚,卫文升却对这里的猫腻心知肚明,李浑有个小妾是宇文述的妹妹,不知情的都以为李浑是宇文述地妹夫,这两人还不是穿着一条裤子行事,其实大大不然,宇文述早就想整李浑一把,原因却是由来已久。当年李浑还不是申明公的时候,老子李穆死了,却被孙子李筠承袭了申明公的爵位,李浑很不爽,就让李善衡把李筠干掉,却让和李筠有过节的李瞿昙抵命。李筠一死,李浑怕申明公的爵位落在别的孙子脑袋上,于是就找大舅子宇文述,说你能帮我得到申明公的爵位,我每年就送你一半的国赋。朝中七贵没有不贪财地,以宇文述最为厉害,人老了,也没有别地盼头,官也坐到了顶,还不就是财宝最让人满足。宇文述费尽力气通过杨广在先帝面前说情,这才给李浑申请到申明公的爵位。只是口头的许诺谁都会做,白花花地珠宝送出去谁都肉痛。李浑只给宇文述送了两年的国赋后就再也不提这个茬了,这是个暗地交易,少有人知道,又不能让刑部大理寺处理,宇文述吃了暗亏,早就对李浑不满,圣上想要铲除李阀,宇文述第一个报名。李氏当为天子的谣言传出来后,很多大臣都觉得,就是宇文述让安伽陀所说,事后害怕泄露秘密,这才杀了安伽陀灭口的。

    宇文述是夜猫子进宅,无事不来,这次找袁天罡过来,难道是宣告又一轮清洗的开始?

    卫文升心中忐忑,先把抄家事宜说了下,杨广有些心不在焉的听,听完后挥挥手道:“卫尚书,听说李靖最近表现不错?”

    卫文升偷偷望了眼皇上,看不出他的心意,搞不懂他为什么提起了李靖,只好道:“回圣上,李靖押运辎重军资到了齐郡,协助张将军击溃卢明月,这有张将军的奏折。”

    他不提自己的看法,只是把张须陀的奏折送上去,心道管你李靖死活,和我无关的。提点也是张须陀的事情,要怪你也怪张须陀去。他现在风口浪尖上,不求有功但求无过。

    杨广接过了奏折翻了翻,放到一边道:“卫尚书,你这奏折送上来的可晚了点,宇文爱卿早说了李靖的事情,说李靖是个人才,应该重用才是。”

    卫文升得到了口风,慌忙道:“李靖的确是个人才,老臣也是如此认为,只是最近忙于和大理寺交涉,一时忽略了李靖,还请圣上责罚。”

    杨广听到卫文升的暗示,这才想起李靖也姓李的,沉吟下,“宇文爱卿,你觉得应该如何封赏李靖的好?”

    宇文述施礼道:“回圣上,李靖此人不擅交际。长于领军,河南道,江都两线有张须陀

    充征讨盗匪已经是绰绰有余,如今大隋和突厥关系日突厥兵扰边掳掠地事情发生,民不聊生。老臣觉得,如果派李靖去边陲重镇马邑协助王太守的话。多半算是量才使用了。”

    杨广微微点头。望向卫文升道:“卫尚书。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卫文升慌忙道:“老臣深以宇文将军所言为然。”

    要说如今朝廷中,最会拍马屁的当属王世充,可要说最会揣摩杨广心意的,当属宇文述。杨广还是身为晋王,镇守江都的时候,就和宇文述关系颇为密切,宇文述当年卖力为杨广拉拢朝中重臣杨素。有这几人的支持才能扳倒太子。杨广能当上这个皇上,宇文述可以说是功不可没。宇文述协助杨广取得了皇位,却不居功,最善于迎合拍马,是以如今七老八十还很受杨广重用,就因为如此,当初宇文化及犯了死罪,宇文述雪地求情。杨广才是于心不忍。宽免了宇文化及。卫文升知道宇文述既然提议,多半早和圣上商量,自己没有必要螳臂挡车的。

    “萧布衣。你觉得呢?”杨广终于望向了萧布衣。对于萧布衣,他向来不唤官名,直叫姓名,一方面是高高在上,一方面却是对萧布衣已经颇为亲切。

    萧布衣没有想到不等自己要求,李靖看起来就能升迁,难道红拂女的家传美玉终于有了疗效?沉吟下,萧布衣施礼答道:“回圣上,有卫尚书和宇文将军在此,布衣怎敢多言。”

    杨广其实最满意地就是萧布衣这小子知道分寸,而且忠心耿耿。他多数时候喜怒不形于色,可见到萧布衣吐血来救自己地时候,已经对这人大为赞赏。再加上萧布衣有时说地虽然忤逆,有时却说的极为和自己心意,和王世充肆无忌惮的拍马有着异曲同工的效果。在他看来,如今宇文述,裴茗翠,萧布衣和王世充四人都是他的忠臣,他这个当皇上的当然不希望几人起了冲突。他有件事情想要萧布衣去做,可又怕萧布衣不能尽心尽力,这才找宇文述商量,宇文述是恨不得一脚把萧布衣踢出东都,却采用曲线策略,说要解决了萧布衣的后顾之忧才好,所以他们才提及到李靖,谁都知道李靖和萧布衣莫名地好,既然如此,赏李靖个官也算是化解私人恩怨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萧布衣当然不知道这里的曲折,只为李靖高兴,却不忘记问一句,“只是不知道两位大人觉得,李靖到马邑做什么官才好?”

    “马邑郡丞尚有空缺,”宇文述微笑道:“王太守日益年老,正需要李靖这种人去帮手,圣上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杨广点头,“既然如此,那按功行赏,就升李靖为马邑郡丞,择日上任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郡丞从五品,对李靖个六品官来讲,的确是算升迁,更重要的一点是员外郎只是养马,郡丞管人却有了实权,何况到边陲抵抗突厥兵对李靖来说,也算是个历练,以后天高皇帝远,且是逍遥没人管,也是快哉。

    讨论完李靖的事情,杨广沉吟下,“萧布衣,你前几日在瀛洲殿的时候,说想要南下巡视牧场?”

    “微臣的确有这个意思。”萧布衣有些诧异,望了袁天罡一眼,见到他向自己微笑,不解其意。

    “南下也是好事。”杨广突然道:“不过朕倒想让你先南下做一件事情,不知道你可否愿意?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道,我可以说不吗?只是前段时间还是不准,如今怎么会突然转了风向?

    “不知道圣上有什么事情,尽管吩咐就好,微臣定当竭尽所能,不辜负圣上所托。”

    杨广颇为满意萧布衣地态度,“朕这几日总是做一个梦,颇为伤感。”略微显得地有些犹豫,杨广摆摆手道:“朕的梦具体如何你并不需要知道,你只需要知道做什么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需要做什么?”萧布衣问。

    杨广看了袁天罡一眼,“袁道长,你说给萧布衣听。”

    袁天罡取出个三个锦囊,郑重的交给萧布衣道:“萧大人,你所做地一切这里都有吩咐。按照锦囊中所说去做即可。但是要切记,五月初五之前三天要沐浴斋戒,焚香悼念,等到五月初五那天,亲手种下七七四十九棵杨树,八八六十四棵柳树,不能假手他人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有些发愣,接过了锦囊想要看看。袁天罡却是伸手止道:“萧大人。为防时机有变。这第一个锦囊要在出了东都后才能拆开。第二个锦囊需要在四月初四才能查看,第三个锦囊却是要在江都五月初二打开最好,切防泄露了天机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好笑,不明所以,望了杨广一眼,见到他点头,只好恭敬做戏道:“谨遵道长吩咐。”

    无论如何。他可以不用留在东都勾心斗角,至于种杨种柳的总比看杨广脸色行事的好。

    “圣上,萧大人是为圣上做事,贫道却怕圣上派他前往江都泄露了天机,若有人暗中破坏,贫道的一番准备多半不灵了。”袁天罡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那依照道长的意思是?”杨广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贫道不敢妄言。”袁天罡望了宇文述一眼。

    宇文述沉吟片刻道:“那不如这样如何,为防止有人破坏,就由圣上下旨。给萧少卿一个旨意。明里让他巡查大隋马场,便宜行事就好。若有需求,地方官员务求尽力协助。不知道圣上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便宜行事四个字的时候,头一回觉得宇文述这个老头比较顺眼。虽然对前因后果还不很清楚,但是他多少明白点,那就是杨广做了个梦,宇文述找袁天罡给杨广解梦,结果杨广就让他出东都做件事情,宇

    次找到了安伽陀就是为了捅李浑一刀,这次找袁天罡他萧布衣踢出东都,他宇文述让萧布衣出去便宜行事,他却好在东都便宜行事。可宇文述就算老谋深算,以他的头脑和心性也是想不到,萧布衣本意就不想在东都,因为宇文述一辈子都在圣上的身边,只觉得呆在圣上身边那是最舒服地。

    “宇文爱卿说地很好。”杨广点头,“萧布衣,那我就赐你密诏一道,便宜行事就好。至于南下具体在什么时候,就让袁道长给你算个日子吧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出了宫中,第一时间找到了袁天罡。

    袁天罡住地宅院看起来大不一样,多了很多真鸡蛋和大白菜,看起来可以吃到地老天荒。

    李淳风吃着煮熟的鸡蛋,眼睛斜看起来有点像是蛋白,见到了是萧布衣,慌忙跳起道:“萧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找你师父有事。”萧布衣径直说明了来意。

    李淳风毕恭毕敬的给萧布衣倒了杯茶后,自动的走到院门处坐下吃鸡蛋,仿佛要把十几年欠吃的鸡蛋这几天吃完。袁天罡见到萧布衣却是没有什么诧异,第一句就是,“萧大人,宇文述不想你在京城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倒是猜到了。”萧布衣微笑道:“可我实在不明白圣上到底要让我做什么,道长想必知道的,还请莫要让我在这个闷葫芦发酵了。”

    袁天罡微笑道:“萧大人实在大量,竟然看不出丝毫郁闷之气,而且今天看起来神清气爽,心结已去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不能不佩服袁天罡看相的确有一套,“袁道长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前几天圣上做了一个梦,”袁天罡解释道:“梦境是关于宣华夫人地,圣上因此十分不安,宇文将军知道圣上的心思,就找上了我。对了,还没有谢谢萧大人当初的尽心帮助,不然我师徒只怕现在还在吃着箩卜白菜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道:“举手之劳而已,道长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?”袁天罡喃喃道:“做人就难在这个举手之劳,萧大人心胸坦荡,做事不求回报,贫道发自内心的佩服。因为我在东都已经颇有了名气,宇文将军才能找到我,宇文将军找到了我,贫道才有机会自给萧大人出计南下,这算不算是循环因果呢?”

    萧布衣怔然半晌道:“我只信公道自在人心,管别人如何去想,自己问心无愧就好。”

    袁天罡缓缓点头,“萧大人说的极好,贫道深以为然。宇文述找到贫道后。就给贫道珠宝,让贫道解梦把你弄出京都,贫道也知道萧大人在京都看似风光,却并不愉快,遂自作主张,这才解梦说,宣华夫人早逝,如今备感凄凉。这才托梦以寄相思。圣上问贫道这世上是否真的有前生来世。若是有地话。他能否来世和宣华夫人再续前缘。贫道说,圣上若想来生和宣华夫人重聚,再续前缘,当要行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拍案道:“道长高风亮节,布衣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彼此彼此而已。”袁天罡笑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急声道:“圣上怎么说?”他对杨广的喜怒无常和薄情寡意早已厌倦,放弃了劝说杨广地念头,没有想到袁天罡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劝说杨广。他可知道,那是冒着杀头地危险。如果要说劝说杨广还有机会的话,只能凭借对宣华夫人的爱来劝说,杨广暴戾地性格稍微改下,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。

    “他当然十分恼怒,”袁天罡苦笑道:“要不是我算宣华夫人颇准,说不定就把我拖出去斩了。他说他成大业之人,行的大善。一劳永逸。我们不懂地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默然半晌才道:“那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圣上还是惦记着梦境,也就大量地对贫道既往不咎。”袁天罡微笑道:“他问我如何行善,贫道就说。当以节俭为重,少求铺张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怎么说?”萧布衣问。

    “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问我还需要做什么。”袁天罡道:“贫道看积习难改,只好先求小成,就说宣华夫人要来世和圣上再续前缘地话,必须圣上找一贴心的亲人,在五月初五去宣华夫人的埋骨之地,在周围三里种上杨柳之树,杨柳通杨留,也就是圣上想留,这样的话,当可再续前缘。只是这贴心的亲人命当属火,亲手植下杨柳之树才能驱邪赶鬼,守卫宣华夫人,圣上想了半晌想不出何人,萧皇后却提及了你,拿出你的生辰八字,贫道一看,就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袁天罡捋髯微笑,萧布衣却是敬佩交加,“道长能看出我命当属火?”萧皇后那有自己地生辰八字不足为奇,多半是袁岚给了,可是袁天罡什么都不问,竟然能看出他的命格,那还是很有门道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也无关紧要。”袁天罡哈哈笑道:“就算你不属火,我也能找托词让你去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倒搞不懂袁天罡的深浅,拱手笑道:“多谢道长仗义出手,救布衣出了东都,看来好人好报一点不假。”

    袁天罡微笑不语,目光满是赞赏。

    “道长,布衣有一事想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前世今生究竟有没有这回事,布衣对此深为困惑。”萧布衣凝声道。

    袁天罡望着萧布衣的脸,微笑道:“前生来世信则有,不信则无,贫道为世人化解,无非安心而已。只是像萧大人如此,做事坦坦荡荡,光明磊落,何求前生来世?”

    萧布衣倒有些惭愧,“道长过奖了,你说的不错,有一天过好一天就好。对了,道长,你说的三个锦囊是怎么回事?难道一定要我到时再看吗?”

    “行

    事,当借神秘之功,”袁天罡笑道:“若不神秘,这小了很多,古往今来成事,大多如此。不过萧大人既然知道始末,也应该知道贫道地锦囊虽然三个,不过也是便宜行事四个字而已。只是贫道锦囊上说地事情,萧大人在地方官面前还要做足功夫,不过以后万一有了闪失,大可推到贫道的身上,就说锦囊安排,贫道不才,倒可为萧大人圆场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大为感动,“得遇道长实乃布衣三生幸事,指望有缘再聚!”他说完告辞,袁天罡送萧布衣出了院门,望着萧布衣的背影,喃喃自语道:“你放心,我们还会有见面地一天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辞别袁天罡,径直去找李靖。袁天罡算他三日内出东都最好,萧布衣想着先和朋友说一声就好,他在东都仔细算算,风光是风光,李玄霸已死,也就李靖这一个真心朋友而已。

    到了李府,李靖红拂都在,红拂女见到萧布衣。热情的迎上来,“三弟,可是有了消息?”

    萧布衣也习惯了红拂女地直接,微笑道:“所求的官位也不知道二哥是否满意。”

    红拂女才要说什么,李靖已经叹息道:“三弟何出此言,你二哥就算丢官其实也不想三弟求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三弟不是求人,只是举手之劳而已。”红拂女摇头道:“你看三弟坐到太仆少卿这个位置可曾求过谁了?”

    李靖无语,萧布衣却是笑道:“嫂子过奖了。我也是把你的家传美玉送出去才有效果的。圣上说要把二哥外派到马邑做个郡丞。官是升了,但恐怕会辛苦一些。”

    李靖拍案而起,大喜道:“三弟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李靖的欣喜,知道他只愁没事做,倒从不怕有仗打,很为他高兴,“当然是真地。我何尝骗过二哥。”

    李靖一把握住萧布衣地手掌,感激道:“三弟真知我心思,李靖以后不愁没有用武之地。当初东郡碰到徐世绩地九军八阵的时候,我觉得虽是巧妙,却是过于繁琐呆板,八阵图由来已久,诸葛武侯将上古黄帝,姜太公。管仲。孙武等人的阵法改进完善达到了巅峰,是为八阵,只是九军指挥过于繁琐。非有大智慧之人难以发挥出威力,若是碰到平庸之将,只怕适得其反。为兄齐郡遇雪落,见梅开,想出六花阵之法,当可用在突厥兵的身上,岂不快哉?”

    萧布衣含笑道:“二哥莫要感谢,若说感谢,还是宇文述让你去的马邑。”

    李靖愣住,等听到萧布衣把诸事说了一遍后,沉声道:“红拂,你先出去给我们买点酒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次红拂女倒不啰,李靖等红拂女离开,当先道:“三弟,我只怕宇文述会对你下手,你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愕,转瞬醒悟过来,“你是说他会安排人手在我出东都后杀我?”

    “这不过是种猜测。”李靖沉吟道:“三弟,你要知道宇文述这人眦必报,当初李浑的事情过了十数年,他还是记在心上,如今找机会陷害李浑入狱。你可是让他家吃了大亏,以他的性格,如何能不想着报复?他若是假意为我求官,向你示好,多半是让你麻痹大意,在东都对你下手多有不便,万一事情败露,只怕弄巧成拙。他如果如袁道长所说,多半知道了你行走地路线,到时候只要买通个巨盗伏击你,杀了你把责任推到地方官的身上,神不知鬼不觉呀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毛孔竖起,心想姜还是老的辣,李靖百战百胜,固然是用兵如神,心思缜密,经验老道也是决定性的因素。他没有想的如此深远,只觉得远离东都,远离宇文述不就了结,怎么会想到前途危机四伏。

    “那我变换路线吧。”萧布衣有些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变换路线当然也是个办法,只是并非一劳永逸。”李靖摇头道:“兄弟,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跟随李靖到了后院,李靖从柴房中拖出个箱子,苦笑道:“我也不知道大哥是否会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何出此言?”萧布衣疑惑问。

    “三弟你得大哥传授易筋之法,大哥当初说了,只要你磨练数年,成就当是不差。只是我给了你这些东西,我只想对你说,非到万不得已不要使用。”李靖翻开箱子,里面寒光一片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萧布衣见到箱子里面的东西千奇百怪,想起了贝培找李靖做的箱子,不由心中大寒。

    “习武之人,当求发挥自身最大的潜力。”李靖微笑道:“你若是只仗着旁门左道取胜,终究还是难成大器。你武学当有大成,我给你了这些,只怕你养成依赖地性格,不思进取,那武学成就只怕会让大哥失望地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道:“原来如此,只是我虽向往武学大成,若历山飞之流碰到我,只怕等不急我大成就会下手了。”

    李靖哈哈大笑,伸手拿起一个小小的圆筒,装在手臂上,拳头倏然紧握,圆筒‘崩’的一声,已经射出了一只弩箭,快若电闪,插到对面地大树上,竟然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萧布衣暗自骇然这种弩箭的威力和设计巧妙,居然是靠手臂的肌肉运作触发,端是防不胜防,李靖自傲笑道:“这是为兄研究的弩箭,一筒十只,胜在速劲锋锐,如果出乎不易的话,不要说历山飞,就是泰山飞过来也让他讨不了好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