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一六二节 水寒人暖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然说是南下,可萧布衣几人却从东都的北城喜宁门向今已是早春,黄河之水早早的解冻,虽然隐约还能见到河道上冰屑散布,通船却已经没有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乘黄丞刘江源出了东都,马上毕恭毕敬道:“大人,根据你的吩咐,这南下的第一站是宋城的清江马场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觉得我们好像是在北上。”萧布衣到现在还算是个路盲,很多地方并不知晓,最近都在草原,马邑,东都附近转悠,出了东都城后,很是茫然,好在还分得清东南西北。

    刘江源答道:“回大人,宋城在梁郡以南,本来若是骑马,我们可以一路向东南进发。不过前太仆少卿不喜奔波,很多时候都是乘船过去,属下只怕大人辛苦,这才准备乘船顺黄河而下,然后转通济渠顺流向南,正好路过清江马场,那样大人可以少了很多奔波之苦,不知道大人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萧布衣暗道,这当官的就是舒服,一路上都有人准备的妥妥帖帖,哪里像在出塞的时候,浴血搏命,大是艰辛。

    “一切按你说的办就好,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通知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刘江源含笑道:“属下不敢说通知,应该说是回禀需要大人亲自处理才好。”以往的宇文化及出巡,太仆府都是出了十数人,前呼后拥,像萧大人这样只带了他出行的时候倒是头次见到。不过眼前这个大人有事自己抗,有福大家享。倒是让他心中钦佩,单说上次乘黄令赵成鹏惊马惊吓了公主一事,要是放在以往,多半早被宇文化及重责,可萧大人赔着笑脸给公主道歉,等回来后,只说了句以后小心,再无别的话语。让所有地属下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阿锈周慕儒一左一右的在萧布衣身边。有如门神般。都是意气风发,从未有过的风光。贝培一如既往的冷静,只是少了些冷漠。孙少方却是骑马过来笑道:“萧大人难道是头次下江南吗?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,“孙兄想必是老马识途的。”

    “萧大人叫我少方就好,”孙少方汗颜道:“叫我孙兄实在折杀我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道:“孙兄当然比我年长,叫声孙兄不足为过。”

    孙少方无奈摇头,“萧大人是朝官中少见的谦虚。怪不得大伙都服你。兄弟我倒是下过几次江南,不过都是跟着圣上的,这次有幸跟着萧大人轻松一次,也算是难得地美差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道,等到宇文老头找人暗算我地时候,你就知道是不是美差了。他虽知道旅途绝非看起来很美,可却也不怕,他实在是经过太多血地征战。早就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“其实坐船的确是比骑马舒服。”孙少方回头望了眼众禁卫,“我们加在一起也有二十多人,二十多匹马。最少也要准备三艘大船才好。”

    众人只行了半天就到了黄河官渡,众禁卫本来还是脸色严肃,搞不懂这个萧大人底细,可见到他一路上谈笑风生,丝毫没有官架子,倒是很快的打成一片,都觉得跟着这个大人实在不错。

    官渡的人员先验了众人的文书,他们常年负责船只调运,早早就看出了萧布衣不同凡响,虽说萧布衣只是便服出巡,可一帮东都禁卫跟随,脑袋没被门板夹过的都知道巴结奉承。萧布衣见到官船,才知道婉儿的那种小船和这一比,不过就是水面上飘地块木板而已。按照他算计,如此大船只要一艘连人带马装下来足矣,他是觉得够用就好,不用太过浪费,就算如今早非山寨那时的窘迫,一直没有为钱发愁过,却还是没有养成什么浪费的习惯。不过孙少方执意不肯,说是朝中的规矩不能破,他孙少方是亲卫,萧大人是太仆少卿,人多马多,定要三艘船才好。孙少方在京都是个亲卫,正七品的官,在京都他这样的最少四五千人,微不足道,可是出了京都,正七品已经算是百姓眼中的大官,像萧布衣这种四品官,百姓都是难得一见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大隋就算是东都、西京、河南等要地地县令,不过也才是正五品地职位,孙少方的七品官位,到了地方那也是呼风唤雨,官渡人员听到孙少方的吩咐,早早地准备三艘大船,孙少方安排阿锈,周慕儒和贝培三人与萧布衣同船,乘黄丞当然也要跟在大人的身边,他也陪同萧布衣一起,五个人坐艘大船,实在是空空荡荡,颇有豪阔的味道。

    剩下的禁卫都是安排在另外一艘大船上,所有的马儿也和禁卫一样的待遇,安置在第三艘大船上。一艘大船足可容纳二百人之多,这下只是二十多人就占了三艘,可想而知的宽敞。

    萧布衣虽然不想有什么特权,却对月光特别交代了下,这马儿送了一圈,终于还是回归了主人,月光上船时候嘶嘶长啸,颇为得意,贝培望着月光,若有所思。孙少方也见过不少骏马,却对月光也是赞不绝口,自然吩咐下人细心照料,上好的草料准备。

    船上配备下人丫环,厨子和船夫,所有的需求都是供应完备,萧布衣这才明白带上乘黄丞实在是明智之举。骑马比不上乘船,实在要辛苦好多,这三艘船是他们十数天起居的场所,当然要尽善尽美。

    所有一切准备妥当,三艘大船都是扬帆顺水而下,顺水行船,又是顺风,大船行的颇为轻快。

    等孙少方问明白行程也不算赶,还特意让船夫降了帆,减缓了船速,顺水而下即可。

    一路上两岸早春风光无限,渐渐的现了绿意,鸟鸣风轻,水声淙,天高云淡,实在是萧布衣难得一见的舒适和惬意。

    阿锈和周慕儒都是北方人。

    船,听说坐船本来心怀恐惧,可是见到大船行驶地又起骑马可是要舒服太多,这一趟下来也是心旷神怡,暗道怪不得胖槐要死要活的要跟着杨得志去东都,跟着少当家一起就是舒服,以后就是跟定了少当家。打死也不走了。

    船行一日。第二日天明已经行了百里有余。萧布衣习练易筋之法完毕,出了船舱,举目远眺,见到两岸青山绿水,黑土褐石,颇为悦目。

    见到贝培人在甲板,凭栏杆而立。萧布衣举步走过去,也学她一样的远望。

    贝培并没有转头过来,似乎早知道是萧布衣。

    “贝兄起的倒早。”萧布衣随口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贝培应了声,“你不也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贝兄在想什么?”萧布衣没话找话。

    贝培终于转过头来,嘴角露出微笑,“我其实什么也没想。”见到萧布衣的错愕,贝培解释道:“有时候,什么也不想也是件幸福快乐的事情。萧兄不这么认为吗?”

    萧布衣觉得贝培和哲人差不多了。也觉得她最近对自己的态度好上很多,“贝兄说的地确不错,只是有时候。想求安乐却是求之不得。快乐和权势,地位,富有并非等价,或许很多人觉得当皇上是最快乐地事情,可我见到圣上地时候,却觉得他比任何人都要烦恼,他就是想的太多,所以贝兄说什么都不想也是快乐,我是深以为然。”

    贝培静静的听着,突然道:“萧兄快乐吗?我总觉得你这人和裴小姐相比总是截然不同,却都是让我钦佩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萧布衣双眉一展。

    贝培扭头望向远山,轻声道:“裴小姐有大智慧,萧兄其实也是如此。草原一行,萧兄化解危难于无形,举重若轻,只是平日却是任随花开花落而已。裴小姐虽是聪颖绝伦,却终日忧心忡忡,萧兄乐观天命,却能左右逢源,若论权势,你不如她,若论快乐,她不如你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道:“别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,不见五陵豪杰墓,无花无酒锄作田!纵使是英雄豪杰,天下至尊又能如何,留的点纪念的不过被人锄做闲田,如何能比有花有酒的逍遥自在?说到这里,我倒真的要恭喜贝兄现在地逍遥自在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?”贝培喃喃念道:“萧兄是有大才,只是这两句,胸襟的豁达可见一斑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暗自赫颜,心道自己喜欢唐寅的这四句诗词,直接引出来,没有想到又是文采斐然,胸襟豁达了。

    见到萧布衣的欲言又止,贝培掩嘴笑道:“是不是萧兄又要说,这是什么云游四方的教书郎中教你的?”

    贝培掩嘴一笑,颇有小儿女姿态,实在也是因为做杀手束缚的久了,最近无拘无束,多少恢复点女人的心性。只是才一掩嘴,发觉不妥,飞快地放手下来,眼中有了点羞意。

    “贝兄果然聪明,一猜就中。”萧布衣对她小动作视而不见,只是笑。

    “不见五陵豪杰墓,无花无酒锄作田?”贝培又念起后两句,轻轻叹息一声,“你说地丝毫不错,千古功过又能如何,最后还是闲田一块罢了。身在庙堂之中往上爬的我见的多,可像萧兄这样,来去自如,潇洒依旧地,实属少见。想必裴小姐也看出了萧兄的心性,这才不让裴阀和你接触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多少明白为什么裴蕴对自己向来不远不近,原来还是裴茗翠的安排。

    “对了,萧兄,你说将来欢迎我去你家做客,不知道是真心呢,还是假意?”贝培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需要什么假意吗?”萧布衣真诚道:“贝兄难道还不知道我的心意?”

    贝培扭过头去,不敢直视萧布衣的眼眸,“可,可我,可我若不是贝培了,你还会欢迎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贝培是谁?”萧布衣哑然失笑道。

    贝培一跺脚转身离去,临走的时候丢下了一句,“笨蛋!”

    萧布衣哭笑不得,搞不懂贝培的心意。她自己装扮成男人,难道还希望自己把她当作是女人看待?扭头望过去,发现阿锈和周慕儒窃窃私语,忍不住走过去,“嘀咕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阿锈直起腰板,正色道:“萧老大,我们正研究两个男人如果窃窃私语意味着什么?”

    萧布衣看着二人点头道:“是呀,你们两个大男人在这里窃窃私语。我也很好奇意味着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后扬长而去。留下相顾愕然地阿锈和周慕儒。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船行到夜晚,已经到了大隋通济渠和黄河交接之处,船缓行折道入了通济渠,然后顺流南下。萧布衣这才发现大运河沟通运输的顺利之处,他那个时代,交通尤其的发达,对运河的依赖并非如此的迫切。可这个时代,运河水利却是极大的沟通南北的运输。运河上船舶往来穿梭,已有了早春的繁荣,他萧布衣也是借助这个大运河地水利,优哉游哉地南下。

    乘黄令知道萧布衣不赶路程,为行船安全起见,也是夜宿日起,并不夜晚行船。

    在途并非一日。这日沿通济渠南下。已经过了阳,浚仪,前方再行半日就是雍丘。众人见萧布衣没有下船地意思。也都是跟随,毕竟人家是上司,他们是护卫,只是无不在船上憋的发慌。

    孙少方知道众人的心意,含笑对萧布衣道:“萧大人,不知道你这些天在船上腻歪了没有?过阳的时候,我就以为大人会下船,没有想到大人很是实在,这么好打秋风的机会都是放过

    萧布衣性格沉稳,除了欣赏风景,和贝培,阿锈周慕儒几人聊天外,就是潜心练气,只防备有人暗算。如今他们人在船上,不用说,别人暗算的机会就是少了许多,他从没有松懈,也不想多生事端,听到孙少方一问,知道他的心意,微笑道:“总是在船上,地确有些乏累,这一路兄弟们都是辛苦,不如我们到了雍丘后休整两日再去宋城如何?”

    孙少方高兴道:“谢萧大人体谅,我们辛苦是不敢说的,不过这些人都在船上憋的发慌倒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二人相视而笑,向河面上望过去,突然见到对面两艘小船逆流而上,孙少方看了片刻,目露疑惑,还不等说什么,贝培已经走了过来,低声道:“小船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贝培平日话少,和周慕儒和阿锈倒还算说得上几句话,其余时间都是在甲板上望着河面,有如出塞望天一般,萧布衣已经知道她经验丰富,看似随意,却是留心周围的反常举动,固然是当刺客护卫的毛病,可对自己绝对是护卫有加,不由心下感动。

    孙少方也是点头道:“贝兄说的极是,我也有所疑惑,河面虽有船只往来,可平时小船见到我们这等大船,都知道是官方的行船,要是百姓地话,多半早早地避让,迎上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迎上来的多半心怀不轨。”贝培冷冷道:“如今盗匪横行,这里地河道在瓦岗掳掠的范围内,常有瓦岗贼寇出没,我们不得不防。”

    孙少方点头,呼哨一声,后面跟着的大船惊醒过来,所有的禁卫都是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萧布衣哭笑不得,“孙兄,你为了让我等宽敞,把禁卫都放到后面的船上,谁来保护我们?”

    孙少方微笑道:“这船上虽然只有五个人,我只怕对方来的是绝顶高手才能有所收获。”

    二人交谈的功夫,两艘小船已经到了大船的近前,船夫也发现不对,连连呼喝,让小船闪躲,小舟却是颇为灵动,鱼儿一样的一摆,已经一左一右的绕过船头,行到大船的两侧。

    “阿锈慕儒去守左侧。”萧布衣低声喝道。

    阿锈周慕儒早早的冲到大船左侧矮身望去,见到小船上一人拿个挠钩已经套住了大船的船舷,让小舟紧贴着大船,小舟上窜出了三人,手持套索,腰带钢刀,只是一挥,套住大船的栏杆,已经灵便的向大船上攀来。

    阿锈冷冷不语,周慕儒低声问问道:“阿锈,砍了绳索?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阿锈低声道,等到一人攀上船舷,阿锈霍然出刀,一刀斩向那人的手腕。来人一惊。慌忙缩手,阿锈一招却是虚势,长刀一转,已经削了那人地脑袋。

    另外一人大吃一惊,没有想到对手如此的凶狠,见到同伴无头落水,心中冰寒,却听到脑后生风。‘砰’的一声大响。头晕目眩已经掉入水中。

    周慕儒一棍击在那人后脑。将那人击到水中,顺势向最后一人打了过去,那人怒喝一声,双手抓住绳索,来不及躲闪,脚下用力,整个人荡开去。阿锈却是冷哼一声。长刀脱手而出的掷出,半空中要把那人刺个透明的窟窿。

    那人也算身手敏捷,慌忙松开绳索,‘咕咚’入水,转瞬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船舷右侧却是更早的解决了战斗,不用萧布衣贝培出手,孙少方早就干净利索了杀了两人,踢一人下水。回刀入鞘的时候。微笑道:“这等人也出来打劫,分量好像有点不够。”

    两艘小船见势不好,早早的逆流而上。贝培突然叫道: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?”孙少方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既然败逃,理应散开才对,但他们迎大船而上,目标就是第二艘船地。”贝培脸色微变道。

    孙少方微笑道:“贝兄杞人忧天,那艘船上没有萧大人,有地只是十几个禁卫,他们武功虽然不算高强,毕竟不是出来混饭吃地。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很简单,这些人既然奈何不了这条船,碰到那群禁卫如何讨的好去,只是他才说完,目光一凝,失声道: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两艘小船逆水而上,转瞬到了第二艘船边,船上居然又冒出了两人,连同船公一块跳去水里。众禁卫都是疑惑不解,孙少方却是放声喊道:“小心他们凿船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才落,身边‘扑通’一声响,孙少方转头望过去,见到萧布衣急声叫道:“贝兄回来。”

    水波一道向中央那艘船快捷的游去,萧布衣皱了下眉头,也是纵身下水,紧跟贝培游了过去。如今河水冰化,却是早春,河水有着说不出的冰冷,贝培跳下去义无反顾,萧布衣亦是如此。孙少方急的跺脚,除了长靴也是跳了下去,他是圣上钦点来保护萧布衣的,不要说萧布衣往水中跳,就算是跳到火中他也要跟随!萧布衣若是有了麻烦,他也不用再回京城了。

    阿锈也想跳水,却被周慕儒一把抓住,“阿锈,你会水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,我倒忘了。”阿锈终于有点着急道:“慕儒,你呢?”

    周慕儒苦笑道:“我也不会。”

    二人只是着急,却见到贝培已经浮出水面,换了一口气,然后接着潜到了水下。孙少方亦是如此,只有萧布衣却是不见动静,仿佛秤砣般地落下去,再也没有浮起。阿锈周慕儒面面相觑,却是无计可施,阿锈突然道:“少当家也是北方人,好像也不会水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怎么办?”周慕儒急道:“阿锈,你聪明,快想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阿锈已经绝望,却见到江面上血水一道的蔓延,紧接着萧布衣已经浮了上来,扭

    ,紧接着又潜了下去。

    阿锈见到萧布衣水中翻腾,灵活轻便,不由大为诧异道:“少当家什么时候会水的,真的奇怪!”

    以前的那个萧布衣当然不会水,不过现在的这个却是水性精通。他见贝培入水,已经明白她的心意,只怕她落单,毫不犹豫地跳到了水里。他水性精通,内劲高强,人在水中闭气,只是用掌一拍,反力就让他急窜而去,转瞬到了顺流而下地大船之下,见到一人正在卖力的凿着船底,心中大怒,当下游了过去。那人手中带着分水刺,见到萧布衣来袭,暗笑他不自量力,他水性精通,水下闭气又久,当然不把萧布衣放在眼中。脚下用力,分水刺已向萧布衣刺来,萧布衣伸手一扭,已经扭断了那人的手腕,顺势夺下了那人地分水刺,刺入那人的心脏。

    那人眼中满是不信和诧异,显然不服有人能在水里杀了他,不过不服不行,只能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萧布衣和鲜血一块浮出了水面,正是阿锈方才见到的一幕。他水上望下去,发现了水面一处有了异常,知道有人打斗。潜水下去帮手,发现贝培也解决了一人。贝培解决了那人后,只觉得身后水流暗涌,毫不犹豫的回剑刺去,却被人一把抓住手腕,贝培大惊,却见到那人松手后退,认出了是萧布衣。虽在冰冷地水中。心中陡然生出了暖意。

    她跳下水来不是为了船上的禁卫。却只是为了萧布衣,可萧布衣紧随而至,不问可知,他是不能放心自己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他们二人的角色已经默默的发生了转变,由伊始的她来保护萧布衣变成了萧布衣开始保护她,那他当初相约。说贝兄武功高强,他需要帮手,可眼下看来,他已经是言不由衷。

    二人浮出水面,见到第三道鲜血出了水面,孙少方浮了出来,苦笑望着萧布衣,大声道:“还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水上摇头道:“穷寇莫追了。”

    孙少方正等着这句话。连忙道:“既然如此。萧大人和贝兄快请上船吧。”他是京都的亲卫,平时养尊处优,哪里有过这种遭罪的时候。方才厮杀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。可是现在敌人一去,孙少方只觉得浑身浸在冰中一样,苦不堪言。见到贝培居然穿了身紧身地水靠,倒是佩服他想地周到,难道贝培是早知道有人来袭,这才有所准备?孙少方这时倒对贝培有了点疑惑,只是想到萧布衣对此人颇为信任,倒是不敢多问。

    三人上了大船,众禁卫拥了过来,赞不绝口道:“两位大人武功高强,这位兄台也是不差,我们实在佩服地五体投地。”

    孙少方怒容满面,“你们他娘的这时候说上了好话,方才怎么不下水帮手?到底是你们保护萧大人,还是萧大人在保护你们?”

    众禁卫面面相觑,噤若寒蝉。他们比孙少方还要娇贵些,孙少方是职责所在,不能不下水,他们却觉得大局已定,河水冰冷,实在没有必要下水,这时候一想,自己这几天优哉游哉的,倒忘记了是来保护萧大人,都是惊凛,暗道要是萧大人怪罪下来,恐怕所有的人都是逃不了责罚。

    “事情过去了就算了。”萧布衣运功在身,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一阵,可是身上湿淋淋的难受,见到孙少方和贝培都是冻的脸色发青,急声道:“孙兄贝兄快进舱休息,莫要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众禁卫找到了事情做,分成三拨来扶,要把三人扶到船舱里去,贝培却是一把推开了身边地禁卫,只是冷冷道:“我要先回自己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众禁卫都觉得此人脾气古怪,萧布衣却知道原委,只好让船靠岸,贝培上了自己的大船,躲到房间中不再出来。船夫检查下船底,发现并无大碍,可以开船。众禁卫不放心,宁可和马儿一条船,也不肯坐原来的船,这里的禁卫大部分都是旱鸭子,只怕船沉了把命送到这里。

    船行了半日,终于到了雍丘,众人停船上岸,想起才过不久的伏击,都是暗自心惊。孙少方吩咐众人安静不要闹事,自己先和乘黄丞去找雍丘县的县令,孙少方的看法就是,他委屈点无所谓,倒是不能委屈了萧大人。

    萧布衣却是踱到贝培地房前,敲敲房门问道:“贝兄?”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贝培地声音带有着低沉。

    萧布衣推推门,发现竟是虚掩,进去后发现贝培捂在被子里面,烤着火炉,似乎还是很冷。

    萧布衣有些心疼,“贝兄……”

    贝培打了个喷嚏,苦笑道:“萧兄,我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着凉了?”萧布衣吃了一惊,他听虬髯客说过,习武之人因为体质很强,轻易不会染受风寒,只是要是染了风寒,通常都很严重。

    “有点,不妨事。”贝培摇摇头,又是打了几个喷嚏,牙关忍不住打颤。

    萧布衣伸手摸了下他的额头,失声道:“你额头好烫。”

    贝培见到萧布衣伸手,下意识的微缩下,等到萧布衣把手放到她额头上地时候,不再闪避,一时间忘记了寒冷。等到萧布衣缩回手去的时候,贝培还觉得浑身有些发热,只是转瞬被一股股寒意冲散,不由的裹紧了被子。

    “贝兄,你难道没有什么治风寒的药吗?”萧布衣问道。

    贝培苦笑道:“我什么刀伤药解毒药都有。就是没有治风寒地药,我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体质会变的如此之差。”

    “这船上也没有医生,一会我背你下船去看医生。”萧布衣有些紧张,又责怪道:“贝兄,你下水做什么,船凿了就凿了,有什么要紧,大不了让那些

    些苦头。你本来不是这么热心的人!你上次大病显这次再次拼命入水。你以为你是铁打的?你这样不知道自爱。如此拼命难道不知道别人的担心?”

    见到贝培漆黑的眸子望着自己,萧布衣终于住口,一阵心虚道:“我说的难道不对?”

    “你担心我?”贝培问。

    萧布衣终于点头,沉声道:“不错,我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“船沉了是没什么,可不杀了那些人,船后面还有一艘船地。”贝培垂下头来。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萧布衣心头狂震,“贝兄,你说你是不想月光落水?”

    贝培没有抬头,只是咳嗽,萧布衣鼻子微酸,拍拍她地肩头道:“傻孩子,你这是何苦!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。”贝培说了三个字,以往总是硬邦邦地没有回转的余地。此刻说出来。已经满是温情。

    萧布衣怔怔的愣在哪里,从来没有想到过贝培居然对他如此的一往情深,不但想护他的命。就算他的马儿都是如此关爱,这哪里还是草原那个冰冷不讲情面的小胡子贝!

    “萧大人,萧大人在哪里?”一个声音响起来,满是焦急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,我先出去应付下。”萧布衣推门出去,只感觉贝培抬头望着自己地背影,满是柔情,不由心中激荡。

    孙少方带头,身后跟着几个人,都是诚惶诚恐,满是汗水。见到萧布衣走出了房间,孙少方高声道:“曹县令,这就是太仆少卿萧大人。”

    曹县令一张脸油腻腻的满是汗水,见到萧布衣大礼参拜道:“萧大人到此,卑职有失远迎,还请恕罪。”

    县令身后跟着县正,功曹,主薄一干人等,也都是诚惶诚恐。孙少方连连冷笑道:“一个恕罪就可以了?萧大人巡视天下牧场,却兼视察各地政绩,可我们还没有到雍丘,就先碰到匪人抢劫,还差点凿穿了我们的船,我问你,你这个县令怎么当的,只管吃饭吗?萧大人若是向圣上说起这件事情,我只怕你这个县令也不用当的。”

    曹县令大汗淋漓,不知道孙少方虚言恫吓,只以为萧布衣真的有视察各方政绩的旨意。原来大隋不定期的都会派司隶台地官员和别史到地方视察,有地时候也会派朝官兼任,萧布衣在京都算不上大官,只能说是红人,可是到了雍丘,官位之高只能让曹县令膜拜。见到萧布衣年纪轻轻,大船又是如此规格,曹县令哪敢多问什么,只是一个劲说,“大人恕罪,卑职失职,大人恕罪,卑职失职。”

    孙少方还想说什么,萧布衣却是挥手止住,“曹县令不用自责,不过我的朋友入水偶感风寒,还请你马上找个最好的医生来。”

    孙少方失声道:“贝兄病了吗?”见到萧布衣点头,顾不上摆官威,慌忙让曹县令去找良医,曹县令吩咐主薄去找,却对萧布衣道:“萧大人,卑职来时,已经让人打扫寒舍,如今有房间空着,听孙大人说大人会在这里逗留两三天,不如和贵友一块到寒舍安歇,不知道萧大人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,“如此最好,只是叨扰了曹县令。”

    曹县令听到萧布衣应允,长舒一口气,“不叨扰不叨扰,大人驾到,寒舍蓬荜生辉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入了贝培地房间,说了始末,询问贝培的意见,贝培有些虚弱的说,“歇息下也好,我只怕耽误你的行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感动,脸上只是笑道:“我这次出来是便宜行事,你莫要忘记了。贝兄身体要紧,万勿推脱。”他上前把贝培背在身上,贝培也不反对,微闭双眼,有了羞意。

    上次她也被萧布衣背过,只是那时候的她是刻意压制自己的情感,故意对萧布衣冷漠,倒不觉得什么,只是如今没有了约束,对萧布衣的关怀之意自然是情难自禁。望着萧布衣,贝培一时间千头万绪涌上心头,点点滴滴无法忘记!

    萧布衣背贝培出来,谢绝了众人帮手的好意,只怕贝培恼怒。下了船才发现曹县令让人抬了轿子过来,本来是准备给萧大人乘坐,萧布衣当然把这个权利让给了贝培。萧大人发话,旁人只有听着的份,于是乎,萧大人和曹县令两旁护卫,众禁卫跟随,一帮手下护拥,众人浩浩汤汤的开始向曹县令的寒舍进发。

    一路上百姓见到了这排场,早早的回避躲闪,私底下却是议论纷纷,曹县令已经是这里的天王老子,见到他对那个年轻人毕恭毕敬,难道那人是什么王孙贵族?只是那个年轻人如此尊崇的身份,都在旁边骑马,那轿子中坐着的大官实在让人难以想象!

    寒舍当然不寒,相反的倒是暖意融融,一帮丫环下人早早的出来伺候,甚至曹县令的夫人也是出来迎接。不过见她比起曹县令只胖不瘦,萧布衣很怀疑这两位在雍丘,地方百姓能否养的起。

    曹县令的房子比起京都士族的房子当然差了很多,在当地也算上等水准,曹县令早早准备出最好的房间,孙少方见到曹县令已经忙的脚打脑后勺,招呼的周到入微,倒也不好再苛求什么。

    神医随后赶到,仙风道骨,当下来不及介绍客气,先给贝培把脉看病,只是把脉半晌,眉头越发的紧锁,萧布衣心中惴惴,前所未有的担心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