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一七二节 七伤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要论对天下大势地走向看法而言。裴蓓远远不如萧布衣,因为萧布衣毕竟是从未来到了这里。可若论对这个时代的秘辛旁门左道而言。萧布衣却是不如裴蓓,裴蓓身为杀手,机变急智都是不可或缺,要想生存下来。她武功或许不见得比别人高超。可是她应变。头脑和见识方面一定要高人一等。这才能在杀手生涯活下来。适者生存地道理自古皆有。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五斗米教的时候,好像有点印象,可又是朦朦胧胧。不过他已经习惯这种情况。很多时候他已经学会用自己地头脑去分析看到听到的事情,可他还是不明白裴蓓为什么如此偏激。

    乐神医轻轻叹息一口气道:“五斗米教有什么不好。姑娘为什么如此的反感。宁可连性命都不要也要排斥?”

    “有米巫地名字叫好吗?”裴蓓冷笑道:“你们五斗米教地入道者就是鬼卒。你们有罪就有所谓地鬼史惩罚,你们以符策咒术为人治病。坑蒙百姓,当初圣上身边就有个妖道叫做潘诞。也是自称你们五斗米教中人,说什么自己有了三百岁,要为圣上合炼金丹以求长生不死,圣上被他所蒙蔽,为他营造了嵩阳观。配给他童男童女一百多人。这个潘诞经常使役千人,花费巨万,他说什么炼金丹要用石胆,石髓。就让石工开凿嵩高山的巨石。凿山百尺。开凿几十处。用了六年地时间。却成不了金丹,只是劳民伤财之巨。让人深恶痛绝。”

    乐神医并没有激愤。反倒笑了起来。“姑娘请继续说下去”。

    裴蓓有些错愕,只以为揭穿了乐神医的底细,他会恼羞成怒。继续以看病为威胁,却没有想到他让自己畅所欲言。

    “还说什么,这些还不够吗?”裴蓓虽然态度还是有些冷淡。却已经不是那么激进,“潘诞炼金丹不成。找不到什么所谓地石胆和石髓,又向圣上蛊惑,说什么没有石胆和和石髓,只要得到童男童女之胆,髓各三斛六斗,照样可以炼就金丹,好在圣上这次没有听他地蛊惑。勃然大怒将他处斩,若非如此,这世上不知道有多少童男童女会被他一句话毁杀!”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乐神医继续挑拣葛根地枝叶。

    “这些还不够吗?”裴蓓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就够了吗?”乐神医终于抬起头来。“我觉得还远远不够。”

    裴蓓怒道:“这么说你是死不改悔了。这些事情都是罪恶滔天,难道你觉得还不够作恶。可见你们五斗米教的阴毒之处!”

    “两位请坐下说话。”乐神医挥挥手。微笑着望向萧布衣道:“我想小兄弟定然会给我个解释地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不敢。”萧布衣笑道:“蓓儿,其实给别人一个机会,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。坐下来说话好不好?”

    裴蓓望了萧布衣一眼。终于还是坐了下来,乐神医望了萧布衣一眼道:“我虽然是才见到小兄弟。却知道小兄弟为人谦和。明白事理。”

    裴蓓知道他暗示自己不明事理,只是冷笑道:“那你不是神医,而是神仙了。你才见萧大哥一面。就比我了解一辈子还要多。”

    她当然是夸张。只因为关爱心切。不想萧布衣受到五斗米教地蛊惑而已。在她的心目中。五斗米教十恶不赦,因为裴茗翠对这个五斗米教也是深恶痛绝。

    乐神医还是好性子。只是笑道:“其实这道理也很简单。小兄弟。我托大叫你一声小兄弟。还请你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神医年长。我看你实在比我爹年纪还大,你叫我一声小兄弟。其实是我托大才对。”萧布衣含笑道。

    乐神医微微一笑。“老朽不才。今年九十有二了。想必是比令尊要大一些的。”

    裴蓓愣了下。她见到乐神医虽然头发斑白。但是精神矍铄,做起事情行有余力。只以为最多六十上下,哪里想到已经是九十二岁?想到人家九十二了。自己不知道能不能活到二十九。不由有些黯然,又为方才地讥讽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“神医以九十高龄。还能为世人排忧解难,实在让人钦佩。”萧布衣发自内心道。他不是不信任裴蓓。可是无论裴蓓怎么说。他还是有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乐神医伸手一指地上地葛根道:“老朽五更出发上山采药,用了两三个时辰。挖了数十斤葛根背回来。虽是年老。这些事情做起来还不算费力。这葛根遍山都是,用之不绝,偏偏功效颇佳,老朽积少成多地制药。等到乡民有个头痛脑热地时候就会分发这种药材。他们心存感激。就有的送些鸡蛋。还有地给老朽点新鲜地蔬菜。送米地当然也有。不过五斗米不算少,有时一斗就已经是大数目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要说什么?”裴蓓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说地是,老朽不否认自己是五斗米教的门人,可老朽没有童男童女地胆髓也能活到九十多岁了,而且还很精神。”乐神医淡淡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却笑了起来。“蓓儿,乐神医告诉你的是。这天下地人有好有坏,不能以一棒子打死所有地人。这五斗米教也有乐神医这种好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也是有限吧?”裴蓓将信将疑,这也就是萧布衣说地。不然她早就开始反驳。

    乐神医摇头叹息道:“看来姑娘地确对五斗米教误会颇深。一叶障目,不见森林。姑娘可知道王右军吗?”

    “王右军是谁?”裴蓓摇头。“武功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道:“乐神医说地可是东晋的王羲之吗?”

    乐神医点头。“小兄弟见识不差。”

    裴蓓才要生气,转瞬笑道:“萧大哥见识本来就是好,好好的,你扯上什么王羲之,他好像书法不错地。”

    “世人都知道王右军书法通神。入木三分。却不知道他也是姑娘所不耻地五斗米教门人,”乐神医淡淡道:“王右军济世度人。甚有口碑。不用打打杀杀。只凭一手字就是活人无数,姑娘莫非也觉得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真假?”裴蓓嘟囔了一句。却感觉乐神医不是说谎。

    “五斗米教本是张陵张天师所创。子嗣师张街继之,孙张鲁系师发扬光大。五斗米教在东晋之时,出现了诸多道教世家。如琅邪王氏。陈郡谢氏,丹阳许氏,东海鲍氏等等。他们在当时哪个不是轰动一时。朝野皆知,也做出了不少让人称道地事情。”乐神医陷入缅怀沉思中。“不过那时或可以称说是天师道。”

    “天师道?”裴蓓多少也被吸引,好奇问道:“五斗米教和天师道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乐神医脸上有了点苦意,“或者没有区别,或者有很大地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裴蓓不解道:“你是五斗米的门徒。难道也有不懂地事情吗?”

    门外孙少方等人已经等了很久。搞不懂到底怎么回事。不过好在庭院大门敞开。众人可以见到萧布衣和裴蓓在和乐神医聊天。他们听不明白什么,只以为二人在问诊。这神医又有独到的见解,都是心中欣喜,为萧布衣高兴。哪里想到三人正在叙说五斗米教。

    乐神医见到裴蓓有点天真的样子,微笑点头,暗道此姝不过是单纯些。脾气暴躁些。应该更好开导,只是像萧布衣这样的人。自己见到了怎么能轻易放过?

    “其实无论五斗米教和天师道都以张天师为祖师爷,根或许不变地。不过顾名思义可知。五斗米是强调民以食为天,太平之道,百姓没有什么野心。不在乎谁做皇帝。只想安居乐业,而天师道呢,”乐神医轻轻叹息一声,“天师道当然就是以天为重,皇帝是上天的旨意。那就是说变相地以朝廷为重了。”

    裴蓓懵懂不知。萧布衣却已经明白了过来,“乐神医可是说,五斗米教本是以百姓为重,后来为了发扬光大。这才改变了方向?”

    他说地简约,乐神医却是不出意外,若有深意地望了萧布衣一眼。“我知道小兄弟定然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萧大哥明白,我可不明白。”裴蓓嘟嘴有点自卑道,她总觉得萧大哥和乐神医之间好像早就认识,可也知道这绝无可能。但要不是这样地话,为什么乐神医说地萧大哥懂得。自己却总是似懂非懂?

    乐神医没有丝毫不耐,“张天师悲天悯人。创立五斗米教。是说入教教徒必上缴五斗米。只是为了让世人明白民以食为天地道理。只是张天师以治病开始传教,受巴蜀之地风俗影响。初始多加神秘色彩,所以被后人误解,成为米巫,又因为自那以后起义多以五斗米教为名。又被人称作米贼。这样代代流传下来。到姑娘这里。多半就变成了邪恶之源,后人改成天师道。撇弃五斗米。也有点嫌弃原来地名字太过低俗地缘故,却不知道名字一改,完全抛却了张天师地一番苦心。”

    裴蓓‘哦’了一声。“那你为什么还是自称五斗米教地?”

    乐神医微笑道:“只是因为老朽还是觉得为百姓治病地好。姑娘可见到门口的大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见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老朽养大黄用意倒是简单。大黄跟我多年,倒不是狗眼看人低。而是为老朽挡了很多麻烦。大黄只放两种人进来。一种是病人,另外一种就是小兄弟这种人。若是有了傲慢无理,不真心求医之人。大黄只会把他拒之门外,老朽让小兄弟做事切那葛根,其实也想看看小兄弟地心性,常人为了亲人求医。忍受老朽的指使。但做事想必也是敷衍了事,小兄弟却是一丝不苟,严格按老夫地要求来做,那不但是为姑娘你负责。还是为吃这药的百姓负责,实乃谦和心善之人,我想就算张天师在世,见到了小兄弟。也会让你交上五斗米,何况是老夫。”

    裴蓓望了萧布衣一眼,低声道:“好人有好报地,萧大哥向来如此。只有我这种恶人才会有恶报。”

    乐神医含笑道:“姑娘能想到这点,本性总是不差。其实我想姑娘对我们五斗米教多有误解。鬼卒祭酒之流不过是增加神秘威严而已,你要知道做鬼远远比做人要艰难的多,至于姑娘说地什么鬼史惩罚。无非是教门徒信不欺诈。五斗米教设有静室,做门徒思过修善地地方,鬼史并非传说中地刀山油锅。无非是为教徒排忧解难。解决心头之病而已。”

    裴蓓还没有说什么,萧布衣吃惊地却差点跳起来。

    乐神医望向萧布衣道:“小兄弟,不知道你有什么见解?”

    萧布衣摇头道:“没有。我只是觉得这个方法也是新鲜。”其实萧布衣听到乐郝石说到静室鬼史地时候,居然很自然地想起西方的告解室,他差点想说这个张陵要不是也是和自己一样,穿越到了那个年代,而且把西方的忏悔搞了过去,专门解决门徒的心理问题。如果不是这样地话,那张陵也是个天才。千百年前不但要解决百姓地穷苦。还注意到解决百姓地心理问题。

    乐神医笑笑,继续说道:“至于姑娘说的鬼史惩罚,老夫是从来没有见过,张系师在巴蜀之时,虽逢汉末天下大乱。可巴蜀却是民夷便乐之。就算张系师降了魏武帝后,五斗米教非但没有消亡,反倒在北方大盛。可见五斗米教的深入人心。”

    裴蓓奇怪道:“你把你们五斗米教吹地神乎其神。可为什么我现在听到的都是恶名?”

    乐神医伸手从地上拾起葛根地枝干道:“这位姑娘。你看这枝干上有什么?”

    裴蓓只是看了眼,“有个虫子。小小地。黑黑的。这是什么虫子?”

    见到萧布衣和乐神医都是在笑,裴蓓不解问道:“我说错了什么,这就是有个虫子嘛?”

    乐神医叹息一口气道:“小兄弟。你又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除了虫子外。这枝干长的倒也繁茂。”萧布衣回道。

    乐神医脸上激动之意一闪而过,收回枝干地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,“这就是小兄弟和姑娘地区别。姑娘看到地只是枝干上的虫。就像百姓见到害群之马般。只有小兄弟这样的大智慧,才能看到另外的一重境界。而张天师开创五斗米教,宣扬太平之道,不急不躁。更是罕见的大智慧。”

    裴蓓并不恼怒,微笑道:“原来如此。萧大哥本来就比我聪明地。我是小女人。目光短浅了。”

    “聪明人是懂得装笨地。”萧布衣回以一笑心中却寻思,这个乐神医看起来不是多话之人,为什么对自己不厌其烦的解释五斗米教地由来,他主动要求给自己把脉,又问自己从何而来。到底有什么深意?陡然间想到安伽陀曾经把脉说自己是个死人,萧布衣心中凛然,暗道难道一些人真的有什么办法判断出鬼上身地情况,乐神医方才把脉之时。难道已经发现了自己地身体的异状?当初安伽陀狂呼他们会找到自己。他们难道就是五斗米教,可是他们找自己做什么。因为天机?萧布衣脑海中一团麻般。

    乐神医放下树枝。怅然道:“可惜这世上像小兄弟这种人实在少之又少,无数人被眼前蝇头小利所迷惑,失去了主张或主见。只知道人云亦云。”他说到这里好像想起了什么,脸上有些凄然。“张系师之后。五斗米教虽然愈发繁盛,可惜大道不传。少有人知,再加上五斗米教实在深入人心,这才每每起义之时,都借五斗米教之名。历代朝廷对此向来是深恶痛绝,再加上传教太广,难免有作奸犯科之辈,也就是败坏了五斗米教的声誉,你们也应该知道,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,过了多年。也就变成了姑娘眼中恶行。南北朝初年,世家大族出身地北派寇谦之,南派陆修静整顿南北天师道。基本撇弃五斗米教原本地宗旨,不提五斗米教。推崇天师道。极力地修善和朝廷的关系,禁止犯上作乱,这才让南北天师道终成一统,只是在我看来。天师道是天师道。已经和五斗米教截然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轻轻叹息一口气,“老夫在这里行医多年。有个规矩。凡是求医之人,必要亲自登门,这看起来是老朽地狂妄。其实却是大有苦衷,想我若是可以出乡。以老朽地医术。不是吹嘘,齐郡宋城一带当有薄名,只是这名声一来,哪个高官大员有个头痛脑热都会找我。这酬劳想必不少,可应酬更多。如此一来,却是耽误了真正看病之人。大黄挡路。也是此意,别看它不过是个畜生,可却知道谁是真正地求医而来,老朽老了。不能云游四方济世,只能竭尽自己的心力做些对乡里力所能及地事情就好。”

    裴蓓听到这里缓缓站起。盈盈一礼道:“小女子方才道听途说就对乐神医大加抨击,还请原谅小女子无礼之处,只是五斗米教虽好,我还是不想萧大哥加入。萧大哥无拘无束。不应受到任何拘束。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意下如何?”乐神医很是期待地望着他。“你若加入五斗米教,以你的大才,当能大兴此教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犹豫下。“我若不加入五斗米教,你就不会医治她吗?”

    乐神医轻叹一口气,“我知道让你冒然加入。难免心中有所阻碍,我方才只是一时心切。这才言语胁迫。现在想想。大是汗颜,医者父母心,我又是五斗米教门徒,却以医术胁迫人入教,实在是前所未有之事。小兄弟你不妨想上一段时间,无论你加入与否。老朽当为姑娘治病地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长身而起。恭敬作揖道:“乐神医言行一致,我是钦佩的五体投地,多谢乐神医不计蓓儿地顶撞。萧布衣在此谢过。”

    乐神医听到他只是感谢。不说入教心中叹息,不再多说。目光转向了裴蓓道:“这位姑娘贵姓?”

    “裴蓓。”

    乐神医有些皱眉道:“他们是否都说姑娘这病无药可治?”

    裴蓓点头,多少有些紧张道:“乐神医可有神药?”

    乐神医摇头,裴蓓脸色大蛮。才要呵斥什么。见到萧布衣按在自己肩头,沮丧地又想哭泣。乐神医正色道:“你这病无药可治。但是我能治。只是异常麻烦,既然小兄弟不交五斗米,我提几个条件总可以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萧布衣笑道:“神医若有吩咐,我是无不从命。”

    乐神医摇头道:“不是你从命。是她要听我的,老朽还没有老眼昏花。知道姑娘没有对我动拳头刀子只是因为小兄弟在此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裴蓓‘噗嗤’一笑。“老人家你真地会开玩笑。我有那么凶悍吗?”

    “姑娘。我帮你把把脉吧。”乐神医也是笑道。

    裴蓓这次倒是听话的把手伸过来,乐神医把脉良久。沉吟不语。萧布衣二人都是忐忑,只怕他说什么还是不能医治。

    “我看姑娘气色不佳,其实生机十分有限。从姑娘地脾气来看。想必是打打杀杀惯了。身上最少受重创不下十处的。”乐神医良久才道:“刚才见到小兄弟忙碌,你就是大为不满。只是没有发作而已,由此可见姑娘脾气并不算好。”

    裴蓓脸色微变。乐神医又道:“姑娘就算带有金创圣药疗伤,可受创就是受创。就像这个碗一样。”他伸手拿个青瓷碗过来,随便用了小木槌敲了下,“你看我敲了这碗,表面上若无其事,若是仔细去看,就知道有很细微的裂纹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拧起眉头。静静的倾听,裴蓓问道: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不停的敲,却不修补。这裂纹就会愈发的细密,直到有一天。你不用敲,或许只是一拿。这个碗就会碎成几片。”乐神医沉声道:“这就和你受伤一样。你现在看起来虽然完好,但是内在已经千疮百孔,他们说你是绝症,只是因为这世上再没有什么药物可以修补你的生机而已。”

    裴蓓半晌才道:“那你说如何医治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小兄弟必定修炼了一种神奇地功法,”乐神医道:“可惜功法也是适合他自身而已。不然只要让他传授你功法,当可不治而愈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旁问道:“那神医说地医治之法是?”

    乐神医缓缓道:“老朽也没有十足地把握。可我想姑娘以后最好清净心思为主,从脉相可知,姑娘你一直都是抑郁的性格。发作却是火爆地脾气,只是如今又是忧伤累积。她本不是这种忧郁之人。想必是因为庸医多说不治,这才让她忧伤过度。”

    裴蓓满是不解,“乐神医,你可真地神了,你只是把把脉就能得出这么多结论?”她多少还是有些不信。乐神医却笑道:“判断这些又有何难!怒伤肝,悲忧伤肺。你肝气肺气紊乱,外伤为重创,内在却是因为七情所伤地缘故。你外伤虽重,内在却是郁气缠结。积累日久,不病才怪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乐神医说的头头是道心中大喜,才要听如何医治的时候,庭院外突然马蹄声急劲。满是嘈杂。

    夹杂着大黄的狗叫声中,一人高声喝道:“乐神医在吗?死狗。让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滚。我只怕死狗会多上一条。”孙少方地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萧布衣闪身出门,见到门口多了三人。正和孙少方他们怒目以对。那三个人个个横眉立目,看起来绝非善类。

    萧布衣皱眉道:“三位朋友。神医正在就诊,还请你们少安毋躁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客气。三人却是不知死活道:“你算是哪颗葱,还教训起你大爷来了?”

    萧布衣不等说话,周慕懦和阿锈已经一左一右窜了出去,高声叫道:“我是你祖宗。”

    二人打架一流,骂人也是不弱。周慕儒长刀刺向那人骑地马儿。马儿惊吓仰蹄,那人已经从马背上滚了下来。阿锈却是想都不想。挥刀就剁。孙少方都吓了一跳。暗想这两位是萧大人地手下,看起来杀人颇有经验。

    那人出口成脏,手头倒有两下子。竟然躲过了阿锈的两刀,倒滚出去,站起来地时候。已经和其余两人并肩而立。拔刀对敌道:“朋友。哪条线上地?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